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735 第737期 | 你面对的是单纯问题吗?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上周,我们聊了一个话题,叫“人月神话”。简单说就是,越是在复杂事务里面,数量就越不能替代质量。关键局部的关键优势,决定了全局成败。

那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正好,万维钢老师在《精英日课》专栏里面刚刚写了一篇文章。我看了之后,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就更深入了。顺便说一句,万老师平时在《精英日课》里面多数是在介绍世界上新出版的书籍和思想,但是偶尔也有这种极其精彩的原创文章,非常值得一读。

这篇文章是在说啥呢?只是做了一个分类,把我们人生在世遇到问题,分成了三类:单纯的问题、两难的问题和棘手的问题。

先来看第一类,单纯的问题。请注意,单纯的问题,不见得是简单的问题,更不见得是容易的问题。

比如,高考,我们都经历过。简单吗、容易吗?想考取名校一点也不容易。但是,这仍然是个单纯的问题。为啥?

因为这一类问题,有明确的方向,有能让人放心的答案,解决了就可以宣布胜利。就算是一个学渣,他也知道自己怎么就能考上大学。无非上课听讲,认真做题,就行。考不上,是因为做不到这些显而易见的事。

所以你看高三教室里面经常挂着标语:努力!奋斗!拼搏!那不是忽悠人,那确实管用。

在简单社会,甚至是早期的工业社会,人类遇到的问题,也大多是这类单纯问题。搞一个水利工程,修一个大教堂,打赢一场战斗,都是这样,目标是清晰的,达成目标的道路也是清晰的,剩下来的事就是组织力的事情了。谁能组织起更多的力量和资源,谁能有效地使用这些力量和资源,谁就赢。

所以在这样的时代,权力和财富是最重要的东西。为啥?因为这两样东西,是能把人和资源组织起来,形成庞大数量的最好工具啊。说到底,还是因为数量优势是竞争的关键优势。

但是,人生在世遇到的问题可不仅仅是这一种啊。还有一类问题,叫“两难问题”。

成年人的生活中,大量面对的都是“两难问题”。

今晚有点时间,是约个局呢?还是去健身房呢?手头有点钱,是买个房、付首付呢?还是炒个股呢?甚至每次到餐馆里点个菜,都会时刻面对这种两难。

那这种“两难问题”和前面讲的“单纯问题”,区别在哪里?在于它没有唯一正确的方向。

比如找工作,如果世界上真有那种事少钱多离家近的工作,你早就选了,更何况,根本就没有那样的好事。你通常面对的都是钱少但是安逸,或者钱多但是不稳定这样的职业选项。你看,在这种问题里没有什么拦路虎,也没有什么要克服的困难,你只是纠结而已。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很多大学生,快要进入社会的时候,经常有个口头禅,叫“迷茫”。这种迷茫的本质就是,他的人生的主要问题类型,从第一种的“单纯问题”,切换成这第二种的“两难问题”了。他过去的人生经验,大多是用来应对第一种问题的,现在面对两难问题,既没有目标,也没有道路,那可不就迷茫了吗?

不过,“两难问题”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问题,万维钢老师称之为叫“棘手问题”。通常是一个人走入社会之后,多少要为社会承担一点责任,尤其是你要给别人做主的时候,“棘手问题”就出现了。

比如,全球范围内的问题,地球变暖;一国范围内的问题,贫富差距加大;一个公司的问题,专业化还是多元化;一个家庭的问题,孩子上什么学校等等。这都是“棘手问题”

1973 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两个公共政策专家,里特尔和韦伯提出了棘手问题的十个特征。我给你念念:

1.这个问题没有清晰的定义。它不像高考数学题那样给你写好了条件让你证明。

2.它没有终极的答案。你永远都别想彻底解决它,它会一直存在。

3.你的解决方法不分对和错,只有结果上的好和坏,而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只能你自己判断。

4.你采取一个什么应对措施,不会立即看到结果。你也许根本不知道你做的有没有用,也许还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5.没有专门给你做试错练习的地方,你的每一个动作都会有影响,你一上来就是实操。

6.连有什么选项,都不清楚。

7.没有先例可循。前人的经验不会对你有太多帮助。

8.这个问题很可能只是一个更深的问题的症状,但是它背后不止有一个问题,盘根错节,可能根本就没有根本性的根源。

9.有很多利益相关方对这个问题有自己的看法,他们想要的解决方向各自不一样。

10.如果你上手,那将来不论是什么结果,你都得负责。

你发现没有?如果你带了一个小团队,或者是你开始养儿育女,只要是你开始对这个世界负点责任,要为别人做点决定的时候,这个类型的问题就出来困扰你了。

比如全球变暖问题,看起来,解决方案很简单,不就是节能减排吗?大家好像都同意。但是,一旦到了执行细节,麻烦就来了。你发达国家现在不搞工业了可以节能减排。发展中国家呢?全靠工业挣钱呢,我能跟你们同等减排吗?这不公平。更何况,全球变暖对某些国家来说也许还是个好事儿,比如,俄罗斯公民也许就欢迎全球变暖。

好了,那怎么解决棘手问题呢?恩,这个问题本身就问错了。棘手问题,不是用来解决的,上面已经说了啊,它也许根本就解决不了,只能应付,做好跟它长期共处的准备。

所以,万维钢老师说了一段话,我觉得每一个做实事的人看了,都会拼命点头。他说:

“殊不知,那些顶着骂名,从来没做过一件快意事,小心翼翼永远不敢用力过猛,明知根本就没有什么胜利的彼岸等着他,还在那吭哧吭哧地维持着局面的人,才是真正值得尊敬的。”

这就是典型的处理“棘手问题”的人的样子。

这篇文章,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晚清的李鸿章。

他自己说自己是大清的“裱糊匠”。原话大概是这样的,李鸿章说:“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办海军,其实都是纸糊的老虎。从来不能放手办理,只不过是像裱糊匠一样,拿纸糊起来一间房子,虚有其表啊。如果不揭破,还可以敷衍,看起来还像个样子,还能拖着用。如果这个时候,来了一个人,说你这纸糊的房子怎么行呢?得有个根本的解决方案,把纸全部扯掉,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不可收拾。”

你看,在这段话里,李鸿章的自我定位,就是一个处理“棘手问题”的人。其实何止是他,几乎所有的知名政治家,企业家,都是在做这样的事。事后看起来,好像他们有目标,有方法,但那是事后总结出来的啊。只要身在其中的人,每一步都极为艰难,都是在像李鸿章一样当裱糊匠而已。

但是还有一种人,就是做事的旁观者。就很容易切换到万维钢老师讲的第一种思维方式里,也就是把一切“棘手问题”当成“单纯问题”。他们觉得,事情有确定的目标,有清晰的道路,如果没有做到,如果他对当前局面不满意,他就认为要么就是我们不够拼,要么是敌人太坏了。所以,等到他们有了权力,就会一把扯破那个纸糊的房子,最后的结果不可收拾。

理解了这三种困难的区别,也许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在复杂局面里,关键局部的关键人物,才决定了全局成败。因为,只有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做“棘手问题”。

今天的最后给万维钢老师做个广告,他的专栏《精英日课第三季》已经更新一半了。极其精彩,强烈建议你和我一样,加入学习。

好,这个话题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