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541 怎样用“小成功”推动“大改变”?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继续向你汇报过去一年我们从得到高研院同学身上得到的启发。同时也代表得到高研院向你发出邀请,欢迎你加入这个实干家的共同体。

同学们来到得到高研院,会在线上和线下学习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说长不长,但是刚刚好能够让一批气味相投的陌生人产生信任,在前行的路上,结成彼此支持的盟友。

我观察过,得到高研院的校友们特别善于从彼此的关系中汲取能量。他们会在自己人生的关键时刻转向自己的校友,从校友身上借到力量,勇敢地向前走。如果你只是听到一个校友的故事,你可能会觉得他很棒。如果你听到一群校友的故事,每个人的故事,你也会像我一样,感受到一万多名校友相互碰撞出来的庞大能量。

接下来,我还是请得到高研院的教研长鹿宇明老师,由他来给你分享来自武汉校区三位同学的故事。有请鹿宇明老师。

你好,我是鹿宇明。

这两年提起武汉,我估计大家心里还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经历过艰辛,走过磨难,其实会让我们更加珍惜坚忍和奋起的价值。在即将结束的第9期得到高研院学习中,武汉校区的同学们分享了他们的经历。听完他们的故事,我对武汉同学的佩服又加深了一层。

今天我会给你介绍三位来自武汉校区的同学。第一位同学,刘海,是一名基层派出所所长。第二位同学叫邱刘慧,她是一名年轻的核酸检测实验室高级实验师。第三位同学叫陈龙,他是一名中学体育老师。在这三位同学的故事里,没有跌宕起伏、惊天动地的情节,他们其实就是抓住了眼前的事,咬紧牙关不放弃。带着这样的态度,他们收获了超预期的成就。

我们先从第一位同学说起。刘海是一位基层派出所所长。咱们有点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基层民警的工作,又细又碎,责任还特别大。更难的是,当时刘海接手的这个派出所基础还比较差,连续三年的考核都在辖区里排名倒数。

想想看,如果你是刘海,你站在新的岗位上环顾四周,你会看到这样的景象:群众遇到困难得不到解决,怨声载道,动不动就冲进来投诉;团队内部没有竞争力,一件事情相互推来推去,无法推进解决。这样的情况,对于任何一个初来乍到的管理者来说,都会觉得特别头疼。

你觉得刘海怎么做才能改变这种局面呢?如果你在一个企业,可以动用各种赏罚激励手段,但派出所不一样,没有多少胡萝卜,你也不能随便抡大棒,那怎么办呢?当时刘海盯住了一件事,我必须要说,他的思路非常特别。他做了个什么事呢?他决定,停止给提供办案线索的群众发放经济奖励,改用精神奖励和政治奖励。你有没有觉得,这听着有点不合常理。以往派出所在侦办案件的时候,为了奖励提供办案线索的群众,会给群众奖金作为奖励,这明明是个好事啊?为什么要停?

这种奖励方式从群众的角度来看没毛病,但是从派出所的角度来看,可能会导致一个管理问题。如果办案的民警潜意识觉得,花钱能够买到线索,那么很容易放松自己对案件的研究,越来越依赖群众提供的外部线索。如果可以把自己的工作转嫁给群众,那么派出所里那三分之二不积极工作的人就可以永远不积极。更可怕的是,剩下三分之一还想努力工作的人,也可能逐步丧失积极性。

刘海就是抓住了这个矛盾点,狠狠踩了一脚刹车。群众没有了经济激励,提供的线索确实少了,在短时间内,你会看到,派出所的办案效率也会降低。但是很短时间后,整个团队被激活了,那些有能力有积极性的民警很快就脱颖而出,其他人慢慢地也被带动起来。

不过,到这儿还不够。基层民警工作积极性不高,部分原因还是觉得工作缺少价值感。他们在派出所大厅里工作,每天面对的要么是各种琐碎的事情,要么是抱怨、愤怒的负面情绪。稍微处理不好,还会被投诉。一份工作长期处在吃力还不讨好的状态,价值感肯定不够啊。

刘海又用了一个特别巧的办法。他没有试图改变人,而是选择改变环境。李育辉老师在《组织行为学》课程里,讲过一个理论,叫作“启动效应”,意思是,环境的改变,往往会塑造我们的认知模式,甚至启动各种创造性行为。我不知道刘海是不是学过这门课。但他确实是实践的高手。他把派出所一楼的办事大厅翻新改造,把原本的格子间拆掉打通,变成了通透的大空间。任何人走进大厅立刻就能看到每一个窗口是在办什么业务,直接就能找到自己对应的窗口。柜台里的民警也能一眼看到有人来了,可以快速调整自己的状态。办事效率提升,投诉大幅减少,民警得到的正反馈多了,心态也就越来越好。

说到这儿,你可能会好奇,刘海这些动作看起来都不大,那么做下来有效果吗?刚开始咱们说了,刘海接手的时候,这个派出所已经连续三年业绩倒数了。经过一系列改革之后,派出所一跃变成了绩效第一,现在他们被评为了全市群众最满意的基层单位和执法工作示范单位。

从刘海身上我获得的最大的启发是,队不管大小,都值得管理者用最正式的姿态,最科学的方法去管理。什么是躬身入局?就是指着自己说话,自己先启动改变,自己解决问题。

接下来,我想给你介绍武汉校区的第二位同学,她叫邱刘慧。她是一名核酸检测实验室的高级实验师。最近这段时间,我们对核酸检验应该非常熟悉了。在2020年1月,注意这个时间,那是武汉刚刚爆发疫情的时候,邱刘慧就第一批返回了工作岗位,参与了核酸检测环节中的样本分装和试剂生产环节。后来,武汉的疫情逐渐平复,邱刘慧又被派往了沙特阿拉伯。在那里,她需要独立建一个实验室,完成日检测量过万的目标。

其实,核酸检测技术是成熟的,放在哪个国家,按说应该一样。但是,邱刘慧去了沙特才知道,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一套规范的落地过程,往往是一连串的判断和抉择,必须要在一个个细节上做到滴水不漏。

比如,新冠检测需要在特定要求的实验室环境中进行,这在国内完全不是问题。但是邱刘慧在沙特碰到的情况是,没有一个现成的空间能用。这个时候,她要扮演一个室内设计师的角色,把一条走廊,以及走廊两端的两个房间,做了整体改造,才变成了一个符合实验标准的环境。

再比如,在跟沙特工作人员沟通的过程中,她还要承担施工队的角色。邱刘慧和她的团队刚到的时候,沙特正在实施宵禁。当地的工人白天不工作,晚上才能工作。但是实验室设备的安装不能等啊。邱刘慧就带着团队自己动手,从安装桌子开始学习,最后连设备都能自己安装出来了。他们的冲劲儿给沙特方面的团队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对方立刻就知道,你们的支援是认真的,不是来做做样子的。对方也就开始认真起来。

还有,本来说好的,邱刘慧的实验室的日检测量,最多就是一万,但合作方有时候会忽然送来一万两千多份样本。这个时候,她还要具备“外交官”思维。虽然合作方没有遵守承诺,但作为一个科研人员,邱刘慧这个时候要考虑国与国的合作这样超出自己职责边界的难题。

邱刘慧是一个科研工作者,原本她只需要面对实验台,但是在沙特,她需要面对的挑战远超预期。从她的故事里,我看到了一个实干家的样板,遇到挑战,就把自己放进去,躬身入局,日拱一卒,没有宏大的计划,没有一招致胜的创新,但就是靠着这样的实干精神,去成就一个了不起的改变。

接下来,我给大家介绍武汉校区的第三位同学。他叫陈龙,是一位中学体育老师。咱们都知道,在中学里,班主任大多数由语文老师,或者其他主课老师担任。但是有一年,偏偏陈龙就被学校领导任命为班主任。一个体育老师能当班主任,按道理说是个难得的职业突破机会。但是,陈龙要带的这个班,真是挺让老师头疼的。这个班算是一个典型的放牛班,问题班,就说一个数字:全年级的倒数35名都在这一个班里。

这个班的同学有多难带呢?有的学生在考试的时候完全不答卷,反而在卷子上涂鸦。有的同学逃课,到教学楼顶上抽烟打牌,还拍照发朋友圈。还有的同学情绪不好,自残,还拍照发给陈龙。这些难题,陈龙作为班主任,该怎么办呢?

陈龙发现,不能就着问题解决问题。教育孩子们不要逃课其实不管用,教育他们好好写作业也不管用。要想解决问题,必须找到孩子们的心结,只有解开心结才能扭转全班的状态。陈龙了解到,这个班的孩子们因为成绩不好,长期受到批评,感觉自己被排挤,被忽视,对未来没有信心。只有帮助他们建立信心,才有可能把他们拉回到正道上来。

那么怎么才能帮孩子们建立信心呢?陈龙发挥了自己体育老师的专业特长:教孩子们射箭。他找到校长,申请了一间废弃的教室,自掏腰包买来射箭训练器材,准备利用午休时间带孩子们练射箭。

请注意,陈龙的技巧来了。他没有直接号召同学们练射箭。如果直接说,这些学生大概率会觉得又是老师给我找的一个负担,还没开始抵触情绪就已经产生了。陈龙是怎么做的呢?他和同学们说,老师马上要开一个射箭班,只有咱们班的同学能免费参加。你如果在外边玩射箭,射一箭就要花三五块钱,在学校免费玩,愿不愿意参加?这么一说,孩子们都踊跃地报名。

这时候陈龙说了,免费玩可以,但没那么容易。你需要跟我一起先布置好场地,才能开始。陈龙带着孩子们一起把这间废弃的教室打扫干净,一起搬运射箭用的靶子,搭建支撑靶子的架子,一起拼装弓箭,制作护具。陈龙的这一系列动作,不是因为他找不到人帮忙,而是他要让孩子们自己付出努力,并且看到自己努力的成果。

接下来,孩子们就能开始射箭了吗?还不能。陈龙又出了一招。他跟孩子们说,要想学射箭,先要背会一篇古文,叫《射义》。《射义》是《礼记》中的一篇,讲的是射箭的礼仪。这篇古文篇幅其实很短,一百个字都不到。背诵这篇文章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不难。但是对于陈龙他们班的孩子们来说,以前他们肯定是不愿意背诵的。但这次不一样了,他们一起花了那么大的力气把教室布置得这么好,别人先背出古文就能先玩,自己只能干看着,特别不甘心。所以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地,都把文章背诵出来了。

孩子们背出古文之后,陈龙赶紧抓住机会鼓励他们。同时,他把想讲的人生道理也塞进了自己的鼓励中。他告诉孩子们,你们完全有能力学习,只是你们还不知道自己的潜力。只要你们相信自己,就能把潜力发挥出来。

前边说了,这些问题孩子很少收到正反馈,很少感受到自己可以通过努力获得收获。他们开始练习射箭之后,只要认真,立刻就能看到自己的改变。从脱靶,到射中3环,射中5环。你别看就是这么小的进步,在这些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他们都很少体验。

这个问题班的同学,在练习射箭的过程中,不仅不再逃避困难,还开始挑战更难的难题。随着水平的提高,孩子们开始跟着陈龙在全国范围内南征北战,参加专业射箭比赛。从武汉到长沙,从铜川到合肥,孩子们一次次鼓起勇气,直面挑战,在竞争中提升自己的实力。他们最终在2019年的射箭世界杯上包揽了青少年组的亚军和季军。

听完陈龙的故事,你也许会和我一样,想起了很多励志的电影。一群问题孩子,给老师造成各种各样的麻烦。但是老师没有放弃他们,通过一点一点的努力,让孩子们先接受自己,最后整个班的同学都完成了人生的蜕变。这类的电影很好看,但是你可能像我一样,会觉得电影中的奇迹很难出现在现实生活中。

我很好奇,陈龙是怎么想出这么多妙招的。陈龙说,他的依据就是一句话:教育学就是关系学。这句话来自北京十一学校的校长李希贵老师。从李希贵老师的这句话出发,陈龙得出了一个特别朴素的道理: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好了,学生就不可能不好。陈龙说,我们要和学生一起解决问题,而不是和问题一起解决学生。

从陈龙的故事出发,我想邀请你重新和我一起审视一下得到高研院同学之间的关系。学校是一种奇妙的场域。你以为你是来吸取知识的,其实你是来汲取能量。而你所需要的能量,往往来自于那些和你同行的伙伴。当我们直面困境的时候,停下来听听其他人的经验,我们也许就能再充上一格电,再坚持一段路。

我在这里,郑重地邀请你加入得到高研院,带着你的智慧来,也可以带着你想探求的问题来。我们学知识,交朋友,做成事,一起成就一段非凡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