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581 请关注这三组叙事力量的对决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的内容来自年我们的度日更课程《蔡钰·商业参考》。

这门课程的第一季刚刚完整更新。全年260讲,好大的篇幅,几乎是每天一讲。它收录了蔡钰老师过去一年对中国商业的完整思考,非常有价值。那在第一季课程的最后一讲,蔡钰老师讲的就不是某个具体的商业现象或者公司了,而是一个更宏观的线索。她说,在商业世界里,正在发生三组叙事力量的对决。请注意,不是真实的力量对决,是叙事力量的对决,就是三种观念的对决。这种对决在未来会变得特别重要。

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呢?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听听蔡钰老师是怎么说的。

你好,这里是《蔡钰·商业参考》,我是蔡钰。

这是本季的最后一讲,《商业参考》就要结束了。但你和我对商业世界的好奇心都还在继续,所以在咱们即将短暂地失散之前,我要抓紧时间,给你留几条我认为重要的剧情线索。

这一年来我是你的商业世界课代表,这个过程当中我越来越感觉,有三组叙事力量正在商业世界里展开对决,各自发力为自己争取拥趸。而谁争取到了更多的认同者,就能够在未来获得更强势的地位。

什么是叙事?就是对信息的选择、叙述和解释。《商业参考》这一年经常提情绪价值,也时不时讲意义资产。你之所以会从一种商业产品或者服务当中感受到某种意义,被召唤出某种情绪,基本上都是被它的叙事给打动的。

那这一年下来,我所感受到的三组叙事力量是哪三组呢?分别是:货币与产能,本土与出海,股东与社会。

第一个,货币与产能的叙事对决。货币叙事与产能叙事所争夺的辩题是:在经济循环里,谁该拥有价值裁定权。

货币这边的代表选手是美元和加密货币。

美元叙事是什么?是绝对的流动性和购买力,是全球经济大循环里的主导货币。

我们来回忆几件事,你肯定还记忆犹新。

第一件事,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美国就启动了无限量化宽松,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扩张了一倍,美国民众每个月都能拿到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发的失业救济金。这一年多下来美国虽然疫情没有控制住,但丝毫不影响它靠消费拉动经济复苏,美股也一直在新高。今年的前八个月,美国对中国的进口总额同比又增长了22.7%,新高,一点也看不出想跟中国脱钩的意思。

第二件事,为了冲抵贸易逆差,美国要求中国在2020和2021年要各从美国市场进口2000亿美元的货物。但这同时,又对中国的中高端产业施行「卡脖子」,光刻机不能买,芯片不能买,专业工程软件不能买,涉军企业也不能跟美国做生意。

第三件事,美国8月从阿富汗撤军,阿富汗塔利班接手了国家政权。这之后,美国冻结了阿富汗央行90多亿美元的储备资产。

这三件事在说什么?第一,美元是强势货币,超发了也有购买力,美联储把全球都视为一张资产负债表,这么来看内债不是债。第二,虽然我可以用美元在全世界买任何东西,但你拿着美元,只能买我指定的东西。第三,虽然阿富汗是一个独立经济体,但它是通过美元来参与全球经济循环的,所以我能对它的经济生杀予夺。

你看,为什么,美元和美元所代表的金融资本,能在事实上主宰全球经济的循环链路?因为美元代表购买力,购买力又代表需求,需求能够决定分工,也就是决定谁来成为产能。

那产能叙事是什么呢?产能叙事是,创造价值的能力本身就是价值,货币只是反映产能价值的符号,而不能裁定产能的价值。

我们还顺着前面的话,拿中国的产能举例子。

中国这两年在推动跟东盟十国和欧盟的贸易合作。现在我们全球最大出口国仍然是美国,但要是把东盟和欧盟看作整体,它们已经是中国的第一和第二大贸易伙伴了,它们对中国产能的需求已经超过了美国。这是产能和需求绕开强势美元实现了自我匹配。

3月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说了一番话:「如果说最发达国家大量印发的货币形成了拉动全球通胀的动力源,那么,中国数亿劳动者生产的商品就是稳定全球通胀的千钧锚。」

这话什么意思?疫情期间,全球产能不足,而欧美还在超发货币。要是没有中国产能来作支撑,早就发生世界性通胀了。美元确实是主导货币,但你的兑付能力是靠中国产能撑着的。

再说阿富汗。同样是阿富汗政权变动。中国这边什么反应呢?中国这边9月初表示要向阿富汗首批捐赠300万剂新冠疫苗,研究恢复中国阿富汗货运班列,并且紧急提供价值2亿元人民币的粮食、越冬物资、药品,并且呼吁各方合作反恐和禁毒。

你看中国的动作倾向,全是绕开货币,直接提供物品、物流和行动合作。这是什么?就是产能叙事。产能本身就是价值。

这一年以来,我们的产业政策也在推动脱虚向实、在强调金融要服务于实体。证监会明明是金融机构的监管部门,主席易会满都专门要说,资本要服务于实体,要警惕资金空转泡沫化。新开一个科创板,扶持硬科技企业的;新开北京证券交易所,我猜也是为了扶持「专精特新」中小企业。

这些也都是产能叙事。

这两种叙事正在全球角力。它不光发生在美元身上,也发生在加密货币和金融资本身上。

你看比特币,比特币也构建了一套强悍的叙事:我有全新的信任机制和协同机制。所以虽然我不创造价值,但世界应该认可我的价值,给我权力去裁定其他资源的价值。因此应该把财富分给我一部分。

货币叙事和产能叙事的对决,是过去两年里除了疫情之外,全球都在卷入的一场最大战争,它会怎么演化呢?我在《商业参考》的第二季会继续观察,也请你继续。

第二组叙事力量,本土叙事与出海叙事。这两种叙事的辩题是:本土和海外哪个市场会是中国企业的未来最大战场。

在海外,疫情给中国产能打开了新的国际市场空间。但在国内,供给侧改革的使命之一就是削减过剩。你想啊,711每周上架十几种全新的气泡水,微信上同时开出七八家社区团购,长视频网站还没看过来呢,又来了五六家短视频网站。以至于《人民日报》去年都喊话说,让科技公司别只盯着几捆白菜,也去看一看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

产能过剩也就是需求不足,怎么办呢?

本土叙事的解法,在以前是围绕着存量需求做供给,比别人更努力,更能熬,更敢于996,就能比别人活得更久;或者就是去优化供给结构,想办法比别人更有效率。

但往后再做本土叙事,你肯定已经感觉到了,整个市场的氛围是你得向上做技术探索和创新,在国内创造需求增量。

向上做技术探索和创新,尤其是卡脖子攻关,这是苦活儿,在前几年,除了华为别的大公司不太愿意干。那怎么办呢?国家力量来主导,成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大基金,或者地方政府来产业布局,扶持专精特新;或者给政策让中芯国际、先正达这样的公司上市,或者去扶持机床产业,等等。

但这两年,越来越多的市场化力量也开始做难而正确的事情了。百度做芯片了,阿里做芯片了,腾讯、字节和美团也都开始自研或者投资芯片了。我们178讲讲过的投资人陆奇,还有203讲讲的高瓴资本科技产业基金,都开始聚焦非常早期的基础科技项目。这是本土叙事的新玩法。

而出海叙事呢?出海叙事也有新玩法了。不是传统的代工出海,而是到海外寻求增量,在海外市场去做自有品牌和供应链的扩张。当下的社会态度是,如果商业机构们不愿意干芯片、机床这些投资周期漫长,回报率也低于互联网的难事儿,那你们就到国门外去拓展新市场,在外部做大双循环。像我们讲过的美的、安克创新和隆鑫摩托去做自有品牌出海,顺丰和菜鸟去搭建国际物流枢纽,米哈游和腾讯的游戏们在海外创收,这也都是另外一种选择。

本土叙事和出海叙事,也在不断地争取认同者加入。而国潮这个东西如果能够做好,很可能会成为这两种叙事的合集。

第三种叙事,股东叙事与社会叙事。这俩争夺的辩题是:公司应该优先对谁负责。

世界经济论坛的主席施瓦布最近写了一本书,名字叫《利益相关者》。

施瓦布说,人类需要一种全新的、更好的全球制度: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

这个议题确实也是这两年欧美社会很热衷去反思的一个议题,你可能都还有印象,2019 年,美国有181家顶尖企业的高管集体签署了一份声明,表态说,我们不要再股东至上了,我们要为全社会的利益相关者服务。

施瓦布说,在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这种制度下,经济领域和社会领域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利益都应当被考虑在内,企业不再仅仅追求短期利润优化,政府的职责就是要维护机会平等,打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确保所有利益相关者贡献公平且分配公平,关注制度的可持续性和包容性。

我读到这里一时有点懵:这不就是社会主义吗?《商业参考》很早就跟你聊过像谢家华的乡绅精神,后来我们又聊了张謇,我们还聊过三代大公司的社会责任。《商业参考》为什么能拥有这一点点前瞻性呢?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叙事已经势不可挡地往这个方向进行,被我感知到了而已。

施瓦布说,以前盛行的一种资本主义制度,是股东资本主义,这也就是我想提醒你注意的股东叙事。公司是股东掏钱办的,只要能给股东创造利润,那就有存在价值。至于自己给社会带来的负外部性,自己打扫干净就行了,这是消极社会责任,我们189讲聊过。

但社会叙事是,公司是整个社会系统当中的一个角色。你要给整个社会带来正外部性,你才有存在价值,社会才愿意让你存在,允许你获取商业收益。这就进化到了主动社会责任。

我们举一个公司之外的例子,公立医院。你肯定知道,中国的公立医院是可以开设特需医疗部的,同一个医生,普通号50块,特需号300块。特需医疗不能走医保,但价格贵、服务好。对公立医院来说,普通医疗服务是社会责任,特需医疗服务是商业利润。

但中国对公立医疗机构的创收冲动有一个限制:特需医疗服务的规模比例不能够超过医院全部医疗服务的10%。拿北京来说,一家公立医院的特需医疗的床位数不能够超过医院床位总数的10%。你想多加1张特需病床吗?可以,你同时多加9张普通病床就行。你多承担社会责任,就能够换取更多的商业空间。

类似的,中国的律师事务所们也有责任给弱势群体提供免费法律援助。

今年以来,在中国,社会叙事也在不断地从股东叙事那边抢人,很多大公司也都开始琢磨自己的社会价值和责任是什么,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履行它。这些故事《商业参考》里也讲了很多了。

这是我想要邀请你,在未来留意的三组叙事力量的对决:货币叙事与产能叙事,本土叙事与出海叙事,股东叙事与社会叙事。

我也会在《商业参考》的第二季里,替你继续观察它们的角力过程。

叙事是一种言语幻术。哪怕是面对同样的信息,不同的叙事方式会导向不同的价值观和意义,也能够构建出一个个不一样的共同体。

比方说,同样是传统文化,「克己复礼」是一种叙事,「人生得意须尽欢」也是一种叙事,哪个故事讲得好,谁就能够影响更多人的行为处事。

再比方说,同样是博士硕士去考公务员,悲观者会说:「精英人才只追求安稳,我们还有创新动力吗?」乐观者就会说:「体制内越来越多懂行的人才,越来越懂得怎么引导产业升级。」这也是一种现象,两种叙事。要是一种叙事足够强大,就能够瓦解对手盘,让事情往自己相信的方向加速。

在第二季里,我们对情绪价值的探讨可能会再往下走一层,去探讨叙事在商业里的价值和作用。我想拉着你,做一做自我情绪的捕捉与表达训练,因为这对应的是用户洞察和需求分析的能力。我还想拉着你去解析各种商业品牌和机构的叙事模型,因为这对应的是产品、文化和价值观的建构能力。

我想做的事儿还挺多的,到时候再说。

好。我就不假装惆怅,跟你依依惜别了。毕竟两个月后咱们就要在《蔡钰·商业参考》的第二季里再相会。过去这一年,我像是重走了一遍高三之路,眼下我要去补过暑假了。

拜了个拜。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蔡钰·商业参考》这门课程的第一季已经完整更新。有5万5千多名同学跟着蔡钰老师一起,见证了过去一年中国商业世界的风景。

现在你在得到App搜索“商业”两个字,就能加入他们,给你的商业视野来一次大升级。

好,今天的内容就到这里。罗胖精选,我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