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065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是什么?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的内容来自得到App课程《顾衡好书榜》。

我们为您提供知识服务,很重要的一种方式,就是给您讲书。像我们的每天听本书栏目,是通过分兵把口的方式,为您介绍中文市场上最新出版的好书。而《万维钢·精英日课》呢,介绍的是英文世界最新出版的好书。还有《刘苏里·名家大课》,是凑齐了50位在中国学术界非常有影响力学者,给你解读人类历史上的那些思想经典。那今天推荐给你的《顾衡好书榜》,是带你每周关注一个议题,然后在这个议题之下,把书打通了读。

那究竟怎么样才算把书读通了呢。接下来,我们就来看一个例子,我们一起听听顾衡老师对一个问题的讲解:人类不平等的起源是什么?有请顾衡。

你好,我是顾衡。

本周,我给你带来的是《不平等社会》。作者沃尔特·沙伊德尔,是美国斯坦福大学古典学和历史学的教授。“不平等”这个话题,按说是属于政治经济学和社会学的范畴,为什么我要向你推荐一位历史学家讲不平等这个话题的著作呢?

这本书太可爱了。因为,沙伊德尔在用历史事实说明不平等自古有之的过程,同时也是从“不平等”这个新角度,再一次解释了历史。这个新角度就像一根线,把我之前乱七八糟划拉来的一堆碎片信息,串成了一条项链。这是我读这本书最大的收获。

要说这本书的结论,非常简单。沙伊德尔说,人类社会只要让它平稳发展,财富上的分配就会越来越趋向于不平等。就是马太效应呗:

这个不平等的进程,只能被战争、瘟疫、暴力革命和国家崩溃这四样东西暂时逆转。沙伊德尔把这四样东西,称之为四骑士

那么,除了这四样东西,还有没有其他更和平的办法,来减少不平等呢?比如民主体制,比如累进税这样的制度设计,比如大力推广义务教育……沙伊德尔斩钉截铁地回答:没有!这些都不顶事儿!

当然,我要强调一下,沙伊德尔的讨论仅限于经济不平等,政治、性别、民族之类的不平等,他都不涉及。

他这个结论对不对,咱们先放一放。我觉得,跟着沙伊德尔老师,以“不平等”为主题词,重新解读一下人类历史更有意思。那么,人类的不平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又是怎么制度化的?这一期咱们就来谈一谈这个问题。

不平等是怎么开始的

说到人类不平等是从怎么开始的,你脑子里蹦出来的肯定是卢梭,因为他的成名作就是《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嘛!卢梭说,从逻辑上,人有自然的不平等和社会的不平等两种。自然的不平等就是我力气比你大,我要你把你手上的果子给我吃,不给我就揍你。这么着,就不平等了。

但是自然情况下这种赤裸裸的欺负是不是普遍存在的呢?卢梭和沙伊德尔都认为并不存在。

因为人太聪明了,会使用工具,会伏击。你比我力气大不假,但你要是欺负我,那我可以藏在一棵树后面,用一块板砖把你砸成植物人。而且咱们人类,自从200万年前开始就拥有了远距离投掷的能力,这就使得欺负人更不划算了。再说了,摘个果子又不是多么费劲的事儿,衡量一下风险收益比,欺负人是很不划算了。

于是卢梭的结论是:人类的不平等起源是社会性的。有了剩余,有了私有财产之后,人类才产生了不平等。

卢梭这个结论对不对呢?我觉得不对!

比方说,我是熊二,发现了一大窝蜂蜜,我不告诉熊大。每天假装上厕所溜出去偷偷一个人吃。对于采集时期的人类来说,一大窝蜂蜜是很大的一笔财产。我把它藏起来一个人偷偷吃,这是我的私有财产了吧?但是这构成了我和熊大之间的不平等了吗?并没有!可见,有私有财产也并不一定就会催生出不平等。

还是我和熊大,还是一窝蜂蜜。但是这窝蜂蜜在悬崖上,熊大太笨,爬不上去,只有我熊二能爬上去。这么着,我跟熊大说,你每天替我洗内裤,我给你带蜂蜜回来。熊大同意了。这是个自愿的交易,我和熊大到这儿,是平等的。

但是到了下个礼拜一傍晚,熊大内裤洗完了,坐在门口等我采蜜回来。我拿着一罐蜜,耷拉个脸子说,“今天太阳晒得我头昏,你先给我唱个小曲儿解解乏,我再把蜜给你”。

这就是欺负人了,对不对?因为契约里只有洗内裤,没有唱小曲儿。但是,熊大很可能会屈服。他一整天没吃东西,就等着这罐蜜呢。那这么着,不平等就产生了。熊大为什么会屈服呢?因为我俩分工之后,我有更强的不可替代性。我会洗他的内裤,他却没法替我去采蜜。

我和熊大的故事告诉你一件事:不平等的起源并不是私有财产,而是社会分工。社会分工导致了人们彼此之间的需要。而这个需要,是不对等的。这才是不平等的起源。

但是卢梭很可能会反驳说,采集社会,你采你的果子,我采我的果子,有啥劳动分工啊?再说也没有冰箱,吃饱了再多摘个果子不仅没有任何用处,反而增加了第二天觅食的难度。所以大家都是吃多少采多少,并没有剩余。没有剩余就没有交换,没有交换也就不会产生分工。所以,你说的故事只有在动画片里存在,原始社会不是这样的,没有分工,没有依附,没有不平等!

但是,沙伊德尔在书中提了这么件事儿,就是在加拿大的太平洋沿岸发现了好几个1万多年前采集部落的遗址,规模都在100人左右。他们守着小河的入海口,抓鲑鱼吃,就像今天《动物世界》里的熊一样。

在这些遗址中,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大房子里,鱼骨头就大;小房子里,鱼骨头就小。如果像卢梭说的,每个人都是自己抓鱼自己吃的话,那么,不论房子大小,鱼骨头都应该有大有小才对。这个大房子里鱼骨头大,小房子里鱼骨头小,说明早在采集社会,人类社会就已经出现不平等了。

采集社会,怎么会出现不平等呢?针对这个问题,产生了两种解释。

一派以女学者安娜·普伦蒂斯为代表,她提出的学说,叫“稀缺说”。

她说,鲑鱼顺着小溪逆流而上去产卵。那么对于抓鱼的来说,在哪儿抓鱼就大有讲究。力气大的,比如王胡,他每天都抢占小溪的下游,每天抓大鱼,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力气小的阿Q只好去王胡的上面,逮王胡剩下的小鱼,以泪洗面,勉强果腹。

另一派以男学者布莱恩·海登为代表。这个海登咱们在《书单4》里提到过。他的学说叫“宴飨说”。他说,那会儿没冰箱,一个人抓到太多太大的鱼,自己吃不掉,肯定就要请大家吃饭。你总请大家吃饭,大家吃你的嘴软,拿你的手短,那你说话分量就重,不平等由此而来。

所以你看,王胡和阿Q去抓鱼,没有私人财产,没有社会分工,不平等也产生了。所以,卢梭说不平等必须起源于财产私有制,这个说法就站不住脚。

但是,打猎也好,捕鱼也好,收获是极不稳定的。今天王胡逮着头抹香鲸,每人发两大盆鱼油泡澡,大家都管王胡叫大哥;明天阿Q打了头野猪回来,大家又管阿Q叫大哥。这成何体统呢?那么,这个不平等,是怎么被制度化和固定化的呢?

不平等是怎么被制度化的

沙伊德尔的猜测似乎是这样:王胡问大家伙儿,天天吃烤鱼,腻不腻?想不想换换口味?老少爷们儿们都说想想想。王胡就说了,林子那边,离着六里地,有个王家庄,他们没有鱼,但是有山羊和麦子,咱拿鱼干去换点儿来,我做羊肉馅饼给大家吃好不好?老少爷儿们都说好好好。

这么着,为了能吃到羊肉馅饼,就产生了分工。有捕鱼的,有晒鱼干的,有划船搞运输的,还有磨面的……分工的结果什么呢?是每个人对王胡的依附。

前面举的熊大和熊二的例子,熊二用蜂蜜换熊大给自己洗内裤的服务。这个简单的分工,就能造成熊二欺负熊大的后果。但是熊二不会过分。一旦他过分了,熊大不吃蜂蜜改吃蘑菇,不受你这份窝囊气,也能活。但是到了王胡这儿,分工更加细致,晒鱼干的、划船的,慢慢地只会晒鱼干或划船,丧失了捕鱼技能之后,他们对王胡的依附程度就会深很多。

沙伊德尔在书中举了这么个例子,说生活在加利福尼亚沿海的丘马什人,

几千年来一直就是采集橡子、捕鱼,云卷云舒,岁月静好的。可是不知是谁,捣鼓出一个能装十几人、可以划到深海去的独木舟。有了独木舟,就捕到了更大的鱼。鱼太大吃不掉,就拿鱼和内陆的人换燧石、换坚果和稻科植物。这么有了分工,制度性的不平等也就随之产生。

那么到了农业社会,小农自然经济。每个农夫都是自种自吃,怎么也产生了不平等,甚至不平等的程度比采集还更严重了呢?

因为相比于采集,农业有两个致命的弱点,一是采集部落可以移动,这棵树上的果子吃完了就去找另一棵树,种地的农民却不能动;二是采集部落吃多少摘多少,摘不到就饿死拉倒。而农业是季产年吃,秋天必须储备够吃一年的粮食。

那你又不能动,家里还有两麻袋大米,必然就被惦记上了。所以,农业社会对集体防御就有非常强的诉求。这个诉求,导致了农夫对韦伯所说的暴力专业人士——也就是国王和武士——的依附。

到这儿咱们小结一下:采集部落是因为彼此之间互通有无的交易,导致了部落内部的分工,从而催生了不平等;而农业是因为动不了,又必须要有粮食储存,防务要求导致了农夫对国王的依附。这两条,就是人类社会不平等的起源。

那么,采集部落为什么要彼此交易呢?你鲑鱼吃腻了,离开小溪去树林里采蘑菇就得了呗,干嘛非要晒鱼干去换蘑菇呢?简·雅各布斯,就是写《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的作者,提了这样一个说法。

她说,古代采集社会,大家普遍想得到黑曜石。这个黑曜石是火山熔岩冷却而成,硬度极高。一敲,就能形成很锐利的边缘,在没有金属的年代,这就是最好用的刀了。有的部落,好巧不巧的,就住在火山口,满地的黑曜石,过着家里有矿的生活。别的部落都大老远地拿土特产来换黑曜石。

那么,什么东西才能经过长途跋涉,还不坏呢?只有植物的种子和活的动物。这么着,有黑曜石的部落,就成了一个贸易中心。雅各布斯说,这就是城市的由来。

城市形成之后,城里的主妇们收到各采集部落送来的植物种子,鸡啄鼠偷的,无意间就完成了杂交育种的工作;同时,送来的各种动物,主妇们必然是先杀掉脾气不好的、叫个不停的,再杀温顺的,最后再杀还会下蛋产奶的。这么着,城里的主妇们又完成了动物的驯化工作。

再往后,是城里的主妇跟采集部落的人说,别再给我送果子狸、蝙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我不要!我就要猪,要小麦。采集部落没办法,只好含泪从城里少妇的手中接过小麦种子,抱着小猪仔,回家去了。

雅各布斯的意思是,采集部落和采集部落之间是没有交易的。交易发生在城市和各采集部落之间。是城里人完成了对动物和植物的驯化,然后用交易强制采集部落向农业转化。在这个转化过程中,城里人把分工强加给了采集部落,也把不平等强加给了采集部落。

今天,咱们聊的话题是人类不平等的起源。敲黑板总结一下,就是卢梭说不平等起源于私有制,我认为不靠谱,不平等应该起源于社会分工。特别巧的是,今天介绍的安娜·普伦蒂斯、布莱恩·海登和简·雅各布斯,这三位学者都是加拿大人。我个人最喜欢雅各布斯的说法,但要论到靠谱,恐怕还是海登的“宴飨说”最站得住。

好,我是顾衡,咱们下期见!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顾衡好书榜》是一个年度服务专栏。顾衡老师每周会用三四期音频的体量,来给你介绍一本书。每一本书的讲法,都不只是告诉你这本书本身的结论,而是会调动顾衡老师的知识储备,帮助你理解这个问题的来龙去脉。

你如果订阅了这个栏目就会发现,顾衡老师不仅学识渊博,风趣幽默,而且还非常的投入,他是把这门课程当成一项事业来做,认认真真地为你服务,保证你读到的每一篇内容都不注水、不打折。

你如果想支持顾衡老师把这个栏目坚持做下去,拜托你在首页搜索“好书”两个字,找到《顾衡好书榜》,加入这门课程,并且把它推荐给更多的朋友。

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