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677 罗胖精选 | 善良和聪明,哪个更重要?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今天的罗胖精选,来自得到App付费课程《吴伯凡·认知方法论》。题目叫做:善良和聪明,哪个更重要?

你可能会问了,善良和聪明,明明是两个不同的东西,怎么可以比较说哪个更重要呢?问善良和聪明哪个更重要,就像问身高和体重哪个更重要、左手和右手哪个更重要一样荒唐,是没有答案的。

但是,吴伯凡老师说,你一但把视角切换到认知这个维度,一切就会豁然开朗。

好,下面就让我们来听听吴伯凡老师的讲解。

我们通常用“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形容一个人如果对自己所处的环境完全缺乏认知,那他必定会处于极端危险的境地。从这句话里我们也能感受到认知的重要性:

要提升认知,无非是在不同程度上避免自己成为一个盲人,避免自己使用的工具是一匹瞎马。

认知对于我们行动的有效性是非常重要的。

在生活工作中,我们有很多时候恰恰是在对自己所处的环境、要解决的问题缺乏充分认知的情况下被迫开始行动的。比如创业或者完成一个具有创新性的项目,都是要面对大量未知的。如果你在开始之前就已经对所有后续的情景、事态、运行轨迹都有了充分认知,那这可能就是一个不太值得做的事情,或者说是一个不可能形成竞争力的行为。比如打开水龙头就有水——你之所以打开水龙头,是你确定只要一拧开马上就有水出来,就像按下开关灯就亮一样。

在这样的行为里,我们几乎是在信息完备的情况下作出决策的,它能给你明显的确定性,你行动起来也就有了100%操之在我的感觉。但如果生活工作都由这些行为组成的话,你很可能处在一种没有创造性、生产性,极其平庸的阶段。

但凡要去做真正有价值的事,你就必须要面对一个处境:你需要掌握的东西与你掌握的东西之间的明显不对称。

小孩:不明就里地按照命令去执行

事实上,认知形成的过程,人成长的过程都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进行的。比如小孩子,尤其是小男孩会有各种各样的冲动,擅自去做一些在大人看来极其危险的事情,这时候大人就会来阻止他的行为。

有的小朋友会问,“为什么不让我用手指头捅那个插座啊?”大人没法解释说:“这里有电,你手指一伸进去就会触电,触电会导致血液心脏的一系列变化,然后你就死掉了。”小孩是完全听不懂这些的,所以大人往往会说,“你就是不能用手捅这个!”或者“烧开水的壶不能摸”,“你不能站在桌子上往下跳,腿会摔断的”……但小孩不明白为什么不能这样做。还有一种情形是,小孩生病不爱吃药,大人不可能跟他讲一系列道理,“这是什么药,吃完以后你的身体里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你的病就好了”。

我们小时候很多的行为都是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直接按照命令去做的,所有这一切都有一个共同点:在你缺乏认知的情况下你就去做了。

成年人:想当然做事情的赌徒

有人说小孩这样是因为他的认知还处于相当初级的阶段,我们成年人就不一样了,所以,我们必须要让自己的认知照亮自己所处的环境,让自己的眼睛不瞎,才能规避危险、避免失败、尽可能提高成功的概率。

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哪怕是成年人,哪怕是一个公认具有高度认知水准的人,每天也要面对大量不能确定的事情——在很大程度上,很可能你眼前就是一个很深的水池。

换句话说,我们的很多行为,尤其是那些能够创造价值的行为,都具有在信息不完备状态下的判断和决策的特点,也就是说,你的认知不足以让你完全应对眼前的各种复杂情形。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办?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承认不承认,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想当然地做事,都是或大或小的赌徒。

那么这里就包含了一个问题:我们的行动依据除了认知还有没有别的东西?如果有的话,是什么?

为什么善良比聪明更重要?

讲到这里我们很容易想到亚马逊的创始人贝佐斯的一句话:善良比聪明更重要。

贝佐斯认为:在面对一个不确定性的时候,聪明是不足以让你作出正确决策和选择的,反而是善良这种跟认知好像没有关系的特质能帮助你作出正确的决策。

有些人认为贝佐斯的这句话是一种道德说教:聪明和善良明明是两个不搭界的东西,聪明就是聪明,善良就是善良。当你缺乏足够聪明做不成事的时候,善良并不能帮得上你什么,尤其在商业领域,“恺撒的归恺撒,上帝的归上帝”,在商言商,谈善良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但也有一部分人认为:善良和聪明表面上是不相关的两件事,但内在是相通的,也就是说,善良表面是一种态度,实际是一种特殊的认知形式。

不管是贝佐斯的“善良比聪明更重要”还是Google的“不作恶”,都不仅仅是一种道德主张,而是一种认知主张。

这就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而且是我们本单元要着重讨论的问题:

道德,尤其是善良这种道德上的最高价值,跟认知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大智若愚、大巧若拙这样的命题,到底只是一种道德判断,还是在道德判断之外包含着认知的真理呢?

为什么说“善良比聪明更重要”。

这句话的本质不是在强化善良,而是在强调:聪明常常会陷入到管窥视野当中,我们要学会节制自己的聪明能够把握和掌控的那个局部性,与此同时,要把这种所谓的确定性放置在不确定性的整体视野当中。

贝佐斯说“善良比聪明更重要”的意思还有:当你凭着你的聪明总是在做对公司有利的事情的时候,其实已经陷入到了管窥视野或者贪婪当中。

那么,用什么来打消这种管窥视野呢?你要站在跟你的立场、视野不一样的主体上看你现在该做的事情。

警惕管窥效应

有时候对公司有利的事情往往对客户是不利的,而如果忽略了客户,你在作选择和决策的时候会“看上去很聪明,实际上很愚蠢”。所以一直到现在,贝佐斯还坚持一个规定:公司开董事会的时候,董事长的位置是空着的,因为这个位置是客户的。他说:“我们开董事会作任何决定的时候,一定要看看这个不在位的‘董事长’是怎么想的”。

这好像跟通常所说的“以客户为中心”没有什么两样,其实他要讲的是:避免陷入到排除了很多变量以后的确定性灾难当中。从这个意义上说,那个从来不只单独眷顾某个个体、机构、组织,而要照顾所有个体、机构、组织的概率之神才是真正的确定性,而我们的认知常常会因为处理眼前的事而忽视甚至完全无视它。

哲学家康德评判“是否道德”有两个标准:第一,是否具有普遍性;第二,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借钱不还有没有普遍性?我借给你的钱你不还,我愿意,但别人借我的钱不还,我就不愿意了——这就证明这个逻辑不具有普遍性;那我借了你的钱不还有没有可持续性?显然下次肯定是借不到了。

“善良”到底是什么?

那么现在我们可以继续讨论“到底什么叫善良”。有一个案例可能会让你对“善良”有一种新的认识。

有一个小男孩看见沙滩上一只刚刚出生的小海龟在艰难爬行,想爬到海里去。这个小男孩很善良,不忍心看这只刚刚出生的小海龟那么艰难地爬,就捡起小海龟,把它扔到了海里。小男孩认为(我们也认为)他做了一件善事,但接下来的故事可能要改变我们的认知了:

离这个海滩不远的地方其实有无数的小海龟。在自然界,小海龟爬到大海的过程中往往会遇到一个巨大的危险:天敌军舰鸟会过来吃它们。所以,小海龟大规模爬向大海之前,都会派出一两只小海龟先爬向海里。如果它安全爬到了大海就会发出“我安全到达”的信号,让其他小海龟知道没有危险;如果小海龟们接不到这个信号,就意味着那只小海龟已经牺牲了,它们就会暂停向大海的迁徙,等一会儿再继续派出一只小海龟……直到连续几只小海龟都安全到达大海,它们才会大规模地开始向大海迁徙。

这个小男孩在无意中干了一件极坏的事情:让小海龟发出一个错误的信号“这里是安全的”,所以,无数小海龟开始爬向大海的时候,成群的军舰鸟飞来把这些小海龟叼起来吃了。

小男孩的动机不能说不善良,但在某种程度上他作了巨大的恶——善良导致的巨大的恶。但为什么会这样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还是要回到“管窥效应”:善恶的问题看上去是一个道德问题,其实是一个认知问题,它的关键在于,你是对局部的认知还是对整体的认知。

基于局部的“管窥认知”就可能导致恶,真正的善是基于对整体的认知的。

如果缺乏对确定性背后的那个不确定性的敬畏,那么很可能就是在作恶。

总结

1. 我们的行为和决策常常是在信息不完备的情况下开始和作出的。引领我们行动的除了认知,还有什么?有人认为是善良或者道德,那到底什么是善良,什么是道德?这不是一个可以简单回答的问题。

2. 局部之善很可能是整体之恶,局部之恶很可能是整体之善——道德问题的背后仍然是一个认知问题。

3. 要做一个有道德的善良的人,本质是让自己的认知更优化,而这个优化是时刻警惕自己不要陷入到管窥状态。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吴伯凡老师的《认知方法论》,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栏目。每天听他在你耳边聊一聊,都会有晨钟暮鼓、醍醐灌顶的效果。

现在这门课程已经打造完成。全年50个模块,为你打开洞察世界的50个维度。现在访问得到App首页的视野学院,就可以看到这门课程。推荐你加入学习。

好,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