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9 【两眼论】上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我有一个朋友,加拿大的老喻,叫喻颖正,他既是个投资人,也是一个很有趣的思想家。上次在北京见面的时候,他跟我说,正在琢磨用围棋的“两只眼”理论,来解释一些商业现象。后来,文章写出来了,一看果然有意思。

今天这期节目,我们就来聊聊老喻的“两眼论”。

围棋有一个基本规则,就是一块棋有两只真眼,就是活棋。要是完全不会下围棋的朋友,找个懂点的人,很快就能弄懂什么叫气,什么叫眼,为什么两只真眼就能活棋,这里就不再介绍了。

围棋这个游戏,最有趣的地方是,它只制定了极其简单的底层逻辑和规则,但是变幻出无穷无尽的大千世界。

象棋,不管是中国象棋还是国际象棋,本质上是斗争哲学,拼的是输赢。而围棋,本质上是生存哲学,拼的是死活。围棋的赢,是我活的范围比你大,我就赢了。而不是象棋那样,是我把你杀光,或者将死了,我就赢了。

所以,用围棋来作为一个隐喻,一个思考工具来琢磨商业理论,就比较合适。就像王东岳老师讲过,世界万物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求存。从努力求生存的角度来说,很多事和围棋都是相通的。

你看,人生、商业和围棋一样,刚开始的时候,落子的地方很多,天高地广,到处是机会,到处是生机。但是随着你越长越大,你会发现环境对你的制约越来越强,生存空间越来越少。最后在围棋上,会气尽棋亡,是指假如一块棋没气了,没有生存空间了,就会死掉。

商业也是,像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巨型公司,其实比创业公司要焦虑得多。如果没有创新,不能开创一片全新的疆域,处境就更加困难,他们的体量太大了嘛。这个处境有点像伞兵,美国101空降师有一句名言——伞兵生来就是被包围的。每个人,每家公司,每一局棋,其实这都是他们的命运写照。

那怎么办呢?

不是每个人都有无穷无尽的空间可以开拓,那只剩下一个办法,就是要有一个空间是你独有的。对围棋来说,就是真眼;对个人来说,就是禀赋和绝活;对商业来说,就是独家优势。

但是问题来了,围棋为什么要有两只真眼才能活呢?你想啊,在围棋盘上,当你其他地方都被围得死死的,只有一个眼位,那人家一颗子下去,你的气就没有了。

在个人和商业竞争中,道理也差不多。

当你只有一个独家优势的时候,无论是环境变化,还是敌人太过强大,这个优势瞬间就能丧失。但是如果有两只眼,也就是有两种优势的时候,在求存的过程中,就有了腾挪的空间。所谓东方不亮西方亮,两只眼组合起来的动态优势,大大增强了生存的概率。

比如说,很多成功的公司,在他表面上张扬的概念背后,往往都有一个引而不发、秘而不宣但是实实在在存在的第二只眼。

比如,特斯拉SUV,有一个很独特的鸥翼门设计,就是后座的两只门打开的时候,像翅膀一样张开,而不是像其他车那样是向两边拉开。为了这个设计,特斯拉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不惜推迟销售这款车,为啥?因为埃隆·马斯克深深明白,特斯拉的两只眼是:电动车+豪华车新品牌。特斯拉不仅是在和其他电动车竞争,它还在和宝马、奔驰这样的豪华车竞争。

根据老喻的分析,你会发现,几乎所有成功的大公司,都有这样的两只眼,两个绝活和优势。

比如,亚马逊,一只眼是电商,另一只眼是云计算。

再比如,京东,一只眼是电商,另一只眼是快递业务。

再比如,苹果公司,一只眼是硬件,另一只眼是他们独特的软件系统iOS。

不仅是公司,一个成功的城市也是这样。

比如硅谷,是斯坦福大学加上大量的创业公司;深圳,是大公司加上青年精神。

最典型的是拉斯维加斯,它扬名在外的是赌城,但是它真正的活力,来自于它是全世界最著名的会展城市。

一个人也是这样,如果想要存活得好,就得有第二只眼,一个跨界的优势。比如,贝克汉姆,球确实踢得好,但是如果没有苦心经营的商业品牌,他的价值也要差很多。

通常我们把这个现象称之为跨界。跨界带来的优势,不是两个优势的相加,而是几何级数的增加。

我们「得到」App里,万维钢老师的订阅专栏《万维钢·精英日课》里面,有一篇文章,介绍了漫画家亚当斯的故事。他画的“呆伯特系列漫画”,今天同时在65个国家,使用25种语言,超过两千家报纸转载,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亚当斯说,如果你想取得出类拔萃的成就,你大概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是你把自己的某个技能练到全世界最好。这个非常困难,极少人能做到。

第二个选择是,你可以选择两项技能,把每一项技能都练到世界前25%的水平,这就比较容易。同时拥有两个能排在前25%技能的人,其实是很少的,而如果你能把这两个技能结合起来去做一件事,你就可能取得很了不起的成就。

比如亚当斯自己,他不是世界上画画技能最好的,但是他的画画技能能达到前25%的水平;他写笑话的水平也不是全世界最好的,但是基本也能达到前25%的水平。现在他把这两项技能结合到一起,画“呆伯特漫画”,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就太少了。

所以亚当斯给年轻人的建议是,不管你真正喜欢的领域是什么,你要努力在这个领域练到前25%,然后你还得再加一个领域。如果你不知道该加什么领域,那就练演讲。亚当斯说,演讲这个东西,只要是个人,愿意苦练,就一定能练好。

假设你是一个公司排名前25% 的程序员,但是你同时还是一个排名前25%的演讲者,既会干还会说,那你天然就是其他那些程序员的领导啊,你的职业发展前景,比排名第一的程序员也许还要好。

再比如说我,我对学习知识有兴趣,但是肯定不是最有知识的人,在中国人中能排进前25%就不错了。但是我又有强烈的表达兴趣,大概也能排进前25%。那你说大学老师中,又有学问又能表达的人,也很多啊。

对啊,我又穿行到了第三个领域,就是创业,在创业者当中,兼具这两个特点的人就更少了。所以,我和同事才能开创知识转述、知识服务这个新行业。

这也就是老喻讲的,一只眼死,两只眼活,三只乃至更多的眼位,才能活得更自由这个道理。

老喻的“两眼论”,今天我们开了个头,明天接着聊这个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