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794 科普的战场在哪里?


策划:石婧宇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最近我听说了一个事儿,说的是美国有一帮人,他们到现在还在相信地球不是个球,地球是平的,是一张饼。你可能会说,这不就是一部分人无知吗?糊涂人多了去了,不用跟他们较劲。

但是这事有趣的地方在于,这些人很认真,是付出了有成本的行动的。比如,花钱出来拍视频,普及“地球怎么就是平的了”,然后放到网上去宣传和推广、他们还能隔三差五地召集个学术会议,讨论“地球是平的”这个领域的新发现和新进展。

那他们是一小撮吗?不是。他们做的那些视频在网上有几千万次的播放量,他们的大号,在社交平台上的关注人数也有好几万人。再一查,吓一跳,我看到了一个更夸张的数字,我都有点不敢相信,一家全球民意调查机构说,只有大约三分之二的18到24岁的美国人,确信地球是圆的,也就是说,剩下三分之一的美国年轻人,对于地球是不是圆的拿不准。

不仅是普通人,还有明星。比如著名嘻哈歌手B.o.B。他就在社交媒体上发过一张照片,说:“你们看,我站在这儿,距离背景里的城市有16英里,但是地平线明明就是直的,请告诉我圆弧曲线在哪里?你们倒是给我一个解释?”他的这张照片我就放在文稿里了,你要有兴趣,可以打开看看。

据说,这位B.o.B还开始了一项众筹,他要众筹100万美元发射一颗卫星到太空中,要拍一张照片给大家看看,地球就是平的。那些说地球是圆的机构,是一个阴谋。

这事在美国还真就有人很多人讨论,成了一个社会热点话题了,有人还拍了一部这个现象的纪录片叫《Behind the Curve》。这个名词,其实是个双关语。Curve这个词是曲线,弧线的意思,所以Behind the Curve是讨论地球到底是弧线的还是平的。但是英语中,Behind the Curve这个短语还有“落后于时代潮流”的意思。

对,今天我们就来追问一下这个问题:为什么有人会坚持这种明显谬误的,落后于时代潮流的想法?要知道,这都21世纪了,布鲁诺被宗教裁判所烧死都500年了。连那个时候的宗教裁判所和布鲁诺争的,也是地心说还是日心说,也没有否认地球是圆的啊。

地球是圆的,往远了说,公元前四世纪,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就推测出来了;往近了说,16世纪,麦哲伦就环球航行了;往现在说,人类都登月了,都把地球的照片拍回来了。科学昌明如此,科普努力如此,他们还非得说地球是平的,这世界是怎么了啊?

当然了,指责他们很容易,无知,不读书,不相信科学共同体,等等。但是这不重要。这件事,给我们带来的真正挑战是,我们得想想,为什么科学普及这事没有用?

关于科普这件事,我们原先的想象是,科学就像太阳一样,一旦日出东方,那些迷信、谬误、愚蠢,就像露水和雾气一样,马上就蒸发。即使这个过程没有那么容易,也会是一场邪不压正的斗争。科学的领地一定是一点点地扩张,愚昧的阴影一点点地退去。

但是,从今天我们讲的这个例子来看,完全不是这样。

即使在今天世界第一科学大国——美国,美国皮尤中心,那可是响当当的大智库啊,他们的调查结果是,美国有三分之一的人不相信进化论,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上升。恐怕也不止是美国人如此。就在我们身边,相信什么风水、星座、算卦,也大有人在,他们往往也是受过很好教育的,好像迷信和文化水平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得到里面的《每天听本书》之前就拆解过一本书,《科学是怎样败给迷信的》(戳此收听),在这本书里,作者伯纳姆就提出过一个观点,说随着科学知识的传播,普通人对科学的认同感,其实并没有持续提高,相反,对迷信的信仰却始终在持续,甚至超越了对科学的信仰。

那问题就来了,科普搞了这么久,难道是一场很绝望的努力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得想清楚,那些人为什么要坚持那些愚昧的观点?一个人死抱住一样东西,那肯定是有某种好处的。

黄执中老师曾经讲过一句话,他说:“你眼中的问题,就是别人的解决方案。”比如,你觉得孩子沉迷游戏,这是个问题。但是你想,在孩子的眼中,玩游戏是他没有成就感的解决方案。再比如,你觉得别人抽烟是一个问题。但是在他的眼中,抽烟是他面对无聊的解决方案。明白这个道理你就明白了,为什么劝人改掉毛病往往是无效的?因为你看到的这个问题拿掉了,就等于是拿掉了对方的解决方案,他要面对他的问题和挑战了,他更痛苦,一痛苦,他还是要按照惯性回到他的传统解决方案上来,你的问题又回来了。所以,一个人的建设性,往往体现在:不是纠正看到的问题,而是和要纠正的人一起,面对他所面对的挑战。

理解了这个原理,我们再回到今天的主题。那些强烈坚持反科学观点的人,其实也一样。他们不是因为无知。如果仅仅因为无知,只需要教育他们,对他们科普就可以了。这些人是强烈反科学观点的。他们面对的是他们自己的问题,是需要强烈的存在感。

就拿我们前面讲到的那些“地平说”的支持者来说,他们可不是仅仅不相信地球是圆的,他们是在用行动,用很高的代价去论证地球是平的。他们组织社群,设计实验,拍摄视频。如果不是这么剑走偏锋,普通人要想找到一个刷到存在感的机会,要想在社交媒体上有关注、有粉丝,没有那么容易。

收获不止于此啊。他们在社区里面,还能找到朋友,甚至是恋人。更重要的,还能找到敌人。在他们看来,美国政府、NASA,也就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还有那些科学家,他们都是邪恶的骗子,和他们抗争,揭穿他们,不也能体现自己的勇气、智慧吗?

你看,他们坚持“地球是平的”,仅仅需要这样一个观点,他们就收获了存在感,正义感,还有友情和爱情,只需要否定地球是圆的,这是不是一个不错的低成本的解决方案?

我说这段话,没有一丁点讽刺的意思。我做一个夸张的假设,假设我们非要用科学击败愚昧,花钱带他们上一趟太空,指给他们看:“看,地球是圆的吧?这下服了没?”假设他服了,恍然大悟,地球果然是圆的。那请问,结果是什么?是科学的胜利吗?不,是他个人的彻底失败。你想他的生命会变得很可怜:信仰没了,朋友没了,甚至人生的意义也没了。这个做法,总体上,这个世界没有因此变得更好,但是确实有人的生活因此变得更糟糕。

强调一下,我今天这么说不是说科普不重要,也不是说要放任无知和愚昧,我只是在说:手握真理的人,往往只在意真理本身的传播。但是,在真实世界,对很多人来说,真理没有那么重要,他们找到自己生活的意义,解决自己的问题才重要。

做科普的人需要看到,这才是科学普及全部的战场。

最后说一个听来的故事。我们栏目的策划人李子旸老师,有一个医生朋友。医生经常遇到有人来看口腔溃疡。轻度的口腔溃疡,往往不用治疗,一周左右时间会自愈。但如果这么跟病人说,有些病人难免就会觉得医生不负责任。所以,医生往往就说,你这是上火了,多喝水。病人一听,心满意足回家了。

那么请问,上火这个说法,科学吗?如果你觉得这不科学,如果你是那位医生,那你有更好的答案吗?一个不科学但是让各自安心的答案,一定是坏的吗?我们到底是要坚决地捍卫科学,还是要为他人的难题提供解决方案呢?我们一起思考。

好,这个话题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