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31 叠桌子:你可以这样理解人间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推荐给你的是和菜头老师的日更课程《成年人修炼手册》。这是我们今年发起的一个知识工程,希望借助和菜头老师的笔,为人类文明的底层概念编一套百科辞典。

今天我们推荐给你的这个词条很有意思,叫“叠桌子”。这本来是一种杂技表演,大桌子摞着小桌子,然后人要一层一层地爬上去。和菜头说,这个模型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人世间的竞争和冷暖。究竟有没有道理呢?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听听和菜头是怎么说的。

  

叠桌子,它是一种杂技表演形式,也可以用来作为人世的模型。

我好像从来没有和你说过我对人世的理解,不知道你心目中的人世是一副什么样子,但是在我这里会比较简单,它就是叠桌子。不知道你看过杂技没有,他们在大桌上叠放小桌子,这样一层层叠上去,最后他们爬到最上层,站在最小的那个桌子甚至是板凳上做倒立。我经常在看这种杂技的时候走神,感觉它就是人世的一个隐喻。

在我眼中,世界就是一层层叠起来的桌子,人们围着不同层级的桌子吃饭。最下一层的桌子很大,可以容纳数亿人吃饭。最上一层的桌子很小,围坐着百十个人在喝酒。每一层桌子要比下一层小一圈,能容纳更少的人。于是,人们有几种选择:

一种选择是安心坐在这一层,但是要提防有上几层的人掉落下来,把自己挤下去,同时,也要防备下一层桌子有人爬上来,把自己拽下去,抢占自己的座位,拿过碗继续吃;

另一种选择是往上爬,爬上去之后把人挤开,给自己找个座位。在这个过程中,可能被这一桌的人群起而攻之,掉落到更下层的桌子上去,也可能成功挤出一个空座,端起碗来吃饭;

还有一种选择是下降一层,那里会宽敞很多,看到你来了,也许大家会让开一个位置给你,不过吃的食物没有过去好。而且,一旦下去之后,再想爬回去可能就很困难了。

我知道,这个比喻可能会比较粗糙,而且比较粗鄙。人生不止于吃饭,那你就把饭理解为资源就好。关键是这个叠桌子的模型能够比较方便地解释许多事情,不妨作为一种理解人世的参考。

为什么人们会有认同感?因为大家坐在同一张桌子边,而且大多是一层层爬上来的,拥有共同的经历,所以彼此多了一层理解。又因为同一张桌子意味着大家能力差不多,彼此争斗不是一件划算的事情,并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彼此还有一层尊重。

不过,这种理解和尊重是一种脆弱的平衡。一旦有人表示想要爬向上一层桌子,而且要踩着这一层的桌子或者是人头爬上去,就会立即引发冲突。

这在职场里很常见,同级之间意识到对方还有野心,大家的关系就不会很融洽。有一种叫作360度测评的职场测评系统,用于公司内部中低层管理人员工作业绩评估。所谓360度的意思是评估人包括了测评人的上级、同级和下级。从统计上来看,无论个人业绩好坏,同级之间的评分往往是三项中最低的。

为什么向上突破很困难?因为每一层桌子的座位其实都是有限的,多一个人,意味着大家就会少分一点。所以,往上爬一层桌子的人是最困难的。下一层的人在拉他的腿,上一层的人在踹他的脸。他想要爬上去坐下来,就得证明自己有实力同时应对两股力量,最后才能一脸是血,浑身是土,气喘吁吁地坐下来。在这个过程中会损失很多,需要自己判定是不是值得。

相对而言,越往上桌子越小,风越大,想要坐稳就越是困难。正因为这样,人们对自己的限度会有一个大概判断,到了一定程度就不想继续攀爬了。因为届时收益和损失不成正比,为了一层而下跌十层,乃至跌落至最下一层,就有点得不偿失。

为什么那么困难,还是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往上爬?当然,可以理解为上一层的饭菜更好,供应更足。但其实还是个选择问题,在最下一张桌子上,怎么坐,吃什么,大概没有什么选择,人和人之间的区别并不大。但是越往上,自由度越大,选择越多。如果用座位数来衡量的话,叠桌子模式的确越往上每张桌子越小。但是,如果从每个人拥有的空间和选择来看,这个模型恰好倒过来,每个人拥有的桌面越往上越大,甚至可以起身散步、起舞、放风筝。

当一个人拥有的空间和选择越多,他就会觉得自己对现实越有控制力,也就感觉拥有更大的自由,更少为现实条件所束缚。与此同时,和自己选择一样食物的人也就越少,反而减少了同桌之间的许多争斗,所以体现出一种彬彬有礼的温情。

“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上层。”这是袁克文写给父亲袁世凯的诗作,劝父亲不要迈出帝制的最后一步。袁世凯当然没有听,其实无论往上走风雨会有多大,都不能阻挡人们的脚步。

人们对名望、财富很难说有够了的时候,只要参加了叠桌子的游戏,就会着了魔一样继续下去。全球的财富榜单年年都在变化,一旦上榜,就会被无数人给盯上,税务、慈善、法律上的麻烦接踵而至,但是,你见过几个人真的愿意花钱让自己不出现在这个榜单上?几个人真的收手不干,努力让自己达不到上榜的标准?

当然,从古至今都有人想着另开一桌,直接往上越过好几桌,插入这座桌子山。问题是,这么做的风险很高。首先你得离开自己的座位,一旦离开想要回去就会大费周折。然后你未必能找到足够多的人,凑齐一整桌。

在创业领域内经常会看到这一幕,选择红海领域固然让人觉得痛苦,但痛苦不过无人问津的领域。全领域只有一名,而且就是第一名,往往证明这个领域没有什么价值,桌子根本搭不起来。

最后,也是最严酷的,你得证明你的这张新桌子比旧桌子更强,更好,更有效率。而且无论是对上一层还是下一层都得如此,才能占据这个位置。在许多案例中,现实残酷地回答:对不起,并不需要你额外造这张桌子。于是,无数时间、精力、金钱就会转瞬间化为泡影。

自然也有人想要从桌子边起身离开,宣称拒绝玩这种无聊的游戏。的确有人做到了,在桌子边盘膝打坐,让抢饭吃的人看了心生羡慕,觉得那就是游戏人间的神仙。要解释这种现象其实也很简单,神仙人物并不是悬浮在空中,他还是在这一层。

为什么他没有掉落下去?一个理由是他的行动等于是放弃了和同桌人的竞争,因此变得无害。另一个理由是因为这一层有足够多的资源,这些资源溢出了,可以不在乎多他一个人,反正他要的也不多。有时候,甚至是上几层的资源溢出了,流到这一层,可以让他分到一点。然而,只要时节不好,资源变得奇缺,没有了溢出的资源,就不会再有这种好事了。在战乱或者动荡时期,这一幕最为清晰,神仙纷纷下坠。

如果能够接受这个模型,那么就能理解念书和终身学习的意义所在。念书其实是成本最低的爬桌子方式,可以一开始就把一个人送到中间偏下的桌子上,让他的起点变得很高;而终身学习则是最温和的爬桌子方式,不需要面对太多面对面的争斗,有时候甚至可以实现跳桌,因为他自行发展到一定程度,这一层自然束缚不了他。连想法和做法都不一样,同桌的人又如何阻拦他呢?

每天我听到的各种抱怨,大部分都可以归为桌子的层数、座位位置以及谁是同桌的问题。所以,这个模型并非是我的发明创造,而是听完这些问题眼前自然浮现出来的场景。

我的建议是,无论身在哪一层,都不要忘记转身背离桌面,去看看周围的风景。如果爬了那么多层上来,都不曾转身看看风景,那就把吃饭当作了人生的全部意义了。而且,我猜测为了看风景的人,也许登高会更有气力。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和菜头老师是我心目中最有力量感的文字高手。我形容他就像“孙悟空”,找到任何一个目标,兴之所至,一棒打下来,都有咔咔碎裂的音效。

如果你也想围观这种有力道、有见地的写作方式,推荐你现在就在得到App首页搜索“修炼”两个字,拿下《和菜头·成年人修炼手册》这门课程。跟和菜头老师一起,每天掀开认知世界的一角。

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