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686 第702期 | 什么是“隐性玩家”?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今天得到App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我觉得是大事,那就是吴伯凡老师的《认知方法论》课程终于更新完成了。

我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吴伯凡老师。这么多年来,他的每一篇文章,每一次公开讲话,我都会专门找来读。他应该是对我影响最大的老师了。后来有了得到App,我就程门立雪地把他请来。吴老师也下决心,要为得到用户打造一门系统的,完备的认知方法的课程。有点要传毕生绝学的意思。

今天这个为期一年的大工程今天终于竣工。感谢吴伯凡老师的辛苦工作。按照我的观点,到得到App来,如果想找一门课开始你的学习,那这就是最好的起点。所以,我称它为是“得到认知第一课”。

那今天,我就向你汇报一下,这一年来,我学习这门课的心得。

先说一个题外话。我们先来问一个问题:就是俄罗斯这个国家是怎么成长起来的?

你不觉得奇怪吗?欧亚大陆的北部,就是西伯利亚那片地方,幅员非常辽阔,气候非常寒冷,是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历史上那些大帝国,比如成吉思汗,起起落落,对这片地方也基本没有过有效统治。连人口都没有,统治个什么劲儿呢?可是现在你看现在的地图,它都是俄罗斯的地盘。它为什么就有兴趣往这里扩张呢?

俄罗斯起家的地方,叫基辅大公国,欧洲东北部的一片地方。它在文化上基本属于欧洲,在历史上的博弈对手也基本都在欧洲。那它怎么突然从16世纪后期开始,就对西伯利亚这片地方感兴趣了呢?那可是不毛之地啊。当时也是这样。

是因为一个很不起眼的原因。叫“小冰期”。大概是从13世纪到19世纪,地球上出现了一次明显的温度下降的过程。当时欧洲经济已经开始发展起来了,富人已经开始有钱了,富人怕冷,要御寒,怎么办?穿裘皮大衣啊。于是,裘皮价格暴涨,最贵的时候,一件裘皮大衣的价格相当于英国当时一个产业工人100年的工资。哪里有裘皮?当然是生活在高寒地区的长毛动物。俄罗斯的机会就这么来了。

俄罗斯的经济在欧洲本来是落后的。当他们跟西欧国家进行贸易的时候,本来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但是现在裘皮需求暴涨,俄罗斯开始把眼光看往东方。

当时的沙皇找到了两个哥萨克的冒险家,让他们翻过乌拉尔山,进入到西伯利亚。西伯利亚是有原住民的,但是俄罗斯不怕。为啥?俄罗斯的军事水平在欧洲是不行,但是比起西伯利亚的原住民那简直就是外星人。当时西伯利亚人的生产力水平,几乎相当于原始社会,连铁器都没有,这个仗可怎么打?

所以,很快,西伯利亚就被俄罗斯拿下。后来这个国家又渡过白令海峡,到了美洲大陆,占领了阿拉斯加。俄罗斯就这么突然一下子,从欧洲国家变成了一个横跨欧洲、亚洲和美洲的国家。俄罗斯的东西跨度超过了一万公里和12个时区。

这几乎就是一百年间发生的事。如果我们生活在那个时代,作为旁观者,我们能注意到的是什么?可能是沙皇的野心,这个国家对土地的贪婪,奇迹般的军事胜利,还有大国博弈的各种策略和心眼。

但是事后一看,这些东西都没有那么重要。真正造就这么幅员辽阔的大帝国的,其实就是一次世纪寒潮小冰期,以及寒冷带来的对裘皮的需求。要不然,很难想象,沙皇有什么动力去征服那么一大片人烟稀少的地方。过程中,又有什么资源可以支撑这么高成本的征服。

今天我们回头看这个过程,你会发现,这就是我们认知事物的常态。枝节问题,往往看得比天大,而真正的决定性的因素,经常看不到。

吴伯凡老师给这些看不到的因素,起了一个名字,叫“隐性玩家”。也就是说在你玩的这局游戏里面,那些最重要的玩家,往往在台面上看不到。

你可能会说,这有什么稀奇的?不就是说,在我们的认知范围之外,有一些不明因素吗?我知道啊。我还不至于傲慢到觉得自己掌握了全部真理。那还能怎么办?尽可能看清楚,想明白,总比糊里糊涂地要好吧?

对,问题恰恰就在这里。我们通常都觉得,既然有隐性玩家的存在,那就只好尽可能多地掌握信息,提高认知水平,那我们对世界的理解就越接近真相。认知的准确度是和认知水平成正比的。

但是,吴老师的提醒恰恰就是:那些知识越多,认知能力越高的人,忽略隐性玩家的风险反而越大。

比如,股市里的散户。其实散户并不像外人以为的那样,只是追涨杀跌的跟风群众。很多散户的认知水平很高,功课做得也很足。我经常看到一些散户写的股评帖子,那写得是真好。

在他们看来,一支股票,无非就是那些侧面:基本面我很熟悉,技术面是我的强项,宏观经济大势我也天天盯着,这些大的方面我都把握了,还能有什么了不起的波动呢?哎,往往就是这样的散户,亏得最狠。为什么?因为他们经常严重低估庄家的作用。那些隐性玩家的力量,完全在他们的视野之外,而那经常是决定性的。

再比如说互联网。互联网上的大数据工具,经常会给我们一种错觉,就是全部事实我都看得见。对啊,人的每一个行为,都被互联网记录在案了。一个用户买过什么、用过什么、怎么买的、怎么用的,数据记录可以精确到秒,甚至是毫秒。你要什么维度的数据,马上就能生成报表。

至少我见过那么多互联网创业者,他们手里掌握事实的工具,确实很丰富。什么日活月活,日留存月留存,这些概念他们朗朗上口。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互联网商业世界里的竞争态势更加神鬼莫测。别说小公司,即使大公司也经常会被斜刺里杀出来的竞争者搞得风中凌乱。在这个游戏当中,那些隐性玩家好像更加隐蔽了。

吴老师说,隐性玩家最好的一个隐喻,其实就是凡尔纳的科幻名著《神秘岛》。

《神秘岛》写的是几个越狱者乘着热气球搞了一次胜利大逃亡,结果热气球越来越瘪,他们就降落到了一座荒岛上。这里面有一个领头的人,工程师史密斯审时度势、深谋远虑,每次都能够在环境极其恶劣的条件下带领身边的几个人化险为夷、绝处逢生。

但是史密斯这个人真正厉害的地方,不在于他有多神勇。而是他在一次又一次的成功之后。有一次,站在一块岩石上吹着风,凛然不动地沉思,他想了很长时间,最后回头跟众人说了一句话:“我们所在的这座岛,是一座很神秘的岛,这座岛上一定有一种我们不知道的力量在起作用。”

你看,一个人在成功之后,没有沉醉于自己的英明神武,而是意识到,总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自己还没有掌握。果然,最后史密斯发现,这个岛上的居然还有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尼摩船长。

吴伯凡老师的这门课,自始至终都在提醒我们,提升认知能力,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掌握多少可靠的方法,而是对“隐性玩家”的存在要有一份敬畏之心。认知能力越强就越要敬畏。

中国古代也有类似的说法,有一个字叫“神”,是什么意思?不是天上的那个神通广大的白胡子老头叫“神”。而是“不测之谓神”。无法预先猜想的东西,那才是神。从这个定义来说,无论科技先进到什么程度,这种不测之神,这种隐性玩家,都永远存在。

所以,一个真正的认知高手什么样?

吴伯凡老师说,也许可以用披头士乐队的一句经典歌词来表达。

这句歌词是:“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是什么事儿还说不清。”

对。这是吴伯凡认知方法论这门课程给我的第一个震撼。我们认知成长的过程,不是世界越来越清晰的过程,而是越来越感知到怎么事情有点不对头,我暂时还说不清的过程。

好,这个话题,就聊到这里。

《吴伯凡认知方法论》这门课今天已经完整呈现在你的面前了。我们一起珍惜它。

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