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30 商鞅有没有善始善终的可能?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继续向你推荐熊逸老师的《资治通鉴》课程。

这一讲是关于你很熟悉的历史人物——商鞅。商鞅变法的历史功绩咱们都知道,但他也因此得罪了秦国的一大批人。等到支持商鞅的秦孝公一死,没有了保护伞,商鞅可就倒霉了,他最终不但自己被秦国人杀掉了,连全家人也被杀光了。这个结局的确是令人唏嘘。

熊逸老师在这门课里,提出了一个很多变革者都会有共鸣的问题:商鞅的人生有没有善始善终的可能呢?咱们一起听听熊逸老师是怎么说的。

你好,欢迎来到《熊逸讲透资治通鉴》。

上一讲留下一个问题:商鞅的人生,有没有善始善终的选择?

无论在任何一个时代的知识分子当中,这都是一个很容易引发共鸣的话题。

最理想的解决方案,不仅要善始善终,还要更上一层楼,继续大展宏图才好。这当然只有一条路,就是让商鞅当上秦国的国君。但篡位这条路绝对不能走,那不就变成乱臣贼子了吗?至少在儒家看来,道义问题永远都是不能妥协的原则问题。

那么,不搞篡位,怎么才能让商鞅当上国君呢?

办法也是有的:让秦孝公学习尧舜,主动禅让。

《战国策》留下了这样一段记载,说秦孝公重病不起的时候,知道自己撑不住了,想要传位给商鞅,但商鞅不肯接受。后来秦孝公过世,惠文王继位,商鞅递交了辞呈。

有人来惠文王这里说小话了——当时提建议的通例,无论良言还是谗言,都会先讲一个普适性的原则,再拿具体的事例去套这个原则。在商鞅的问题上,普适性的原则是:“大臣太重者国危,左右太亲者身危”,这是原文,说的是大臣不能权力太大,声望太高,否则就会危及国家安全,国君对身边的人必须保持适度的距离,否则就会危及自身安全。当然,这里所谓国家安全,和国家本身关系不大,只是说国家的所有权可能发生转移。

这个道理就是申不害的那一套,你应该已经不陌生了。

给国君讲这种道理,本身就是一种表忠心的态度,言下之意是:我考虑的一切都是为您着想,为您的个人利益着想。

接下来就要从大原则引向具体事例了:如今的秦国,就连妇女儿童都在谈论商鞅的法令,却没人谈论大王您的法令,简直商鞅变成了国君,大王您反而变成臣子了。何况商鞅原本就是您的仇人,希望您好好考虑一下。

惠文王显然听进去了,这才有了商鞅惨遭车裂的结局。

《战国策》里的言论,尤其是这一类见不得光的密谋言论,可信度都要打个问号。

但是,正因为这段话很可能出于游说之士的虚构,反而更容易让我们理解这些游说之士对商鞅结局的理想构思——那就是让秦孝公深明大义,主动禅让。否则的话,就算商鞅递交辞呈,甘心退出权力场,权力场上的人也不可能轻饶了他。

换句话说,在秦孝公的弥留之际,商鞅只有进路,没有退路。

进路虽然荆棘密布,但总还有一线生机,闯出去就是光风霁月,退路却只有刀山火海。

商鞅当时并没有太多的历史经验可以参照,但商鞅的生死存亡变成了后人参照的宝贵经验。曹操就是典型,不管舆论怎么逼他,他都不肯交出权力,还为此写了一篇《让县自明本志令》高调表态,说自己一旦退出权力场,根本不会有养花种菜的悠闲日子,因为政敌不可能放过自己。等到曹丕专权的时候,更上一层楼,还真就让汉献帝搞禅让了。后人容易从大逆不道和利欲熏心的角度解释曹丕,而在曹丕的位置上,就像在曹操和商鞅的位置上一样,仇家太多,早已经有进无退了,一旦赢过,就再也输不起。

汉献帝禅位曹丕,纯属被逼无奈,但从《战国策》的说法来看,秦孝公禅位商鞅倒很像是真心实意的。果真如此的话,以商鞅的为人,身上显然不会有任何道德包袱,那为什么没有接受秦孝公的好意呢?

最有可能的答案是:无论秦孝公的禅让还是商鞅的拒绝,都是虚构。

战国中叶很流行过禅让理论,学者们著书立说,大声疾呼,希望国君们可以提升思想觉悟,通过禅让的举动完成伟大的道德升华,然后流芳百世。真有国君被这番论调忽悠住了,主动退位,让贤给国家总理,在国际社会掀起了狂风巨浪。这段内容,《资治通鉴》很快就会讲到。而在商鞅的时代,禅让的舆论虽然有了,但还没有哪位国君真的这么做过。

禅让问题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大经典难题。在我们的一般印象里,儒家总在宣传美好的往昔,那时候尧把领袖地位禅让给舜,舜又把领袖地位禅让给禹,两位圣王大公无私,高风亮节。但是,作为战国时代的最后一位大儒,荀子可不这么认为。

荀子专门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正论”,顾名思义,用正确的说法反驳社会上流行的各种歪理邪说。被荀子猛烈批判的歪理之一就是禅让理论。在荀子看来,所谓尧舜禅让,无论在事实上还是在道理上,通通站不住脚。

单是从这个观点上,你就很容易理解荀子在儒家阵营里为什么特别另类,他的作品为什么在秦汉以后长期被冷落,直到清朝编修《四库全书》的时候,官方才正式为荀子正名,说他的书完全当得起儒家体系里的经典著作。

荀子对禅让制的批判,无论在不在理,至少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禅让学说在战国时代一定很流行,否则荀子没必要这样大张旗鼓来作反对文章。

那么新问题是:这种观念到底是怎么流行起来的呢?

进入20世纪,古史辨派掀起疑古思潮,认为尧舜的禅让故事完全出于墨家学派的捏造,然后,这套说辞很快就被儒家采纳,两派一起拿虚假论据宣传各自的政治主张。

为什么事情要怪在墨家头上呢?因为墨家有“尚贤”的主张,认为在政治结构的位阶上,贤能胜过血统。

这很容易理解,就像老板追求公司发展,一定要把能力突出的人安排在相应的岗位上,但问题是,如果这位老板有一天突然发现某个员工比自己更适合做老板,更有能力带领这家公司平步青云,他该不该拱手让贤,把整个公司交给这名员工呢?

用今天的观念来看,老板把管理权交给他就可以了,自己做个甩手掌柜,从此闭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这正是股份制和职业经理人制度的优势所在。而在墨家的逻辑里,如果把“尚贤”的概念推演到极致,结果必然就是禅让。先秦史专家童书业有一篇经典论文,叫作《先秦七子思想研究》,其中有这样一句概述:“尚贤的极致就是禅让。”

1993年,湖北省荆门市郭店楚墓出土了一批竹简,其中有一篇《唐虞之道》,高度赞颂禅让美德。就在第二年,上海博物馆从香港文物市场收购了两批战国竹简,其中《子羔》和《容成氏》两篇也是禅让制的吹鼓手。这些文献都属于战国中叶的作品,可见当时的社会上真在流传这种主张。这样看来,《战国策》里边秦孝公想要禅位商鞅的描写,大概就是这种风气下的产物吧。

大胆设想一下,假如秦孝公真的禅位商鞅,商鞅还真的接受的话,局面会向着哪个方向发展呢?

大概率上,国内会有贵族集团联手反扑,国际社会也会横加干涉,绝不容许禅让这种邪恶行径玷污社会。

的确,当不久之后有真实的禅让事件发生之后,很快就被国内反对势力和国际武装干涉联手剿杀。

你可能不理解:禅让这样的伟大情操怎么就变成邪恶了呢?

再说,就算退一万步,禅让真是坏事,但战国列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正义感了?

真相倒也不难理解,各国诸侯除了极个别被禅让理论成功洗脑之外,谁都不愿意把祖祖辈辈辛苦打下来的家业拱手让给外人。禅让理论一旦有了成功的实例,自然人心浮动,本国野心家一定不甘寂寞。所以,对这种歪理邪说,必须赶尽杀绝。

但为什么禅让理论还能存活相当之久呢?

大约它就像一面双刃剑,另一面的锋刃可以在貌似不经意间削弱周天子的统治合法性,也就从战国列强的肩上卸下了服从周天子的义务。

最后让我们回到商鞅是否可能善始善终的问题:禅让之路既然走不通,有没有实际一点的方案呢?我们下一讲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