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53 第563期 | 日本到底从中国学了什么?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昨天我们说,人类的大脑本能地要用模式化的方式思考世界,凡事都想追问一个原因,所以,我们在直觉上很难理解什么叫“随机性”。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什么是模式化的思考。

首先我们来看,什么是思考?我见过一个很简洁的描述,思考就是把性状从思考对象身上剥离下来,剥离下来的是什么呢?是概念。大脑通过概念的组合、推理再去理解世界。这个过程就是思考。你看,这个过程的关键,是能把性状从对象身上剥离,抽象成概念。

比如说,两只苹果。其实你仔细去看,世界上哪有两只一模一样的苹果呢?但是我们人类不管,我们把最基本的性状剥离出来,抽象成了“苹果”这个概念,我们在思考中把它们认为是同一件事,这就是模型化。

抽象出来的概念,还可以进一步再抽象,再模型化。

在这里有个很精彩的例子,少年得到App里面,林欣浩老师做了一个给孩子的数学课,叫“数学有意思”。其中就提到等号发明的意义。你别小看等号,这个符号发明出来,其实意味着人类模型化思考能力的飞跃。

比如,我说,2+1等于1+2,对吧?请问这个等号是什么意思?是左边和右边是相等的,是一回事吗?不对。等号的意思是说,有些东西,不重要,我们忽略它。比如2+1等于1+2,意思就是我们只关心结果,我们不关心次序。2+1怎么会等于1+2呢,次序不一样,但是加了这个等号,就是我们忽略次序,只看结果。

我们在日常话语中用到等于就是这个含义。比如我们经常说,“谦虚过度就等于是骄傲”。这句话的真实含义,不是说,谦虚就是骄傲,而是在说,我们忽略表面上的态度区别,你看起来像是谦虚,但是你背后的实质就是骄傲。等于这个词是强调要忽略些什么。

所以你看,什么是思考?所有的思考,都是模型化、模式化的思考,都一定要把真实世界模型化、模式化的。背后,就是一定要把真实世界丢掉一部分。

你看,这是不是很反常识?思考的深化,居然是靠对世界认知的残化来实现的。

那你说,这样有什么好处呢?得到App里有多位老师都提醒过你注意一点,人类的大脑的进化,不是用来发现真理的,而是用来获取生存优势的。大脑不是用来求真的,而是用来求存的。这种模式化的思考方式,好处是可以节省大脑的认知资源。它不见得正确,但是有效。这话听起来有点怪,怎么不正确,还能有效呢?最近在我读书的过程中,就遇到了这么一个例子。

最近我翻到了一本书,叫《日本新论——墨家学说与东瀛文化》。它的核心意思是说,日本从中国学了很多文化,但是它继承的不是儒家文化,而是在中国已经基本消失的墨家文化。

我刚看的时候,觉得这个观点有点扯。哎,墨家文化,在中国历史上带都有点传说的意思,只有很少的一点记载。你说日本文化继承了墨家文化,有什么依据吗?有什么史实吗?你考证过吗?墨家啥时候传过去的?谁传过去的?传承的源流是什么?这些史实都没有,下这样的断言,不是荒唐吗?

但是把这本书翻完之后,嗨,觉得这个说法有道理啊。

日本人虽然从唐朝开始,就大规模地学习中国,但是你发现没有?学去的是什么建筑、文字和宗教,当时中国觉得最宝贵的精神内核,文化中坚力量,儒家文化,日本并没有学去多少。

比如儒家特别讲究权利义务的对等性。孔子不是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就是,当国君的该有当国君的样子,当臣子才有当臣子的样子啊。国君无道,在儒家看来,那是可以干脆推翻的啊。天道都不眷顾你。孟子甚至把这个学说发挥成“民贵君轻”,就是老百姓比君主重要。这一点,日本人就完全不接受。日本天皇是万世一系的啊。怎么可能推翻呢?所以在儒家这个根上,日本就没有接受。

再比如制度安排,儒家的科举制度,日本人也没有学。儒家最强调的孝道,日本人也没有。所以有日本人这么说:“中国的儒学到了日本就跳海自尽了”。

你看,这就造成了我们中国人理解日本文化特别困难。看起来文字,建筑各个方面都很相似,但是一旦深入文化的细节,你会发现中国人和日本人,太多不一样了。这是因为我们用儒家文化这个模型去套日本,发现套不上去。

但是,刚提到的这本书突然提醒我们,中国有很多的文化模型,这个套不上,可以换一个,儒家套不上,可以拿墨家一个模型去套套看,很神奇,一套一个准,居然严丝合缝。

我们随便举一些书中的例子。

中国的儒家其实是很讲究享受生活的。孔子说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嘛。但是墨家呢?就特别讲究节俭,吃穿住用都很简单。有一个成语,叫摩顶放踵,就是说墨家的,意思是从头到脚都被生活磨伤了,也不辞劳苦。是一种苦行僧的生活形态。

日本人的生活,你发现没有,就有一种极简的风格。就拿吃饭来说,和中餐的花样繁多比起来,日餐其实是非常单调的。中国人讲究请客吃饭要剩菜,而日本人就完全没有这种习气,餐后很少剩下食物。

再比如说,儒家主张“敬鬼神而远之”,不太相信神呀鬼呀的事。但是墨家则主张“尊天事鬼”。在“鬼”的问题上,日本人的看法确实和中国人差距很大。在中国,鬼的形像通常很可怕。而在日本人的心目中呢?“鬼”这个字充满褒义,有“强大、令人敬畏”的意思。比如“鬼才”这个词,就是从日本传来的,它在日本是最高级别的表扬,是说这人不但才华横溢,而且活力充沛。

再比如说,儒家还是比较讲究个人独立精神的,并没有什么严格的组织。但是墨家一开始就有严密的组织形式,有点早期的江湖帮会的意思。墨家的首领叫“巨子”,墨家弟子在各国当了官,拿了俸禄和薪水,也必须奉献给团体。

你看,日本人后来的集体主义精神,发展到后来的军国主义,是不是有点墨家团体极端化的意思?

再有,墨家当年讲兼爱,就是你要平等地去爱所有人。听起来这个主张没问题吧?但在当年的问题可大了。

孟子就说,什么?平等地爱所有人?这怎么可能?你爱一个路人甲会和你爱你的父亲母亲一样吗?这样的人,无君无父啊。无君无父,不孝,还能叫个人吗?孟子说,这是禽兽啊。你看,儒家对墨家讲平等之爱,不讲天性之爱,不讲孝道,骂得这么厉害。当年儒家和墨家的争论,这是一个核心的争论点。

哎,你看,日本人学中国人,在忠孝节义这几个字中,忠也讲,节也讲,义也讲,独独就是不讲一个孝字,说他们是墨家传人,确实不是冤枉他们啊。

听到这里,你会觉得,这种说法是不是有点牵强附会啊。日本文化无非是在表面上和墨家文化有大量相似的地方而已,怎么能就说这是它就是墨家的传人?你又没有证据。

对,我也觉得这说法有点牵强附会。但是这不重要,我们用儒家这个简化的模型,理解不了日本文化,而一旦改用墨家这个简化的模型,就可以很好地解释日本文化的各种表现,这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认知工具啊。

模型的好处是,你知道了对象的一个特点,就可以根据模型,推知它的其他特点。这当然就节省认知资源了。

这是我最近读书中遇到的一个例子。它说明,模型化,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思考工具。虽然它不会把我们带向什么真理,但是它真的有助于我们把握陌生世界。你看,认知的正确性和认知的有效性,居然是两回事,这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

好,这个话题我们先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

参考文献:

里纯 著,《日本新论——墨家学说与东瀛文化》,世界知识出版社,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