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53 第635期 | 老虎为什么没有进化出机关枪?


策划人:怀沙

和你一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今天的题目有点怪:老虎为什么没有进化出机关枪?老虎身上怎么可能进化出一挺机关枪呢?枪,那是高科技啊,那么复杂,一只动物怎么可能进化得出来呢?

但是,我们只要仔细想,老虎身上高科技、高度复杂的东西,有的是。

比如,老虎的脚底,是像猫爪一样的肉垫,很精巧,它能适应各种地形,而且接近猎物的时候,能做到毫无声息;老虎的爪子在走路时,能收起来,但是在攻击和爬树时能像刺刀一样刺出来;老虎的眼睛,非常好用,视力是人类的6倍,视野也非常宽阔,而且眼睛里面分布着密集的视杆细胞,这让老虎有夜视功能。一个月光明亮的夜晚,对于老虎来说,看东西就和大白天一样清楚。这东西我们没有吧?

想到了这些,再看看我们人类的所谓高科技,距离造出老虎眼睛那样的成像设备,还差得太远了。

而机关枪这东西。其实一点也不高级,这是100多年前发明的。枪支的结构比较简单。在部队训练里,有一个基本科目,就是拆枪装枪。枪支的机械装置,一个普通士兵就能拆装,甚至是闭着眼睛就可以拆装,可见科技水准也没多高。但请问,谁能把老虎的眼睛拆开再装回去?

好奇怪,老虎为了成为顶级猎食者,连眼睛这么高的科技都进化出来了,但是为什么没能进化出一挺既简单又高效的机关枪呢?那老虎捕猎不就更方便、更有杀伤力了吗?

我们先直接给答案:因为老虎身上的高科技,是一步步进化累加出来的。而人类的高科技,是一蹴而就,横空出世的。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进化机制,正是人类技术演化和生物演化的根本区别。

下面,我们就以眼睛为例,来看看动物进化机制的特点。

动物眼睛的出现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在分子生物学家的帮助下,我们已经可以在基因层面上,锁定哺乳动物的眼睛进化的起点。是一个叫做PAX6的基因突变,这个突变能让生物感受到自然界的光。

1994年,两位瑞典生物学家得出一个数字。他们认为,从最原始的眼睛到鱼类的眼睛,一共经过了1829次进化。这个过程,就像踏着一层层的台阶,不断登顶的过程。还有一条,每次上台阶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这次小小的改变,能不能促进这个物种的生存。

人类目前能找到的最原始的眼睛之一,是长在一种叫“眼虫”的动物头上的。但这玩意儿太简单了,科学家只能管它叫眼点,意思就是:你算什么眼睛啊,你只是一个点儿。确实,它只是一团能感光的胡萝卜素。但是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变异,让眼虫获得了感光的能力。这可太有用了。因为你想,假设突然有一只捕食者朝这只眼虫扑过去,这个动作一定会引起周围光影的改变,这只眼虫就可以及时躲开。眼点,让它获得了极大的竞争优势。所以眼点能被保留下来。

后来,有的软体动物身上进化出了一块感光的皮肤,它们感光的能力变强了。后来,又有一种叫三角涡虫动物,它第一次进化出了眼眶,能很好地保护眼睛。后来,有的动物眼睛能识别色彩了,再后来有的能变焦了,有的捕捉快速运动的物体了。

所以我们看,生物进化的特点,就是每次进步一点点。用中国一句老话说,就是宁可一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这是一个缓慢而坚定的过程。只要给我时间,我早晚能进化出像老虎眼睛一样精妙的高科技产品。

但是,生物的进化有一个致命缺点:就是不能跨时空、跨物种交流。这话什么意思?就是每种生物演化出的精妙器官,不能分享给其他动物,同一种动物也不行。一切生物身上的高级货,都只能自己用。而且,这种技术特别容易失传,因为生物用来守护自己一身高科技产品的,就只有自己这条老命。一旦这个物种的肉身灭绝了,一切附着在上面的优秀的技能也都失传了。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挺可惜的事情。地球35亿年的生命进化史,其实进化出了无数的奇技绝学高科技,但都随着他们的主人被淘汰而灭绝了。

而我们人类就不同,除了和动物一样的进化机制之外,人类还有一种进化方法,就是知识。这是一种超时空,跨物种,可交流的传承和进化机制。

这么说还是有点空,我们就拿人类的机关枪来举例子。

世界上最著名的机关枪是马克沁机关枪,它被称为“死神的镰刀”。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索姆河战役里,马克沁机枪一天造成了6万军人的伤亡。这个杀戮的效率比老虎高太多了。

可是整个机枪,从设计图到它成为杀人机器,前后不过几十年。这在生命进化史上就是一瞬间。

动物要花几亿年的事,为什么人类几十年就能办成呢?

因为它的发明者,马克沁做的事情,根本不是自己埋头研发,埋头进化,而是在人类的广阔时空里隔空取物。

首先,马克沁的哥哥是一位制造灭火器的商人。马克沁就先从灭火器的原理里找到了发明机关枪的灵感。马克沁机关枪的底层结构很像一台灭火器。而且马克沁还用了弹簧这个东西。这是110年前,英国科学家胡克发明的。

同时,马克沁还使用了很多相对来说完整的模块。比如,水冷系统。人类用水来冷却金属的知识全部封装在这个模块里。马克沁直接拿来用了,来给机关枪发热的枪管降温。另一个是火药和子弹系统。人类从中世纪开始的对枪炮子弹的摸索全部保存在这个知识模块里。无数的能工巧匠都往这两个模块贡献了自己的知识。

相比之下,生物们都是研发者,而马克沁是一个拼接者。在他的背后,站着一个强大的,超时空的人类知识后援团。

这就厉害了。这就相当于在生物界突然出现了一种生物,它可以从时空里摘取那些最厉害的,甚至已经死亡的技能,把其他物种个体在不同时空里找到的最优解集合于一身。相当于一个生物同时拥有熊的力量,鹰的眼睛,豹的速度。

这就是人类的另外一条进化轨道。凯文·凯利在他的书里,管这个机制叫做“外接的大脑”。这个进化轨道让我们一边发明高科技,一边把知识存盘。存储方式非常多样,可以存在一个产品里、一群匠人手里、脑子里,也可以存在书本里、壁画上、芯片里。它们就是人类的知识池和武器库。可以说,我们今天的一切高科技,都是从这些存储器发源出来的。

所以,我们再回头看最开始的那个怪问题:为什么老虎没有进化出机关枪?

因为动物们的解决方案是,把目标分解成很多个分任务,一次次地进行冲击和研发。每一次都必须有用,都必须改善物种在当时的生存能力,如果有一次不能做到这一点,这个进化的链条就会停步。所以他慢。

而人类能同时携带好多超级技能,对目标进行一次突击式冲锋,一次拿下它。这就是生物进化和人类进化的不同之处。

了解了这个区别,我们对“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就有了深一层的理解。

对,知识本身不见得是力量,但是知识让我们可以隔空取物,让我们把零碎分散在时空里的力量拼接在一起,成为人类更大的力量。

好,这个话题,我们就聊到这里。明天是周末,罗胖精选,再见。

每天听本书:《科技想要什么》凯文·凯利著,怀沙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