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45 第629期 | 战争也有好处吗?


策划人:李子旸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昨天我们说到了,一切促进人类沟通的工具,同时反过来也会增加人类的隔阂。这是一个特别无奈的逻辑。今天我们再聊一个类似的话题,不过正好反过来,一个祸害人类的事物,会不会也有好处呢?

这个祸害人类的事物,就是战争。请问战争有没有什么好处?

请注意,我这里不是在跟你讲什么辩证法,什么凡事有坏就必有好,也不是在跟你讲什么战争毕竟促进了经济繁荣和技术进步。和战争造成的伤害相比,人类宁可不要那些经济繁荣和技术进步。我们今天要聊的是,战争有没有什么实实在在的好处?就是人类有什么,离不开战争的地方?

最近,我重读了一本十几年前的老书,叫《非零年代》。这本书提供了观察战争的一个新角度。

先来问一个问题。人类战争是愈演愈烈吗?

当然啊,20世纪,人类打了两场世界大战,死了几千万人。过程中还有南京大屠杀,纳粹屠杀犹太人这样的骇人听闻的罪行。世界大战打完了,人类就安全了么?不是,人类又面临核战争的威胁,直到今天这个威胁还在。你看,战争对人类的危害是逐步升级的。这个结论好像是铁一般的事实。

有人又把这个结论往前倒推。既然战争是愈演愈烈的,那么我们往回推,回到历史的原点,原始人的生活一定是和平安宁,知足常乐的。

不好意思,这个推论错了。在国家产生以前,确实没有战争,但可不是没有暴力。相反,原始社会的暴力,司空见惯,按比例计算,死伤人口比后世的战争要大得多。

人类学家观察现存的原始部落,发现那里的暴力水平非常惊人。一般人印象中,爱斯基摩人温和无害,在冰天雪地里面,有口吃的就不错了,用暴力能抢到啥呢?但20世纪初,有研究者在一个爱斯基摩村中考察时,发现村里所有的成年男性都杀过人。

现在出土的原始社会墓葬中,有大量被暴力杀害的尸骨。根据这些墓葬推算,一个典型的狩猎采集部落,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男性死于谋杀。有的考古学家认为比例更高,最高能达到一半左右。

相比之下,即使是死伤最惨重的二战,死亡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也要低得多。二战中6千万人因为战争而死。当时全世界总人口大约是22亿,死亡率不到3%。也就是说,二战虽然残酷,但生活在二战中的人,比生活在原始社会中的人安全得多,至少安全10倍以上。

20世纪的战争,因为武器更先进,传播媒体也更发达,我们感觉它更残酷。但实际上,对人类的危害比以前的战争要小。就拿欧洲17世纪的30年战争来说,德国人口损失了三分之一。那才是真正的尸横遍野。

你看,跟我们印象不一样吧?战争虽然在升级,但是战争的残酷性和破坏性实际上是在降低的。

这是怎么回事呢?

答案是,原始社会中那种暴力屠杀,是在个人或者少数人之间展开的,也就是一种“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暴力”。而以国家为主体的战争出现以后,变成了两伙人互相厮杀,当然战场上的情况更惨烈。这只是一个面,它的反面是:两伙人各自内部建立起了非暴力合作关系,不再互相厮杀了。

这个变化,意义极为重大。这意味着一个重要的规律:战争实质性提升了人类组织内部的合作水平。

战争创造出共同的命运。面对生死存亡,人与人之间会立刻搁置争议、团结一心。随后,善于指挥、作战勇敢的人会冒出来,成为战场上的领导者。没有战争,大家都是人,凭什么我听你的。一旦面临战争,个人便会自动团结服从。领导人、等级制就出现了,意味着人类合作的水平和组织化程度进一步提高了。

从组织的角度来说,人类从最初的小家庭、到几十人的小部落,到部落联合而成的酋长国,最终出现了国家,国家的形态也越来越复杂,规模越来越大。一言以蔽之,所谓人类的文明史,就是在战争推动下人类合作秩序不断扩展、组织水平不断提高的过程。

还有一点,战争不仅是一种倒逼人类内部团结的压力,它还是实实在在的人类文明跳跃式上升的转折点。

我们中国人经常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好像天下是一块橡皮泥,一会儿被捏成一起,一会儿又分成了几块。不管分分合合,橡皮泥总量没有变,天下还是那个天下。

学过历史的我们知道其实不是,中国历史每一次分,每一次合,中国文明的合作秩序都发生了扩展,它像一个“历史大漩涡”一样,把周边的文明、人口卷入到自己的核心。而每一个分和合的点,不是别的,就是战争。

观察全世界,规律是一致的。德意志残酷的“三十年战争”,为后来俾斯麦的统一德国埋下了伏笔——不打不成交,只有打了,才知道合在一起的好。打得越惨,大家对这件事的理解越深。这时候历史就跳到了下一个层次,当英法德俄各自建立起民族国家以后,内部的高度整合,各国之间的矛盾也日益尖锐,然后就是两次世界大战。但是两次大战之后,共识也形成了,全人类都知道再也不能打,这才有后来的冷战嘛。两大集团对立到那种程度,大家也不敢真动手了。

你看,战争实际上是人类历史每一层级合作不可或缺的前奏曲。战争越打越大,合作层级也就越来越高。封建贵族的战争,促成了民族国家。民族国家的战争,促成了大洲范围的一体化。欧洲、美洲、亚洲渐渐都在一体化。本层级合作秩序建立完善以后,这一层级的战争基本也就被抑制了。法国德国,那是世仇,纵使有那么多历史恩怨,今后也不会战火再起了。这个层级它们融合了。

听到这里,你可以还是会觉得,听着也有道理,但是跳出来一想,这不是还是诡辩吗?不管你怎么说出花儿来,战争怎么可能是一件好事情呢?

对,下面这段话才是我今天真正想说的。

今天我们的题目是:战争有好处吗?如果你得出的答案是,有好处。那么能不能做一个推论:既然有好处,就应该多打仗啊?当然不能做这个推论。

这个道理就像,人经常的一些小病,其实对身体有好处。但是不能顺带得出一个结论说,你应该去主动得一些病。

这个道理就像,生物演化的规律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但是不能顺带得出一个推论,人类社会也应该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弱肉强食。

一个会思考的人,总能清晰地区分两个视角,个人视角和上帝视角。个人视角看微观,上帝视角看全局。个人视角分对错,上帝视角看趋势。个人视角看应然,上帝视角看实然。在个人视角看来,一切可是可以改变结果的原因,在上帝视角看来,一切都是做对了什么事情的结果。

万维钢老师的《精英日课》第三季刚刚上线。他的发刊词写得特别好,题目叫做《手眼通天的胆量》。推荐你去看一看。他在这篇文章里面,定义了一种人,也是他希望服务的人,那就是“手眼通天“的人。这不是说你有什么特异功能啊。其实,手眼通天就是会思考的人。他们有手做具体的事,有眼可以通天。这就是把个人视角和全局视角结合起来,他们可以在个人视角和上帝视角之间自由切换,但是绝不混淆。

好,这个话题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

参考文献:

 

《非零年代:人类命运的逻辑》,罗伯特·赖特,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