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38 第552期 | 300年的特朗普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昨天,广西师大出版社在我们这里首发新书,《阿尔比恩的种子》。这本书在美国有一个称号,叫“美国的精神地图”。什么意思?就是当美国人对现状都感到困惑的时候,他们也会去这张地图上找找,哦,原来这事在美国历史上是这么个发展脉络。所以这书出版已经有30年,但是每当美国大选的时候,就是格局大变动的时候,还是会被拿出来讨论一番,大家都要寻找现象的根源嘛。

很多人了解一个国家,都相信亲身经历,这当然也没错。但是亲身经历的局限性其实是巨大的。比如说那些号称了解美国的中国人,他们读书是在美国的精英大学,毕业后接触的也是美国的上层精英,真正的美国到底是什么样子,其实不知道。就像一位美国人来到中国,即使他在北京、上海住了几年,他对中国的判断,没准还更加片面。

这次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表面上是美国政治一个特别大的变局。别说我们中国人,就是很多美国人也都觉得匪夷所思,白宫里面怎么会出现这么一种风格的人?那这是不是历史上的第一回呢?

下面我给大家念一段话,《阿尔比恩的种子》里的:“他的政治风格强调个人的领袖地位,在追随者中极力塑造个人崇拜,要求极端的个人忠诚,并且对任何不赞成他的人都采取敌视的态度。”这段话写的是特朗普吗?不是,是描述美国第七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的。你看,像特朗普这种性格的政治家,在历史上不是第一个,也不是第一次当选总统。

但是请注意,他们不是个性相似那么简单,他们是一个共同的精神传统在不同时代的表现。这个传统,就是这本书中写到的第四种人:边区人。

关于边区人,昨天我们说过了。简单理解,就是我们在西部片里经常看到的那种牛仔。

听到这儿,你可能会说,两个总统,相隔将近200年,仅凭他们性格类似,就说他们在同一个精神传统中,这个归类也太简单粗暴了吧?

对,如果是两个普通人,性格类似,我们还真不好说他们有什么关联。但是如果是两个美国总统,那说明啥?说明他们在美国政治环境中,占据了同一个生态位啊。他们的胜出,不是个人的胜出,而是一个传统的胜出。所以,性格只是表象,背后是一整套类似的策略系统。

打个比方:一盆水,泼在地上,可以随意流淌。但是如果是大江大河,它的走向、流速,都是严格受到地理结构的限制的。很长时间是稳定不变的,不管你是什么水,你流到这,就一定会表现成这个样子。性格只是表象,背后是一套类似的策略系统。

做个类比哈:每个演员的表演风格各有不同。但是,每个时代最红的演员,那就是几个非常有限的生态位了。当红花旦,当红小生,一个时代最红的只有一个,你会发现,他们的戏路差不多。美国总统也一样。该某种特质的总统出场了,这是剧本决定的,但是出场时候的表演方式,必须的类似的,他就得采取类似的一整套行动策略,否则那个传统里的选民就不会支持你。

你看,有了这个认知,我们再来看特朗普,从一些表象,就可以预测他的一整套行为。这就是读书的好处,因为读书在历史上,给了我们一套看现象的模型。

特朗普当选后,《大西洋月刊》上有一篇文章,把特朗普的选民地带,和《阿尔比恩的种子》里的边区人的生活地带做了个对比,结果发现,那是惊人地重合。

边区人是18世纪才移民美国的,民风比较好斗,也融入不了美国社会,所以单独居住在比较内陆的地方,后来就变成了牛仔。

他们好斗到什么程度呢?寻常的打架、决斗就不用提了。

有人统计过19 世纪初密西西比河流域的蒸汽船失事事件,发现绝大多数的沉船事件都发生在美国南方,就是边区人生活的地带。为啥呢?因为这帮边区人的暴脾气。他们坐船的时候只要看到旁边有船,好像速度也不慢,会忍不住把刀架在船长脖子上逼他加速,直到蒸汽船的安全阀坏掉,闹出事故来才罢休。有人说,在密西西比河上航行比穿越大西洋还要危险。

这种好斗的风格,特朗普身上表现得特别明显。今年不是有记者问特朗普吗?“谁是美国在全球最大的敌人”?特朗普说,“我们有很多敌人”,欧盟也是,中国、俄罗斯也是。

在美国国内,特朗普还说,媒体是“全国人民的敌人”。重点不在于他说谁是敌人,重点在于就没听说他说谁是朋友。他是通过树立敌人的方式来强化自己的领导力。这就是特朗普这种边区人风格总统的领导方式了。

刚才我们说,这是一整套策略。对,不仅好斗,而且排外。

边区人,是美国精神传统中最排外的一群人。

再举一个例子,在美国人口普查里,有一个问题,你的祖先来自哪里?美国除了印第安人,都是移民啊。要么是英国人的后裔,要么是德国人、墨西哥人、亚洲人的后裔,选项里没有“美国人”这个选项。但是,很多边区人都会固执地填“美国”。那意思是,我是美国人我骄傲。

特朗普从竞选开始的时候,就是这套排外的话语体系。请注意,他不是强调自己爱国,而是用排外的方式来强调自己爱国。比如他说墨西哥裔非法移民是强奸犯和杀人犯,这明显政治不正确,他说出来就是为了迎合那个排外的传统,所以要修一堵墙,还要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等等。甚至他在就职演说中就直截了当地说:“我们将遵循两条最简单的原则——买美国的商品,雇美国的工人。”

这套话语体系,连很多美国人听起来都很不顺耳,但是对不起,他不是说给你听的,他是说给自己的边区人的支持者听的。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那是一个三百年的排外传统。

这个传统还有一个配套特征,叫反精英文化。

美国主流社会非常重视精英教育,尤其是新英格兰的清教徒们,就更是这样。但是边区人才不理那一套。他们的主流观念是:我穷我光荣,我是大老粗我光荣。甚至发展出鄙视精英的文化。

特朗普就特别乐于表现自己大老粗的那一面。他甚至公开说“我热爱教育程度低的人。”

这并不是说,特朗普就是边区人。他才不是呢。他出生在纽约皇后区,他的口音是纯正的纽约腔。明明十分有钱,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毕业的,名校啊,是再纯正不过的美国典型精英。

但是戏路这个东西就是这样。一旦定下来,他是要按照剧本走的。

即使在美国,也有很多人奇怪,怎么会选出这么一个看着不像总统的人当总统呢?没什么奇怪的。只要把上面说的这些配方变一下,比如,他还是好斗,但是特别像精英;或者,他特别大老粗,但性格温和,不是很排外;或者,非常排外,但是不是以好斗的方式排外。好像这些组合都可以,但是他当不了总统,从那部分在传统里的选民看来,都是味道怪怪的,不是自己人,特朗普就当选不了总统。

竞选不是逛超市,可以只拿自己想要的。竞选是一场表演给特定人群的演出,有人觉得奇怪,那只是因为他不是表演给你看的。

从《阿尔比恩的种子》这本书给出的思路,我们初步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第一,特朗普以后的表现,会保持大体的轨迹。这个轨迹是由300年来“边区人”的精神传统决定的;

第二,特朗普既不是第一个这种类型的政治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第三,制约特朗普的,不是什么外界因素,而是美国其他的精神传统。历史上发生过的,总是会再次发生。那句广告词说得好:“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好,这个话题就聊到这里。再广告一下,广西师大出版社在我们这里首发《阿尔比恩的种子》,一部可以帮你看透300年美国史的名著。现在下单,买纸质书,送电子书。

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