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17 NFT为什么能卖出天价?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推荐给你的是卓克老师的年度日更课程《卓克·科技参考》。

最近有一个大新闻,一幅数字格式的图片在佳士得拍卖行,卖出了6934万美元的天价。交易的形式叫NFT,是一种虚拟货币。也就是说,收藏这幅数字画的人,不会得到一幅实体的画,他只会得到一个虚拟的权益,而这个权益就记录在类似区块链的分布式账本里,叫作NFT。那这个NFT为什么能卖出天价?它究竟是一个骗局,还是技术给我们呈现出的一种新逻辑呢?

接下来,我们一起听听卓克老师是怎么说的。

最近,听众中有多人问到,NFT是什么?能不能说说?而且有一天,一个真正的艺术家跟我聊天的时候也提到,最近很多人都疯狂地和他推荐NFT,问这个东西到底靠谱吗。

所以今天的《科技参考》,我们就来说说NFT。

NFT的本质和价值

NFT的全称是“非同质化代币”(Non-Fungible Token),是区块链各种币的一种。但区别在于,它在艺术品市场找到了应用场景。

今天,市场上最火爆的NFT是NBA Top Shot。你可能原来收集过球星卡、明星卡或者干脆面里那个水浒人物卡,而NBA Top Shot就是数字化的NBA球星卡。因为是电子化的,所以这里不是一幅图片,而是一个球星比赛时几秒钟的精彩瞬间。在这个市场里搜索,按价格排列,最贵的是NBA灰熊队Ja Morant的一个隔人扣篮,这是个传奇级别的卡,24万美元,发行量是25个。

而为什么要说这个卡呢?因为这里,一张卡就是一个NFT。当然也有9美元的卡,而那也是一个NFT(非同质化代币)。

这时候,你可能就会觉得奇怪了:都是一个币,怎么一个值24万美元,一个值9美元呢?这就是NFT和比特币最不一样的地方——而比特币相反,是同质化代币。

认为币应该有不同的价值,就像认为球星卡应该有不同的价值一样,哪怕都是灰熊队Morant那张隔人扣篮的卡,牌号01的也比牌号02的高几万美元,这就是源于币的非同质化。

而比特币,其实也是有一点点内容不同的可能性的。虽然谈到比特币的数据结构,人们都会说有交易列表,有上一个块的哈希值,有难度值、随机数、时间戳等等,但在2013年的更新中,每笔交易信息中还增加了一个扩展字段 0P_RETURN。这里可以写入40字节的额外内容,大约七八个单词的容量。曾经有些人就把不希望被删除的新闻刻入了其中,如果有人认为这些新闻对他极其重要、更有价值,那么谁对这个块的产出做出了贡献,谁就应该获得更高的奖励,那么挖币后得到的奖励就不一样了,于是币和币就非同质化了。

NFT的非同质化就是这个意思。它的价值在哪里呢?

在它的创始人团队来看,就是可以确凿无疑地证明存在过某个东西,比如,某份交易记录、某个财产的归属权、购买过的门票信息,甚至是对未来的预测,比如黄金明年涨幅大约50%等等。

由于这样的记录是分布式存储的,也就是说,每个参与者都会保存一份完整的账本,账本里记录了我买Morant球星卡的交易,那如果其他人想要篡改交易记录,在分布式账本里,只修改一个人或几个人的账本是不够的,他需要更改半数以上人的交易记录才可以,但这件事又太难了。所以,相比单一账本,分布式账本几乎不可能篡改历史、伪造记录。

NFT的交易与应用

NFT的应用如何呢?

这其实是困扰每个虚拟货币最大的问题。我们可以看看它的市场里都有哪些交易。在NFT中按销量排名,刚刚我说的NBA球星卡排名第一,交易总额已经超过了4.2亿美元,大约占全部类型NFT交易额的55%。

交易额排第二的是叫作“加密朋克”(CryptoPunks)的商品。这个商品就和球星卡里带几秒的精彩比赛镜头不同了,仅仅是一个24×24像素的小人头,靠肤色不同、发型不同、抽不抽烟、戴不戴眼镜、戴不戴帽子来区分不同的头像。

而这个头像,就是价值标的物的全部了,你花钱证明了“NFT交易市场中这个图标是你买下的”,仅此而已。如果NBA球星卡这类带着运动员商业价值和NBA联盟合作、拿到版权的数字球星卡最贵是24万美元的话,你觉得那个24×24的像素小人头的价格是多少?

其实很贵的。现在NFT市场里最贵的商品都是这类头像,最贵的NBA数字球星卡甚至都排不进前50。第一名那个头像编号是7804,售价782万美元,合5100万人民币。因为这样的组合很多,所以可以容纳的NFT也很多,现在平均一个头像的价格大约是2万美元。我在文稿里放了一张价格排行,前11个最贵的NFT,第11名是65万美元。

如果我们再看销售量排名第三的哈希面具(HashMasks)的话,其实模式和刚刚那个加密朋克的小人头像是高度类似的,就是做出不同面貌的人物半身像。

排名第四的是加密猫。这里购买的是不同样子的卡通猫,它还带有一些游戏特性,公猫母猫还可以虚拟交配,生下的小猫有一定几率继承父母的特性,甚至突变出一些其他特性,特性越稀有,猫的价格就越贵。

数字化收藏品确权

很多人看到这里,觉得已经不用再顺着市场份额继续往下捋了,已经得出了结论,“行了,这就是庞氏骗局,又是一群诈骗犯在集资呢。这都是什么玩意!从实用价值到艺术价值全无的东西,忽悠到好几千万人民币,这要不是骗子什么是骗子?”

先别忙。我们可以从另外的角度想想——

比如限量版邮票,对于集邮爱好者来说,几百万一张的邮票也都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但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邮票真的有什么实用价值吗?在中国拍卖历史中,最贵的邮票是1968年发行的《全国山河一片红》,使用价值邮票上印着呢,就8分钱,只够寄市内的,寄外地还得多贴几张。但是它的拍卖价是1380万人民币。

再往早了说,中世纪欧洲大部分人一生的愿望就是死后能上天堂,于是就把所有赚来的钱都捐给教会。还有,阿兹特克人搞活人献祭时也是虔诚和幸福的。这些不同时期的价值观拿到当下,都是我们无法接受的,所以这类稀奇古怪的、我们不能接受的价值观其实只是我们不熟悉的多样性。当我拥有了加密朋克的7804头像之后,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立刻相信这东西特值钱。

如果你认为这种价值观太跳跃,暂时无法认同,那我们说一些确实发挥作用的领域——

比如有一类艺术创作,它是纯数字化的,也许是一副JPEG格式的图片,也许是一段MOV格式的影片。这类东西是艺术家一点点创作出来的,所以别看它是数字格式的,一样包含了丰富的创作价值。但从前,这类创作只适合展示和传播,不方便买卖。因为任何买家都知道,这就是个几十MB的文件而已,我花100万美元买来,但别人可以复制一千份,也和我这个一模一样,而且成本为零,那我为什么要买它?但有了NFT后,这类艺术作品的行情就要看涨了。

比如一件作品,名为《每一天:前5000天》,在2021年3月11日佳士得拍卖行以6934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这作品里密密麻麻画的都是什么呢?是艺术家迈克·温克尔曼(Mike Winkelman)在过去13年里,每天画的一幅画拼在一起。关键是,这是一份JPEG格式的图片文件,作品的所有权就记录在NFT中。于是,你付款后全球就真的都认可是你买下的,别人拿着复制文件也没有任何价值,因为所有价值证明都在NFT网络中那个登记过的账本里。NFT中记录的数字化艺术品拍卖成功的还有其他作品,其中也不乏以几百万美元成交价交易的。

前几天,和我聊到NFT的那位艺术家田晓磊也有很多类似的作品。我不懂艺术,不过我很喜欢看他创作的那些带有一丝疯狂和魔性的东西,它的作品往往是用3D引擎做的动画。

对数字收藏品进行所有权确认这个事情,在传统商业里并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但对真实物品进行所有权确认,却是几千年来人们一直在做,而且形成稳定规范的。所以,如果抛开NFT市场当前的热潮和我们看不惯的那些价值观,它提供的功能还是填补了一些现实中没能很好满足的需求。这类需求,除了数字收藏品和艺术品市场的所有权买卖之外,还有打赌和预测的内容、软件协议、游戏中虚拟资产。

如果你说,在NFT出现之前,已经有数字化的艺术品拍卖过了,而且是用其他方式解决的,不一定非要用NFT。是的,但起码NFT和它形成了一些竞争的局面。这就导致NFT在数字艺术品上和实物市场拍卖中是截然不同了。

咱们再说得玄一些,假如今后出现了一些从未使用传统方式买卖过但又很有价值的商品,如果它们一开始的交易就采用了NFT买卖,那这些东西就是和NFT一起成长起来的生态,今天我们看着很不合理的球星卡、小人头像、小猫,就成了这个世界中的早期珍藏版纪念品了。

那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是什么呢?比如,一段有个性化功能的DNA片段、一个人的知识体系、一个人的回忆、一个人个性化的神经元的连接图谱等等。如果这些都可以用数字化的形式保存了,它们无疑非常有价值,那归属权如何界定呢?

虽然我也不愿意接受一个像素小人头像卖5000万的魔幻现实,我也更愿意相信这疯狂的价格主要是货币增发过量后的溢出,但从NFT能提供的功能看,在一些领域,它确实可以很好的满足需求。

这就是今天的内容。我是卓克,我们明天再见。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卓克·科技参考》这门课程的使命,是为你持续追踪科技和产业前沿。什么芯片、疫苗、特高压、自动驾驶、量子计算等等,卓克老师都会为你汇报最新进展。

如果你想跟上这个时代科技变化的节奏,抓住正在爆发的机会,推荐你在得到App首页搜索“科技”两个字,找到卓克老师的《科技参考》这门课程,现在就加入学习。

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