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05 怎样选书和读书?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4月23日快到了,世界读书日。最近,我们得到第二届「四二三 破万卷节」也要开幕了。每一年的这时候,我们都会推出一份年度书单,综合得到老师、出版社编辑老师、得到用户的提报,由电子书组的同事为你精心筛选,我也参与了。今年的书单将在4月6日发布,推荐你关注。

说到怎么选书,顾衡老师特别有发言权。去年他在年度课程《顾衡好书榜》里,带着大家读了一整年的书,拆解了很多难啃的大部头。很多用户就问啊,顾衡老师,你是怎么选书读书的呢?

接下来,我们一起来听听顾衡老师是怎么说的。

你好,我是顾衡。

有好几个人说顾老师听你说秦汉帝国,讲秦始皇讲汉武帝,讲商鞅讲孟尝君。这些人我都知道,他们干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但从来就没弄明白这里面的道道。听你一讲,全串起来了,有打通任督二脉的感觉。按说,这方面的历史书我也没少看啊,怎么自己就打不通任督二脉呢?你都是怎么选书的?

看到这么多人夸我,那我还是要给你泼盆凉水,也给自己泼盆凉水。就是我说的也不一定都靠谱。有些是我书上看来的,有些是我看书时自己琢磨出来的。你觉得我打通了你的任督二脉,我当然很高兴。但你还是要始终保持怀疑和批判的态度。

问我是怎么选书的,这个问题其实是比较敏感的。不是有句话吗,男人的书架就像女人的衣橱,挺忌讳给别人看的。不过今天我被你们夸得实在是高兴,那就把我这些年选书的一些心得,跟你们说说。

首先,你要养成定期逛书店的习惯。

有一句话,叫好女人就像一本书。这句话反过来也是成立的,就是一个好书店就像个好女人。一个书店,你总去,总去。每次去,就会发现有些旧书不见了,又添了些新书。但是它总的布局没变,总的格调没变。还是你心里偷偷爱慕的那个女人,只是换了件衣服。这会让你更喜欢她,领略到她更多美的细节。

书店是需要泡的,这个过程免不了。就像一块华夫饼干,慢慢被牛奶浸透。你不要掰碎饼干,也不要搅动牛奶。不要做任何能加速浸透的动作。你要做的,就是享受慢慢被浸透的这个过程。

选中一家书店,就总去这一家,不要跳来跳去。

好,你现在开始逛书店了。但是进去一看,密密麻麻一排一排的。选哪一本呢?这就是第二个问题:怎么选书?

选书的基本原则

咱们中国,一年出几十万种新书,你最多只能看100本。看哪本呢?啊呀好多人就陷入了选择焦虑。

但是你想想,如果你是去一家自助餐厅。自助餐厅里食物非常多,你胃口又非常有限,你会焦虑吗?你不会!因为你是给三个参数赋予不同的权重,然后端着盘子就冲出去了。哪三个参数呢?第一是自己爱吃;第二是贵,平常不舍得吃,现在奢侈一下;第三是这东西听说过但没吃过,我尝尝。

那么,选书也是同样的道理:

  1. 选的书一定要自己喜欢读;
  2. 奢侈——选那些对自己涨工资、怎么挑男朋友没什么用的书;
  3. 平常脑子里根本就没想过的问题。

日常的生活里,充满了各种鸡零狗碎的小烦恼。就像张爱玲说的,“生活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读一本书,就是让你暂时忘却这些虱子。

每一本书都像一把扫帚,你骑上它,可以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如果你选的扫帚是《制作ppt的十八个小窍门》、《如何开口让你老板给你加工资》,那怎么去远方呢?

所以,一定要读对自己没有用的书,而且最好讲的还是之前你从来没想过的问题。用非功利的角度对待读书,这是最要紧的事情。

我们说一个人穷,并不单指可供他支配的物质比较少,同时也是指这样一种状态,就是逼仄粗砺的生活,把我们本来高贵而精致的精神世界磨损殆尽。

选书的具体建议

说那么多琼瑶,到底应该怎么选书呢?我有两个具体的建议:

  1. 定期逛书店,不要带着目的。在书架上随机挑书;
  2. 打开书的第69页。这一页你能读下去,就买。读不下去就不买。这个69页挑书大法是我从麦克卢汉那儿学来的,很管用。

我再强调一下:没有任何一本书,重要到需要你硬着头皮非要把它啃下来的程度。很多人不爱读书,一说读书就怕,就是吃了这个亏。觉得硬着头皮读一本自己不喜欢的书,付出的牺牲大,那么收获一定就会大。那我要告诉你,除了对读书产生厌恶和恐惧之外,你不会有任何别的收获。

在互联网时期,就获取信息而言,书是最低效的。所以读书的目的并不在知道了点什么,而是从问题到答案之间的这段风景。如果你不喜欢这段风景,那不如闭目养神。

绕弯路怎么办?

说到这儿,你可能还是会有这样一个疑问。就是,顾衡老师你现在让我按自己的喜好选书,万一我就喜欢挑《温州老板带着小姨子跑路,100天内幕惊天大放送》啊。我每个月选10本书,都是第69页里有小姨子的,这咋整?从小姨子这儿出发,怎么才能走到休谟到康德呢?

我觉得你完全不必有这样的困惑。因为:

第一,你有这样的困惑,就说明你已经有了从小姨子家出来,走到康德家的冲动了。只要你的这个冲动够强烈,你早晚就能走到那里。

第二,人都是各擅胜场。得到那么多老师,那么多课。哪个比较重要哪个比较不重要?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你能下的判断只能是你更喜欢哪一个。遇到喜欢的,比如我。咱俩这不是已经接上头了吗?曙光就在前头啊!每年我介绍52本书,最多三年,我也就倒空了。我倒空了,你和我也就差不多了吧?急个啥呢?

我一个好朋友就说过一句特别有道理的话。他说:“所谓成长的过程,就是看着以前觉得特别牛的人,一个一个地,变成了傻瓜。”其实并不是别人变傻了,而是你变聪明了,变得更有学问了。我衷心地希望我在各位心目中,能早日变成一个傻瓜。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知道得多一点,无非是在知识的海洋里换了个大一点儿的救生圈,让自己与自己的无知有一个更长的接触面而已。谁能成为无所不通的全材呢?我对《古兰经》一无所知,我对佛教什么大乘小乘的也一无所知。我就是智力缺陷啦?

所以,能从阅读中得到乐趣才是最重要的,读什么书却并不重要。

我发现,得到的同学们普遍存在一种对自己的无知的焦虑状态,却忽略了“得到”过程中的快乐。大家都是半杯水,你盯着上面空的那一半,我盯着下面满的那一半。

美国最高法院已故大法官霍姆斯有句名言,他说:“生命的目标,乃是要从不完美中尽量能获取多少就获取多少。”相比于一个人一生所能掌握的,知识的总量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临咽气的时候我拥有过多少知识”就成了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过程中尽力,并且感受到快乐,就好了。

也正是因为书太多,知识太多。所以,如果你是一位年轻的用户,我想对你多说一句话,就是,在求知的过程中,要尽可能地把幼态持续的状态保持得长一点。

什么叫幼态持续呢?就是小孩子嘛!小孩子对什么都有兴趣,拿起来玩两下啃两口,就扔掉了。对于年轻人来说,保持广泛的兴趣,满足于对什么都“浅尝辄止”,是更好的策略。

不要过早地对什么东西深信不疑。对一个理论,一个观点过于深信,这导致了管状思维,会让你自动屏蔽了很多其他的理论和观点。而且,固守于一个观点,总是会让人变蠢。罗素说,“聪明人失于轻信,蠢人却失于执拗。”如果犯错避免不了,那我建议你犯聪明人的错误。

说到怎么选历史书。很简单的两句话:中国历史看日本人写的东西;欧洲历史看英国人写的东西。这是我个人的偏好,咱们不争执哈。

最后,我诚恳地建议你养成每周读一本书的习惯。

每次我走进书店,看着一排排的书,想着我这是和这个世界上活着的、曾经活着的最优秀的几千人共处一室,每一次我都会心生敬畏。

精神上的愉悦,有的是可以分享给别人的,比如一个笑话,说给别人听,别人笑得越厉害你就越是感到满足。

但是还有一种精神愉悦,是你无法与任何人分享的。这就是你与一个远在万里之外,甚至早就死去的人之间的心领神会和情投意合。而这种心领神会,这种情投意合,你只有在读书中才能体会得到。

好,我是顾衡,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