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514 什么是“费边策略”?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继续向你推荐《熊逸讲透资治通鉴》这门课程的第二季。

有一个著名的历史事件,你可能听说过,就是纵横家张仪去见楚怀王,说秦国愿意拿商於之地600里交换楚国跟齐国断交。战国时期,秦国搞连横,山东六国搞合纵,这个事件,其实就是秦国去破坏齐楚联盟的一次行动,离间当时秦国的最大威胁。没想到,等到楚怀王真的跟齐国断了交,张仪却耍流氓,不给商於之地,导致楚国损失惨重。

那么,楚怀王有没有可能识破张仪的骗局?现代博弈学又是怎么看这桩2000多年前的公案呢?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听听熊逸老师是怎么说的。

你好,欢迎来到《熊逸讲透资治通鉴2》。这一讲,我们把焦点放到楚怀王和张仪身上。

齐楚断交

楚怀王被张仪哄得心花怒放,相信自己不费一兵一卒就取得了商於之地。也不怪楚怀王兴奋,因为商於之地对于楚国,就像幽云十六州对于北宋。楚怀王如果真能在自己的任期里完成这样一件壮举的话,实在是光宗耀祖,威风八面。这就见得出张仪抛出的诱饵太香,刚好打中了楚国人的痛点,一下子就把楚怀王带进了“关心则乱”的境地了。

楚怀王同时做了3件事:一是请张仪担任楚国总理,给他各种赏赐;二是跟齐国断交,不再接待齐国使者了;三是派一名将军跟着张仪去秦国办理土地交接事宜。

张仪回到秦国以后,本该赶紧交接土地,但他不,他假装从车上摔下来,摔伤了,一连休养了3个月,不去上朝办公。按说楚怀王听说之后,应该能想到张仪是在耍无赖,自己受骗了,但没想到,楚怀王竟然很有儒家“反求诸己”的品格修养,事情没办好,先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大概是我跟齐国断交断得不够彻底,让张仪挑理了吧?

这就像恋爱关系,怎么跟前任分手才能让现任满意?

仅仅把前任拉黑,显然是不够的。楚怀王派出一位名叫宋遗的勇士,借用宋国符节,来到齐宣王面前破口大骂,闹着要分手。为什么要派勇士,而不是派使者呢?因为办这种事太需要胆量,难保齐宣王不会当场行凶。为什么要借用宋国符节呢?因为齐、楚两国已经断交,楚国使者进不去齐国的国门。

齐宣王没来由被骂了一通,气炸了,对楚国不再心存幻想,马上去和秦国建交。

张仪等的就是这件事,眼看着楚国跟齐国彻底决裂,再没有言归于好的可能了,而齐国跟秦国结盟,秦国虽然不好再动齐国的脑筋,但可以改变一下策略,联合齐国一起打打楚国的主意,局面比当初预期联楚攻齐更好。张仪这下“伤”养好了,上朝办公,招待楚国使者说:“你怎么还没办好土地交接手续呢?这不,从这里到这里,6里长,6里宽,都拿走吧。”

土地面积转眼就缩小了1万倍,这真是赤裸裸的耍流氓了。使者当然不干,气哼哼回国汇报。这回轮到楚怀王气炸了,非要跟秦国决一死战不可。

大宗交易

今天我们站在上帝视角,当然会觉得楚怀王愚蠢自大,只会往张仪的圈套里钻,但如果设身处地,在无从判断这场交易到底是真是假的情况下,我们又能怎么做呢?

这就相当于大宗商品交易,按说只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银货两讫,貌似可以简单放心,但是,交钱和交货毕竟不可能真的同时完成。于是风险来了:要么买家交完钱,卖家连银带货一道跑了,买家拿卖家没办法;要么反过来,卖家交完货,买家连银带货一道跑了,卖家拿买家没办法。具体到楚怀王这里,总不可能左手按住张仪的手,准备给割地协议盖章,右手拿着跟齐国签订的盟约,守着一只火炉,只要左手那边一盖章,右手马上就把盟约丢进火炉。再说了,就算割地协议盖了章,齐楚盟约烧成灰,商於之地就到手了吗,楚国和齐国就真的断交了吗?

如果采取陈轸的意见,跟齐国这边先阳奉阴违,等当真收到了商於之地,再跟齐国断交的话,那么问题是:如果秦国那边确实满怀诚意,想要做成这笔交易的话,也会担心楚国不老实,一定要先看到楚国跟齐国断了交,这才愿意割地。于是,楚国这边是“你不割地,我就不断交”,秦国这边是“你不断交,我就不割地”,交易注定陷入僵局。

费边策略

今天我们要解决这种问题就比较容易了,因为博弈论给出了一个很经典的解题思路。

事情要从两千多年前的第二次布匿战争(Second Punic War)说起。大约就在楚怀王被骗的一个世纪之后,汉尼拔横扫罗马,罗马执政官昆塔斯·菲比阿斯·马克西姆斯·威卢克瑟斯(Quintus Fabius Maximus Verrucosus)临危受命,指挥罗马军团迎战汉尼拔。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位统帅大人竟然指挥着正规军打起了游击战,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利用主场优势跟客场作战的汉尼拔拼消耗,逐渐积累小的优势,把汉尼拔耗到吃不消。

这位统帅因此得到了一个绰号“拖延者”(Cunctator),而他那一长串的名字,排在第一位的昆塔斯是他的名,但罗马人的名既很少,也不太重要,重要的是排在第二位的家族名,大约相当于姓。这位昆塔斯的家族名菲比阿斯(Fabius)写成英文就变成了费边(Fabian),菲比阿斯那种拖延的、拼消耗的、回避正面决战的打法就被称为费边策略(Fabian strategy)。

在社会主义运动史上有一个著名的费边社(Fabian Society),主张在资本主义世界通过渐进的改良,而不是暴力革命,逐渐实现社会主义,换句话说,要拿费边大人对付汉尼拔的策略对付资本主义。

费边策略后来被博弈论收编过去,要点可以被简单概括成4个字:化整为零。

化整为零在博弈论当中的意义是:把一桩大宗的,双方都承受不起失败风险的一锤子买卖,拆分成若干小宗的,每一小宗的风险都不难被双方承受的重复博弈。当一锤子买卖变成了重复博弈,就意味着口碑和信用变得重要了,一报还一报也变得可行了。

具体到楚怀王身上,商於之地600里,不要求秦国一次割清,可以分期分批,而相应地在楚国这边,跟齐国的断交一样可以分期分批,比如先对从齐国进口的特定商品提高关税。秦、楚双方就这样你一步,我一步,你在哪一步上停顿了,拖延了,我就相应地在哪一步上停顿和拖延,还可以根据约定给出相应的惩罚。

阿拉伯的劳伦斯

现在你可能觉得:哎呀,楚怀王没学过博弈论,思维方式太原始,这才被张仪骗了。

但人类历史上,张仪这种骗局骗到的远远不止一个楚怀王,甚至直到20世纪,“一战”开打的时候,英国挑唆阿拉伯人在后方造了反,许给阿拉伯首领侯赛因·本·阿里·哈希米(Hussein bin Ali Al-Hashimi, 1854~1931)战后建立一个大阿拉伯王国,1960年代的英国电影大片《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 1962)反映的就是这段历史。

结果“一战”打完,英国人像张仪一样不认账了。后来ISIS提出的领土主张基本就是当年英国人许给侯赛因·本·阿里·哈希米的大阿拉伯。但英国那边也有苦衷,因为但凡民主宪政政体的国家,都很难在长时段里保持政策的一贯性,民意往哪边倒,政策就只好往哪边倒,而民意往往来自乌合之众的情绪爆发,哪可能有什么一贯性呢。

反而是古代集权政体下的统治者才有可能把战略思路进行到底,把承诺履行到底。具体到楚怀王这件事上,秦国耍流氓是没有任何托辞的,赤裸裸地耍流氓,这当然既出乎楚怀王的意料,也最能让楚怀王光火。楚国正因为在楚怀王的时代被秦国欺负得太狠,太不要脸,所以直到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反抗意志都特别强,产生出“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谚语。

那么,假如楚怀王在和张仪谈判的时候,不但精通费边策略,也真的根据费边策略跟张仪商量合作方案,结局会不会有什么不同呢?

欢迎在留言区谈谈你的想法,我们下一讲再见。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你看,熊逸老师讲《资治通鉴》,可不是光给你细细拆解一个遥远的历史事件的细节,而是站在我们当代人的角度去分析。就拿张仪忽悠楚怀王这件事来说,它的本质,是个大宗商品交易怎么安全地银货两讫的问题。熊逸老师从2000多年前的古代中国出发,讲到了同时代古罗马跟汉尼拔的第二次布匿战争,再讲到一战,从费边主义讲到了博弈论,这种知识勾连、互相碰撞的魅力,是跟着熊逸老师学习的最大乐趣。

现在你在得到App首页搜索“资治通鉴”四个字,你就能看到《熊逸讲透资治通鉴》这门历史大课。欢迎你加入学习,跟着熊逸老师一起推开一扇扇通往知识秘境的大门。

好,这期罗胖精选就到这里。启发俱乐部,咱们今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