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805 什么是“心定成舍”的境界?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下周四,董梅老师的《陶渊明作品研修班》就要开班了。我们将用四周的时间,每周一场直播,跟随董梅老师,走进陶渊明的诗歌世界,构筑自己的心灵田园。

很多同学学过董梅老师的《红楼梦》课程,大家留言说得最多的就是,这一次终于读透了。其实,董梅老师在中央美院讲了近30年的古典文学,除了《红楼梦》,她还有一个深入研究的宝藏,就是陶渊明。

为什么说陶渊明是整个中国文学史上最治愈的人格?我们怎样才能笃定从容,拥有饱满喜悦的生命状态?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听听董梅老师是怎么说的。

你好,我是董梅。我的陶渊明研修班就要开课了,我想在这里先来跟你聊一聊这位不同寻常的诗人。

关于陶渊明,可说的那么多,从哪里开始呢?

我想,就从一般人对他的误解开始吧。

我们对陶渊明有误解吗?有啊!误解还挺深。在很多人心里,陶渊明可能都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隐士形象。因为对很多中国人来说,“隐士”这两个字意味着一个概念化了的形象。他们离群索居,过着清风明月、仙风道骨的日子。

但是你知道吗?陶渊明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他从来都不是形式上的、概念化的所谓“隐士”。他是一个安住在日常生活里的“常态”的人,他拥有完整的人格,最重要的是,内心幸福。在我看来,他是整部中国文学史上最治愈的人格。

陶渊明从来没有离开过跟平常人在一起的生活,更没有离开过家庭和亲情,他喜欢他的朋友们、邻居们和乡亲们。所有这些人,以及和这些人之间的关系,是陶渊明内心幸福的重要源泉。

他的《归去来兮辞》里有一句话,“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就是说,读书弹琴,是他最爱的精神生活;同时,跟所喜欢的、情感亲近的人们生活在一起,是他最钟情的日常。大家出门散个步,偶然碰到一块儿,就停下来随便聊上几句,不用客套、无需应酬,但是你说的都是我喜欢的事儿,我知道我说的也都是入你的耳、进你的心。这就是“悦亲戚之情话”。

这也正是他为什么说自己“结庐在人境”,就是他找住的地方,从来都是在人群里,在红尘中。他从来没有、也从来不想去过那种与世隔绝的生活,因为他打心眼儿里瞧不起形式主义,他不认为跑到山林里去呆着就能显得自己比别人清高多少。相反,他说,真正的“隐”,是你内心的安闲笃定、不为外界的纷乱所扰动,这就是“心远”,——“心远,地自偏”。只要你的心里不浮躁,住在哪儿都行,因为你在哪,哪就是清静之地。

所以,陶渊明真正喜欢的,并且他知行合一地去落实的,是在常态的生活中,拥有一份恬淡而饱满喜悦的生命境界。你知道吗?一部三千年的中国文学史看下来,其中内心获得幸福感的诗人还真不多,而陶渊明就是其中罕见的“那一个”。

其实,陶渊明的“心远地自偏”,说出来平平淡淡波澜不惊,但是想要做到,太难了。

怎么才能身处闹市,还能心远呢?只有内心笃定才行。

陶渊明如何做到内心笃定,这个就是我们研修班的研修重心。在课上,我会跟你一起像剥洋葱一样一层层剥开,最终看到一颗笃定之心的内核。在这儿我只谈一点,我觉得陶渊明这个人,最值得我们学习的就是,不纠结。

不纠结,不代表没有困惑,困惑人人都有,但是真正不纠结的人,有一种幸运的能力,就是他有能力给自己“解惑”。陶渊明的生活,就是在一重重困惑、一重重解惑的交替之间,越来越接近那个真实的自己、越来越清楚自己的方向,而相应地,他的生命境界也随之越来越开阔明朗、笃定从容。

关于他的不纠结,我给你讲个小故事吧,看看他是如何做家长的。你会发现,他面对的问题,简直跟我们今天一样。

陶渊明二十六岁的时候,他的长子阿舒出生了。初为人父的幸福感,让他整整熬了一个通宵,写了一首很长的诗,而且是用最隆重的《诗经》雅颂体写成的。他一边向列祖列宗汇报,接续了香火。一边对刚出生的儿子千叮咛万嘱咐,总之,就一个愿望,希望你长大能够成才。

在这首诗里,陶渊明历数了陶这个姓氏的光荣家族史,你知道他从哪儿开始写起的吗?太可爱了!他从尧舜禹的尧开始写,也就是说,他差不多往前追溯了三千年,从陶姓的始祖开始写。他说,孩子啊,我们姓陶的很了不起啊!我们的始祖是伟大的尧帝,而且历史上每一个时代,都有我们陶氏的杰出人物建立伟大的功业,所以孩子,你身上的责任很重啊!你看,为人父母者,都希望孩子能够成龙成凤,陶渊明也不例外。

但是,陶渊明点灯熬油写到最后,他转念一想,如果儿子就是一个平平常常的人,那怎么办呢?所以全诗的最后两句,他竟然笔锋一转:

“尔之不才,亦已焉哉!”

——如果你实在不能成才,那你就做你自己好了,就当我前面的都没说。

这样的陶渊明,是不是太可爱了,特别地不纠结。

每次读到这里,我都会忍不住笑出来。前面的一大段是人之常情的陶渊明,但是最后几句,才是那个独特的、通达的陶渊明。我如果遇到点儿什么不顺心的事儿,肯定特别愿意找像他这样的人聊一聊。

现在你已经知道了陶渊明不为难别人,其实,他的不纠结更加彻底,那就是他也不跟自己为难。

比如,你肯定读过他那篇著名的《归去来兮辞》,但你还记不记得,他其实一下笔头几句,就动手推翻了上一个人生阶段的自己,说自己走入了迷途。但是,特别难能可贵的是,虽然这时候的他已经快五十岁了,他还能在自我颠覆的那一瞬间,满心欣喜地去立刻无缝连接下一段人生,不徘徊,不背昨天的包袱,想通了就立刻去做,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勇者。

其实你看,陶渊明不是在人生中没有曲折,但是他清晰地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也正因为如此,不管外界有怎样的干扰,他都能为自己守住心里最朴素的底线,所以他的内心世界始终平衡、稳定。

我想借用一个来自佛学禅宗里的词,来描述陶渊明的这种状态,就是“心定成舍”。什么是心定成舍?就是把我们的心比喻成房子,比喻成家。房子是稳固的、可以遮风避雨。家,它可以安顿你。但是,真正的安顿,不应该只是安身,更应该能“安心”。在这个意义上,一个人只有让自己的内心平稳笃定,你才能由内而外真正地从容淡定。

所以,这次研修陶渊明,我想和你一起进入陶渊明的世界,体验“心定成舍”的生命状态,学会好好生活。

当然,在课程里,我还想跟你一起再往更深处探索,为什么陶渊明能做到“心定成舍”?那可不是阿Q的自欺欺人,相反,恰恰因为他在生命的各个维度上都活得透彻。比如,陶渊明爱写植物,你从他的诗里,表面上看他写的是花花草草,但他的花花草草背后,却转动着一部宇宙观。

所以,在研修班,我会带你把镜头从陶渊明身上拉开来,拉远一点,建立起一个观察中国传统文化的大坐标。然后以陶渊明为典型案例,去解读中国文化的最重要的精神内核,也就是如何认知生命的五个基本维度:“我与自然”“我与自我”“我与社会”“我与历史”“我与生死和宇宙”。我认为对这五个维度的思考,决定了一个人的人格的成熟与通达的程度。

依照这五个维度,我把中国文化所能塑造的理想人格提炼出一个结构,我称之为“五重高阁”:

敏于感,富于情,正于性,通于思,合于道。

这个结构可以作为一个标尺,去衡量中国文化里的一流艺术作品和一流人格。那些中国文化史里最伟大的生命,他们一定都是从最基础的第一层,一步一个脚印地到达了最高处的第五层。而陶渊明,正是站在这个衡量体系里的顶点处的第五层。正是因为想得通透,他才活得释然,活得从容不迫、风和日丽。

开这个陶渊明研修班,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时间上的巧合。

我们的研修课开在六七月,正是盛夏。这真是个适合研修陶渊明的时间。你知道为什么?在中国古典文学里,能够把夏天写好的作品不多,因为夏天那种热让人心情烦闷、没处躲没处藏。但是,陶渊明却在中国诗史上独树一帜,成为了那个最能写出夏之美好的诗人。他说,五六月中,在家里的北边的窗户下面,拖一张竹榻,躺在上面,忽然有一阵清凉风的吹来,那种惬意的感觉,简直堪比神仙。真是他经历的夏天比别人凉快吗?不是,其实,如果你的内心安闲平静,也能够捕捉到每一阵清凉的风,但是如果你烦躁不安,风来了你也会错过,因为你根本感受不到它。

这个盛夏,我请你拖一张竹榻,守候那一股凉风暂至,我们一起跟着陶渊明,修习“心定成舍”。欢迎你加入我的陶渊明研修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