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689 第705期 | 为什么我们需要“有限游戏”?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这几天我们都在谈,我学习《吴伯凡·认知方法论》这门课的学习心得。

昨天,我给你介绍了,吴伯凡老师是怎么定义“意义”的价值。今天我们继续这个话题。

有一本神书,叫《有限和无限的游戏》,作者是哲学家詹姆斯·卡斯。这本书里面提出来,人类有两种游戏方式的,一种是有限游戏,比如下棋,比如战争。反正就是那种有明确边界,有开始,有结束的游戏。

但是,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游戏,是没有边界的,什么意思,就是一个游戏你玩着玩着,它可以变成另一个游戏,这叫“无限游戏”。比如人生,活着活着你就发现自己面对的任务也不同了,人生的意义也不同了,干的事也不同了。比如商业。你要是创办过一家公司你就会发现,干着干着,发现,规模也变了,对手也变了,员工也变了,市场也变了,甚至行业本身也变了。这种游戏,没有什么最终的输赢,把游戏持续下去,本身就是目的。这叫无限游戏。

这两个概念,你可能早就知道。但是你想过没有?这个世界上真有所谓的有限游戏吗?你会发现,无限游戏才是世界的本来面目。这个世界本来没有什么边界。而所有的有限游戏,都是人为设定出来的。不论是下一盘棋,还是一次考试,那个边界,其实是我们约定的,是假的。在真实世界里,棋输了可以再来一盘,考试没考好,也可以再考一次。本质上,只要玩家活着,游戏是可以一直玩下去的。

那就奇怪了,人为什么非要强行设定出游戏的边界,制造出这种有限游戏呢?

就比如说,我们听故事,到结尾的时候往往说: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我们也就幸福地合上书,安心睡觉去了。但是只要稍稍调动生活经验一想就知道,怎么可能?王子和公主只要不死,他们的生活肯定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故事是不会结束的,这是无限游戏。但是偏偏,我们人类就是喜欢这样结尾一个故事。你不觉得奇怪吗?

这就要说到我们今天的话题——意义的作用了。

意义的价值,就是设立一个边界,就在于把所有的无限游戏,切割成一个个让我们能行动的有限游戏。一件事,有了意义,它就成了一个独立的小世界。周边的大世界就和它无关了。人就可以在这个假想的、甚至是谬误的小世界里展开行动。换句话说,因为意义的存在,这个世界的大量复杂性就被屏蔽在外了。

举个例子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其实就是因为他犯了几个错:

首先,哥伦布数学太差,他计算出来的地球周长只有地球实际周长的1/8;

还有,哥伦布的目标本身就是错的,他要到印度,他也以为自己到了印度,但实际上是到了美洲。

所以,在哥伦布率领船队出发的时候,他的目标是错的,假设也是错的,动机也谈不上多高尚。他是被自己假想的那一套错误的意义,封闭在一个世界里面的,是个小世界。但问题是,只有他这么封闭一下,他才有勇气去行动。如果他知道距离比他想象的要远得多,到达的地方,也不是想象中遍地黄金的印度,而是一片荒原的美洲,你觉得他还会去吗?

说到这儿,一个奇怪的事情出现了。

我们这代人一般都以为,有了正确的认知,才能做正确的事。但是实际情况正好相反。在很多情况下,如果你的认知正确,你是什么也做不成的。

就拿创业来说。都说创业九死一生。不说别人,就说我自己,如果几年前,我要是知道这个过程这么艰难,这么折磨人,如果我一开始就对创业这件事有那种即正确、又全面的认知,可能我就不会开始这次创业。

很多事都是这样,如果一开始,就未卜先知地知道了整个全局。你的认知水平很高。你会发现,成功的概率几乎等于零,你要是一个理智的人,你从一开始就放弃了。

那为什么没有放弃呢?因为无知,因为谬误,因为我们在开始干这件事的时候,用一个虚妄的意义骗了自己。

所以,意义是啥?说到这里它逐渐呈现出来了。意义是把世界变小的那些墙,那些篱笆,让我们只看到眼前这一点点的世界,一点点的诱惑,然后就信心满满地出发了。它替我们遮蔽了那些漫天遍野的不确定性,让我们在无知中就开始行动。

如果你特别喜欢思考人生,那你能得到的最准确的认知是什么呢?其实就是人生一定会死亡。如果你一直保持绝对的清醒,那好,你意识到,不管怎么努力,最后也会死,就是一场空,那你还会努力吗?如果你真这样想,这是啥?这就是抑郁症的典型症状啊。

吴伯凡老师有一次和一个有抑郁症倾向的朋友聊天。那位朋友说了一句让人非常震惊的话。他说,我现在最羡慕的是那种卖肾买iPhone的人。这个朋友说:“很多人觉得这样的行为不可思议,但我特别希望自己能为了某个东西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甚至付出一切代价去实现自己的目标。而我现在有抑郁症的倾向。我现在最大的悲哀是看不出有什么值得我全力以赴的事情。”

吴伯凡老师因此给抑郁症取了一个名称:获得性意义系统丧失综合征。

你观察一下,很多有成就的人都有一个体会:他们刚开始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奔着去的那些目标,往往又小、又摆不上台面、又局促。但是因为这个目标,促使他做了一些事,有了一些附产品、有了一些意外的收获。在这些收获的基础上,发现他原来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可以去实现一个更大的目标。就这样,他用一步步的行动的副产品,那些意外收获,积累起来最后的成就。

所以,很多成功者最后总结,说我做成都是因为运气。这是实话,但是,这句实话背后也隐藏了一种力量,就是意义限制了他的世界,从而给他带来行动的勇气。广阔世界的大门,是一步步推开的。意义是一次次蜕变,一次次升华出来的。

中国有一个经典的民间故事,最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话说有个财主,他有几个非常懒惰的儿子,虽然有很多地,但没有儿子去种,所以全部荒着。后来,财主临死之前告诉儿子说:“你们好吃懒做,将来生活没着落要饿肚子,我提前埋了一笔财宝在田里,但我忘记埋在哪儿了,你们把它刨出来,将来生活就有着落了”。这些从来没干过活的几个儿子,每天挥汗如雨地在土地上翻找这些财宝,直到把地都翻了一遍也没找到什么财宝。

看着被他们刨了一遍的地,几个儿子决定干脆种上粮食吧,要不然翻也白翻了。到了这年秋天粮食丰收,财主的儿子们才意识到:他们的父亲说的财宝其实就是这些粮食。

你看,这是一个很好的隐喻。我们每一个人本质上是都是这些懒汉儿子,被一个虚妄的东西指引,才能开始做真正有价值的事情。

好,我们回头再来看意义这件事。

它不是表面看起来的什么迷梦,它也不是别人给我们设的一个骗局,它是我们人生的必需品,它是我们认知的替代品,它是我们一刻也不能缺的行动拐杖。

我曾经在罗辑思维节目里介绍过曾国藩的那名言:未来不迎,现在不杂,过往不恋。表面看,这句话没毛病,就是说要专注于当下嘛。

但是你细想,一个人既不看过去,也不看未来,只专注当下低头拉车,这不一直是我们力求避免的状态吗?这不就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啊。两边都不看,你能走对路么?什么都不看,曾国藩怎么还会把它看成是很好的认知策略呢?

这一点,从中国古人的用词上就能得到解释。比如,有一个词叫“犹豫”。什么意思?犹,就是记忆犹新的那个“犹”。指的是过去。“豫”,跟“预见”“预料”的“预”本来是一个字,指未来。

“犹豫”就是指这样一种状态,你既惦记着过去的事情,还想着未来的事情。看起来你想得很全面,以至于你前怕狼后怕虎,既患得又患失,什么都做不了。

你看,认知能力低,其实并不是灾难。真正的灾难,是你无法屏蔽铺天盖地的大世界本来的复杂性,而让你陷入无法行动的处境。而这个时候呢,如果你心中有个意义,这个意义会帮你屏蔽这些复杂性灾难。这就是意义的价值。

感谢吴伯凡老师为我们带来这么精彩的认知。

好,这个话题,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