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44 第628期 | 世界语为什么没能团结全世界?


策划人:怀沙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我们今天来聊一个天大的话题。

我们人类自古以来就有一个愿望,就是天下大同。这个世界如果没有隔阂、没有误解、没有战争,那多好?请注意,这不仅仅是美好的愿望,如果实现了天下大同,是有好处的。我们人类是社会动物嘛,人和人的协作当然能迸发更大的力量,所谓“团结就是力量”。

你看,天下大同这件事,既是大家的愿望,又有实际的好处,既有必要性,也有可行性,可为什么做不起来呢?

今天我们跟大家就聊一次团结全人类的努力,看看这场努力的成功和败败。也许我们从中就可以得出上面那个问题的答案了。

这场努力就是“世界语”。今天知道这个语言的人不多了,很多大学的世界语专业也都停止招生了。但是,大概100年前,世界语曾经是一个光芒万丈的存在。我们简单说一下过程。

几乎所有广泛流行的语言,都是自然形成的。但世界语例外,它是有发明人的,这个人叫柴门霍夫,是生活在19世纪后期的一个波兰犹太人,自己是个医生。

柴门霍夫长大的城市,是一个叫“比亚韦斯托克”的地方。它位于波兰东部,临近白俄罗斯。那里最大的特点就是多民族混居。柴门霍夫回忆说,自己的故乡是一个、俄语、波兰语、德语族群“杂居且互相仇恨”的城市。

在这样的城市长大,让柴门霍夫成为了一位掌握很多语言的人。他的母语是俄语和犹太人的依地语,同时还会波兰语、德语、法语、拉丁语、希腊语、英语、希伯来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和立陶宛语。一共12种。所以,每个民族在说什么,他都能听懂。他是个语言的天才。

柴门霍夫就感到,语言即沟通了人群,但也是隔绝人群的一道天然的篱笆墙。他就想,如果全世界人都能使用一种语言,不就能消除这些矛盾了吗?

1887年,28岁的柴门霍夫就以拉丁文为基础,创造出了一种全新的“人造”语言。这就是世界语。

世界语共有28个字母。基本词汇和词根大部分来自拉丁语系。世界语最大的优点是,简单而且有规律。基本语法规则只有16条;动词只有现在时、过去时和将来时三种。而且发音严格遵守“音符对应”的原则,每个字母都严格对应唯一的发音,你会读就一定能写对,看到文字就一定能读对。而且其他语言里的麻烦事,什么阴阳性啊,敬语啊,变格啊,这些全都没有。对初学者来说非常友好。

柴门霍夫宣称,就算是没受过教育的欧洲人,一个星期就能掌握世界语。

在创建了世界语之后,柴门霍夫公开放弃了所有关于世界语的著作权。他表示,希望世界语能消弭语言造成的隔阂,最终实现全人类的团结。这个理想很美好吧?他把世界语命名为“Esperanto”,意思是希望语,开始向全世界推广。

你看,在故事的一开始。我们看到了,一个理想主义的人青年、一种简单易学的语言、一个希望人类团结的美好愿望。

但世界语接下来的命运,完全出乎柴门霍夫的想象。

在世界语出现之后不久。英国《泰晤士报》就说,这个语言听上去像是“一个人带着斯拉夫口音的人,在说很不标准的意大利语”。

你要是生活在当时的欧洲,你就能听懂,英国人这个点评就是典型的“地图炮”,搞地域歧视。因为当时在欧洲,意大利和斯拉夫人也就是俄国人,是处于鄙视链的底部的。所以,一个为了团结而生的语言,一上来就被英国人当做了歧视、隔绝别人的工具。

而且,欧洲其他国家的人对世界语也充满了警惕。理由很简单也很奇葩,因为你柴门霍夫是一个犹太人。当时欧洲很多地方都在排犹。犹太人在搞什么阴谋?世界语又是个啥?所以在当时说世界语,就会被人贴上一个犹太人的标签。

但所有这些困难,都没有阻止柴门霍夫为了世界语,一生奔走宣传。在一战结束后,世界语得到了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因为共产主义运动开始了。

20世纪初,年轻的列宁在欧洲接触到了世界语,他马上意识到了这种语言的价值,他说了一句话:“世界语就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拉丁语”。对啊,共产主义的理念就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世界语当然就是最好的团结工具啊。据说,在第二国际的某次大会上,列宁在宣读自己报告的时候,就使用了世界语。

就这样,世界语就和共产主义和布尔什维克运动结合在了一起。苏联的政治家和作家,包括斯大林、高尔基、托尔斯泰,都开始学习世界语。中国也一样。我们熟悉的左翼作家,像鲁迅、巴金都学习了而且致力于推广世界语。世界语得到了第一次大规模的发展。

但是请注意,其实世界语和布尔什维克的这种亲密关系,并不符合创始人柴门霍夫的初衷。因为共产主义运动是一个非常壁垒分明的阵营,和外界是有激烈的对立关系的。这违背团结全人类的初衷。

果然,在纳粹掌权之后,德国宣传部部长戈培尔就直接下了结论:“世界语就是犹太人和共产党的语言。”这句话就不仅是地图炮了,可以叫民族炮,和意识形态炮。凡是说世界语的,不管你自己是不是,但外人就这么看你。

我们看,1937年,正好是柴门霍夫发明世界的整整50年后。一种试图团结全世界的语言,在半个世纪的历程里,反而成为了各种人隔绝他人的工具。

而更让人唏嘘的是:几年之后,二战爆发。柴门霍夫的三个子女,因为是犹太人,全部死在纳粹手里。一位一心促进世界团结的理想主义者,不仅没有保护人类,连自己的子女都没保护成。

那今天的世界语,是什么一个情况呢?前面我们讲过,中国没有大学开展世界语专业了,但是世界语没有死。

目前大概有几万人说世界语,多数是年轻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主要在网络上交流。这是一个相当友爱温暖的小团体。

比如说,每个世界语者都可以领到一本小册子,直译过来是“护照服务”。它有点像一份面向全世界的青年旅社系统。在2006年出版的小册子里,一共收录了92个国家的1320位世界语使用者的地址,就像一份联络图,告诉你到哪个国家的哪个城市,谁能管你吃,谁能管你住,他们家里能不能抽烟,都写得一清二楚。而要享受这套服务,只有一个条件,就是你得能说世界语。

一位来自成都的世界语者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一语道破了今天世界语的现状:“世界语更像一个暗号,只要对上这个暗号,就是自己人。”

世界语者是真的共享暗号的。比如他们聚会叫“鳄鱼下午茶”,因为世界语者自称是“鳄鱼”。每年12月,别人都过圣诞,但他们过“柴诞节”,就是世界语创世人柴门霍夫的生日,每年的12月15日。要是外人,你都听不懂他们这个封闭的小团体在说什么。所以世界语活得好好的。

总结一下我们今天说的:如果你发明了一个试图团结所有人的工具,无论它是世界语还是互联网,如果它真的好用的话,你能期待的最好的结果,也是团结了一部分人,排斥了另外一部分人。它确实给这个世界多修了几条路,挖出来的土,又给这个世界多打了几堵墙。这几乎是所有沟通工具的共同命运。

这背后是人类社会最拧巴的一个逻辑:任何团结,都必须从通过区分里外、亲疏,甚至是敌我开始。排斥外界,不是我们团结之后的结果,而是我们为了达成内部团结,必须付出的代价。

好,这个话题,我们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

参考资料:

《世界共通语史:三个世纪的探索》,(俄)德雷仁 著,徐沫译,商务印书馆,1999-7

《世界语简史》,(德)汉斯·约阿西姆·施杜里希 著,吕叔君,官青译,山东画报出版社,2009-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