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72 第576期 | 终身学习,学什么?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上周,我们发布了得到大学第0期的招生简章。发布搞得非常低调。在行文中,我们也没有忽悠什么愿景、理想什么的,就是简单说了几条:我们提供什么学习内容,希望第一批找什么样的人,怎么报名、怎么面试这些具体事宜。

发布得很低调,但是这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件小事。

这是一件我们思考了两年,多次迭代、最终推出来的下一代产品。这两天从报名情况来看,还是非常火爆。我们的同事正分成九个组,每天加班加点地在做面试工作。

既然这个产品一推出就被市场初步认可,那今天我就来跟你聊聊,这个产品推出背后,我们的那些思考逻辑。怎样设计一个新产品?希望对你也有用。

先来看我们这家公司的一个基本困境:不管眼下的产品有多好,用户有多满意,业务增长有多快,它的业务逻辑都还没有闭环。

什么意思?它还只是在销售知识产品,还不是像我们所追求的那样,在提供知识服务。我们很多用户都知道,我们希望成为最好的知识服务商。

这是什么意思呢?你看,现在得到里的产品、课程,我们和用户之间的关系,还是仅仅停留在产品和课程这个界面上。一个课程上架了,用户买了这门课,学了没有?学习效果怎么样?有没有收获?这个收获怎么强化?所有这些事我们就使不上劲儿了。

只有我们再进一步,当我们的业务进化到可以对用户的学习效果负责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才能加入一个新的基因,教育的基因,那个时候我们才敢说自己是一家知识服务公司,现在只是一家线上出版公司。线上出版和线上教育,虽然都是两个成立的行业,但是有一个关键的区别,就是这个,敢不敢对用户的学习效果负责。

所以,大概两年前,我们就意识到,得到App将来必须演化成一所大学,一所面向终身学习者的通识大学。它的愿景必须是假设100年后回头看这家公司,这是这个时代最有创新力的最好的大学。

请注意,这不是在吹牛,也不是在给自己打鸡血。

因为我们创业者意识到,一个时代市场允许活下来的商业新物种,跟你挣多少钱没有关系,只能是你开发并且占住了一个全新的生态位的商业物种才能活下来。换句话说,只有当你成为一个深度嵌入到社会结构里,能够为整个社会网络提供独特价值的节点,不管你是大节点还是小节点,这家创业公司才有可能活下来。这么一想,你就知道,我们提出的得到大学的目标,不是我们好高骛远,而是生存的必须。

好了,这个问题想清楚了,第二个问题就来了,得到大学的教学内容是什么?

既然是面对终身学习者,那我们提供的知识服务,就既不能像普通大学那样,提供专业分科的学习,也绝不是针对特定人群的,比如说企业家和创业者这些人。

有什么样的知识是每一个上进的人都需要,用传统的教育方式教不了,还适合集体学习的内容?这个三个约束条件放在一起,难度就非常大了。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做了各种各样的推演。具体过程不说了,我们最终找到了一个方向,那就是,解决问题的能力。

只要是一个上进的人,一个想自我完善的人,不管他的身份地位年龄学历如何,他都要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而传统的教育,很少涉及这个方面的内容。最重要的一点,解决问题,就需要多元化的认知资源,所以,集体学习的优势很明显。这符合刚才说的三个约束条件。

那问题时,解决问题的能力能够通过教育,通过大学来教么?

我们这几年创业,学会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做任何一件事,你都不能假设,这件事没人做,或者做不好,是因为别人笨,或者是别人没有我们勤奋。我们做一件新事,先要想清楚,为什么世界上那么多聪明人没有做这件事?

你看这问题又转化了,这个世界上那么多聪明人,那么多伟大的教育机构为什么不敢向市场承诺,我们在教解决问题的能力呢?原因很简单:过去的教育是建立在一个假设上的,就是俗话说的:名师出高徒。一个学徒跟着行业里的老师傅认真学习,就能技艺精湛。一个工人是这样,一个律师是这样,一个医生也是这样。

但是我们知道,在这个时代,我们没有办法通过一个门类的知识对付所有的难题了。跟着一个名师学是没有用的。就像查理·芒格讲的,你如果只有一个认知模型,那“你手里拿着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所以这个时代必须要有多元思维模型。所以,传统的一个名师教学模式,是对付不了这个时代的所有难题。

那你说,我们找很多名师来,不就能拼出一个所谓的多元思维模型吗?理论上可行,但实际上走不通。为啥?因为终身学习者毕竟是一个成年人,社会责任很重,时间有限,他们需要的是一种高浓度,高效率的学习方式,每天花大量时间听各路名师讲课,这不现实。

你看两条路都不通。一个名师也不行,名师拼盘也不行,那怎么办呢?经过反复的推演,我们找到了一个基本的方法论。下面我简单解释一下。

人类社会的基本发展趋势是分工越来越细,所以我们不需要了解手机是怎么做的,但是也可以享受手机这项科技发展带来的方便。所以现代人不了解其他领域的知识,是现代人的基本知识状况。这一点无法逆转。靠什么“书山有路勤为径”是没戏的。但是,如果我们不是去学习各个学科、各个职业的具体知识,而是学习他们的认知模型,这可能不可能?

举个例子,医学,专业学习需要漫长的时间,如果你不想成为医生,没有必要从生理、解剖、药理这些基本知识学起。但是问题在于,医生这个职业的价值,不只是看病啊。作为一个职业,医生对于人类的认知模型库,是有重大贡献的。因为医生面临一些非常独特的,其他职业没有的困难,也找到这些困难的解决方案。

比如,医生使用的工具种类,从药到手术,非常庞杂,一个医生至少要熟悉几千种药和手术,他们是怎么驾驭复杂工具的?这种认知模型,对于一个程序员就非常有用啊。再比如,医生做一台手术,每一步都绝不能出错,他们是怎么管理安全流程的?这种认知模型,对一个复杂项目的管理者就非常有用啊。

再比如,一个急诊医生随时要在信息不完备的情况下做出性命攸关的决策。比如门口躺着个病人,没有病例,也没有过敏史的资料,甚至家属都不在,昏迷不醒,生命垂危,请问你救不救?怎么救?这就是信息不完备的情况下性命攸关的决策。这个认知模型要是提取出来,对于创业者就非常有用啊。

你看每一种职业,每一个社会分工都在为人类的多元认知模型库贡献自己独特的价值。比如,一个律师是怎么拼接一个完整的证据链?一个教练是怎么把运动员在需要的时刻激发到最佳状态的?一个钢琴家是怎么做刻意练习成为高手的?一个投资人是怎么快速了解一个行业,评估一家企业价值的?一个将军是怎么把小团队的灵活性和大组织的纪律性结合起来的?一个酒店管理者是怎么设计客户的体验流程的等等。这些知识不仅对他们同行有用,对外行也许用处更大。

但是这些知识,弥散在整个现代社会网络里。它们甚至只存在于各个行业顶尖高手的脑子里,没有被写出来过,没有被整理萃取出来过。机会来了。如果由我们这样的专业知识服务商,通过我们已经练了好几年的手艺,也就是采访、整理、转述的能力,并且不断迭代成一个知识体系,这个东西要是研发出来,那价值就非常大了。

现在,你在得到大学第0期招生简章里看到的所谓48种认知模型,就是这么来的。三个月前,我们内部成立了一个研发团队,对各行各业展开了大规模的采访工作,初步形成的成果,把我自己也吓了一跳,我们开始对这个价值体系有了基本的信心。这才开始了得到大学第0期的招生工作。

当然了我们面对的挑战远远不止这些。再比如说,这个知识体系怎么持续生长呢?这个世界的行业多了、高手多了?我们怎么把这些最佳实践,而且是最新的最佳实践纳入到这个体系里呢?我们靠什么机制让它生长呢?

再比如说怎么分别提升线上交付的效率,让大家在高强度的学习中学有所得?怎么提高线下活动的体验,让大家从得到大学的校友当中获得价值?当然,最重要的是,办一所好大学最重要的因素,还不是教学质量,而是学生质量,所以怎么坚持严进严出,让将来得到大学的每一个学生都以自己的校友网络为荣?

过去几个月,这都是我们头疼的问题,但是,好在这些问题我们都找到了初步的解决方案。我们明天接着聊这些解决方案。如果你有兴趣深度了解,也可以到我们得到App的首页,先去找到这个招生简章看一看。

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