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540 怎样解决一个超纲难题?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继续跟你分享我们从得到高研院校友身上得到的启发。从第0期到第9期,我们得到高研院已经快3岁了。作为创办者之一,我自然很关心一个问题,这么多人把人生中一段宝贵的时间,投入在这里,到底收获的价值是什么?

这个问题,不同的校友会给出不同的答案。有人通过思维模型课收获了系统化的知识,有人在这里完成了人生第一次登台演讲,有人在线下私董会解决了自己当下面临的难题。但是,如果你问校友们,他们收获最大的是什么,他们的答案大概率只有一个交集,那就是“伙伴关系”。

在你自己的城市里,通过学习活动,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成为彼此的支持系统,这是一万多名校友在前面帮你踩出来的路。要想了解得到高研院,你最应该好奇的是这些校友伙伴们的故事。所以,今天我又请来了得到高研院的教研长鹿宇明老师,给你讲讲北京校区的三位同学的故事。

好,有请鹿宇明老师。

你好,我是鹿宇明。

今天我继续来给你介绍得到高研院的同学。很多人都会问我,你们得到高研院到底都录取什么样的同学?你们的录取标准到底是什么?我的答案一般都是三个字:实干家。但是往往大家还会有疑问,你所指的实干家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是指社会精英?还是企业高管?还是创业者?

其实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是,实干家肯定不是局限在某个职业,某个领域,也不是指的一种社会位置,他指的是一种状态。在我们高研院当中,你会看到这样一个群体,他们特别爱学习,特别上进。更重要的是,他们是一群特别敢于直面挑战,解决问题的人。在我眼里,他们就是实干家。你也许觉得这么说还是有点抽象。没关系,接下来,我给你讲讲三个同学的故事。

这三个同学全部来自得到高研院的北京校区。我要跟你说说,他们从自己的位置,纵身一跃,跳进了什么问题里,又是怎么挑战现状,解决问题的。

咱们先从第一位同学,耿鸿豪开始。他是一家金融企业的技术总监。这家公司关注的领域有点特别,不是现在火热的新能源、新零售、新消费,他们涉足的领域是生猪养殖。

几年前,咱们国家曾经爆发过非洲猪瘟。当时啊,猪肉供给出现了短缺,养猪场纷纷想要扩大养殖规模。耿鸿豪所在的金融公司,就是看中了这个市场的机会,把钱借给了一些规模较大的养猪场。

听到这里你估计也能想到了,养猪这个市场虽然有机会,但是风险也很大。比如说,如果非洲猪瘟在这些大规模的养殖场爆发,这个借款就会血本无归。所以,耿鸿豪作为技术总监,他就要天天琢磨一件事,怎么才能随时了解这些猪活得好不好呢?这可关系到公司的资金安全。

耿鸿豪的想法是,最好能有一个智能数猪系统,这个系统能够实时监控分布在各地养殖场的猪的数量变化。如果发生了不正常的波动,就可以马上监测到。这个想法听起来很好,但是问题来了,当时市面上并没有这样的智能数猪系统。没办法,耿鸿豪只能自己想办法去做研发。

经过一番考察之后,他和同事拿出了一个方案,就是用摄像头+AI算法来实现智能化的盘点。这个听起来很好,但是一算账,发现不行。在那么多养猪场部署AI设备,成本太高了。

那怎么办呢?耿鸿豪想,能不能找到一些关键的指标呢,养猪场猪的数量如果发生明显的变化,那这些关键的指标也会跟着变化。如果能锁定这些指标,我们就能得出相对确定的数据。毕竟,他们最核心的目的是了解猪的规模增减趋势,而不是精确到个位数的数数。

经过调查研究和实验,耿鸿豪的团队找到了最合适的几个间接指标。这四个指标分别是:猪舍中的温度、湿度、氨气、二氧化碳。能够检测这四个数据的设备,可以快速安装部署,而且成本也不高。耿鸿豪团队只需要再开发一个智能算法,就能比较精准地评估猪的数量,准确率能够达到90%。

他们独创的数猪技术,在解决了当时的难题之后,还继续演变,不断提高精度,最后变成了一整套的养殖管理系统。这个系统,给传统的养殖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耿鸿豪自己都没有想到,最初一个棘手的风控问题,最后能够演变成一个新的发展机遇。

耿鸿豪还讲了一句话,这句话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震撼。他说,很多事情能够取得多大的成就,并不在于刚开始你有多大的野心,而在于为解决每一个具体的问题,你到底敢于付出多少的代价。

那说到这个话题,我接下来就想给你介绍北京校区的第二位同学,他叫雷呈伟,他是一位广告公司的策略总监。我们都知道,广告公司特别擅长的是做营销和创意。雷呈伟的公司,也做过很多大型的品牌营销项目。不过,雷呈伟认为,让他最有成就感的,是用他的专业,帮助一个贫困县实现脱贫。

在得到高研院,雷呈伟曾经说,他看到很多同学都是来自于银行、教育、医疗等行业,他就感觉到很羡慕。因为这些行业对于社会来说,是刚需。我们无法想象一个没有银行、没有教育、没有医疗的社会,但是如果缺少品牌策划呢,我们仿佛可以接受。一个看起来非刚需的行业,能否实实在在地为社会解决问题,创造价值呢?

4年前,雷呈伟遇到了一个项目。贵州的丹寨是一个贫困县。这里地势沟壑纵横,土地贫瘠。这样的条件下,年轻人大多都外出务工了,只剩下老年人留在当地。当时,有一个地产公司来到了丹寨,想帮助这里发展旅游业。雷呈伟和他的同事,当时也参与了这个项目。他擅长的是大规模宣传,拍摄精美的图片、视频,然后进行投放等等这些工作。

但是,雷呈伟发现,这样的做法有一个弊端,那就是它不可持续。创意和资源投放能带来一定的关注度,但是这样的关注度注定是短期的。在短期内吸引大量的游客来到丹寨,但是然后呢?当聚光灯不打在丹寨身上的时候,谁还会记得丹寨这个地方呢?谁来为这个地方的长期发展负责呢?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研究,雷呈伟找到了自己工作策略:那就是,不要用广告的方式做公益,而要用公益的方式做公益。这是什么意思呢?不能用广告的方式做公益,这个观点背后的原因是,广告刺激起来的需求是消费,而一个贫困的村镇是没有办法供给很好的消费场景,供需不匹配。但是,如果换一种角度来思考,用公益的方式做公益,那就不一样了。

雷呈伟和他的同事拿出了一个新的方案,这个方案就叫做“五十二个镇长”。他们面向全球给丹寨招募镇长。他们希望招募的对象是,各行各业有影响力的人。每任镇长在丹寨任职一周,并配有一个专职的镇长助理。对镇长只有一个要求,但是他们需要做一件对丹寨有用的事。具体是什么事,由镇长自己策划。

这个策划一经实施,立刻就受到了广泛的关注。第一年的五十二个镇长中,有企业家,也有艺术家,还有国际友人。每个镇长就拿出了他们的特长,给丹寨注入了自己的能量。他们在这里组织了各种活动,论坛,也带来了各行各业的资源。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丹寨小镇持续获得了社会的关注,也迎来的不同的群体前来扶贫消费。五十二任镇长接力,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短暂任期中牟足劲儿展现自己的影响力。两年之后,丹寨这个地方,就已经接待了1100万人次的游客。2020年,丹寨终于退出了贫困县的序列。

你看,同样是通过品牌宣传获得社会关注。当雷呈伟选择用公益的方式做公益的时候,他们的宣传攻势所激起的就不是消费的需求了。他们通过招募镇长,激发了人们潜在的另一种需求,那就是对成就感的渴望。镇长们只需要付出一周的时间,就能参与到扶贫行动中。他们收获的,是长期的共同体,是荣誉感,是成就感。这些价值,丹寨乐意给,也给得起。

听到这里,你觉得雷呈伟最初的诉求实现了吗?立足于一个“非刚需”的行业,到底能为社会解决什么样“刚需”的问题呢。我觉得他实现了。他用自己的专业,围绕丹寨镇的扶贫工作,设置了一整套规则。这套规则出现的时候,很多人心中的公益精神也就有了落脚点。公益精神在贫困地区落脚,贫困镇也就获得了最初的发展动能。只有挣扎出极度贫困的泥潭,商业才有可能正常的发展。

接下来,我要介绍的第三位同学也非常厉害,他叫冷力强他曾经是航天领域的专家,曾经担任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的首任研发部部长,他负责过的航天器工程系统研发, 包括探月工程,北斗卫星工程,空间站等等。

这里我想请你思考一个问题,如果你是冷力强,当你面对一个探月工程目标的时候,你认为摆在你面前最大的障碍是什么?你可能会想到是技术,资金等等,但是冷力强说,这些都不是最大的难点。最难的,其实是人的问题。

为什么最难的是人的问题呢?冷力强当时工作的机构,有5-6千技术人员。这五六千人里,还有一千多人都是专家,他们研究的课题,涉及20多个领域。在航天领域,每一个细分专业的研究都很深。你在研究什么,隔壁小组的人可能就完全听不懂了。冷力强面对的难题,就是把5-6千名技术人员的研究工作拉到统一的节奏中来,一步一步去实现共同的长期目标。

你可能会说了,这好像也没有什么难的,对目标进行一个分解不就行了?对于冷力强来说,目标分解肯定是要做的,但是这还远远不够。他曾经面对过一个难题,就是分解完目标,但是落实不下去。他找来各个条线的负责人一问,每一个人都跟他说了一大堆的难题。是啊,这么多的技术需要攻关,能不能攻关成功,不是你负责人一拍脑袋就能决定的啊。

那怎么办呢?具体的技术问题他没有办法一个人全都解决,但是他能给团队设计新的游戏规则。冷力强牵头,邀请了11位总工程师,也就是11个技术条线的总负责人,每个季度大家在一起开一次成果汇报会。每一个总师都要介绍自己的团队在过去的一个季度里的成果,比如攻克了什么难关,沉淀了什么经验等等。介绍完之后,重点来了,大家要公开给彼此打分。

关于打分,冷力强设定了一个强制性规则:11个人当中,3个人评A,5个人评B,3个人评C,这是强制的。每一个人在给其他人打分的时候,还都要说出给出评价的原因,还有你能为对方提供什么帮助。如果一个人最后的平均分都是C,那么所有人都要参与进来,帮助他的团队想办法去改进。

听起来这个规则,好像不复杂,但是对于这些经验丰富,德高望重的技术负责人来说,这个定期开会打分的机制有奇效。站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每天看到的都是难题,觉得自己在孤军奋战。即使他们看到别的总师取得了突破,也很难把对方的方法应用到自己的工作中去,毕竟大家的领域完全不同嘛。但是,一旦把主观能动性单独拎出来展示,他们就在不同的专业之间看到了嫁接的可能性。具体的技术无法借鉴,但协调资源的方法,团队沟通的方法,这些都是可以借鉴的。

而且,ABC三级的评分机制,还起到了另一个效果。能做到技术总师的专家,其实都是自带顶级自驱力的。你想想看,这么多年来一直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的人,能接受自己得C吗?能愿意甘当被集体帮扶的对象吗?肯定不愿意啊。每一个人都想被评A,用自己的经验去帮助那些得C的人,这样自己的工作才更有价值嘛。

现在,你再代入一下冷力强的视角,你的工作是不是就幸福很多了。原本作为研发部部长,他1个人总被11个总师围攻,他需要想办法单独激励每一个人。现在好了,11个总师相互展示,相互借鉴,相互激励,大量的问题他们都自己想办法解决完了。作为部长,你可以留出更多的时间,花在那些最难的难题上。

你看,你面对的问题再复杂,能比登月还复杂吗?从0开始,资源有限,多线作战,处处攻关,每一个小问题都可能造成全线的溃败。冷力强的故事给我带来的最大的启发就是,越是面对复杂的事情,你越需要把视角从事情里抽出来,而去看到人。把注意力放在信息的流通上,把着力点放在人的协调上,你就能看到一个一个小的优化点。不要嫌它小,改进它,优化它,可能就会有惊喜。

听完了三个同学的故事,你觉得什么是实干家呢?我的解读依然是:实干家不是一个位置,而是一个状态。得到高研院北京校区的这三位同学,他们的社会地位都不低,但是他们没有选择躲在名声背后,而是站在直面挑战的第一线。耿鸿豪同学面对养猪厂的数猪难题,纵身一跃,自己探寻解决方案。雷呈伟同学面对扶贫问题,不满足于基础解法,逼着自己探索更合适的新方案。冷力强同学,面对复杂的技术研发问题,通过管理创新,实现破局。

所以,如果你也是一个愿意给自己设定更高目标的人,你也是一个愿意在一线直面挑战的人,那么你就是名副其实的实干家,是得到高研院特别想找到的人。在得到高研院,我们学知识,交朋友,做成事,在前行的路上,成为彼此支持的伙伴。我是鹿宇明,得到高研院教研长,我和高研院1.1万名校友,期待你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