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952 越南是下一个世界工厂吗?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今天请你检阅第五份年度报告《施展中国制造报告》。

2019年,我们听到了很多中国关于制造业不太好的消息。比如,有新闻说, 中国的制造业为了躲避美国的高关税,很多都在向东南亚、尤其是越南转移。甚至有人说,越南正在成为中美贸易摩擦的最大赢家,会接替中国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事情果真如此吗?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会被替代吗?这是我们都很关心的问题。

为了正面回答这些问题,施展老师经过一年的考察调研,为我们捧出了这份报告。

在这份报告里,不仅有施展老师和他的研究团队,在中国的长三角、珠三角地区的调研成果,而且还有施展老师到越南,访谈了很多工人、企业主、基层官员、学者,以及在越南的中国人以后,获取的大量的一手材料。

那接下来,我就给你分享这份报告中的一个洞察:东南亚制造业的发展,对中国究竟意味着什么?有请施展老师。

你好,欢迎收听《中国制造报告20讲》,我是施展。

越南通过历史叙事,打造出一个有着较强自尊心和独立意识的民族身份意识。那么,越南就基本不可能接受自己的经济依附于中国经济,很可能会希望发展出自身的完整工业体系。

但再深入一步看就会发现,正是因为越南迫切地需要确保自己在经济上有相对于中国的独立自主,反倒会陷入一个结构性的困境之中,更加没有机会发展出完整的工业体系了。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一个结构型困境呢?这一讲就来讲清楚这个问题。

后发国家如何发展重化工业?

上一讲提到过,后发国家在发展经济的时候,基本上有两种路径。第一种路径的代表是日本和韩国,它们在特定的国际安全环境下,发展起了自身的完整工业体系。还有一种路径的代表是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它们没有发展起完整的工业体系,而是主动把自己的经济嵌入到了美国主导的经济秩序之中。

对于越南来说,从逻辑上,它想在经济上能独立自主的话,应该会希望走日韩的发展道路。但有了愿望,能不能实现,还得看环境条件。环境条件让越南很难走日韩的道路。为什么呢?

我们来看看日本韩国是怎么发展起来的。首先,一个国家要发展出完整的工业体系,就必须发展出重化工业。否则,就发展不出现代工业经济所必需的原材料生产能力和机器生产能力。重化工业相当于工业经济当中的基础设施产业。

但对于后发国家来说,依照市场的逻辑,重化工业没法自发地生长起来。因为重化工业投资规模巨大,回收周期很长,利润率也没有新兴产业高,就它的投资规模来说,吸纳就业的能力也比较低。而后发国家的特征就是资本匮乏、劳动力过剩,所以,发展重化工业并不符合后发国家在市场环境中的比较优势。后发国家要发展重化工业,除非依靠国家力量来强行推动。

在什么情况下,国家会不顾市场的客观规律,强行推动重化工业发展呢?答案是,当一个国家面临比较糟糕的国际安全环境,它就会努力推动发展重化工业,免得自己在经济上太过受制于人。

日本和韩国当年的国际安全环境都不怎么样,在冷战时期尤其糟糕。所以,它们就靠国家扶持大财阀来发展重化工业。但是,即便靠国家扶持能搞起来,也改变不了经济规律,这个过程肯定会大量浪费资源,导致国民福利的损失,在国家各方面造成深刻的负面影响。日本和韩国都经历了一个消化问题的痛苦过程,付出巨大努力,才大致修复了财阀制度带来的主要问题。

我们以韩国为例,来看看具体的历史过程。

韩国的地缘安全环境很糟糕。在朝鲜半岛的周边,集中了中国、日本、俄国这几大强国,还有个“世界警察”美国一直盯着,北边还有个同宗同源却在意识形态上尖锐对立的朝鲜。这么糟糕的环境,让韩国对于自主的工业经济体系有着强烈的追求。

1961年,韩国军官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上台成为总统,韩国发展工业体系的过程也就从这开始了。朴正熙政府大力扶持财阀,条件是财阀必须配合政府力推的国家工业化战略。

政府对财阀的扶持,包括提供一系列政策支持和财政补贴,还让银行为财阀提供低息贷款。对财阀来说,因为有政府的扶持政策,再考虑到通货膨胀率,银行的贷款实际上已经是负利率了。它们就非常愿意去借贷,并在政府的支持下,不断扩展到各种彼此毫不相关的行业,这显然不是正常市场中的投资决策逻辑。

1973年1月,‍‍朴正熙发布了韩国“重化工业宣言”。各大财阀迅速跟上政策,开始竞相发展重化工业。当时的韩国政府对重化工业的支持达到了什么程度呢?‍‍一旦发现哪个财阀经营状况很糟糕,有可能要破产,政府就会要求银行必须给它更多贷款,强行“续命”。

这严重违背了市场逻辑,尽管韩国靠这样发展起了重化工业,有了完整的工业经济体系,但是大量资源被低效率地浪费了。在1960到1990年代,韩国企业的资产收益率,基本上比贷款利率还要低,也就是说越干越赔钱。我放了一张相关数据的图表在文稿里,你可以去看看。

但是因为有政府支持,所以就算赔钱,韩国财阀仍然在大规模扩张,反正赔的不是自己的钱,是银行的钱,归根结底是老百姓的钱。这样一种发展是非常畸形的,它带来很多深层的经济隐患,这在韩国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和政治问题,终于在1998年的金融危机中被引爆。韩国经济遭遇重创,一系列大财阀轰然倒地。

但这次危机也成为了韩国改革的契机,当时的总统金大中一直坚定地反对财阀体制,就趁机对财阀进行了大规模的拆解和重建,形成了各种制约财阀的法律规则和治理机制,终于解决了财阀带来的困境,同时收获了财阀留下的果实,韩国重新站了起来,成为经济强国。

从韩国的故事中,我们可以归纳出三个关键要素:

  • 首先,后发国家要发展完整工业体系,需要一种内在的精神动力,国际安全环境和本国的身份认知,会共同塑造这种精神动力。
  • 其次,后发国家要发展重化工业,往往需要政府对市场深度介入,用不符合市场逻辑的方式来推动重化工业发展,这个过程会对国民福利和社会发展造成伤害。
  • 最后,这种国家迟早要经历一个艰难的转型过程,用新的制度安排去消化掉上一阶段所造成的伤害,才能够让经济和社会回到正轨。

越南面临的结构性困境

归纳出了这些要点,我们再来看看越南。

首先,越南也有着强烈的国家安全焦虑感,而这种焦虑的来源主要就是中国。这并不是因为中国对待越南的具体行为,更多地是来自于中国压倒性的体量优势,以及越南自身的历史和文化。

对越南来说,要化解这种面对中国的焦虑,最现实也是最有效的策略就是,与另一个大国联盟,那只能是美国。越南的意识形态,原本有可能构成与美国结盟的障碍。但实际上,越南的历史叙事所塑造出的国民意识,在底层是民族主义的,别的意识形态实际上会成为实现民族主义的手段,所以越南在意识形态上有很大的灵活度,改革的步子也可以迈得很大。

但如果越南要和美国结盟来化解自己的安全焦虑,就会陷入一个结构性的困境之中。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首先,面对中国而产生的安全焦虑,会让越南有效仿日韩路径的内在冲动。但如果越南真的要走日韩的老路,通过国家扶持财阀来强行发展重化工业,它就极有可能会被美国拒之门外。因为在今天,美国肯和一个国家结盟的前提,是这个国家要奉行自由市场经济。

你可能会问了,那为什么当年日本韩国靠国家力量干预经济的时候,美国不管呢?这是因为,日韩发展的时代处于冷战的大环境中,政治问题压倒一切。但到了21世纪,冷战早已结束,美国用来识别盟友的身份标签,就是这个国家是否奉行自由市场经济

所以,要想和美国结盟,越南在经济上就必须向着更加市场化和自由竞争的方向发展。这些年来,越南已经对国企进行了大规模的私有化改革,目前剩下的100多家国企,也在筹划继续卖掉。越南承诺要建立一个能够和国际先进水平相比肩的透明法律框架,要让外国投资者与越南本国企业开展更加公平、公正的竞争。

越南虽然把大部分国企都卖掉了,但在越南国内,有些私人大财团值得我们的关注。比如越南首富范日旺名下的Vingroup,投资范围极为广泛,不太符合市场经济的投资规律,倒是和当年韩国政府扶持财阀的投资逻辑很相似。但是,即使越南政府真的有意扶持财阀,它的扶持政策究竟能走多远,也很难说。如果走得太远,做到韩国当年的程度,越南很可能就会被刚刚加入的那些自由贸易协定给踢出来,这对越南来说风险太大,所以即使政府有意扶持,能做到的程度也很有限。

简单来说,越南面临的结构性困境是什么呢?就是,它想要加强自身经济相对于中国的独立性,就需要向美国靠拢。但向美国靠拢,它就必须走自由市场经济的道路,没法靠国家力量来推动重化工业的发展,也就没法建立起自身的完整产业体系,从而没法在经济上真正独立于中国。这就是越南所面临的结构性困境。

那么,对越南来说,更有可能的政策选择是什么样的呢?在我看来,比较可能的路径是,越南会继续深化与美、日、欧等国家与地区的自由贸易关系,这是它保证自己能获得外部支持、从而化解“中国焦虑”的基础。但这就意味着,越南基本上得放弃发展重化工业的路径了。

越南最终会怎么样?

那么最可能的结果是什么呢?在贸易上,越南会嵌合在美国主导的贸易体系中,在生产上,越南又会嵌合在以中国供应链为中心的东亚制造业体系之中。基本上,这是最能发挥越南比较优势,综合收益最高的一个位置。

现实也确实呈现出这样的趋势,在越南加入多个国际和区域自由贸易协定的同时,我们也看到,在2011年之后,中越经济一体化水平显著提升。我放了一张相关数据的图表在文稿里,你可以去看一看。

到这里,就可以得出这一板块总问题的结论了。对于中国来说,以越南为代表的东南亚制造业的发展究竟意味着什么?

答案并不是它们会取代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相反,东南亚制造业的发展过程,会成为中国供应链网络扩张的一部分,而像越南这样的国家,则更有可能会成为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制造业体系与世界市场对接的重要中介。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感谢施展老师的精彩洞察。

这份报告延续了施展老师的跨学科研究视角,用经济学、历史学、社会学、国际政治学的多学科分析方法,来解读中国。通过这份报告,你不仅仅能了解到越南怎么样,中国的制造业正在发生什么,更能理解中国未来会走向哪里,中国和世界的关系怎么样。

除了这份报告,今年,我们还发布了五份年度报告,分别是——

黄海老师的《中国消费产业报告》

香帅老师的《中国财富报告》

沈祖芸老师的《全球教育报告》

王煜全老师的《创新生态报告》

以及何帆老师的《中国经济报告》

这六份年度报告现在已经全部在得到App上线。

六份报告原价¥376.7,现在你如果打包购买只要¥318,推荐你现在就领先一步拿下。领先别人提前跨入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

好,今天的内容就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