NO.1532 长大意味着什么?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明天,就是我们得到听书的四周年生日。同时也是得到听书年度会员,买一年送一年活动的最后一天。如果你想开通或者续费我们的得到听书会员,推荐你现在就在首页搜索“听书”两个字,拿下这个优惠。

假如你要问,今天的得到听书跟过去相比,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我觉得,应该就是一个“大”字。没错,从2017年的夏天我们发布这款产品,直到今天,我们已经为你解读了将近三千本书。未来,这个数字还会继续增加。

那对于一个知识服务产品来说,长大了,到底意味着什么?仅仅是数量的增加吗?当然不是,它还意味着我们听书承担的功能和使命也在发生变化。接下来,就让我们有请得到听书团队的负责人李南南老师,向你汇报他的思考。

每天半小时,搞懂一本书。你好,我是得到听书团队的负责人,李南南。

今天,趁着得到听书四周年的机会,借罗胖精选的贵宝地,跟各位用户做一次郑重的汇报。汇报的主题只有一个,这也是我们这个团队,过去一年以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那就是,对于得到听书来说,长大,到底意味着什么?

之所以要思考这个问题,是因为,长大,也许是听书这个产品,唯一能够接受的改变。

乍一听这话可能有点抽象,请你耐心听我讲完。

作为一个知识型产品,听书在诞生的第一天,我们就很清楚,它产出的每一个内容,都可能在用户的人生里,陪伴他们很久很久。因此,从最开始,我们就定下了一组铁律。

比如,这个产品一定要为用户省时间。这就意味着,我们在选书时,必须秉承一个标准。那就是,同样的内容,绝不重复解读。比如,行为经济学最火的时候,市面上出现了大量的作品。但是我们只选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几本。我们希望用尽可能少的书,占用你尽可能短的时间,来穷尽对一个议题的解读。因此,线上的将近三千本书,它们背后,其实是三千个彼此独立的知识团块。这个数量非常可观。

再比如,绝不做任何以讨好用户为目的的事。这不是因为我们不在意用户的感受,而是因为我们特别清楚,听书的价值,从来都不是讨好用户,而是成就用户。因此,在选书时,我们从来不会只把市场销量作为依据,而是站在用户的价值立场上去做判断。比如,我们解读过很多看起来很冷门的书,像《鸡征服世界》《雪隐鹭鸶》《与古为徒和娟娟发屋》。这些书单看书名你可能未必听说过,放在市面上也未必畅销,但是相信我,去听听看,你肯定不会失望。

再比如,我们在解读时,一直坚持一个平视一本书的视角,而不是仰望一本书。也就是,一本书,不管它的作者名气有多大,在市面上有多畅销,我们都不会跟风去夸它好,而是站在一个读者的立场上,看看它对今天的人来说,到底有没有价值。按照我们自己的话说,只知道夸一本书,这叫媒婆视角。你看,媒婆保媒拉纤的时候,不管这人什么样,都得夸出个花来。但听书不是媒婆视角,而是闺蜜视角。你看,闺蜜在跟你介绍一个人时,肯定不会单纯地夸他好,而是原原本本地告诉你,这人到底怎么样,到底适不适合你。

类似的规矩,我们还有很多。但归根结底,所有这些规矩只指向一个最高目标,那就是,做一个只为用户负责的产品。但是,坚持越多,担心也就越多。随着这个产品越来越大,卷入的用户越来越多,我们特别害怕,在这些坚持上,发生哪怕一丁点的偏离,一丁点的改变。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其实很抵触变化。

但是,唯独有一个变化,是不可抗拒,而且确定会一直发生的。那就是长大。没错,每天一本,这个量的增加是确定的,一直如此,也一定如此。这就是为什么说,长大,也许是听书这个产品,唯一能够接受的改变,它是一个恒定的变量。

那么,对于这个唯一恒定的变量,我们肯定要仔细审视。我们必须弄清楚,长大,到底意味着什么?换句话说,从零到三千,在每天一本的这个量的增加背后,到底在发生什么?这是过去一年,我们这个团队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今天,我们想把这个问题的答案,好好跟你说说。在我们看来,长大,肯定不是简单的量的增加,而是意味着这么两件事。

首先,站在听书用户这边看,长大,意味着这个产品提供的价值发生了改变。你可能会觉得奇怪,听书提供的不就是一本又一本的书,一个又一个的知识吗?就算变多了,它的本质属性不会变,还是知识啊。

但是,你要是这么想,可就把这件事想简单了。我前段时间看过一本书,叫《模型思维》。这本书里提到一个观点。说的是,知识的累积,不是一个量变的过程,而是一个质变的过程。知识累积到一定程度,它就不再是知识,而是变成了智慧。

这么说可能有点抽象,举个具体的例子。有人可能听过。大概说的是,当年,在美国西部的山区城市,因为周围的森林特别多,就经常出现野火,也就是自然界里那些自己烧起来的火。为了居民安全,当地的消防部门就规定,一旦出现火情,必须12小时之内扑灭。

但紧接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不管他们扑灭了多少场火灾,每到秋天,当海上的季风吹过来的时候,一定会烧起一场漫山遍野的超级大火。而且更奇怪的是,根据当地的记载,这个地方以前是没有这么大规模的火灾的。这个超级大火出现的时间,刚好跟当地消防部门开始灭火的时间一致。换句话说,很可能正是因为灭火,才导致了大火。后来的调查,也坐实了这个猜测。

那么,灭火为什么会导致大火呢?仔细想想其实不难理解。你看,大火需要的是什么?是燃料,是干枯的木头啊。而假如提前着几场小火,就等于提前把燃料烧光了。但是,假如你把这些小火灭掉,不让它们烧,就等于把木头留了下来,给最后的那场大火储备了足够的燃料。

意识到这点之后,当地的消防部门专门研究了一套扑灭森林大火的方法。这套方法的核心不是灭,而是烧,提前把干枯的树木烧掉。烧出一个隔离带,这样大火来的时候就蔓延不开了。

好,故事讲完了。我们要说的重点,不是这个故事本身,而是这里面其实体现了人的四个层面的思维能力。

第一个层面叫数据。它指的是,这个世界上发生的基本事实。比如,哪里着火了?烧了几天?

第二个层面叫信息。它指的是,对数据的概括总结。比如,最近一个月发生了多少场火灾?造成了多大损失?

第三个层面叫知识。也就是针对现实问题的解决方案。比如,着火了,应该怎么扑灭?我们一般在书里看到的内容,都处在这个层面。但是,这还不是最高级的思维能力。

最高级的思维能力,也就是最终的第四个层面,叫作智慧。它指的是,针对同一个现象,能从不同的角度做出解释。比如,同样是着火,你只知道一种灭火方式,这就叫掌握了知识。但是,假如你知道,这场火的背后,有哪些不同的起火原因,针对每一种原因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扑灭。这就叫智慧。

简单说,智慧,就是判断、选择和驾驭知识的能力。

要想掌握这个能力,你必须要针对一个问题,掌握足够多的思维模型。换句话说,针对一个问题,只看一本书是不够的,你要看得更多。而回到听书这个产品,从零到三千本,我们提供的,其实就是这个从知识到智慧的价值提升。一个问题,在这里你总能找到完全不同的看待它的视角。

好,这是站在用户这边看,长大的背后,其实是获得从知识到智慧的,价值的转变。

那么,作为做这个产品的人,对我们自己来说,长大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在我们看来,是关系的延伸。

你看,解读一本书,写一篇听书的稿子,这本来只是一个人的事。后来,越来越多的用户加入,卷入的人越来越多,情况就变了。一旦有更多的人加入,就意味着你每写下的每一个字,每一段话,都会成为别人精进路上的一步阶梯。它会被当成严肃的知识,被分享、被议论,甚至被实践。一个字写错,你就让那些相信你的人踩空了。

就这样,踏上这个阶梯的人越来越多,一篇稿子不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变成了一群人的事。我们当初做这个产品的那一份愿力,就这么被放大、强化、延伸,最终变成了一张,把所有人都编织到一起的意义网络。

我们内部经常说一句话,说每天早上打开听书的时候,我们心里都特别清楚,此时此刻有32万个爱学习的个体,正在跟我们同频共振。

假如你已经是听书的用户,我们表示由衷的敬佩。假如你还不是听书的用户,我们也希望你能加入,成为我们服务的对象,让这张意义网络越织越大。

好,关于长大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们已经说得差不多了。对用户而言,是一次价值的提升,对我们来说,是一次意义的延伸。

最后,我想给你念一段,来自听书用户的留言。每次念起这段留言,我都特别有感触。这位用户叫王立蕙,是一位退休教师。我就喊您一声王立蕙阿姨吧。

王立蕙阿姨的这条留言是这么说的,她说,得到听书,我已经续到2026年了。到那时,我就80岁了。若能健康地活,就再接着续下去。年纪大了视力减退。跟随得到听书4年了,让我每天都能听到新书,每天都有长进,每天都不虚度,感谢你们让我的晚年生活更加充实。

每次读完这段话,我们都很有感触。过去我们总是说,我们有多少好书。但是,真正让听书这个产品了不起的,从来都不是书,而是像王立蕙阿姨这样,32万个选择终身学习的用户。

没错,听书有你,才是真的了不起。

未来,希望我们能够继续彼此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