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316 学习动力从哪里来?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距离2021年只有不到五天了。我们得到APP的五支学术团队,经过一年的调研,为你捧出的五大年度报告已经上线,等待你检阅。

今天推荐给你的是沈祖芸老师的《全球教育报告》。沈祖芸老师说,家长和老师们都头疼一个问题,那就是孩子学习的动力从哪里来。围绕这个问题,今年教育界开展了很多的探索。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听听沈祖芸老师的报告。

你好,欢迎来到《全球教育报告》,我是沈祖芸。

2020年疫情期间,北京师范大学对全国3.9万学生、4.2万教师做了一个“居家学习”调研。本以为大家最焦虑的问题,是老师们如何跨越“数字鸿沟”,掌握线上教学技术。但调研结果却显示,学生在家学习不自觉、没动力,才是最大的烦恼。

不仅是中国,国外也一样。一位美国老师上了两周网课后,画了一张漫画自嘲说:过去在课堂上,老师对学生的期望是“请你们不要再说话了”;现在,却成了“求你们出点声吧”,证明你们还在听课。

所以,报告的开篇,我们先来回答一个2020年最热的问题:学习动力从哪里来?

其实,学生学习动力不足的问题一直存在。只不过,过去有老师的控制,有教室的约束,这个问题被掩盖起来。今年因为疫情和远程教学,学习的自主权第一次到了学生手上,动力不足的问题一下子就突显了出来。

对此人们有不同的解释,最常见的一种说法就是缺少有效的激励。解决办法就是通过点赞、小红花、晒作品等方式让学生获得学习的成就感。但我认为这种说法是简单的外部归因。有一个内在要素其实被长期忽略了,那就是学习任务设计,也就是把一次次的学习设计成任务,靠任务来激发动力。

一个改变的发现

这么讲有点抽象,我给你讲一个案例吧。

前不久,上海世界外国语小学张悦颖校长给我发了一张照片,几个孩子兴奋地举着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呢?你肯定想不到,居然是孩子们的粑粑。为什么要把这个东西带到学校呢?

原来小学四年级科学课教材有一个单元,叫“食物在体内的旅行”。传统教法,老师要先讲一遍人体有哪些消化器官,然后对照人体消化系统图,指出食道、胃、小肠、大肠的位置,说出各自的功能,最后来个测验,考考学生记住了没有。这种灌输式的学习对孩子来说有点枯燥。

所以,上海世界外国语小学就尝试把这个单元设计成了一个学习任务,叫做“玉米粒儿的旅行”。让孩子把一颗玉米粒儿直接吞下去,看它是否会从粑粑里拉出来。

那几天校园里可热闹了,好几个孩子早上一进学校,就兴奋地举起小盒子,对老师说:“我的玉米粒儿已经拉出来啦。”有的孩子有点沮丧:“为什么你的拉出来,我的却不知道去哪里了?”

带着这种好奇,孩子们继续做实验。他们把馒头、蔬菜、水果切成小块,装进塑料袋。再加入水,反复地揉捏挤压这个袋子,模拟胃的工作。然后,把煮熟的玉米装进吸管,边揉捏袋子边吹着玉米粒往前推移。孩子们发现,有时候玉米粒被卷到其他食物里碾碎了,有时候却完整地排了出来。这样孩子们就体验到了,每一颗玉米在肠胃蠕动过程中遇到的情况是不一样的。

这还没完,孩子们还要小组讨论,总结出保持自己和家人消化系统健康的几种好办法,并且设计出家庭平衡膳食的方案。

一周后,爸爸妈妈们拿到这份方案的时候都很意外,有些科学道理家长也是第一次知道。不同的孩子对方案也有不同的表达,有的用清单,有的画漫画,还有的给家庭成员开出健康处方……爸爸妈妈把这些方案贴在客厅的醒目位置上,让孩子有了持续学习的热情。这就是学习任务的魅力。

学习动力从任务设计中来

为什么设计了学习任务,孩子就会充满动力?

认知科学规律告诉我们,人们在学习的过程中,会在心里确认三个问题:

一是我喜不喜欢这件事;

二是这件事对我重要不重要;

三是这件事我能不能做好。

只有在这三个问题上的回答始终保持肯定,那么一个人就会持续地处于学习状态。这就是学习任务设计能够激发动力的原因,它会让学习过程发生三个转变:有意思、有意义和有可能。

还是拿“玉米粒儿的旅行”来举例子。

有意思

传统课堂,老师绞尽脑汁设计了很多活动,他觉得有意思,但学生却可能没感觉。因为知识是老师硬塞给我的。学了以后到底有没有用,我并不知道。胃和小肠的功能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也不关心。所以,一堂课40分钟,学生“迷迷糊糊地来,热热闹闹地做,稀里糊涂地走”。

而学习任务呢?让孩子亲自体验玉米粒经过人体的过程。有的孩子把玉米粒拉出来了,有的没有动静,这就非常有意思了。一下子就能打开孩子学习动力的开关。

有意义

传统课堂,习惯把学习的意义窄化为获取分数,更看重结果,而不是过程。

而学习任务呢?它的意义来自真实世界,我要为我和我的父母设计一套健康饮食方案。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孩子们第一反应是调用已有的知识,一看不行,就会去主动发现新知识,持续思考与探究,直到把问题解决。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会产生情绪波动,增加反思频率,作出负责任的决策,产生深度体验。每个人达成目标的途径和方法或许不同,但是人体消化系统的知识、人体平衡健康的知识等等学科要求并没有绕开,都尽在掌握了。

有可能

但这还不是全部,任务设计最终的目标是激发孩子的潜能。每一个孩子的潜能都埋得很深很深,如果没有丰富的学习经历让他去尝试成功、品尝失败,那么他可能永远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擅长什么、还能做什么。好的学习任务,能创造各种可能性,让孩子在学习中暴露自己的认知水平、看见自己的成长。

在“玉米粒儿的旅行”这个任务中,有的孩子发现自己擅长做社会研究,有的孩子发现自己口才好,有的孩子在团队中起到了领导协调的作用。如果没有这样的学习任务,只看到一次考试成绩,这个孩子分数高,那个孩子分数低,是不是就抹杀了太多的可能性?

所以,学习任务设计就是一个让学习变得有意思、有意义、有可能的操作系统。它能够把学习动力源源不断地激发出来。

最近几年,国外涌现出各种各样新型的教学流派,什么美国的PBL(项目式学习)、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等等。看起来眼花缭乱,我们经过大量研究得出结论,它们其实归根结底都是学习任务设计。

如何设计一个好的学习任务?

你可能听到一个说法,说芬兰是世界上第一个取消了分科教学的国家,它们的中小学没有语文、数学、物理课,全部都是跨学科学习。

这其实是一个谣言。事实是,跨学科学习只占它们课程总量的10%,其余90%还是分科。

但是,2020年,我在中国看到一所公办学校,它完全采用学习任务设计来改变传统教学,彻底了告别了分科教学。这所学校,就是我们的北京未来城学校。

它们小学二年级的一个学习任务是这样设计的 ——

为了完成这个任务,孩子们要调研动物园已有的动物品种,要了解新动物是否适宜北京的生存环境,要讨论怎么才能说服园长引进这个品种,要用证据证明引进这个品种能增加游客,等等。解决了这些挑战,那动物的生活习性、书信的格式、成本核算等基本的知识和技能是不是也都掌握了?原本要通过语文、数学、科学、社会等课程实现的教学目标是不是也都达到了?

经历了大家辛苦的调研和学习,最终动物园园长被说服了,引进了新品种。这种来自真实世界的反馈,让学生们太有意义感了。

2020年,我十几次深入北京未来城学校,进行沉浸式地调研。从他们实践中,受到启发,提炼出了设计学习任务的六条黄金法则。

法则一:从孩子熟悉的生活半径开始。让他们在学习过程中不断调用已有的经验。

法则二:具有适度的挑战性。从而保持孩子们的好奇心,始终跃跃欲试。

法则三:没有标准答案,只有解决方案。最终攻克一个具体问题,获得成就感。

法则四:创造各种各样合作的可能性。让孩子在协同他人、连接资源、人际互动中适应不确定性。

法则五:学习成果作品化。通过公开展示,从他人的评论和反馈中看见不一样的自己。

法则六:高度承载学习目标。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悄无声息地达成预期的知识、能力标准。

按照这六个法则设计学习任务,就能够实现闭环。长期在这样学习任务的培养下,就能够回到教育的本质:唤醒自己,发现自己,进而成为自己。

“任务”是生活的基本形态

说到这,你可能还有一个疑问,这样的学习能得高分吗?

我给你看一道2020年北京高考语文微写作题 ——

如果学生平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学习任务,写起来可能就会很苍白,很难拿到好分数。

其实,学习任务不仅是教育改革的方向,更是职场和生活的基本形态。你现在所从事的工作不就是由大大小小的任务构成的吗?有的人总能从工作中获得成就感,有的人却总觉得无聊,区别就在于你是否获得了有意思、有意义和有可能的深度体验。

100年前,教育家杜威说:如果我们用昨天的方式教今天的学生,就是在剥夺他们的明天。

确实,照本宣科灌输知识不难,而要设计出一个好任务却很难。但是2020年疫情的爆发将这个挑战凸显了出来,加速了全球教育者改变现状的决心。

按照《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设定的时间表,我们的预测,未来20年,类似北京未来城这样的学校会成为常态。因为它能够将学生的未来生活与今天的学习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只有这样,学习的动力才会源源不断。学生才会把学习的责任担在肩上。

好,这一讲的内容就到这里。我是沈祖芸,咱们下一讲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