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954 2019-2020跨年演讲8:我辈和时代


2020年到了,让我们以一个独特的方式进入这一年。我们用一分钟,把目光收回自己的内心,迎接我们的2020。

大家新年好。

来,一贯的传统,我们用NEX3 5G手机一起拍张合影。跨年演讲结束后,可以去我的微博上看这张照片。

好,最后这点时间,我想和大家聊个天,跟大家分享三件事。我确信,在2020年,每当想起这三件事,我都会挺开心的。

第一件,再过23天,就是除夕之夜。我们要做一件事,就是和深圳卫视,还有爱奇艺合作,一起举办一场知识春晚。

对,你没有听错,是春晚,是直播的。从大年三十下午两点半开始,一直直播到大年初一凌晨零点三十。

虽然它叫春晚,但是它没有一个明星,也没有歌舞、小品、相声,它就是一个个在真实世界中解决问题的人,我辈中人,来给你分享一个个解决问题的方法。

话题很接地气。聊的都是除夕夜你们家围坐一圈可能聊的话题,9个,一个小时聊一个。

比如,怎么玩得好?怎么变好看?怎么教好娃?怎么有前途?怎么更健康?怎么找对象?怎么更舒心?怎么受欢迎?怎么会挣钱?

你看,一共9个小时的直播,有50多位分享者。邀请他们的标准是一样的:

  • 是否应对过挑战?
  • 有没有独特的解决问题的方法?
  • 是不是真的能帮人解决问题?
  • 有没有真诚分享的意愿?

当然,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得到大学的老师和同学们。在此我也欢迎你加入得到大学。来年的知识春晚,没准就有你。

直到此刻,我把这台春晚宣布出来的时候,我还恍惚觉得,像做梦一样。看过去年跨年演讲的朋友可能还记得,我们去年还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在春晚里植入个广告,做个最小级别的赞助商,还失败了。

但是,一年之后,我们居然就有机会参与办一台春晚。你看,十年前,“我要上春晚”还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的代名词。但是,今天,一个不会唱歌跳舞、说相声、演小品的人,也有机会通过别的途径,登上一个高光的舞台。

你看,向上的通道、连接的方式,不就是这样在一点点地打开吗?

我要跟你聊的第二件事,是我在书里看到的,听起来可能有点不严肃。

有一个词听说过吗?裸奔。是真裸奔。

在哈佛大学,每逢冬季期末考试的前夜,学生们都会举行一项奇怪的活动:集体裸奔。

你想,那可是寒冬腊月,北风怒号的时候。一些学生会在楼下集合,脱光衣服,围着学校,一边裸奔,一边尖叫。你可能觉得有点离经叛道。但其实,这是哈佛大学一项已经持续了200多年的传统。

这就要说到一个人了,美国作家,叫肖恩·埃科尔。他到哈佛大学念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就赶上了这件事。看到一群人裸奔,他当时就惊了。这是什么情况?震惊之余,他马上又意识到,我得来来。试问,人这一辈子,能有几次机会,在哈佛校园里裸奔,又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呢?大概就这一次。

想到此处,他心念一动,马上回到宿舍,脱光衣服,准备加入到裸奔的队伍里。

但是,等他走到楼门口,才发现,自己犯了三个严重的错误:

  1. 裸奔不能脱鞋啊,这不是去洗澡啊。当时是冬天,水泥地太冷了,冻得双脚发麻,根本走不动,只好转身回宿舍拿鞋。
  2. 门钥匙在衣服里,衣服在屋里,但是门锁了,进不了屋。只好转身,硬着头皮上。
  3. 紧接着发现了第三个问题。等他追到楼门口,只发现一溜儿远去的屁股。裸奔的大部队,已经跑远了。追吧,那就是一个人在裸奔,实在迈不出去脚。不追吧,屋内是肯定回不去的。这个左右为难的时刻,让他突然在寒风中开始思考人生。

为什么有的事你一个人不敢干,也干不了,但是在人群中,在大部队中,干了也就干了,从容又自在。和很多人在一起,你还是你,但你又比原来的你多了点什么。

这个段子我想了很久,人生不是在每个关头都明确地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选择。那怎么办?跟上这个时代,跟上这群人。

再说第三件事。去年我看到了一段新闻,心情很激动。来,看这里。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在中国的西北角,甘肃敦煌,它的名字叫哈拉齐,跟西湖差不多大,漂亮吧?但是你不知道的是,这个湖在此之前已经干枯了差不多300年。但是现在它复活了。

前两年,哈拉齐还只是偶尔有水。但到2019年,它已经有半年能碧波荡漾了。

这现象还不仅是哈拉齐,我们放眼整个敦煌周边,原本荒凉的戈壁都开始变绿了。

也不仅仅是敦煌,整个中国西北部都在变暖、变绿、变湿润。

新华社的记者专门去陕甘宁青几个省份的气象部门去采访,然后了解到,从1961年开始,西北气温升高和降水增多的趋势就开始了。这个进程已经持续了近60年,但是直到2019年,才被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

这种变化背后的影响到底是好是坏,我们短期内没法下结论。

但是,我感受到了一种来自慢变量的震撼。想想看,我们平时不是这样感知世界的,那些一惊一乍的标题、那些人云亦云的情绪、那些当下发生的剧变,是我们感知世界的最常用的方式。这些方式会让我们忽略那些缓慢的、长期的变化,但这些变化才是真正影响我们这代人命运的。

我辈中人,不要忽视这些缓慢而巨大的变化。因为这些变化缓慢、持续而坚定,我们每一个普通人都有参与的机会。

我们对这个时代充满信心。

因为我辈中人正在参与、贡献、构建着这个时代。就像万维钢老师说的:以贡献感为指引,你是幸福的,也是自由的。

也像约翰·列侬说的:一个人的梦想只是梦想,一群人的梦想就能成真。

这就是《时间的朋友》倒数第16场。365天后,我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