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513 川渝是怎样归入中国版图的?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向你推荐的是我们的日更课程,《熊逸讲透资治通鉴》第二季。

熊逸老师承诺了,他会带着咱们得到同学从头到尾、逐字逐段把《资治通鉴》通读一遍。这个读史工程已经进行到了第二年。你可以把它看作一辆超长的历史专列,这辆列车现在正行驶在战国七雄争霸的白热化地带。这其中有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秦灭巴蜀,也就是拿下了今天的四川和重庆一带。

那这个决策是怎么做出来的?为什么说这一战,为后来秦统一天下打下了重要的基础?接下来,让我们听听熊逸老师是怎么说的。

你好,欢迎来到《熊逸讲透资治通鉴2》。

上一讲谈到,秦国同时遇到两件事,一是韩国打过来了,二是巴国和蜀国闹矛盾,都请秦国帮忙。秦国没法两线作战,到底向东还是向南,只能二选一。秦惠文王召开御前会议,张仪建议向东,司马错建议向南。轮到司马错发言了,很难想象这个完全不以口才著称的人竟然赢过了张仪。

打蜀国去

司马错的建议,对中国历史的影响极为深远,川渝一带从此将要正式进入中国版图,不再是化外之地、蛮夷之邦了。

司马错反驳张仪,首先抛出一个大道理,原话很响亮,是这么说的:“欲富国者,务广其地;欲强兵者,务富其民;欲王者,务博其德。”意思是说,要想让国家变富裕,就必须扩大疆域;要想提高军队战斗力,就必须让人民变富裕;要想成就王业,就必须广施恩德。

显然这个大道理是从商鞅那里来的,着重点还是富国强兵搞扩张,这已经是秦国本土文化的精髓了。以上三大要素具备,改朝换代也就水到渠成了。

那么,当下的秦国,到底有没有把这三大要素集齐呢?

司马错说:“明明就没有嘛。秦国的版图还很狭小,人民还很贫困,所以咱们不能好高骛远,必须脚踏实地,从容易的地方做起,所以才有必要南下攻打蜀国。蜀国是个蛮夷国家,国君暴虐无道,我们轻轻松松就能把蜀国灭了。”

“灭掉蜀国,从成本来看,既不会劳民伤财,也不会受到国际舆论的指责,而从收益来看,蜀国的土地都归我们了,财富也都归我们了,成本很低而收益巨大。相比之下,攻打韩国,劫持天子,这种事既缺德又冒进,会把我们秦国带入人人喊打的困境,促使天下列强联合起来对付我们,让我们费力不讨好,倒惹一身骚。所以还是听我的吧,打蜀国去,十拿九稳,有益无害。”

《资治通鉴》接下来的记载是,秦惠文王听从了司马错的意见,发兵攻蜀,果然很快就占领了蜀地,把蜀王贬号为侯,派陈庄担任蜀相。自从蜀地并入秦国版图,秦国日益富强,更不把天下诸侯放在眼里了。

这么一讲,事情好像相当简单,但真实情况必定复杂得多。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但凡蜀道好走一点的话,蜀国也好,巴国也好,恐怕早就不复存在了。蜀国的军事力量就算再怎么不堪一击,秦国军队也只有翻山越岭,走到蜀国军队跟前,才能发出这一击。就算司马错不了解这些地理因素,秦国朝廷里也必然有不少了解的人,所以秦惠文王的决策只能说明秦国甘愿付出巨大的行军和补给成本,怎么都要趁机把蜀地收入囊中。

稳健VS激进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加上“蜀道难”这个因素的话,张仪的方案难道依然相形见绌吗?

那就很难讲了。激进方案未必不行,稳健方案也未必真能奏效,但问题的关键在于,站在秦惠文王的立场,宁愿选择稳健方案,而站在张仪的立场,自然首选激进方案。这就是管理结构里注定会有的张力,今天也还是这样。

从事情后来的发展来看,张仪对巴蜀地区显然缺乏了解,等他真正了解过这片地方有多么富庶之后,扩张意图马上表现得比司马错更为积极。但即便张仪早就了解巴蜀,更了解巴蜀对于秦国的意义,在御前会议上恐怕还是会坚持东进的方案。

张仪作为职业经理人,天然就有一种倾向,那就是在短时间内做出肉眼可见的成绩。至于会造成多少隐患,短期显现的不妨见招拆招,每解决一个新的麻烦,反而会让自己多一份功劳,而长期显现的隐患就随它去吧。

至于吞并蜀国这种事情,从军事胜利到军事占领,再到重建管理秩序,再到彻底的同化和内化,再到真正从这里获得显著收益,过程不知道要有多久。一旦领了这种差事,政治生涯里不知多少年的宝贵时光就会耗进去了。这种事,就算再怎么功在千秋,但对于个人而言,大概率上是个既赔本也不赚吆喝的买卖。

而站在秦惠文王的立场,秦国是自己的家族企业,自己向上不能让列祖列宗蒙羞,向下要能让宝贝儿子可以顺利接手。这样一想,自然容易觉得东进方案比较冒进,而南下方案就算失败了,也无非死掉几个人,浪费一点物资而已。

所以在秦汉以后两千年的郡县制历史上,总有人想要恢复封建制,就是觉得地方官几年一调任,别说不是子子孙孙扎根当地,就连本人这一生都做不到,为了出政绩就必然急功近利,至于是不是后患无穷,那就和他无关,扔给继任者去操心吧。

天府之国

话说回来,蜀国并入秦国版图,给秦国带来的好处除了司马错讲到的那些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占据了长江上游,将来打楚国可就容易太多了。军队和后勤补给都很方便走水路沿江而下。《华阳国志》有记载说,有个叫田真黄的人给司马错帮腔,着重点就在这里。

我们看历朝历代,长江以北的政权要想拿下江南,从长江下游强行渡江虽然不是不可以,但难度太大,北方必须要有强得多的实力才能成功突破。而在战国时代,秦国和楚国的实力并没有很悬殊,这就使得川渝一带对于秦国而言特别具有战略意义。

从此以后,黄河上游和长江上游也就都在秦国的掌控之内了。成都平原还特别能够产粮,秦国本来就已经有一座天府之国关中平原,这下又捞到了一个天府之国成都平原——在那个以耕战定胜负的年代,两座天府到底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那么,秦国灭蜀,真的帮了巴国的忙吗?并没有。《华阳国志》记载,这是因为张仪随着司马错一道伐蜀,看到巴国富饶,动了贪心,于是搂草打兔子,把巴国也给灭了。(《华阳国志·蜀志》)这件事发生的具体时间很难考证,张仪是不是跟司马错一道也很难说,但无论如何,秦国确实在短时间内接连吞并巴、蜀两地。那我们就更加好奇了:秦国到底是怎么解决蜀道难的?

五丁力士

关于这件事,有一个很著名的传说,说的是秦惠文王雕刻了5尊石牛,把黄金放在石牛屁股底下,忽悠蜀王说这是天牛,大便拉出来的不是牛屎,而是金子。蜀王信以为真,为了迎接天牛,不但派出了上千人的队伍,还让五丁力士拖拽石牛,硬生生在崇山峻岭之间开出了一条通道。这条道路因此被称为石牛道,秦国军队沿着石牛道就把蜀国灭了。(《蜀王本纪》)

是不是很有熟悉感呢?前边(S1-006)讲过,智瑶攻打仇由,就用到了这个策略。仇由虽然是个小国,实力不强,硬碰硬的话完全不是智瑶的对手,但仇由坐落在群山深处,和外界没有大路相通,所以外面的军队很难开得进去。智瑶铸了一口大钟,装上大车,作为礼物送给仇由国君,后面的事情和秦国灭蜀如出一辙。

五丁力士的传说虽然并不可信,蜀国也未必真有修桥铺路的工程水平,但这段记载至少可以说明观念当中的一个事实,那就是:蜀道难,入蜀实在不容易。所以秦国为了灭蜀,一定下了不小的本钱,绝不会像司马错讲的那样轻松。

听完五丁力士的故事,你觉得,秦惠文王吞并巴蜀,是因为“巴蜀相攻击”而临时谋划的趁火打劫,还是一项国家大计?

欢迎在留言区谈谈你的看法,我们下一讲再见。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熊逸讲透资治通鉴》这门课程的第二季正在更新。现在你在得到App首页搜索“资治通鉴”四个字,就能看到前两季的入口。现在熊逸老师正好讲到燕昭王高筑黄金台的历史故事。这个故事是怎样成了中国的文化密码呢?熊逸老师的分析相当精彩。我在这里报个站,还没上车的同学可以抓紧了。推荐你现在就加入学习,成为第一批通读过《资治通鉴》的当代中国人。

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