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334 美国的优势与危机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继续向你推荐我们的年度课程《顾衡好书榜》。

这门课程最近刚刚完整更新,顾衡串讲了戴蒙德的新书《剧变》,其中一讲讲的是美国。我们都知道,中美关系非常重要,而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还是中美关系,都在剧烈的变化中。围绕这些现象,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解释。那在美国学者自己看来,美国仰仗的优势是什么?美国最大的危机又在哪里呢?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听听顾衡老师是怎么说的。

你好,我是顾衡。戴蒙德在《剧变》这本书中分析的七个国家,咱们已经介绍了六个。这一期来看看最后一个国家:美国。

美国的优势

戴蒙德认为,美国最大的财富就是庞大的人口数量规模。

目前美国人口为3.3亿。他说,美国地域辽阔,资源充足,粮食能自给自足,所以人多就是优势。反观日本,资源匮乏,粮食和原材料大量需要进口,加上国土狭小,日本人口虽然只有美国的1/3多一点,但是人口密度却是美国的十倍。所以,日本人口多反而是劣势。

我觉得说美国最大的财富是适度而充足的人口,这个是对的。加拿大地方比美国还大,人口却只有3700万,只是美国的一个零头。这怎么当大国呢?

但是说日本人口多、人口密度大是日本的劣势,这个结论我就不能认同了。

人口基数大,能够支撑足够丰富的小众生意类别。而人口密度大则可以指数级地增加人际交互的频次。不论是买卖交易还是思想交流,人口密度大明明是极为宝贵的优势。

至于日本粮食不能自给自足,这完全不是问题。在英国工业革命之后,人类社会就摆脱了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吃饱肚子不再靠自己国家粮食打得多,而是靠贸易。不然,怎么解释大萧条时期美国饿死那么多人呢?

戴蒙德认为美国第二大财富是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

这个倒是对的。拿美国和中国一比,美国地理上确实是占尽了优势。

美国两边靠海,东海岸对着欧洲,西海岸对着亚太,跟谁做生意都方便,大嘴吃四方。

另外美国地势大体平坦,内陆河道七通八叉,非常发达。而中国却是西高东低,所有的河流都一个朝向,走个南北水路就要靠人力挖个大运河。内部物流成本不可同日而语。

更为重要的是,美国适合种庄稼的平原也非常多,土壤也非常肥沃。这方面中国和美国一比也是很大的劣势。一个青藏高原就占去了1/8的面积。

美国的第三大财富,戴蒙德认为是民主制度。对于这一点,我也持怀疑态度。

恰恰是美国的国父们在制定宪法时殚精竭虑地用法治和共和在多个维度上对民主制进行了限制和约束。而最近一段时间美国政坛乱象丛生,原因也恰恰是民主制挣脱了之前的缰绳。

关于民主制,丘吉尔说过一句其实是很沉痛的俏皮话。他说:“民主制是最糟糕的制度,如果不算上那些被尝试过的其他制度的话。”这句话的意思是,在所有尝试过的制度中,民主制是最不坏的。

但是,我们尝试过所有的可能了没有?显然并没有!关于民主制到底算财富还是算麻烦,这个问题我们放到后面再谈。

好,前面说的是戴蒙德认为的美国最宝贵的三大财富,也就是人口、地理和政治制度。那么用戴蒙德的12因素法来衡量,美国还有三项指标特别突出。

首先是从他国获得物资和资金帮助。这一块主要就是咱们前面提到过的,美元是全球主要货币,收各国的铸币税,这块让美国每年白白得了一大块便宜。不过公平说,美国作为世界警察,在全球防务和秩序维护上也花了不少钱。两厢相抵美国在钱上赚的便宜倒也没多少。各国顶尖级人才削尖脑袋往美国跑,这才是美国占了最大便宜的地方。

第二个指标是国家认同。别看美国现在天天吵吵嚷嚷的。一战和二战爆发时,美国国内也是乱作一团,死活不愿意蹚浑水。但是一旦它被激怒,就会立即激发起它强烈的国家认同并迸发出巨大的能量。在遇到外敌的时候,美国总是能团结起来一致对外,这是它最强大的地方。

第三个指标就是核心价值观了。美国2020年大选确实暴露出政治上的很多问题,尤其是政治的极化和社会的巨大撕裂,但是对法治的信仰却并没有垮。有事儿去法院,并且尊重法院的裁决。这道底线目前看来并没有出问题。

美国的危机

那么,美国目前面临的危机是什么呢?戴蒙德非常准确地指出,就是政治的极化。

关于美国政治极化的原因,咱们前面介绍亨廷顿的《谁是美国人》的时候曾经有过梳理和分析。但是戴蒙德却给出了迥然不同的解释。

第一,选总统也好,选议员也好,现在花钱越来越多。而愿意掏大钱支持政治家参选的赞助人,钱掏得越多,倾向性就越是明显。或者说,在某些特定政策上有强烈的偏好。如此一来,那些温吞水的中间派就募不到足够的资金,也就无法胜选。

但是在我看来,戴蒙德的这一条理由站不住。

就以奥巴马第二任选举为例,那一届,奥巴马一共募集到了7.22亿美元,比罗姆尼高出50%。但是奥巴马募集到的竞选资金中有2/3是200美元以下的小额捐款。

事实上,互联网普及之后,因为支付变得非常便利,反而是网络小额捐赠占比越来越大。如果你的钱来自于一个大金主,那你肯定要听他的。可是如果你的钱来自于数不清的人捐的小钱,那当选政治家反而有更大的独立性和自由度才对。

而奥巴马靠大量小额捐赠上台后,他走温和路线了没有?并没有!奥巴马这八年,正是美国政治迅速极化的时期。再比如2016年那次大选,无论是极端保守的特朗普还是左到天上去的桑德斯,得到的10-25美元的小额捐助是最多的。反而是走中间道路的希拉里得到了最多的大额捐助。所以戴蒙德的这一条,我看是站不住。

第二条挺有意思。戴蒙德说,现在美国的议员,任期内要拿出80%的时间精力用于筹款,所以议员们一到周末就往家跑,往自己选区跑。参众两院一共535名议员,竟然有80个议员在华盛顿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平常就睡在办公室里,一到周末就飞回家。

以前议员们在华盛顿经常聚会,老婆孩子也经常走动。人怕见面嘛!有了私交,哪怕立场不一致,也容易达成妥协。现在互相不认识,那吵起来就没顾忌了,什么话狠就怎么说。

第三,议员如此,普通民众也是如此。这个之前我们也提到过,首先是网站根据你的浏览信息为你做定制推送,导致了信息的划地为牢和自我强化。而人们在网上交流时也是粗口连篇毫无顾忌。那么,网上粗口狠话说多了,现实世界中戾气自然也就重了。

网络远程社交大量替代线下面对面社交,以及信息推送导致的立场自强化,这个当然是美国政治极化的原因之一。但是关于美国政治的极化,我觉得还是亨廷顿说得更靠谱。

上世纪中叶,美国连续经历了民权运动、嬉皮士运动、性解放运动和反越战示威,左派势力大行其道,把传统的、世俗的、温和的保守派势力打得溃不成军,福音派教徒挺身而出,成为共和党的主力军。这才是美国政治极化的源头。

因为世俗共和党主张的是更小的政府,更多的个人自由。而福音派主导的共和党,却在堕胎等问题上持强硬立场,形成了左派用大词、右派用上帝两头一起侵犯个人自由的局面。

除了共和党和民主党越来越水火不容之外,两党内部也是激进派的声音越来越大。戴蒙德把共和党中的温和派的消失归咎于茶党的兴起,这显然是错误的。茶党正是传统的、世俗的共和党,它名字Tea Party,是Taxed enough already的缩写。不过就是主张小政府少收税嘛!这是共和党一直以来的主张,怎么会是极化的原因呢?

真正的原因还是亨廷顿说的,自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福音派教徒成为共和党的主流,把对上帝的信仰带入世俗政治生活中,这才是美国政治极化的原因。

美国政治极化,政府失效失能之后,会导致什么结果。戴蒙德认为美国不会像智利和印尼那样,由军队掌权。但是因为美国历来有私人持枪的传统,如果出现严重的社会撕裂,那么会导致个人暴力增加。2020年出现的BLM,以及特朗普的支持者持枪上街“维持秩序”,都是这种个人暴力泛滥的体现。

毫无疑问,美国正处于严重的危机之中。共和党和民主党,对这场危机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比如奥巴马第一个任期的四年内,共和党人在参议院并没能拿到多数,就利用规则漏洞,也就是以冗长发言,来阻止政府提案的正常讨论和表决。

美国建国以来的220年间,参议院用这个损招反对总统提名联邦法官,总共才用了68次。而在奥巴马的第一个任期内,共和党在参议院里就用了79次,比过去220年的总和还多。

而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内,共和党在参议院中如愿得到多数后,奥巴马别说提名大法官了,就是任命个大使,参议院竟然能拖两年多不表决,不通过。

所以,不要光看现在民主党人在众议院里折腾特朗普。早在奥巴马任内,坏规矩的事儿共和党也没少干。

那么,美国能从这场危机中走出来吗?好,我是顾衡,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