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14 如何拯救一个害羞的灵魂?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的内容来自熊太行老师的课程《关系攻略》。

你肯定听过一个词,叫“社恐”,社交恐惧。我们身处在一个陌生人社会,每天要应对各种各样的关系,很多人就不由得会产生一种紧张、抵触的心理,遇人遇事都习惯躲在自己的舒适区。拿熊太行老师的话来说,这其实是一种“害羞”。那我们到底是在害羞些什么?又该如何克服这些害羞呢?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听听熊太行老师是怎么说的。

我曾经说过,在所谓的“老好人”当中,有一批“假性老好人”其实是害羞者,害羞让他们无法争名夺利。

害羞是挺大的问题,遗憾的是,青少年时代,父母往往对这种情况认识不足。

有些父母,甚至对孩子的害羞还有些沾沾自喜:

  • 这孩子非常老实;
  • 这孩子不乱花钱;
  • 这孩子非常听话;
  • 这孩子不和外面的孩子一起瞎混;
  • 这孩子非常厚道,不跟人起冲突。
  • 不早恋。

其实真相非常残酷,现实中这个孩子面临的情况是:

  • 他很难交到新朋友,难以跟别人沟通;
  • 他很难享受各种各样物质的快乐;
  • 他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尤其是家长或者老师,如果他觉得自己做得不好,就会感觉备受折磨;
  • 他没法维护自己的权利,受了欺负就要忍气吞声。
  • 结婚难。

|害羞者到底在怕什么

害羞者一般都会被挫败感、担忧和孤独所困扰,他没法冷静地思考,也难以和别人进行交流。

这种最侵蚀和折磨我们内心的情感,说起来又特别简单,害羞不需要什么复杂科学定义,害羞就是特别怕人,有人在场就会特别不自在。

害羞者最担心的其实是三种人:

  • 陌生人(想象中的观众);
  • 手握权力的人(评委);
  • 异性(对手戏)。

很像一个奥斯卡颁奖现场对不对,我们经常说人生在世全凭演技,这是有道理的。

著名心理学家津巴多1977年开始开设了一个“害羞诊所”,他曾经对5000人以上进行过害羞的研究,发现40%的美国人认为自己是害羞的,而2%的美国人认为自己“非常害羞”,在日本人当中,这个数据达到了10%,我们说日本人很宅,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过津巴多教授坚持认为中国内地的年轻人害羞程度比较低,我觉得这可能跟他的身份有关系,在我成长的小学,如果来外国客人或者政府官员,学校一定会把最活泼最没羞没臊的同学推到前面,害羞的同学恐怕根本就没有出现在这种交流上的机会。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实行集体主义原则的社会里,青少年的害羞会稍微好一点,比如中国有的中小学会管制学生的发型,要求他们穿麻袋一样的运动服,这对健美和自信的孩子有点不公平,但是害羞的同学一般都是因为外貌而对自己不自信,他们在这种环境当中会好一些,换句话说“我没那么丑”的认识,其实是因为“大家穿得都很丑”。

|严重害羞者的感受

严重害羞者和一些情境性的害羞是不同的,一个男性如果推开一间没上锁的洗手间,听见里面有女性一声尖叫,那他出来十有八九是个大红脸。

即使是最不害羞的人,可能也会在某些情境下体会到害羞者的感受,但是他们不是害羞者。

非害羞者很快能恢复过来,不会有严重的负疚感,甚至还能笑一笑做排解。

严重的害羞者是在许多非常正常的场景下,也会突然有这样的体验——脸红、心跳和焦躁不安。

像你在公司里,单位里,天天跟同事横眉冷对,你这叫人际磨损,争吵或者离职都能解决掉这个问题,但是害羞者面临的是人内磨损,他自己跟自己较劲。

要解决掉害羞问题,那除非根本不见任何人,这类严重的社交障碍会让人家庭关系破裂,同时还会容易丢掉工作。

|许多名人也有害羞的困扰

许多名人都害羞,比如写有《瓦尔登湖》的梭罗,人们认为他是一个自然主义者,是一个隐士,但是我们读过他的书就会发现他是一个受困于害羞的人。

害羞的人可能是很聪明、很幽默的人,我很少谈及影响我的作家,除了金庸先生之外,王小波先生对我的影响也很大,我过去是“王小波门下走狗”的一员。

王小波是个特别聪明和优秀的作家,《黄金时代》《万寿寺》和《2010》充满了了不起的想象力,王小波在很多场合也很害羞,他笔下写到“王二”的时候总是说这个人遇到不喜欢的人,会“黑着脸一声不吭”,其实他生前对有些会场这样的局面会觉得很不自在。他曾经是一位大学老师,最后成为作家。

作家是害羞者藏身的一个好工作,不过很多演员也害羞,开始演出的时候戏就上了身,不工作的时候一句话都不想多说,葛丽泰·嘉宝就是这样的人,不喜欢跟人社交。

如果你身份地位高,有人会美化你的害羞,比如查尔斯王储,大家会觉得很优雅。英国王室害羞的人还不少,看过《国王的演讲》就会知道。

这一点同样提醒你,不是变得聪明、有声望、有钱或者有权就能克服害羞的。

一些药物对害羞有帮助,但效果也仅仅比单纯使用认知疗法好一点。

克服害羞最好的办法是请一位心理咨询师,改变自己对自己的认识,才是改善害羞的关键。

|两种不同的害羞者

心理学家保罗·皮尔克尼斯曾经把害羞者分为“公众害羞者”和“私下害羞者”。

前者是担心在公众场合表现得不够好,比如一个公开演讲,或者上课回答问题不够好,有的人对自己的口音不满意,有的人担心在公开场合给别人添麻烦,担心自己行为失当。

曹雪芹说: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唯恐被人耻笑了他去。

公众害羞型的害羞者很难成为领袖人物。

私下的害羞者的特点是天人交战——这些人可能在自己的行业做的不错,很有成就,但要付出很多倍的精力。

我以前做媒体,很多非常出色的记者都有这样的问题,有的人告诉我,她打电话约陌生人采访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会特别煎熬,她宁愿对方不接电话,然后又迅速为自己的没出息而感到羞耻,电话接通之前,她的血压升高,呼吸急促,她要反复检查采访本上写的每一句话,迅速重温所有的问题。

这就是所谓的“内心戏太多”,这种强度的人内损耗,会很快让你筋疲力尽,无法阅读、思考和写作。

有的人会有这种“冒名者恐慌”,自己红了,把项目做成功了、考上了研究生了,却不敢相信,总是觉得这是一场大梦,如梦似幻。

|害羞如何伤害效率

害羞者最大的问题是太过关注自身的感受。

小朋友们的害羞就是如此,老师问:“听懂了吗?”的时候,没有听懂的孩子担心会被老师批评,没有任何反应,开始做题的时候,不害羞的孩子会主动为不懂的老师求助,而老师则会帮他解决问题。

害羞的孩子不敢提问,甚至更厉害,从小到大,你们一定遇到过因为害羞不敢申请上厕所而把大小便拉在裤子里的同学。

害羞的人介意的往往是:天呐,如果我这样做,别人(陌生人)、老师(权威)会怎么看我啊,他宁愿自己承受不方便,伤害自己来获得别人的认可(其实对方根本没有认可)。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下属或者实习生,你跟他吩咐的时候,拼命点头,看上去什么都懂了,一开工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听懂,他频频点头是为了讨好你,他害怕你放弃他。

这样的人就是害羞者,他不是傻。事实上,你在费尽口舌教他的时候,他脑子里全都是:熊老师对我期待好高,我一定要认真听讲,我要好好表现……我去……他说了啥?

这时候你刚好说完最后一句话:明白了吗?

他死命点头,然后灾难性的工作开始了。

在害羞者拼命纠结于自己的内心感受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全在心里那点乱麻绳上,他的记忆力也会下滑,这时候能有30%的智力水平都不错了。

所以有的时候你的新下属不是智力有问题,而是害羞。然而你仅仅明白了这一点仍然帮不上他,只能让你自己心里舒服一点。

|克服害羞的几个法门

克服害羞其实没有那么难,各种办法很多,但是说到底是在两个地方动刀。

1.认知上做改变

A.“没有那么多人关注我和在乎我。”

B.“我的笨拙,别人很快就会忘掉。”

C.“最大的敌人是自己,有时候,我太关注我自己。”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第一次购买安全套的经历,很多年轻人在第一次购买的时候都会特别羞涩:

找不到的话,怎么问售货员?

结账的时候,对方会怎么看我?

我后面是个女生!她会怎么看我呢?

妈呀,怎么我们辅导员也来超市了!

我死定了!

哦看错了,长得真像。

这就是过度的自我关注,其实超市收银员的工作很累,一盒安全套对他们来说是最常见不过的东西,他根本都懒得看你一眼。

你后排的女生在刷朋友圈,也根本懒得关心你买什么。至于你的辅导员眼镜800度以上,要看清你买啥,得凑到一尺之内。

你的羞涩,其实就是一种妄念,所有的人都在盯着你,你怕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2.还有一种是行为上接受训练

比如害羞者苦恼的开口说话,我列了一个清单,难度是从容易到复杂,有困扰的同学可以试试从第一个任务往后做:

A.打电话给宽带运营商的客服咨询价格,在一个餐馆询问订座;

B.打电话到广播节目,注意别打那种前列腺药物和男科的节目,都是骗人的。请你表示一下对节目和主持人的支持和喜爱,这属于半匿名的状态;

C.给陌生人的电话,比如电话访问或者推销,这个有些难度,因为你要介绍自己和自己的目的了,然而要想办法克服它;

D.见到熟人点头问好;

E.在便利店和店员说话;

F.称赞同事的衣着或者发型;

G.赞美陌生人,比如小区门口晒太阳的老大爷;

H.叫朋友介绍朋友给你认识,一起打牌;

I.请求陌生人的帮助,比如请一位先生帮你放行李、借零钱。

在大城市里,身边的场景主要是陌生人,而不是熟人,家庭的规模越来越小了,小时候我们的小卖部老板可能就是同学的家长,但现在便利店的店员多变,传统的杂货部只在老小区还有存在。大超市更是陌生人的世界。

出租房屋更常见,许多人都不会在一个地方住满半年,邻居也是陌生人。

社会的变化意味着我们许多过去自然掌握的沟通可能要花心思训练了,但是这个是值得的,当跟人搭讪聊天的技能内化为骑自行车那样的技能之后,世界就变得友好而简单了。

一个摆脱害羞的人会变得特别强大。

以及帮助一个害羞者,虽然麻烦,也往往能收获害羞者的友谊。

那可能是一种可以维持一生的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