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43 罗胖精选 | 为什么出家人爱说“空”?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今天的罗胖精选,来自得到人文学院最近上新的课程《熊逸·佛学50讲》。

不管你信不信佛,你肯定听过一句名言:“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人们喜欢拿这句话劝别人放下执着和纠结,因为一切都是虚无的,也就是佛教里常说的“空”。但问题来了,菩提树不存在吗?明镜台不真实吗?它们明明就在那里啊,为什么说是虚无呢?

今天,我们就听熊逸老师讲讲,在佛学里,“空”到底应该怎么理解。

你好,欢迎来到《熊逸·佛学50讲》。

这一讲的重点只有四个字:缘起性空。涵义简单讲,万事万物都是受因果律支配的、不由自主的、瞬息万变的聚合体。

抓住这一句,传世佛经几千部,卷帙浩繁,你都不用怕,因为佛陀的原创性观点其实只有这一个。而佛教层层叠叠的理论、戒律、修行方法,要么建立在这个观点上,要么来自对这个观点的不同理解。

上一讲谈到,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执念,就可以跳出轮回。要放下的,是对豪宅、美女、金钱名利的执念,把它们看成空无一物。你也许想不通:豪宅和美女明明就在那里,为什么说“空无一物”呢?

如果有一天你忽然发现,你一直迷恋的豪宅和美女其实都是你的幻觉,你该有怎样的感受呢?你也许觉得,这没关系,再找另外的豪宅和美女就好。但有一位得道高人不断在身边点醒你,让你看到一切豪宅和一切美女其实都是你的幻觉,你也许就会大彻大悟了。

“心无义”强调修炼内心,让内心对外界事物不生执念,但并不否认外界事物的真实存在。豪宅是有的,美女也是有的,不执着也就是了。这是普通中国人很容易接受的道理。但如果说豪宅和美女都是幻觉,都不真实,这就很让人想不通了。

我们可以参考一下《六祖坛经》里边神秀和慧能的两个偈子。神秀说的是“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不使惹尘埃”,慧能说的是“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他们的老师弘忍大师认为慧能说出了佛法的真意,于是悄悄把衣钵传授给他,禅宗从此分裂为南北两派。当然,这只是这件大事过于简略的概括,两个佛偈也不是最原始的版本。这里我先从简、从俗,等讲到《六祖坛经》的时候再仔细说。

我们现在只要想想慧能为什么要说“本来无一物”。

难道菩提树不存在吗?难道明镜台不真实吗?如果按照神秀的佛偈,这些当然都是真实存在的东西。修行者需要心比金坚、勇猛精进,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就像打扫房间,每时每刻都要扫,只有这样,才能让房间保持一尘不染的状态。但慧能偏偏要说那个房间根本就不存在,一个不存在的房间当然不可能被弄脏。那么同样道理,一座不存在的豪宅和一位不存在的美女怎么可能让你念念不忘呢?

如果你说豪宅和美女看得见,摸得着,怎么可能不存在?佛教的各宗各派对这个问题做出过各种解释。最接近本源的解释是说,所谓不存在,并不是真的不存在,而是说一切事物都没有自性,都不能自主,都是由很多元素通过各种机缘暂时聚合,又迅速消散的产物。

我们可以看一朵云,这朵“云”只是我们为了方便起见给某一团水蒸气取的名字,它在实质上并不是独立的实体,而是很多水蒸气的分子因为各种缘故暂时聚拢在一起,这就是佛学所谓的“缘起”。这些水蒸气分子一边聚、一边散,风稍微大一点就散光了;或者遇到冷空气,凝结成水珠,变成雨水落下来;从来没有一个稳定、实在、能自主的形态,这就是佛学所谓“性空”。“缘起性空”,这就是佛陀历尽千辛万苦之后终于悟出的那个“道”。佛学的各种理论、戒律、修行方法,都是从“缘起性空”这四个字上生发出来的。

“缘分”这个很通俗的词就是从“缘起性空”这个高大上的佛学概念来的。你和你喜欢的人能不能修成正果,这不取决于你们的努力,而取决于你们之间的缘分。“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这就是说,你对你的爱情,乃至命运,都是不能自主的,一切都是由缘分在替你做主。

如果你和某人有缘,恋爱结婚,生儿育女,这就意味着你们组建了一个家庭。但是,世界上真有“家庭”这样一种东西吗?如果说有,它能做得了自己的主吗?它是确切不变的吗?显然都不是。

这就是说,“家庭”是没有“自性”的,仅仅是一些因缘使你和你的配偶聚合在一起。

因缘和聚散永远不停,所以家庭里的人口时增时减,时多时少。

如果只剩下你一个人,“家庭”还存不存在呢?

如果说存在的话,你在未婚的时候不也是一个人吗?

未婚的时候是你一个人,丧偶之后还是你一个人,凭什么前者就不是家庭,后者就是家庭呢?

合理的解释就是:家庭是一种虚幻的东西,因为某些因缘而生,却没有自性,不能长存不变,所谓“缘起性空”。

现在你可以试着用“缘起性空”的眼光重新看看万事万物,你会发现眼光一变,全世界都立即改观了。云不再是云,山不再是山。

宋代禅宗大师青原惟信有一段很著名的话,说自己在参禅之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参禅之后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后来功力深了,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很多人理解这段话,都是从人生境界的角度出发,但如果从佛学的角度来看,“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这是普通人的感受。当你知道“缘起性空”的道理以后,山在你的眼里就不再是山了,而是无数石头、土壤、植物的短暂聚合体,瞬息万变,弹指间就死掉了几棵树,弹指间又碎掉了几块石头。我们只是出于沟通和理解的便利,才把这一团变动不居的,由无数各式各样的东西临时排列成某个形状的“集合”叫作山。

你能见到的任何事物其实都不是单个的事物,而是由若干事物排列出来的集合,而无论是排列物还是排列方式都在瞬息万变。恒常不变的状态是不存在的,这就是“无常”这个概念最本质的涵义。

于是我们看到,任何事物,在空间上看,都是无数元素的集合;在时间上看,那些元素都在不断地增减和变化。所以,一个叫“山”的东西是不存在的,一切名词都只是我们为了沟通和理解的便利而创造出来的。

这些名词一经创造,人们就错误地认为一个名词总会对应一个事物,那么名词既然是确定的,它所对应的事物也就应该是确定的。这样一来,人们对全世界的理解从根子上就都错了。

我们用今天的知识来看,“缘起性空”揭示出了一个很严峻的语法问题。名词概念虽然是我们理解世界的必要工具,但这种工具有着很大的缺陷,会严重歪曲我们对世界的理解。这就好像我们生来就是戴着有色眼镜的,一辈子都摘不掉。即便是佛陀也没办法帮我们摘掉这副眼镜,但好消息是,他可以告诉我们这副眼镜的颜色和折光率,让我们知道该怎样修正我们看到的景象。

所以一些著名佛经对语言文字有一种特殊的警惕性,比如《金刚经》有一个非常经典的句式:“佛说某某,即非某某,是名某某。”如果佛陀给你讲了一套佛法,然后问你:“我讲了佛法吗?”你如果说“讲了”,那就说明你没懂。如果你懂了,你的回答就应该是“没讲”。明明讲了,为什么要说没讲呢?因为佛法也和山、水、豪宅、美女一样,“佛法”这个名词概念并不能够正确对应它所表达的事实。佛如果说“山”,他说的并不是山,而是某些岩石、土壤、植物的集合,只不过我们没法用我们的语言来准确表达事物,这才不得已用“山”这个概念来涵盖那些复杂、混乱、多变的东西。

我们必须知道,佛陀是两千六百多年前的人,手边能利用的文化积累很少很少,所以在表达观点的时候难免会有一点费力。后来的那些高僧其实也存在这个问题,尤其对那些很抽象的道理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讲出一个轮廓。如果他们学过今天的语言学基础知识,只要懂得“能指”“所指”和“集合名词”这三个概念,真能节省他们很多口舌。

理解了这些内容之后,你可以试着解释一下《金刚经》里边的一句名言:“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更要紧的问题是:佛陀是在怎样的土壤里产生出这样的见解呢?并且,作为一种新生的“异端思想”,佛陀到底在反对着谁?

这一讲,我带你认识了佛陀唯一的原创性开悟,或者叫思想:缘起性空,这就是佛陀悟出来的“道”。佛教层层叠叠的理论、戒律、修行方法,要么建立在这个观点上,要么来自对这个观点的不同理解。

既然世界的本质是分散的、变动的,我们的整体感和恒常感又是从何而来的呢?因果律到底是一项客观规律,还是我们的主观想象呢?证明或证伪因果律的客观性,你觉得这是人类理性可以做到的吗?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佛学是一个深厚的思想体系。2000多年前,它就开始对宇宙、人生的本质问题穷追不舍。直到今天,这套解释系统仍然有它的生命力。

《熊逸·佛学50讲》不谈“佛教”的真理和信仰,只讲“佛学”的知识和思辨。它从哲学的角度,帮助你掌握佛学最基本的问题,辨认佛学嵌入每个中国人思想和生活体系的部分,还要帮你站在现代科学的角度,去观察它、审视它。

当你学完这门课,再看看身边各种香火鼎盛的寺院,各色化缘看相的僧人,众多祈求家宅平安、升官发财的信徒,以及各种纯粹的科学主义。你就会发现,很多人可能已经跟这门充满思辨快感的东方智慧失之交臂了。

好,《熊逸·佛学50讲》这门课程刚刚上线,已经有1.8万人订阅了,口碑那是相当过硬。推荐你加入学习。

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