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04 「得到」例会 | 罗胖的产品心法


2月14日,“得到”的例会直播上,罗胖第一次以父亲的身份,公开分享了他对教育、对孩子在这个世界中的角色、对亲子关系等问题的一系列思考,此外,还分享了做《家庭背景声》这个产品背后的独门心法。

01

2月9号,我们在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里推过一篇梁建章先生的文章(《我为什么主张取消中考、合并初高中》),他突然提出一个问题:

三十年了,中国中学教育的知识点基本上没有变过。而这三十年,恰恰是整个人类知识大爆炸的三十年。

因此,三十年前可能还适用的那一套知识体系,沿用到今天就产生了一个结果:我们这一代通过学制教育跑出来的学生,水平还不错,但其实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知识,理解是完全标签化、符号化的。再深一步,是一无所知。

02

人类社会中,儿童的角色经历了四个阶段的变化。

第一个阶段,孩子是带有上天信息的人。你读中国的古书就会发现,童谣是重要的政治预言;

第二个阶段,孩子只是没长大的人。在中国传统的知识教育当中,我们都知道有一种读物叫童蒙读物,像《三字经》、《千家诗》,可是请注意,那些东西从来不是为孩子专门生产的,它本质上是用来识字的,和那些大儒享受的是同一套价值观;

第三个阶段就是现代社会,我们为儿童配置了一整套属于这个阶段的文化和语言,整个人类的商业文明也围绕着儿童这个独特的阶段运作起来了;

我个人有这么一个判断,儿童在整个人类文明当中的第四个角色很可能会到来。它是一个回潮——儿童被当做一个可以平等对话的人来对待。

03

前年脱不花发现自己怀孕了,她第一个反应是,我们家来了一位房客。

我觉得脱不花定位的这个亲子角色非常准确。我们跟孩子的关系——他不是我们生命的延伸物,也不是我们的产品,更不是我们必须要控制的一个对象,他就是我们一个长达十八年的同宿舍的舍友。我们会陪他走过人生最重要的一段,给他提供最关键的帮助,但是他是他,我是我,我们是两个平等的人。

04

孩子是真正的身在斗室,心在四方的旅行者。

对我们成人来说,信息是一堆关联,任何一个人物出现,你能够联想出一大堆的联想词和关联词。我们老了,我们用自己的奥卡姆剃刀原理,用我们的理性,用我们的注意力判别,实际上已经把世界简化得一塌糊涂。

但这种简化的模型,一定是合理的吗?

不一定。在儿童的世界里,所有信息都是扑面而来的,他们之间的关系,有创造性的机缘。

05

过去我们以为孩子是一个独特的族群,我们应该给他最适合这个年龄的东西。可是如果你抱有这样的一个念头的话,你实际上无法应对一个场景,就是孩子的求知冲撞。

孩子问你一个问题,什么是死,什么是菩萨,什么是佛教,你没有一定的知识储备,你会发现你没法回答。因为你觉得孩子只应该读喜羊羊,你对这些问题是没有准备的,他一旦冲撞过来,结果一定是你糊弄一下得了。但你只要糊弄一次,他就再也不到你这来找答案了。

06

在知识育成的道路上,父母对孩子到底应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我有一个特别不光明正大的理由——提供孩子炫耀的工具。

我至今记得,我小学三年级开学前的一个晚上,我坐在我们家的方桌上,我爸妈坐在两个小马扎上替我把刚刚从学校领到的书包上书皮,他们把每一本书封皮上的两个字都做了美术字的处理。当时有一门课叫自然,我爸把自然的“自”,画成了一个月亮,把“然”画成一个地球。

当天晚上我当然觉得很好玩。但这个动作对我一生影响最大的是,第二天上学我炫耀感爆棚。大部分同学,父母哪管给他包书皮,即使包了书皮,怎么会有人画成美术字?父母对你这样重视,给了你最好的东西,这就是一个炫耀的资本。从此我就觉得,好学上进是非常厉害的事。

07

父母在孩子的一生当中应该承担教练的角色。

第一是把坏东西帮你挡出去,第二就是给你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父母应该把广袤的世界,像布置一道风景一样,摊在孩子的面前,让孩子自己去挑。 

08

关于朗读这件事,有一个教育家朋友告诉我,他说给孩子讲故事是一个好方法,我们要承认讲故事的价值。但更重要的是,尝试让孩子去听他暂时听不懂的东西,而且不要试图解释,他不问,就不解释,也不要求他全神贯注,他可以一边玩玩具,一边心不在焉地听,听不懂也没关系,他自己会从中拿到他想要拿到的东西。

09

朗读就是你给孩子营造一个环境,就像咖啡馆桌上的一个小摆设、橱窗里精良的布置,或者街心花园里经过修剪的花草,孩子可能没有注意过。但精良的环境,对孩子一生所产生的影响,是成人完全无法理解的。

10

家庭背景声这个产品是一个家庭朗读计划,就是把人类历史上最经典的那些内容、我们的知识体系当中应该弥补上的内容,找到最好的声音表演者,把它给讲出来,来填筑我们通勤、健身、散步、入睡之间这样的一些时间,帮我们把那些贴在墙上的标签,一点一点地复活出来。

11

我们有一个野心,就是让孩子拿到最好的东西,而且我们坚信他有更好的采撷方式,他有更好的组合方式,甚至比我们成人创造出来的更为精彩。

12

家庭背景声这个产品最适合的场景就是亲子共读,给孩子提供成长过程中的高质量声音陪伴。

我想象的那个场景就是父亲在做自己的事,母亲也在做自己的事,孩子也在玩自己的游戏和玩具,但是他们的耳边在回荡着这些人类文明中最好的内容,然后每个人各取所需,各有所得。我相信这是一个伟大的产品。

13

其实朗读和讲故事这两个产品模式的背后,是两种不同的和用户打交道的心态。

讲故事的心态就是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你喜欢什么,我满足你什么,我绘声绘色地把你哄高兴了。但是「得到」App从一开始,我们就走上了另外一条路——我拍着良心给你最好的东西。

14

服务是什么?

是我们要做最好的自己,我们对自己的产品,自己的工作成果要有非常高的要求,要让用户以跟你相伴的那段日子而自豪。这是一个重要的心法。

15

社会学上有一个词,叫“后喻时代”。现在一个三四十岁的人,他玩游戏真的要请教十一二岁的孩子,这个后喻时代的效应会愈加明显。一个二十多岁的父母,在很多领域,你真的不知道你的孩子能够告诉你什么。

孩子的世界只是和我们不同,而并不是更弱小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