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23 第541期 | 怎样和强者博弈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前一段,我们曾经花了一周的时间来讲“价值网络”这个问题。今天我们再用这个角度来看看这一段很热闹的中兴通讯公司的芯片事件。

这几个月,中兴公司坐了一把生死存亡的过山车。美国政府一度威胁,要不卖芯片给它。

现在虽然警报解除,但是这件事还是提醒中国人,我们的经济发展,原来有很大一块,是建立在美国人提供的那个技术基础上的。

一旦美国人把这个基础抽掉,那像中兴公司这样,一年一千多亿销售额的公司啊,万丈高楼,说塌就塌了。那如果美国人一发狠,把全部中国公司的这个基础都抽掉,那岂不是要造成不可设想的损失?意识到这个问题,很多舆论自然也就给出了答案,中国人应该下狠心,研发自己的芯片。要不计一切代价地投入。这种舆论,当然就带有很多情绪化的色彩。

我们得到App里,有两位老师,对这种观点进行了回应。

第一位是吴军老师。

他在《谷歌方法论》专栏里面,说了这么一段话:“一些人认为我们只要砸钱,有中国这么大的市场,一定能搞出通用芯片。讲这种话的人一是无知,二是小瞧了我们国家的领导,他们今天能想到的,很多年前我们国家的主管领导们早就想到了。”

吴军老师这不是猜想。当年,确实就有国家主管部门的领导问过吴军老师的弟弟,吴子宁博士。吴子宁博士当时是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公司之一美满电子的CTO。吴博士给他们讲了要做一款通用芯片所需要的各种技术和市场环境,领导一听就明白为什么短时间内这些条件不具备了。

那什么条件呢?卓克在《科学思维课》里面举了一个例子:

其实中国人干过这件事。1999年中国启动了方舟一号芯片的开发,前前后后花了几个亿,到2011年的时候就不得不下马了。那为什么停呢?技术难度大只是一个方面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没有相关的软件配套,即使芯片有了,没软件就没人用,没人用就没法进步。不只是中国公司啊,像IBM、英特尔等等这个领域的巨头,也都经历过类似的失败。

这下你明白了,所谓的芯片,不是做一块集成电路那么简单。它本质上是造就一个产业网络。难的不是芯片技术本身,而是再造一个网络。就好比微信,就算你研发了一款软件,技术比微信还好,那你也挑战不了微信。因为微信的本质不是一个产品,而是一个人群网络。网络迁移不过来,光有核心产品是没用的。

带有这个“价值网络”的视角,看很多问题,答案就不一样了。

首先,中国自主研发芯片,那实际上是一个什么任务呢?是绕过所有的现有的芯片专利,自己打造CPU,还要自己打造开发平台,还要设计出可用的操作系统跟基本的软件,还要求整个系统全部运作起来之后的水平,能够跟现在全世界整个芯片行业和软件行业的水平是大致相当的,也就是把从英特尔到微软到其他大型软件公司的活儿重干一遍。这是要复制粘贴一整个时代啊。这个成功的概率也太小了。

那咋办呢?难道就由着美国人卡我们脖子吗?

还是回到“价值网络”这个视角,你会发现,美国人真要发狠,断掉中国的芯片供应,这个危险没有看起来那么大。

为啥?就是我们今天的“价值网络”视角,因为芯片产业是一个全球性的网络。中国是其中非常重要的节点。美国人要断掉中国的芯片供应,本质上不是毁掉中国经济,而是毁掉全世界的经济,而美国人自己也在这个网络中,覆巢之下没有完卵。

我看到的数字,全世界54%的芯片都出口到中国,每年这是2000多亿美元的贸易额。这是中国第一大的进口商品,超过了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现在中美即使打贸易战,美国人要求的就是中国多进口啊。完全断掉中国进口芯片,和美国的利益是背道而驰的。

确实,在芯片这个问题上,美国强中国弱。但是在价值网络中,强者未必就真能够欺负到弱者,为什么?高度的相互依赖嘛。我们得明白价值网络的基本博弈。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比如说雇佣市场里,一般来说雇主是强势,被雇佣者是弱势。但是,如果是高度互相依赖的雇佣关系,这个强弱势就反过来了。比如,城里的中产阶级雇佣保姆,表面上看,一个有钱,一个缺钱,一个是雇主一个是雇员。但是谁是弱势呢?如果是对这个保姆依赖强的家庭,是雇主弱势。保姆可以再找工作,收入波动没那么大,而雇主的生活秩序瞬间就垮了,他们是受不了的。

有人可能会说,那万一美国人发疯就是要这么干呢?我们还是应该自己研发芯片,电子产业的产业链我们要全部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样安全一点。

回到价值网络的视角,你就知道,这其实很不划算。为啥?因为从中国人的角度看,这是把美国人从全球芯片产业的网络里踢开了。但是站在美国人的角度看,这是中国人把自己从全球芯片产业的网络里隔离了啊。网络是相互的嘛。

现在我们是担心美国人不卖芯片给我们。那如果这些产业链都是中国自己的,美国更有理由不买我们全部的电子产品啊。那个时候,他们的损失比现在不卖给我们芯片还要小。那我们研发出来的芯片可真就只能是中国人自己用了。我们就丧失了掌控全球电子产业的价值网络的未来可能性。中国是一个大国,必须有全球雄心。关起门来是不划算的。

那应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下去?把小命捏在美国人手里?

当然不是。还是回到“价值网络”的视角。网络博弈有网络博弈的玩法。

简单地说,就是两步:第一,加入它,增强这个网络对自己的依赖性。第二,等待大转型的机遇,弯道超车。

网络博弈,最大的好处就是,任何强势的节点,你不必强行替代它,但是你可以营造它对你的依赖性。怎么营造?就是多参与啊。参与多了,网络必须要分配给你发言权。

事实上,中国这40年的发展就是这么过来的。40年前主动加入全球经济网络,参与得越多,话语权越大。现在,中国的产业再危险,也比40年前、30年前的状态总要好。

当然,依赖性本身并不值得依赖,翻身的机会不在于关起门来奋发图强,而是抓住产业转型的特定机会。比如,从PC机时代,到智能手机时代,原来的芯片大鳄英特尔就容易被甩出去,但是原来产业网络里的高通就有了崛起的机会。短短几年,现在人工智能时代又来了,华人创业者黄仁勋的英伟达,他们的GPU又迎来了一波机会。事实上,中国的华为公司就是这样做的。现在华为已经可以位列全球第7大芯片设计公司。

产业转型的机会其实我们想象得要多,来的要快。但是,所有这些机会都是给原来在网络里的企业的,自我隔离者是没机会的。

总结一下,无论刚开始多么弱小,和网络里强者博弈的逻辑就是:加入他,帮助他,成为他当中重要的一部分,营造它对你的依赖性,等待外部环境转型的机会,然后再试图拿到掌控权。国家如此,企业如此,个人也是如此。

好,这个话题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

 
 
记笔记分享复制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前一段,我们曾经花了一周的时间来讲“价值网络”这个问题。今天我们再用这个角度来看看这一段很热闹的中兴通讯公司的芯片事件。

这几个月,中兴公司坐了一把生死存亡的过山车。美国政府一度威胁,要不卖芯片给它。

现在虽然警报解除,但是这件事还是提醒中国人,我们的经济发展,原来有很大一块,是建立在美国人提供的那个技术基础上的。

一旦美国人把这个基础抽掉,那像中兴公司这样,一年一千多亿销售额的公司啊,万丈高楼,说塌就塌了。那如果美国人一发狠,把全部中国公司的这个基础都抽掉,那岂不是要造成不可设想的损失?意识到这个问题,很多舆论自然也就给出了答案,中国人应该下狠心,研发自己的芯片。要不计一切代价地投入。这种舆论,当然就带有很多情绪化的色彩。

我们得到App里,有两位老师,对这种观点进行了回应。

第一位是吴军老师。

他在《谷歌方法论》专栏里面,说了这么一段话:“一些人认为我们只要砸钱,有中国这么大的市场,一定能搞出通用芯片。讲这种话的人一是无知,二是小瞧了我们国家的领导,他们今天能想到的,很多年前我们国家的主管领导们早就想到了。”

吴军老师这不是猜想。当年,确实就有国家主管部门的领导问过吴军老师的弟弟,吴子宁博士。吴子宁博士当时是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公司之一美满电子的CTO。吴博士给他们讲了要做一款通用芯片所需要的各种技术和市场环境,领导一听就明白为什么短时间内这些条件不具备了。

那什么条件呢?卓克在《科学思维课》里面举了一个例子:

其实中国人干过这件事。1999年中国启动了方舟一号芯片的开发,前前后后花了几个亿,到2011年的时候就不得不下马了。那为什么停呢?技术难度大只是一个方面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没有相关的软件配套,即使芯片有了,没软件就没人用,没人用就没法进步。不只是中国公司啊,像IBM、英特尔等等这个领域的巨头,也都经历过类似的失败。

这下你明白了,所谓的芯片,不是做一块集成电路那么简单。它本质上是造就一个产业网络。难的不是芯片技术本身,而是再造一个网络。就好比微信,就算你研发了一款软件,技术比微信还好,那你也挑战不了微信。因为微信的本质不是一个产品,而是一个人群网络。网络迁移不过来,光有核心产品是没用的。

带有这个“价值网络”的视角,看很多问题,答案就不一样了。

首先,中国自主研发芯片,那实际上是一个什么任务呢?是绕过所有的现有的芯片专利,自己打造CPU,还要自己打造开发平台,还要设计出可用的操作系统跟基本的软件,还要求整个系统全部运作起来之后的水平,能够跟现在全世界整个芯片行业和软件行业的水平是大致相当的,也就是把从英特尔到微软到其他大型软件公司的活儿重干一遍。这是要复制粘贴一整个时代啊。这个成功的概率也太小了。

那咋办呢?难道就由着美国人卡我们脖子吗?

还是回到“价值网络”这个视角,你会发现,美国人真要发狠,断掉中国的芯片供应,这个危险没有看起来那么大。

为啥?就是我们今天的“价值网络”视角,因为芯片产业是一个全球性的网络。中国是其中非常重要的节点。美国人要断掉中国的芯片供应,本质上不是毁掉中国经济,而是毁掉全世界的经济,而美国人自己也在这个网络中,覆巢之下没有完卵。

我看到的数字,全世界54%的芯片都出口到中国,每年这是2000多亿美元的贸易额。这是中国第一大的进口商品,超过了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现在中美即使打贸易战,美国人要求的就是中国多进口啊。完全断掉中国进口芯片,和美国的利益是背道而驰的。

确实,在芯片这个问题上,美国强中国弱。但是在价值网络中,强者未必就真能够欺负到弱者,为什么?高度的相互依赖嘛。我们得明白价值网络的基本博弈。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比如说雇佣市场里,一般来说雇主是强势,被雇佣者是弱势。但是,如果是高度互相依赖的雇佣关系,这个强弱势就反过来了。比如,城里的中产阶级雇佣保姆,表面上看,一个有钱,一个缺钱,一个是雇主一个是雇员。但是谁是弱势呢?如果是对这个保姆依赖强的家庭,是雇主弱势。保姆可以再找工作,收入波动没那么大,而雇主的生活秩序瞬间就垮了,他们是受不了的。

有人可能会说,那万一美国人发疯就是要这么干呢?我们还是应该自己研发芯片,电子产业的产业链我们要全部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样安全一点。

回到价值网络的视角,你就知道,这其实很不划算。为啥?因为从中国人的角度看,这是把美国人从全球芯片产业的网络里踢开了。但是站在美国人的角度看,这是中国人把自己从全球芯片产业的网络里隔离了啊。网络是相互的嘛。

现在我们是担心美国人不卖芯片给我们。那如果这些产业链都是中国自己的,美国更有理由不买我们全部的电子产品啊。那个时候,他们的损失比现在不卖给我们芯片还要小。那我们研发出来的芯片可真就只能是中国人自己用了。我们就丧失了掌控全球电子产业的价值网络的未来可能性。中国是一个大国,必须有全球雄心。关起门来是不划算的。

那应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下去?把小命捏在美国人手里?

当然不是。还是回到“价值网络”的视角。网络博弈有网络博弈的玩法。

简单地说,就是两步:第一,加入它,增强这个网络对自己的依赖性。第二,等待大转型的机遇,弯道超车。

网络博弈,最大的好处就是,任何强势的节点,你不必强行替代它,但是你可以营造它对你的依赖性。怎么营造?就是多参与啊。参与多了,网络必须要分配给你发言权。

事实上,中国这40年的发展就是这么过来的。40年前主动加入全球经济网络,参与得越多,话语权越大。现在,中国的产业再危险,也比40年前、30年前的状态总要好。

当然,依赖性本身并不值得依赖,翻身的机会不在于关起门来奋发图强,而是抓住产业转型的特定机会。比如,从PC机时代,到智能手机时代,原来的芯片大鳄英特尔就容易被甩出去,但是原来产业网络里的高通就有了崛起的机会。短短几年,现在人工智能时代又来了,华人创业者黄仁勋的英伟达,他们的GPU又迎来了一波机会。事实上,中国的华为公司就是这样做的。现在华为已经可以位列全球第7大芯片设计公司。

产业转型的机会其实我们想象得要多,来的要快。但是,所有这些机会都是给原来在网络里的企业的,自我隔离者是没机会的。

总结一下,无论刚开始多么弱小,和网络里强者博弈的逻辑就是:加入他,帮助他,成为他当中重要的一部分,营造它对你的依赖性,等待外部环境转型的机会,然后再试图拿到掌控权。国家如此,企业如此,个人也是如此。

好,这个话题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