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579 进化论如何塑造了现代人?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的内容,来自我们最新上线的课程《王立铭·进化论50讲》

王立铭老师咱们得到用户很熟悉了,他是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的教授,已经在咱们得到App开设了五门课程。其中,得到的自然科学第一课,《生命科学50讲》就出自王立铭老师。王立铭老师是出了名的写作速度特别快。但是,这门《进化论50讲》,他却花了足足两年的时间去构思、去写作、去打磨。

为什么在我们心目中,进化论这门课程这么重要?为什么说我们现代人之所以能成为现代人,背后最重要的思想发动机就是进化论呢?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听听王立铭老师是怎么说的。

你好,欢迎来到《进化论50讲》。

如果要从古往今来的人类科学思想里找一个影响最大的,至少是对现代人影响最大的,我认为非进化论莫属。甚至我有一个判断——我们现代人之所以能成为现代人,背后最重要的思想发动机就是进化论。

因此在课程的最开始,我会先用三讲系统讨论一下进化论的思想价值。这一讲,我们不讨论科学细节,先来说说进化论对现代人到底产生了哪些影响。

从神创论到进化论

说到进化论的影响,最容易想到的肯定是神创论和进化论的对抗。

人类自身的来源问题,从文明诞生起就长期困扰人类当中那些最聪明的头脑。在进化论之前,这个命题讨论到最后,总会归结到某种超自然力量——可以是基督教的上帝、印度教的梵天、中国民间传说里的盘古和女娲,可以是具备超高智慧的外星生命,更可以是某种无形无质的神秘力量,比如气、道。

而在进化论之后,人们普遍开始相信,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命形态,它们的起源和变化,都可以用朴素的科学规律解释,不需要引入无法理解、只能膜拜的超自然力量。

这个观念的变化经常被解释成科学对宗教的胜利,但进化论的价值远不止于此。从神创论到进化论,代表着人类对自我的一次极其关键的认知升级。

一方面,它破除了人类特殊论。根据进化论,我们不是上帝制造出来的奴仆,也不是被逐出伊甸园的弃儿。和其他生命一样,和其他非生命物质也一样,我们都是自然规律的产物。而另一方面,它又强化了人类中心主义的思想。都是大自然的造物,也没有什么天赋的优越性,但只有我们人类发展出了智慧和文明,居然还能反过来追问关于自然、关于自身的一系列问题。

总之一句话,没有更高贵的血统,也就没有高贵血统带来的责任、约束和牵绊,但人类确实有无比强大的改造世界和改造自身的能力。这种独特的自我认知就是所谓的“我命由我不由天”嘛。它可能是现代人野心、欲望、责任感的基础,也是现代人不停追问生活的意义、人生的价值的原因。

从机器视角到广场视角

这已经是非常重大的思想转变了,但如果仅仅把进化论的影响理解到破除神创论、塑造人类自我认知这个层面,还是太小看进化论了。

进化论,还彻底改变了我们对这个世界整体面貌的看法。

建议你停几秒钟,闭上眼睛,想象一下自己身处的这个世界,它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孔?按什么规则运转?我猜,不管具体想到了什么,你脑海里的世界可能都是这么一副样子——有趋势和规律,但也充满了随机和意外,热热闹闹、汤汤水水。

打个比方,有点像节假日的天安门广场,有基本的结构、布局和出入路径,也有人流高峰、低谷的时间规律,但具体来看,每个人为什么要来广场、几点来、和谁一起、来了做什么、逛完以后是打车还是搭乘地铁离开,是变化多端、无法预测的。既有规律又充满随机,你想象中的世界是不是就这个样子?

但在古人看来,世界大概率不是这样的。

也打个比方的话,古人眼里的世界不像一个热热闹闹的广场,而更像一架结构精密、按某种规律持续运转的机器。这架机器的存在,它每个零件的存在,都是有明确目的的——男人的存在是为了耕战,女人的存在是为了生育,心脏的存在是为了安放灵魂,下雨是因为庄稼需要水分,帝王将相的出现是为了治理世界。

和古典世界的目的性相辅相成的,是古典世界的决定性。古典世界里,每个零件都在恰到好处的位置实现它与生俱来的目的,保证这架巨型机器一丝不苟的按照某个规律运转下去,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

18-19世纪法国著名的数学家皮埃尔·西蒙·拉普拉斯说过,只要把整个宇宙的初始值搞清楚,利用牛顿力学,他可以推演出古往今来每个瞬间、宇宙的任何角落里发生的事情。这话听起来非常狂妄,但只要你把世界想象成一台巨型机器,就完全可以理解了。我们能搞清楚一台风车、一架马车的运行规律,凭什么就搞不定世界这个大号机器呢?

但进化论一锤定音地告诉我们,这个有明确目的和必然归宿的世界是不存在的。

首先,我们感受到的所谓目的性,无非是复杂系统运行中呈现出来的假象罢了。

比如,生物进化出眼睛,其实并不是为了实现“看见东西”这个目的的。只要长出眼睛的生物在阳光下能够更好地找到食物、发现天敌,更有机会生存和繁殖,那么很快,有眼睛的生物就会在生存竞争中战胜没有眼睛的生物。整个过程里,不管是生物自己,还是整个生物群体,都不需要“长出眼睛、看见东西”这个目的。

其次,我们默认的决定性也是不存在的。

你可能知道,在量子力学的视角里,微观粒子的运动规律存在不确定性。其实,就算是在宏观生物世界里,决定性也不存在。每一代生物繁殖的时候都会制造大量可遗传的变异,产生形形色色的存在微小差异的个体,这种随机变化就是生物进化的基础。如果把生物进化过程重来一次,哪怕环境条件完全不变,地球生物的面貌应该也会大大不同。

爱因斯坦有句名言,叫“上帝不掷骰子”,本来是嘲讽量子力学的。但我们现在知道,不管是在微观的量子世界,还是在宏观的生物世界,掷骰子都是常规操作。

从古典世界到现代世界,从机器视角到广场视角,这种世界观的变化直接影响了现代人类的思想。

一个有明确目的和必然归宿的世界是能给人踏实感的。想到我们所做的所有事情、我们所有的遭遇都有目的和必然性,虽然不足以让我们对所有变故都泰然处之,但至少能给我们巨大的心理安慰。你看,我经历的喜怒哀乐、幸运苦难都是有原因、无可逃避的。既然如此,我只能听天由命,逆来顺受。

但在一个热热闹闹、混乱不堪的现代世界里,我们必须自己为自己解答那些终极命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以及我怎么到我想去的地方,而且我们还得为自己的回答和选择负最终责任。现代世界里的很多重大挑战、现代人普遍的精神危机,可能都能从这里找到线索。

从设计秩序到自发秩序

最后,还有特别重要的一点:进化论为我们理解秩序和改造秩序,提供了一套全新的方法论。

曾经人们有一个朴素的认识——精良的秩序不会无缘无故出现,一定需要有一个设计者。18世纪的英国神学家威廉·佩里就提出过一个著名的“钟表匠”比喻:要是在荒山野岭突然看到一块手表,看到它精美的花纹、精良的结构,你会立刻猜到,它不是自然而然出现的,它的背后必定存在一个设计者,也就是钟表匠。而生命的复杂程度远胜钟表,既然如此,生命也应该有一个设计者。在佩里看来,这个设计者当然就是上帝。

这个观点究竟哪里不对,后面的课程里我们会详细讨论。但这个观点的出现本身就说明,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复杂秩序不会无缘无故自然出现。

这个看法本身是符合常识的,毕竟放眼望去,我们周围所有看起来精密的物件,从高楼大厦到手机电脑,都是人造物。

而进化论,恰恰提供了一种方法,可以在不存在设计者的情况下,仅仅依靠“变异-竞争-选择”三个步骤,就让秩序自己出现。

而且请注意,进化论这套不需要设计者就能建立秩序的方法论不仅仅适用于生物世界。我们可以说,真实世界里的大多数秩序也都不是刻意设计出来的,而是遵循进化论的逻辑自己演变出来的。

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哈耶克有一个关于“乡间小路”的著名比喻,特别切题:

一开始的时候,田野间并没有路,但每个人穿过田野的时候,都会选择一条自己觉得最快、最安全、最舒服的路径来走。如果一条路走的人实在很多,踏出的脚印和路线更明晰,就更容易吸引其他人走上来。因为每个人都在用脚投票,所以最终踏出来的那条路往往就真的是最好走的。整个过程里,没有设计师大笔一挥的设计,秩序会自然而然出现。

在哈耶克看来,市场的出现、语言的演化、法律和道德观念的形成,都不需要一个具备上帝视角的设计者。

你看,人类世界里这些“乡间小路”的出现和生物的进化历程,是不是遵循的是同样的方法论?

而且,进化论还不光能帮我们理解秩序的出现,还能指导我们建立新秩序。计算机领域的进化算法、人工智能领域的深度学习,还有互联网行业特别喜欢的所谓“AB测试”,本质上都是如此。关于这一点,后面课程里我还会详细讨论。

总结

说到这里,我们做个简单的小结:

作为一套科学理论,进化论深刻改变了现代生命科学的面貌。著名的进化生物学家杜布赞斯基有句名言——“若无进化之光,生物学毫无道理”。

但在生物学之外,进化论的影响可能更为广阔和深远——

它把人类从众神的世界中解放出来,让人类拥有了探索、改造、前进、反思的主动性。它让人类放弃了对机械世界的痴迷,不得不接受一个没有目的、没有确定性的混乱世界。它还是现代人认识和改造世界的重要工具,让我们在蛮荒的乡野走出一条自己的乡间小路。

甚至可以说,人类祖先在六百万年前就开始了直立行走,人猿相揖别;而只有在进化论之后,现代人才真正在精神上站了起来,把自己和客观世界摆在了对等的位置上。

说完了进化论对于现代人的意义,下一讲我们继续进化论的思想价值,看看进化论是一种怎样的科学理论?它和其他科学理论的区别在哪里?

我是王立铭,我们下一讲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