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92 2018跨年演讲5:我的力量从哪里来?


这里是深圳卫视、优酷全球直播、东风日产第七代天籁独家冠名赞助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

我们接下要聊的这一部分,有一个关键词,叫“信用”。什么叫信用?最能证明你信用的,就是那些高信用的人,愿意跟你站在一起,就证明你有信用。下面我证明给你看。

本次活动最重要的时刻来了。

给本场《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提供赞助的高信用品牌有——

首先要感谢东风日产第七代天籁,这是我们的独家冠名赞助商。几天之前,东风日产刚刚发布了第七代天籁。我拜托大家一件事,要是您正好想买车、想看车,就拜托优先去东风日产各地的4S店,看看这款第七代天籁。这款车大幅度提升了自动驾驶的体验,而且创新性地装载了全球首创的可变压缩比发动机,非常厉害。它意味着又省油、动力又强,这两件事可以同时实现。从现在开始到2月28号,只要是时间的朋友去看天籁车,说句暗号,或者把这张图拍下来给他看,叫“越是喧嚣的年代,越要聆听内心的天籁”,就有购车大礼包送,独家的,别人没有。谢谢东风日产,今年的冠名赞助商。

我们已经是第二次来到深圳,深圳的新势力vivo,那是老给我们撑腰的。是我们20年的战略合作伙伴。

这次vivo专门为咱们用户订制了限量版未来知识礼盒,就在现在,得到商城独家正式开售。这个礼盒里是一部NEX双屏版定制版手机,手机上有一个智能助手,叫Jovi,你可以跟它对话,就像这样:“hi Jovi,帮我打开一本得到的《百岁人生》”它就给你打开这本书的音频解读版,讲给你听。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全国四面八方有哪些代表性的好企业来支持我们:

南方的代表:创维。几乎是改革开放之后深圳的第一批企业。你知道吗?现在中国每卖出两台OLED电视,就有一台是创维的,厉害吧?今年来给我们撑腰了。

北方的代表,金典娟姗纯牛奶。当一般人还在选择牛奶的时候,金典的用户已经在选择奶牛了,而且是200多年以来英国皇室“御用”的娟姗奶牛。

西部的代表,泸州老窖窖龄酒。泸州老窖特别感动我,因为他说,他们要成为「得到大学」第0期同学结业晚宴的赞助商。人家说了,只服务精英人群。得到App说谁是精英,他们就认谁是精英。什么叫信用?这就是信用。

地域的代表性有了,人群的代表性怎么办?

你看,泰康就来了,泰康打造了中国最好的养老社区,代表有知识、爱学习、上档次的老年朋友们。他们有个产品叫“幸福有约”,建议你从年轻的时候就可以规划起来,推荐你了解一下。

那年轻人呢?江小白就来了,中国年轻白酒的开创者。

不老不少、正忙着打拼的呢?好慷在家就来了。提供家务解决方案,解决你的后顾之忧。人家的口号是“让家务归好慷,让生活归生活”。

不是光做广告,我们还要宣布几个专门为咱们用户定制的联名产品:

一是世界著名的奢侈品手表品牌,积家。积家和《时间的朋友》联合推出的全球限量20块的积家reverso翻转手表。去年的这个联名款,一分钟内就被抢光了。现在登陆得到App,可以一键下单购买。

第二个是我们和中信银行推出了「时间的朋友联名信用卡」。今年是中信银行信用卡15岁生日,所以这张联名卡也设计了15项权益,得到和跨年演讲的用户有福了。更重要的是,咱们更有信用了。

还有国际品牌来支持我们:

感谢国际高端家电品牌卡萨帝,从我们今年《知识就是力量》节目到这次《时间的朋友》,一直在支持我们。他们相信拥有更多高认知的用户,才是真正的高端品牌。

感谢来自挪威的VOSS高端饮用水。

还有两家做企业端业务的支持者:

感谢启信宝,你要想了解一家企业的信用,就上启信宝;

感谢新潮传媒,你要想让别人知道你,就上新潮传媒打广告试试。一个卖广告的媒体,让我们给他们做广告,你就说,时间的朋友得多有面子。

感谢独家社交媒体合作伙伴,新浪微博。年年支持我们。

刚才我念的是赞助商,赞助商这个身份,听在一般人耳朵里就是个钱。但是,在我们心目中那是脸。感谢以上所有知识合作伙伴。

刚才我们已经问了三个问题:我们看到了事实吗?我们能感知非共识吗?我们的时间够用吗?

接下来,我想提出第四个问题:想抓住小趋势,我们的力量从哪里来?甭管抓住多少小趋势,我们总得有力量去实现它。

过去的200多年,我们的力量从哪里来?答案是明摆着的:靠工具,靠机器,今天靠人工智能。还有什么能比人工智能更有力量?

不瞒你说,我现在打开外卖平台点餐,它给我推荐的菜,我都不好意思不点。我总担心如果我不想吃,那是不是我错了?

那可是人工智能结合了几亿人的数据推给我的,我是不是就该吃这个啊?

人工智能这么厉害,就反衬得我们人类相当无能。人类是被人工智能按在地上摩擦,充满了无力感。

但问题来了,要想做成点儿事,除了依赖机器、人工智能,我就没有别的力量来源了吗?如果答案是这样,那可真够让人绝望的。

人工智能背后也是人啊,如果这个世界只剩人工智能有力量,那就真的意味着这个世上只有少数的赢家有机会了。

2018年,我们还是隐隐约约看到了另外一些现象,比如拼多多。

2018年7月26日,拼多多上市的那一天,很多人有点儿懵。这么大个家伙,做电商的,有3亿用户,上市了哎。可我怎么就没啥感觉呢?

没感觉那就得找解释。它是不是在数据造假?是不是卖假冒伪劣?是不是客户太低端?

我并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但是凭常识就能判断,如果拼多多是靠这些手段崛起的,那轮不到它。

拼多多能够长成这么一个庞然大物,而且还在主流公众的视野之外,它一定是被一个我们忽略的东西驱动着。

这个东西是什么呢?黄峥,也就是拼多多的创始人,他自己是这么说的:“拼多多是人的逻辑。”

什么意思呢?所谓人的逻辑就是,李大妈看见一个东西很喜欢,她就想,赵大妈跟我情况差不多,肯定也需要,我俩一起买还便宜5块钱,所以就说服赵大妈跟自己拼起来。

赵大妈也是这么说服张大妈的,就这样人越滚越多。这就是拼多多最底层的商业逻辑。

你会说,这一点不神奇啊?那我们回到李大妈说服赵大妈的那个时刻,她凭什么能说服赵大妈呢?

看起来凭的是便宜几块钱,但实际上凭的是两家当邻居已经两代了,孙子在一起上幼儿园,俩人一起跳广场舞,还一起旅过游、买过菜,上次李大妈推荐的纱巾也不错……

赵大妈对于李大妈的信任,是说不清楚的,是数据暂时还计算不了的,但是李大妈说什么,赵大妈都信,而且直接信。

这种信任是什么?是一种人对人非常直接的感知和判断。这个感知和判断,胜过千万条数据。

慢着,我们好像抓到了一个新东西,我们在这里停一下,不要让它跑掉。怎么好像我们身上还有一样东西很厉害?

对,就是我们对另外一个人的感知和判断能力。这个东西好厉害,厉害到可以驱动一个庞大的、现象级的商业公司。

这个东西很新吗?一点儿都不新。几万年前我愿意跟你一起出去打猎,几千年前我愿意跟你一起做买卖,几百年前我愿意跟你一起冲锋陷阵,靠的都是这个东西——

熟人之间的感知和判断。

这个东西到现在,人工智能还做不到。

听起来很原始吧?但真的非常好用。

我举个例子:我平常工作有一个典型困境,我的《罗辑思维》节目,到今天为止上线了656期。那我怎么知道这个节目做得好不好呢?总不能看点击量吧,它会误导我啊。

所以后来我们想出一个办法,我和我的同事说,去盯住6年前最早的那批节目,看看它们的使用数据是不是还在增长。

好像很愚蠢吧?哪有一个产品用六年前的老数据来衡量今天的质量呢? 

但是如果你心里有一个用户的话,你会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指标。

一个用户偶然听到了我的内容,如果他愿意顺藤摸瓜,去找我更早的、更多的节目去听,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不是被标题党、被时效性这些节目质量之外的因素吸引,他一定是真正喜欢我的节目。

你看,一个真实的人的真实反应,恰恰是我们最值得信赖的指标。

这是2018年,我摸索出来的方法,我把它称之为“用人的体验丈量世界”。

你看,我们一方面相信,人工智能会是无比聪明和强大的工具。

但是另一方面,别忘了我们自己身上藏着的感知能力,那份良知良能是大自然几十亿年进化出来的极其灵敏的工具。

这玩意好用得不得了,它一直都在。

这个工具只能感知这个世界吗?不是。

它更大的妙用是,人和人的感知一旦叠加,会形成一股漩涡般强大的力量,不断地卷入更多的人、更多的外部资源,推动一个东西飞速旋转,我称它为“信用飞轮”

它能创造有别于机器、工具、人工智能这些力量之外的另外一种力量,今天的很多好企业都是被这种力量驱动着的,但是这种力量和它背后的逻辑却经常被忽视。

举个例子:顺丰速运,很多人都用过。2018年它做了一件事,花了1个亿为员工定制耐克工作服。

很多人感慨“顺丰对员工真好啊”,你可能还会联想起另外一件事:两年前,一位顺丰小哥挨打,顺丰老板王卫为他出头。

这两件事放在一起,不知道你的解读是什么?有人会说这是顺丰企业文化建设搞得好,也有人说这是顺丰的公关形象搞得好,还有人说这是王卫这个老板仗义。 

但事实上,不这么简单。在我的理解中,这是顺丰在推动那个信用飞轮,让自己成长的过程。

我们来看看这个信用飞轮是怎么转起来的——

一家快递公司想经营得好,重点在哪里?是数据,是算法,是飞机,是车队,是公关品牌吗?好像都是。都要经营好,又好像都没到核心。一家快递公司的核心是什么?

我们都有过收发快递的经验,当一个快递小哥站在我们面前,让我们看到的那个瞬间,我们就能判断他靠谱不靠谱。这既是业务实现的触点,也是风险产生的地方。

只要用户调动起刚才我们说的那个强大的感知和判断工具,其实简单的看一眼就能知道,自己要在多大程度上相信他,肯把东西交给他。 

对于顺丰来说,几十万人每年要处理几十亿个包裹,也就是说这样面对面的瞬间,至少几十亿次。如果这些点都藏了风险,那风险数量会多到无法想象。

这时候靠数据有什么用呢?人工智能对这种事儿,完全没有能力发挥作用。这风险怎么控制呢?

如果我是顺丰的老板王卫,我最好的方法就是:专注地对我员工好,因为这是我能做的——推动信用飞轮转动第一下。

我只要用行动,真的让我的同事,让快递小哥觉得在这个公司工作有尊严、有体面和有安全,这飞轮就已经推动起来了,剩下的就不光是我的事了。

然后,我的员工,快递小哥他们就会接力推动第二下。什么时候推动?就是当他们站到用户面前的时候,他们会让用户也感受到尊严、体面和安全感。

然后,继续往前传递,用户会帮助顺丰的信用飞轮推动第三下。这个时候,就不光是顺丰人的事了。

你看,平时有人寄重要物品的时候,会跟对方说:“这个件,我发顺丰。”就这样,这个信用飞轮一直在运转。

人对人的判断,人对人的信用会长距离传递,卷入越来越多的陌生人帮他推动。

今天我为什么也要帮顺丰推动这个信用飞轮呢?我没有为王卫发声,我不认识王卫是谁,但是我认识一个人,对我来说他就代表顺丰,我跟他有交情。

就是这个小哥,顺丰速运北京朝阳区金港国际城分部现代城点部郎园区快递员——杨勇。

杨勇来北京五年了,差不多就是我们公司创业的这几年。

最早认识杨勇,是他刚好负责我们办公室的快递业务。快递员取件、送件,本职工作。

但是,杨勇很快发现我们公司刚创业、人少,有时忙不过来。他就开始帮我们打包、封装,甚至还嘱咐我们“等我下班来给你们帮忙”。

这几年我们公司有的人换了,新同事不会干,他还负责培训我们新同事干这个活。这哪还是业务啊,这是交情。

所以,今年我们公司搬家,他已经不管我们这片了,但是到了跨年演讲,需要给各位寄票这么重要的时候,我们还是打电话问他:要是不违反你们公司的规定,你能不能帮我们把这事干了?

我们这笔业务,还是得你接。这哪是业务,这还是交情。

今天现场,你们7884个人,诸位手里的每一张票,都是那五天晚上杨勇坐在我办公室门口,一张张亲手打单子、亲手封装、亲手寄给你们的。 

杨勇这位小伙子,我是亲眼看见他从一个青涩的北漂,几年时间,跟我们公司的创业完全同步,有了体面的收入,找到了女朋友。

他2016年结了婚,给我们发喜糖;2017年生了娃,给我们看照片。就这样,杨勇一步一步在北京扎下根来。

就是从他身上,我觉得顺丰是个好公司,就像我们从一个个具体的服务员身上,知道海底捞是个好餐馆。你看,信用飞轮让顺丰有了力量,也让杨勇有了力量。

如果你觉得刚才这个例子是商业的,多少有点涉及利益,我给你讲另外一个故事。你再看看信用飞轮是怎么转起来的。

所有的学校,都希望搞好校友关系,如果你是一个学校的校长,你会怎么做呢? 

年年办校庆请校友回来?把杰出校友的照片贴得到处都是?开学典礼请知名校友讲话?

这些办法都挺好,有一部分校友会满意,但是有个潜在的问题,因为它对这个学校和校友之间实质性的关系,其实未必是好事。

大家都是校友,都要刷个存在感,但是杰出校友就几位,他们上了演讲台,就得得罪下面几十排。这反而是对信用关系的破坏,阻碍了那个信用飞轮转起来。

有一所中学,叫北京十一学校。校长李希贵,他的做法很有意思。

十一学校有一个非常漂亮的阳光大厅,叫“缘宫”,这是学校的公共空间。李校长用这个空间干嘛呢?

只要你是十一学校的毕业生,提前预约就可以终身免费使用这个空间举办活动。可以是你公司的招待酒会,可以是你个人的婚礼,可以是你孩子的摄影展……

我们来看看,这个信用飞轮是怎么样通过“缘宫“这一个措施,被推动起来的:

1. 校友一辈子不管用不用这个地方,他都知道他的母校欢迎他。

2. 在校学生虽然还没毕业,但他知道这个地方永远会是自己的母校。

3. 来办活动的校友,就不是用某个特定标准挑出来的了。每一个校友都有机会把自己各方面的成功,呈现给在校的师弟师妹。

4. 通过师哥师姐方方面面的成功,在校的师弟师妹有机会看到各种各样的人生可能性。这本身就是教育。

5. 受邀而来参加活动的那些来宾,即使不是十一学校的校友,他们会不会因此建立对十一学校的认同感?

6. 当毕业生回来看老师,当年教过这个学生的老师,就会受到非常强的激励。他们会看到自己教育的成果,会更好地教今天的学生。

你看这个飞轮一直在转,带动了很多人、很多层次的关系。

现在我给你看的这张照片,就是当年的班主任给回来结婚的学生证婚。

李希贵校长做了这么一件事,他的信用飞轮就一环扣一环地转起来。

不仅影响到校友和学生的关系,还能优化在校生和学校的关系,更能优化社会上其他人和这个学校的关系。

这只是一个小例子,他的大量教育实践,都是用这个信用飞轮的原理启动起来的。

我们在场的大部分人,肯定不是十一学校的校友,但是只要我这么一转述,你就能感受到这个信用飞轮的力量。

没准将来哪一天的茶余饭后,你也会把这个故事讲给别人。你看,你也参与到了对十一学校这个信用飞轮的推动中。

我今天讲这个信用飞轮的逻辑,只想证明一点:

这个世界绝不会只变成机器的世界、算法的世界、代码的世界。这个世界在很多场景下,完全呈现为一个人推动人的世界。

杨勇加入了一个信用飞轮,李希贵启动了一个信用飞轮,我接下来给你讲第三个故事。

几年前,有一个小伙子,他来到了杨勇工作的那个片区,他也刚开始一份新的工作,他也想启动一个自己的信用飞轮。他想干一个App,就是「得到」。 

很多人都想知道我们到底是怎么干的,我只能说,我们干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一开始把账算对了。做对了这件事,我才有机会推动那个信用飞轮的第一下。

那是笔什么账呢?就是算清楚我们有多少用户。你可能会说:这还用算?你们不是有数据统计吗?你怎么可能连自己有多少用户都不知道呢?

是,按照数据统计,我们今天有2600万用户。但我们得问问,这就是我们的用户吗?

坦白地说,其中很大一部分,都只是下载过「得到」,被数据记录在案而已,一年都未必用一次这个App。我没有那么狂妄,我不敢恬着脸说,我拥有2600万用户。

那我怎么算我的用户数量呢?刚才我们讲的信用飞轮那套逻辑,教会了我怎么算。

我只看一个数据:就拿今年来说,有240万人把得到App里的内容转发给了他的朋友。这240万人,把得到的内容转发了3500万次。

什么叫转发?就是用他们的判断,背书了我们对内容的判断;用他们的信用,推动了我们的信用。

这就是我刚才讲的,信用飞轮人推人。这里面没有算法的事,没有人工智能的事。

就这么多人,这240万兄弟姐妹,你们是我们的用户。感谢你们!2018年,很多人喊流量焦虑,我是完全没有的。

看着240万和2600万之间的差距,我的内心就很乐观,工作努力空间还很大。

我们从第一天开始,就是这么算账的。这么算账可能会让市场、让同行瞧不起,因为数字太小。但是我们只有这么算账,才能让我们始终处于信用飞轮当中。 

如果有一天「得到」这个产品算做成了,未必会是因为它有多大的流量,而是因为更多人从「得到」的信用飞轮中获得了力量。

到那个时候,假设它做成了,至少我应该能同时看到三件事:

第一,越来越多的用户,愿意把「得到」的产品分享给他的朋友,帮助我们带来更多的好用户;

第二,越来越多的老师,愿意拿他们最重要的知识产品和「得到」合作,因为得到的用户质量高;

第三,越来越多的公司,愿意把一个人在「得到」上的学习记录作为评价一个人学习能力的重要依据,因为得到的老师教学水平好。

你看到了吗?这三件事都不是孤立的,它们是紧密咬合,层层推动的。这就是我梦想的这个产品的未来。

你们不用点掌声祝福我早日看到这一天么?

气氛都烘到这了,一年一度的朋友圈大型信用验证现场,必须开始了。

亲用户们,不管你在现场,还是在屏幕之前,拿出你的手机,点开你的相机,准备好了吗?屏幕上这张图片,求拍照,求转发。转发的时候,请带上三个字——“我相信”。 

之所以请求您带上“我相信”这三个字,是因为这还不是我们的现状。

但是,你现在做的每一次转发,都是在监督我们,督促我们无限接近这个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