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056 金融创新的本质是什么?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的内容来自香帅老师的《北大金融学课》。

香帅曾经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博士生导师。她的这门金融学课,就脱胎于北大的课堂。那香帅老师为什么要把课堂搬到得到App呢?

她说,因为今天是一个“全金融”的时代。换句话说,金融已经贯穿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从财富管理,到教育养老,从个人生活,到职业选择,金融跟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接下来,推荐你收听的就是香帅老师课程中的一讲。我们一起来听听看:金融创新的本质是什么?它跟我们普通人又有什么关系?

你好,欢迎来到香帅的北大金融学课。

今天课程开始,我先问你个问题:支付宝、ATM机、资产证券化、股份制公司,你觉得这几项中,哪些是属于金融创新?

这道题其实不难,我估计大部分同学大概都能答对。我们都知道,学术界对创新的理解上,基本上是采用著名经济学家熊彼特的定义,所谓创新,就是新的生产函数的建立。所谓新的生产函数,就包括新产品、新市场、新的组织方式。

所以,从这个定义来看,金融创新自然就是指金融领域的新产品。你看,ATM机是金融创新,资产证券化产品也是金融创新;新的组织方式,比如说股份制公司;新的交易模式,比如支付宝等移动支付。所以,刚才我讲的几个,很容易辨别出来,都属于金融创新的领域。

说到这儿,可能很多人就觉得,我已经理解金融创新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这个理解只能说对,但是不透彻。刚才说的这些创新,其实只是金融创新的第一层含义,也就是熊彼特说的,新的生产函数的建立。我们把它准确归类,应该叫做工具创新。

但是,其实在金融创新的背后,还有一层含义,这也就是今天我要跟你讲的——金融创新的本质是思想革命。

我们刚才讲了这些技术、工具的革新,它是形,而思想革命才是灵魂。而这一部分,没有在主流的金融学中涉及,所以你在任何教科书上也看不到这些。但其实,这才是金融对人类文明的最大贡献所在。

为什么这么说呢?思想革命和金融创新到底怎么相互影响,今天我们要从两个方面来讲这个问题。一个是12世纪开始的国债,一个是17世纪开始流行的股份制公司。

我们都知道,股和债,是构筑金融市场的两个最基本的工具,实际上你不知道的是,它们也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两次飞跃。听完这两个工具的诞生历程以后,你就更加明白,金融创新和思想革命相辅相成的关系了。

一、债:时间货币化,将人从神那儿解放出来

我们先来说债,一句话就可以总结:社会的认知改变助推了债的产生,而债开启了欧洲的思想启蒙。

我们先来看债是怎么诞生的。前面我在课程里说过,债务关系是人类最古老的关系。但是,你知道吗?债权人在欧洲很长时间内,都被视为邪恶的代名词,利息是被视为违法的。

为什么呢?你可以想一下,利息是什么?我们第一堂课就说了,是资金使用的时间价值。所以,实际上利息是对时间的定价。这个概念你听上去很稀松平常,但你要知道,这个概念,在中世纪的欧洲是绝对的离经叛道。

当时,我们的人类社会经历了长时间的低生产力的水平以后,对自然是又敬又畏,所以很多事情都被认为是神的安排。而生命的过程,就是对神的赎还过程。换句话说,人的时间是属于神的。

好,这里插播一句,咱们古代中国其实是个非常有趣的地方,周王自称天子以来,诸神归位,世俗君主和神明合二为一。所有的中国老百姓都是天子臣民。所以,中国老百姓的时间是属于天子皇帝的。所以,古代没钱交税的时候,可以服徭役去抵,也就是用时间去抵税。

但欧洲不一样,欧洲是君权神授,到现在为止,欧洲很多王室国家的国王登基的时候,仍然是主教为君主加冕。所以,它象征着君王的权力是神给予的。所以,人们的时间是属于神,属于上帝的。

好了,说到这的时候你就明白了,既然你的时间是属于神,属于上帝的,那么收取利息、收取时间的价值,那就意味着从上帝那儿偷窃了时间,偷窃了价值。这不是我说的,这是欧洲的经典文献里面告诉我的,传教士说:收利息的人都是在上帝那儿偷窃时间、偷窃价值。

所以说,在欧洲的中世纪,高利贷、收利息是被严格禁止的。即使有人干,也是小范围,小规模的。

就这么一个传统,大大地限制了人的思想的活跃度。

直到12世纪,这个传统终于被威尼斯这个城邦小国给打破了。威尼斯我们知道,是意大利北部一个商人传统很浓厚的城邦小国。它因为战争的原故,就被逼向全体国民借钱,即发行公债,所有的威尼斯人都成为国家的债权人。

我在前面给你讲过,它使得国民有了投资工具,可以分享国家成长,把国和民的利益统一起来。除了这个意义之外,更重要的是,公债使所有的威尼斯人都接收到了一个信息,即:金钱是可以繁衍生息的物品。

不要小看这句话,在宗教氛围浓厚的当时,这是对神权的极大挑战,它意味着在上帝之外,我们人类创造了一个超越神权的生物,而这个生物居然可以替属于上帝的时间定价。换句话说,最具有神性的时间被货币化和世俗化了,这一步,对欧洲产生的整个震荡其实是不可想象的。

而且,尽管当时很多传教士斥责国债是对时间的偷窃。但是,因为国债太好用了,一下子帮欧洲的小国解决了筹资的问题,而国民也很喜欢。所以,欧洲各个小国开始争先恐后地发国债,甚至开始学会用国债做抵押,进行再融资。

所以,随着国债在欧洲的推广,时间被大规模地世俗化和货币化。这种认知改变是全社会性的,也意味着将人从神那儿解放出来。而这种认知上的改变,才是社会变革的真正基础。所以,欧洲的思想启蒙是从金融概念、公债开始的。

二、股: 将人从“人”这儿解放出来

另外一次思想革命则是“股”带来的,这次发生在17世纪的荷兰,这也是一个市民传统特别深厚的国家。

这里,我要稍微给你颠覆一下关于社会阶层的概念。很多人都知道,社会阶层,包括什么国王贵族、平民奴隶。抛开这些名词,你会发现,不同的社会阶层是由他们的资金集聚能力所决定的。

你要仔细体会一下这句话。再想想,我们现代社会上什么富豪、权贵、平民的划分,其实根本区别也就在于我们的资金资源的集聚动员能力不同,也就是广义上的个人信用不同。

在封建制的欧洲,大部分人属于领主,所以他们是多少存在着附属的人身关系的,他们谈不上个体信用,更谈不上大规模集聚资金的能力,世俗贵族和国王是例外。所以你要打破这种能力约束,就只能靠战争改变你的身份。

但是,股份制出现了,它使得人和人之间产生了一种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机制。这种机制打破了资金调集能力的约束,你的身份不要紧,项目才要紧,只要你的项目能替大家赚到钱,就能募集到资金。很多海上贸易探险家,通过这样的方式完成了阶级的跃迁。

后来,随着股份制的推广,欧洲的工业革命也才有了资金基础,新兴的工业家、资本家阶级也才能够登上历史的舞台。

欧洲那种固化的阶层被打破,一场深刻的社会革命从此开始了。

所以说,如果说“债”让时间货币化、世俗化,将人从神那儿解放出来。那么,“股”就是打破了资源集聚能力的约束,将“人”从人这儿解放出来。而这才是欧洲自由主义的根源所在,也是金融创新对人类文明最大的贡献所在。

其实挺遗憾的,这一点在我们的主流教科书里被忽略了,但其实有一些了不起的金融学家、历史学家,都曾经对此有过认识。像希克斯就说过,工业革命一直在等待一场金融革命。工业革命的很多技术13世纪就有,为什么要等到18世纪才爆发?为什么要等到社会观念的转变,人力资本的释放,以及大规模资金集聚约束的打破?金融革命所带来的生产力和社会结构的变迁,在我们的教科书里轻轻地被抹去了。而这种思想革命,才是金融创新最大的力量,它不仅仅改变了欧洲的力量版图,也对未来世界的走向产生了深远的,甚至是决定性的影响。

我想,这才是金融创新最核心、最强大的力量所在。

今日概要

1.金融创新中的工具革命是形,而思想革命是魂。人类历史上两次最重大的金融创新,债和股,分别把我们人从神和人那儿解放出来,改变了社会观念,释放了人力资本,打破了资源集聚能力的约束,最终带来了生产力革命和社会结构的变迁。

2.金融创新的本质是一场思想革命,工业革命一直在等待这样一场划破夜空的革命,它不仅改变了欧洲的力量版图,也对未来世界的走向产生了深远和决定性的影响。

思考题

我们今天讲到,股和债背后的思想革命对欧洲社会的变迁起到过特别重要的作用。结合我们今天和前面的课程回忆一下,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有没有金融创新改变了社会结构,改变社会认知的例子?这种例子如果有的话,我想请你讲一下,这场革命是怎么带来我们中国整个社会的思想认识上的变化的,如果我们能够举出一个比较具体的例子就更好了。

欢迎你把你的思考放在留言区,跟大家一块儿分享。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听完刚刚香帅老师的讲解,你可能也感受到了,金融本质上是一种为人类赋能的技术。它把人类从资源约束中解放出来,通过跨时间、跨地域的交换,让我们更好地掌握自己的命运。

你如果想系统学习金融学知识,搭建自己的金融世界观大厦,推荐你在得到App首页搜索“金融”两个字,加入香帅老师的这门《北大金融学课》,现在就开始你的学习。

好,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