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20 我们为什么需要通识教育?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我们要首发一套新书,一共两本。第一本是吴军老师的《阅读与写作讲义》,还有一本也是吴军老师的,《数学通识讲义》。

吴军老师我们都很喜欢。他是一位计算机科学家、硅谷投资人,还是一位获得过各种图书大奖的作家。当然,他还是我们得到的名师。去年,我们请吴军老师启动了一个写作计划,就是出版一系列的通识讲义,帮助所有上进的年轻人补上通识教育这堂课。最先推出的两本书,一本阅读与写作,就是我们一般说的语文课。还有一本是数学通识。这都是对个人成长和发展来说最底层的能力。

那吴军老师为什么要启动这个写作计划?接下来,就让我们来听一听他是怎么说的。有请吴军老师。

你好,和你报告一个消息,《数学通识50讲》《阅读与写作50讲》这两门课的新书已经正式出版上市了。这里我想跟你谈一谈,为什么我要出版这一系列通识讲义,为什么说通识教育是我们跨越阶层壁垒的机会。

今天,中国人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很多人也都进入了中产阶层。他们接下来就希望自己能更上一层楼,或者自己的下一代能够超越自己。但是他们普遍遇到了困境,就是在职业发展上,有所谓的天花板,在社会地位提升上,有所谓的阶层壁垒。通常人们在 35~40 岁,就会遇到这样的困境,然后在接下来的大半辈子里,能做的,除了享受生活、教育孩子超越自己,就是在工作中维持现状,即便这个人很努力。

为什么简单的努力破不了局呢?这就和教育、培养有关了。我们大部分人所接受的教育,只是让我们掌握了单一的,或者过于专业化的技能。社会需要这种技能,我们在物质和荣誉方面获得的酬劳,就是这种技能的市场价格。有人可能会想,我多掌握一种技能,就比别人本事大了,机会就多了。这种思维方式,依然是简单工匠式的,因为一个人即便掌握了五种技能,谋生时使用的通常也只有一种。

比如在硅谷,很多工程师觉得,单靠在公司的工作,很难买得起最好学区的房子,于是考了房地产经纪人和保险中介人的执照,从拥有一种技能变成了三种,下班后和周末,加班加点地做本职工作之外的事情。这样,虽然收入好像是多了一些,但最后,他们真的能比一心在公司工作的人走得更远吗?真的难说。这样的技能教育,接受得再多,也不过是从一种工匠变成几种工匠。

我曾经说过,即使是做同一件事情,精英水准和普通执行层面水准的差距,也可能是几个数量级的。要达到精英水准,就需要提高综合素质,不能只靠一个个单一的技能。而提高综合素质这件事,虽然可以通过自己长期的摸索,取得一些进步,但这样效率太低,进步的速度太慢。更有效的方法,是接受通识教育。

不仅中国人,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人,都有名校情结。但是,世界上的顶级名校,相比于二流大学,专业课讲得并没有太多的亮点,为什么大家还要上名校呢?除了学生群体素质高、教育资源多,很重要的一点是,学生能够在那里接受到更好的通识教育。

并不是只有哈佛、普林斯顿这些以文理科见长的大学才有通识教育,即便是大家认为以理工科见长的麻省理工学院,在大学本科教育阶段,也非常强调通识教育。麻省理工学院人文学科的水平其实很高,它绝大部分人文学科,都能在美国排进前十名,更不用说它还有很好的商学院了。这让它的毕业生成为工业界领袖的比例非常高——占到了校友人数的40%左右。至于那些以文理科见长的名校,更是注重通识教育。普林斯顿大学著名计算机科学家、美国工程院院士李凯教授,总是要求他指导的本科生多选人文类的课程。因为在他看来,对从业者来说,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学习计算机技能,但是,如果一开始通识教育的基础没有打好,人在职业道路上就走不远。

这些道理很多人都懂,但是却没有机会补上通识教育的欠缺。因为我们的大学,还是严格分专业的,高中教育则是非常强调分数的。这些做法,都和通识教育的理念相违背。因此,即使在中国上了最好的大学,也不一定能受到很好的通识教育。那怎么办呢?只有在课堂以外想办法补救了。

当然,在补上通识教育这一环之前,我们要先了解什么是通识教育。

通识教育这个词是从拉丁文里的 Liberal Arts 翻译过来的,liberal 是“自由”的意思,arts 通常翻译成“艺术”,让人联想到音乐、绘画、摄影、手工等。但是,它的含义其实更广泛一些,是指那些不一定能让人直接用来谋生的技能,包括数学、哲学、历史、艺术、音乐,还有很多其他的人文学科。那么,为什么把 liberal 和 arts 这两个词联系在一起呢?这就要从古希腊的自由民说起了。

liberal 最开始是指古希腊自由民的属性,自由民是希腊半岛上各个城邦的主人,有政治权利、自由意志,能够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同时,古希腊也有很多奴隶,但并不是所有奴隶都像小说《斯巴达克斯》里描写的那样,完全没有人身自由,天天戴着脚镣,要干繁重的体力活儿。用今天的话来说,古希腊很多奴隶其实都是白领,甚至是合伙人。他们可能是管家、家庭教师、乐师、画匠,甚至是店长——他们经营店铺,和主人分享利润。但是,不管奴隶的物质生活水平怎么样,有没有经济收入,有没有人身自由,他们都不是自由民。

古希腊的很多奴隶都不是文盲,他们也接受过教育,但是,他们学的都是谋生的技能。因为不是自由民,他们就不具有社会主人的心态,不会去操心那些自由民要操心的事情,当然,他们也不用学习自由民才要学的知识,更不用具备行使社会主人权力所需要的素养。因此,在古希腊,有没有接受过通识教育,是区别自由民和奴隶的依据。

那么,接受了通识教育的希腊自由民做什么呢?看看苏格拉底的生活就知道了。他每天吃完早饭,和自己的泼妇老婆打个招呼,然后就到广场上去和别人辩论了。当然,遇到战争,他也要去打仗,因为那是自由民的义务。

在过去物质不丰富的年代,人虽然是法律上的自由人,但是时间都用来获取谋生的基本物质了,要想像苏格拉底那样生活和思考,完全是奢望。因此,通识教育就无从谈起,甚至也没有必要。但是今天,中国人已经从法律上的自由人,变成了经济上的自由人,接下来,应该变成精神上的自由人。这种时候,通识教育就显得特别有必要了。

当然,有人会问,你前面说的自由人应该有的知识,能帮我多挣钱吗?能让我在单位提升两级吗?也许不能,或者说,不能直接实现你的需求,因为它们和挣钱的技能无关。但是,如果你把自己当成这个世界的主人,要享受这个世界,就像当年古希腊的自由民享受自由一样,就需要有主人的学识。人要想成为社会的精英,首先要在精神上成为精英,这样才能用精英的方式思考,用主人的态度做事,才能超出常人。

今天,中国的大学依然缺乏通识教育这个环节。虽然很多大学老师在为改变这种状态而努力,但是,大家不可能等到大环境完全塑造好了,才开始对自己进行通识教育。另外,很多教育工作者,仍然体会不到通识教育对一个人长远发展的重要性,片面地认为,教育的目的是培养有知识的劳动者,而不是培养社会的主人。比如说,很多高中为了高考,把原本该有的通识教育都省略了。相比之下,那些世界顶级名校,在通识教育方面做得要好得多。哈佛大学一直很自豪地讲,它为学生开设了6000多门课程,其中绝大部分课程和谋生没有直接关系,相当多的课程都属于通识课。这样,学生可以以自己为中心,把自己当成学校的主人,不管想学习什么知识,都能学得到。在美国,开这么多门课的大学并不少。

中国通识教育的另一大问题,是知识的结构化缺失。很多人说,我在中学也努力学习过语文、历史,或者数学和科学,但不知道平时有什么用。多年前,我写了《数学之美》这本书,很多读者看了之后说:“哦,原来数学可以这么用。”硅谷一些中学生见到马斯克时,问他在大学里学什么才能成为企业家。马斯克总是不假思索地说,像我一样学物理,因为你会有一种最适合这个世界的思维方式。可见,在马斯克心里,物理学知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物理学带给人的思维方式。这也说出了通识教育的本质,就是能够将这些知识用在许多地方,而不仅仅是直接用来做具体的事情。

如果你已经接受了通识教育的重要性,恭喜你,也欢迎你阅读得到图书出品的这一系列通识讲义。得到的创始人、管理层,还有为大家提供知识服务的员工,都有帮助中国所有上进的人,补上通识教育的缺失这样一种远大的理想。因此,我在和他们谈出版一系列通识教育讲义的时候,他们都非常支持。事实上,得到App已经开设了上百门高水平的通识课。当然,出版通识教育讲义是一个大工程,哈佛大学的那6000门课,也不是一天开出来的,更没有人能够全部学完。因此,在第一阶段,这个系列的通识讲义只集中在最基础、每个人都需要了解的知识体系上。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会继续推出各个专业的通识讲义。最后,还会有与个人兴趣、工作性质相关的,专题类的通识讲义。

在大的通识教育体系中,我就相当于早上了两年课的大师兄。我根据自己在职业生涯中的体会,总结出了师弟师妹们必须学的知识。通过学习这些知识,你的思维方法和做事水平会得到明显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