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035 婚姻的本质是什么?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忍不住,又把顾衡老师《顾衡好书榜》里的一节课拿出来和你分享。题目是,婚姻的本质是什么?

顺便说一句,春天不是到了吗?顾衡老师说,那就搞个系列吧,就叫“仲春说春”,连续跟大家精讲四本书,都是和男女两性相关的。

他精讲的第一本书,是伊丽莎白·阿伯特的《婚姻史》。今天给你听的这节课,是阅读这本书的预备知识。听完了之后,我估计你对婚姻的看法,会大大深化一步。

好,有请顾衡老师。

你好,我是顾衡。

咱们古代《周礼》中有一句话:“仲春二月,令会男女,奔者不禁。”

接下来这个月,我想跟你聊一聊男女关系的话题。其中有一些内容,不太适合孩子听,所以如果你有孩子在身边,我建议你戴上耳机。不是说这些话题有什么不好或见不得人啊,总有一天,你会有机会跟孩子谈论这些让人困惑的问题,我希望这个月的内容能带给你启发和帮助。

这一周,我给你带来的是加拿大历史学家伊丽莎白·阿伯特的《婚姻史》。在这本《婚姻史》之前,她还写了《情妇史》和《独身史》。那这三本凑在一起,算是男女关系的三部曲吧。

婚姻这个话题,男人也聊,也研究。但是男性视角的研究,总体来说是什么样呢?打个比方吧,一聊,基本上就都聊成动物世界,聊成买卖了。多年以来,婚姻一直被男人们理解为一种财产继承的制度。说得露骨点,一个男人用钱,买来另一个男人的女儿,通过对这个女儿的排他性独占,生出自己的种,以便完成财产继承。

但是这本书的作者阿伯特作为一个女性,她看待婚姻的视角,并不局限于财产、性和孩子,还关注更多的东西。这是我读阿伯特的这本《婚姻史》,最大的收获。

在具体介绍这本书之前,咱们还是老规矩,先聊聊婚姻的由来。

父权制度下的婚姻

婚姻这东西,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以前的母系社会是群婚的,孩子生下来,只知其母,不知其父。这个“不知其父”,不仅仅是说因为群婚分不清谁是孩子的父亲,另一层意思是说,甚至在有的母系社会,大家并不知道生孩子这事儿和男人有什么关系。

晚至20世纪,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去美拉尼西亚群岛考察,跟那儿的土著说女人得和男人做爱才能生孩子,把他们笑坏了。马林诺夫斯基就一遍一遍地解释,跟祥林嫂似的。土著民看他实在是可怜,就退了一步,说“你们白种女人可能是有缺陷,没男人就不能生孩子。我们的女人不一样。她们在有雾气的早晨去海里洗澡,就能怀孕”。

在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母系社会,财产是跟着妈妈和孩子走的。男子成年后,腰上围块布,就离开氏族去外面找女人了。这很像现在的男人离婚后净身出户,只能带走自己的内裤。

而到了父系社会,财产是子女从父亲那里继承。这个规则导致了一个很严重的副作用。就是一个孩子生下来,谁是妈妈这个不会弄错,但是要弄清谁是爸爸,却必须要实行专偶制。也就是,男人必须把女人从头到脚、从出生到死亡,整个管起来。

这样的一个制度,给女性带来了无尽的屈辱和苦难,把男人自己也折腾得够呛。因为,在把女人视为一种必须进行排他性独占的资源之后,婚姻不仅仅意味着男人对女人的统治,同时也意味着一部分男人对另一部分男人的统治。压迫、奴役和战争,也就随之而来了。

父权制的产生,是文明进程中必然的一环吗?

大多数人同意这个观点。比如弗洛伊德就说,父权制文明的特点,就是对性欲实施普遍的压抑。那么,性欲被压抑之后,就像高压锅一样,得有个减压阀。这个减压阀就是拼命赚钱、唱歌、画画之类的事情,于是有了高度繁荣和复杂的人类文明。弗洛伊德管这个从减压阀往外滋滋冒气的过程,叫升华。

但是也有人,尤其是女权主义学者,认为,对性的压抑并不一定是文明的必要条件。他们举的例子是克里特岛。说这个母系文明比同时期的希腊大陆上的迈锡尼父系文明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之所以没留下来,是因为被男人破坏了。

这就好比当年翠花在村头开了个小卖店,生意挺好的。结果二柱子来把小卖部霸占,改饭店了。现在,二柱子的饭店生意兴隆是不假。但是你说如果让翠花继续开小卖店的话她肯定挣不到这么多钱,这个说法也是难以服人。

所以,美国著名人类学家理安·艾斯勒就把父权制称为人类文明进程中“骨碌碌滚到路边的一次意外”

那么,生孩子需要男人女人性交,这个事儿是怎么被发现的呢?现在主流的说法是,大概公元前8000年左右,父亲的角色最先被游牧民族发现。游牧嘛,地广人稀的,很少的人,领着很多的羊到处跑,一跑就是大半年。这就产生了男女单独相处的机会。

于是,男人们知道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没有男人,女人生不了孩子;第二件事是,只有我一个男人守在身边的话,那这个女人生下来的孩子100%是我的种。

最近,有人怀疑母系社会这个阶段是否真的存在过。我觉得这个怀疑很可笑。你只需要想一想这个问题:“父亲”这个概念并不是一开始就被发现的。那么,在此之前的人类社会,不是母系又能是什么?

只要细心观察,你会发现不少“母系社会并不存在”这一类的断言。这样的学问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他们只是改变了一个词的定义,然后就声称他们搞出大事情来了,得出颠覆性的结论了。

这像什么呢?这就好比正在举办奥林匹克100米赛跑。哎!我们村开饭店的那个二柱子跑进来了,在人家八条赛道旁边用语义学的煤渣铺了一条小道,在上面煞有介事地跑来跑去,然后声称自己得了冠军。说实话,这真是让人厌烦。

闲话少叙,咱们回到正题。正题就是,父亲的身份被发现了。

父亲的身份被发现之后,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要想得到属于自己的孩子,第一步就是得买个媳妇,就像你想吃鸡蛋得先买只母鸡一样。那买不起媳妇,怎么办呢?买不起,那就还是老办法,只能偷和抢了呗。

偷就是不给彩礼,直接把人家女儿拐跑了,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私奔。为了解决偷的问题,阿伯特的书里举了这么个例子,说法国政府1557年颁布法律,规定男性必须年满30,女性年满25,才能结婚。

今天咱们觉得男的30岁女的25结婚没啥,但那时候人的寿命短,超过3/4的人,活到30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这么折算下来,那时候的30岁相当于现在的55岁。那这个结婚年龄的标准显然制订得太高了。

没到岁数就想结婚怎么办呢?那就必须家长同意。如果未经家长同意,两个人偷偷结婚的话,这属于重罪,家长可以剥夺继承权。法庭甚至可以判到死刑。法国政府其实是用这个办法,解决私奔,也就是偷的问题。

除了偷,另一个办法就是抢。抢曾经很主流,是获得女人的主要方式之一。

今天还有很多风俗遗迹能够证明这一点。比如汉字结婚的“婚”,就是女字边加个黄昏的昏,意思是天黑了好动手;为了不让新娘子认识回家的路,就要把她脸蒙上,这就是盖头和面纱的由来;抢来的女人直接扛回家,这个不妥当。万一新娘子跑回去,领着小舅子打上门来呢?所以得先找个地方把新娘子藏起来,生米煮成熟饭再领回家。这就是度蜜月。

另外,100多斤个大活人,扛起来就跑,还没跑出姑娘家菜地呢就得让小舅子们追上,这么着就得找帮手。那兄弟们帮你抢了个媳妇回来,凭啥就归你,我们都没份儿呢?所以,古罗马那会儿,新郎的兄弟朋友,在婚礼上还真是要轮流和新娘子睡一觉,然后,这媳妇才真的归你了。

那你把我媳妇睡了,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咋做朋友呢?所以古代巴比伦人想出个折衷的办法,就是把新媳妇送到神庙去,让她跟过路的外乡人先睡一次,然后捐钱给神庙。这么着,这个外乡人就算咱兄弟们的代表了。你看,以前的伴郎还是挺不一样的,不像现在,胸口别一朵塑料花,光替新郎官喝酒了。

前面说的这些,是男人聊婚姻史的基本内容,也是传统的男性视角的研究主要关注的内容。那就是动物世界、就是买卖。男人对婚姻制度的解读是直奔主题的。这个主题,就是确保男性得到靠得住的血缘后代。

女性视角中的婚姻

阿伯特作为一个女性作家,她对婚姻史的视角就不太一样。在书中,她说的两个细节,让我一下子就意识到,婚姻里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作为一个男人,我以前从来没想到过。

她说的第一个细节,是1851年《纽约论坛报》上有篇文章,计算出美国当时一个四口之家,每周用在食品上的预算是4.26美元。那么,如果一个贤惠的妻子去批发市场买菜,然后把批发来的食物进行腌制和干燥的话,全家人食物上的开销就能节省下10%-50%。

这让我想起我小时候,我妈妈每年冬天都要买几百斤大白菜渍酸菜,买几百斤萝卜腌咸菜。在那个普遍贫穷和匮乏的年代,每家的妈妈都在做同样的事情,在钱少得可怜的前提下,想尽办法为孩子们提供更多的食物。

阿伯特说的第二个细节是,1886年,北卡罗莱纳的主妇们,其他家务活都不说了,仅仅是从公用水龙头往家提水这一件事儿,一年累计一下,每个家庭主妇需要步行148英里,提水36吨。我给你换算一下,就是每天,需要提着满满一桶咱们现在饮水机上用的那种桶装水,走3.5公里。

所以,同样是谈论婚姻,女性的角度就不太一样。

对男人来说,婚姻就是财产、性和孩子。但是对于女性来说,婚姻首先是一种生活方式,是每天一睁眼就没法歇上一口气的家务活。生炉子做早饭、揉面团做面包、给孩子穿衣服洗脸、叠被子、打水、洗衣服、扫地、收拾家、倒全家人的便盆、缝缝补补……还要赶在丈夫到家之前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万一这一天丈夫在工厂里过得不开心,被工头骂了,臭个脸子回到家,你还要忍耐,要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像哄孩子一样把男人哄高兴了。如果你也耍脾气,那孩子就要挨揍,弄不好你自己也会挨揍。

看阿伯特这个女作家聊婚姻,就像听她唠家常。汤汤水水的,充满了日常生活的生动细节。除了法律、习俗、宗教和财产,阿伯特还用了大量篇幅谈到了男女不平等、家务活、避孕等等其他方面。特别有意思。

好,我是顾衡。下期开始,我们就具体介绍伊丽莎白·阿伯特的这本《婚姻史》,咱们下期见!

好,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顾衡,我曾经对用户介绍说,他是我朋友圈里最后一位压箱底的大神。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前半辈子认识的,学问好,读书多,见识高,口才好,还愿意来得到给大家做专职知识服务工作的,这是最后一位了。

他的课程上线之后,有一位著名主持人,我就不透露姓名了,给我发微信说,这个顾衡老师太棒了,学问不说,就说他的口头表达,也值得我这种以此为生的人学习啊。

对,顾老师开的这个课,仅仅是学习他的表达技巧,这个时间花得也值。

打开这个音频附属的文稿,或者到首页搜索“好书”两个字,加入吧。

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