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842 为什么说霸权是被逼出来的?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昨天我们通过施展老师的《国际政治学40讲》这门课,介绍了“国家”这个观念的诞生过程。你会发现,每一个我们今天看起来天经地义的观念,都是前一个天经地义的观念的替代品,而且往往是濒临绝境的时候,被逼出来的替代品。

那今天我们继续往下想,为什么新观念一诞生往往更有生命力?

不是因为它出现得晚,所以就强大,所以就更正确。人类历史发展,可不像科学发展那样,越晚出现的理论就越正确。新观念,确实在绝境中诞生,但是能不能长得大,能不能存活下去,要看它能不能激发出新的力量了。就像是在逃亡中,被敌人逼到了岔路上,如果运气好的话,你在这条没有走过的路上发现了一本武林秘籍,就有可能反败为胜。但是你要没这个运气,岔路毕竟是走不远的。

还是拿“国家”这个观念来说,这本来是法国的首相黎塞留开出的一个脑洞。在当时的人看来,这是法国人被哈布斯堡王朝逼出来的一套歪理。但是法国人讲着讲着,用着用着,发现真管用。为啥?不仅是对外战争有了正当性,对国家内部资源也有了更强的动员能力。一个权宜之计,居然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这不就是偶然捡到的武林秘籍吗?

果然,发展到后来的法国大革命,从某种角度上说,就是这种国家塑造进程的一种延伸。黎塞留确立了国家的内外边界和国家存在的理由;而法国大革命,人民主权被确立,贵族被打翻在地,这就在国家内部打通了上下阶层的隔阂,并且确立了国家的普世理想。经过这两轮观念变革,一个是内外,一个是上下,法国对国内资源的动员能力变得空前强大。

过去,法国人一直觉得拿破仑的军事天才很了不起。但是隔了那么久,换个角度看。拿破仑的军事成就,不过是法国资源动员能力的一种体现而已。

当时其他国家的战争模式都还是贵族战争模式。而法国呢?一方面国家没收了教会的财产,在我国境内就是我的。还有一条,保卫人民主权的国家,不是哪个贵族老爷的责任,而是每一个国民的责任,所以,法国当时的兵源几乎永远也不会缺,再加上拿破仑的军事天才,那个时代的法国才会打遍欧洲无敌手。最后是欧洲几乎所有的其它国家一起联手才把法国给摁住。

所以你看,一个国家的优势,看起来是取决于力量多寡和人心向背,但是这背后,其实是观念系统的更新。谁先更新,谁就暂时拥有了无可匹敌的竞争优势。当然,下一句话就是,当这个观念系统普及了,这个暂时性的优势也就消失了。比如法国,后来德国统一了,也仿照法国,建立了现代型国家,就一直压着法国在地上摩擦,直到二战结束。

通过法国的这个例子,你有没有发现?一个观念系统的演化,和生物物种的演化过程是类似的。先是一个极大的生存压力挑战,逼得它瞎打误撞地变异,偶然产生了一种新特性。这个新特性还是要接受环境的考验,一直到它证明自己的适应力,而且还能找到一个独特的生态位,这个物种,这个新观念系统才能生存下来。只不过这个生态位有新的天敌。从夺路狂奔,到绝处逢生,再到别开生面,这才是一个完整的过程。

施展老师的这门《国际政治学40讲》课程里面,还说到了另一个更典型的例子,就是“海洋思维”的诞生过程。这是说英国了。

英国的“海洋思维”产生的第一步,没有例外,也是被逼的。

在大航海时代,英国是一个典型的迟到者。西班牙葡萄牙已经纵横四海,甚至已经瓜分了全球。而那个时候英国在干嘛呢?在打红白玫瑰战争。30年杀下来,把英国贵族杀得不剩多少,元气大伤。再一睁眼,发现自己作为一个岛国,本来应该参加的大航海,已经到了尾声。新发现的美洲,气候最好、最富庶、有人的土地已经都被西班牙人占领了。英国人后来在北美占的那些地方,现在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地方,但在当时看,那可是美洲的最荒无人烟的苦寒之地。来迟了嘛,怎么办呢?

但是,历史有趣的地方就在这里。在一个观念系统里,山穷水尽的人,往往最容易发现观念转型的机会。

西班牙人虽然开创了大航海时代,但是,它还是用陆地的思维来看待海洋的。

假设你是那个时候的西班牙国王,你也难免会这么想。哦,发现了美洲,那里还有印第安人,好啊,抢啊!金子,得着!银子,也要!印第安人,当奴隶!地方,圈起来当殖民地!对啊,在陆地上崛起的帝国,他能想到的利益也就这些了。

你发现没有,在西班牙人这个思维里,海洋是什么?海洋是阻碍。跨海去抢东西,再把东西运回来,航海是纯粹的成本。估计当年的西班牙人,肯定有人做过这样的梦,要是拿根绳把美洲拽到欧洲来就好了。这样,航海这个成本不就省下了嘛。

但是英国人因为来迟了,逼得他们只好用另一种视角来看待海洋,海洋不是天堑啊,海洋是通途啊。海洋不是大陆和大陆的阻隔啊,海洋是更好走、运力更庞大、连通性更强的路啊。

英国人就想啊,没有地盘,就不要地盘了啊,我控制路就行了。你西班牙人在美洲抢了东西,不是得运回来吗?我路上等着你,劫道啊。在海上打仗的时候,你西班牙人要造大船,撞我,上一堆人来砍我。大船多贵啊。我英国造小船,图个灵活,炮打得远,我拿炮轰你啊。

这个脑洞一开,后果你知道了,就是庞大的西班牙无敌舰队,被英国人的一帮小船和一群海盗就这么打败了。从此,世界霸主就换人了。

不仅如此,海洋思维,一旦被英国人开发出来就往深走,越往深走,就发现越多的妙用,这和原来的陆地思维是完全不一样的。

比如,海洋看起来是自由的,但是海洋时代的霸权恰恰是独霸的。为啥呢?

你想啊,如果你是一个陆地上的霸主,你占的地盘越大,你的国境线就越长,你的敌人就越多,就可以利用各种山川险阻设置防御阵地,总有一天,你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力量的使用到了极限,那好,大家只好承认现有的边界。陆地霸主要是捞过了界,很容易被自身的重量压垮。所以,陆地霸主通常都是群雄并立。

而海洋就不一样了,公海没法被占领,上面也不可能有山川险阻,就没法在海上设置防御阵地,所以就不存在相持战。不会有相持战,那是什么?当然就是歼灭战。在公海上打仗,就相当于在赌台上一把押上所有家当。二战时候的太平洋战争,美国和日本的对决,就是这种情况。失败一方的远洋力量一旦被歼灭,海军就还原为一个海岸警卫队。所以,公海上没有霸权便罢,一旦有,就是独霸。更重要的是,海洋是连为一体的,霸主的力量一定是覆盖所有公海海域,不会局限在特定海域,所以也就没有海上划界而治的可能性;海洋联通全球,海洋霸主因此也天然是全球霸主。

所以你看,英国人当年被西班牙人逼出来的观念转型多重要。拿破仑嘲笑英国人是小店主的国家,也就是没有宏大理想。但是后来,偏偏就是这帮小店主,小商人,最后造就了英国200年的世界霸权。那是英国人很牛么?不一定。理解了海洋思维的特点,你也许会感慨,英国人的霸权,其实是一个被逼出来的意外收获。

好,这个话题我们就先聊到这里。明天我们再来往下延伸:一个观念转型完成之后,会遇到什么样的新挑战?

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