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320 最大货运机场如何选址?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的内容来自《何帆·中国经济报告》。何帆老师立志用30年时间,每年写一份报告、一本书,来记录中国未来30年的变化。今年是第三年。

在这份报告里,我读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假设你要建一个亚洲最大的货运机场,你会建在哪里?是建在北京、上海、广州,还是深圳?何帆老师说,都不是,是武汉周边。就是今天晚上,我们跨年演讲现场56公里开外的地方。那这个选址的依据是什么?它反应了中国经济格局的什么变化呢?

接下来,让我们听听何帆老师怎么说的。

你好啊,我是何帆,欢迎回到《何帆报告3》。这是第七讲。我们在这个环节要学习本土时代的最基本的策略:如何构建网中网。

上一讲,我们讲了华为构建鸿蒙系统的案例。通过这个案例,你对中国的产业变化有了更深入的洞察。你了解到,企业要学会退可守。这一讲,我再给你讲一个案例,这个案例会告诉你,企业还要学会进攻。这一讲的案例还会给你一个启发,能帮你更好地洞察中国经济格局的变化。

好啦,你又要躬身入局了。我们这个案例要讲的是顺丰,一家做物流的大企业。好,假如你是顺丰,你想在国内找一个城市,自己建一个专用的货运机场。请问,你应该选哪个城市呢?

1.顺丰为什么要在鄂州建机场?

选深圳好不好?深圳有港口,周边有很多生产企业,好像是很好。如果你想做对外贸易,选深圳当然好。可是,深圳不在中国经济的腹地,所以,如果你还想同时打开国内市场,深圳就不是最佳选择了。

那选北京好不好?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机场一般都是客运优先,你得保证把乘客按时按点送到啊,货运嘛,就得在后面等着啦。

你猜,顺丰最后选了哪个城市?湖北省鄂州市。鄂州是个什么地方?我告诉你一个冷知识:鄂州市是中国最小的地级市。那你会问了,怎么选这么个地方呢?哎,选这里就对了,这不是顺丰脑子发热,随便一选。相反,这是国际物流业的分布规律。

先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联邦快递的总部在哪里吗?在美国田纳西州的孟菲斯市。孟菲斯也不是沿海大都市啊,它是个内陆的小城市。那为什么联邦快递会看上孟菲斯呢?如果你手边有一张美国地图,可以拿起来看看。孟菲斯大致就在美国的内陆中心。美国东海岸的货机在当地时间傍晚起飞,到达孟菲斯时还是上半夜。而美国西海岸的货机在当地时间傍晚起飞,到达孟菲斯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你看,东海岸和西海岸的货机正好交错到达。

联邦快递算得很准:西海岸最后一班航班进港,和第一班航班出港,中间留出来的那段时间,刚好够分拣包裹。再看看美国自然地理,你会发现,孟菲斯真是个建货运机场的绝佳位置。它不在美国的北部,不会遇到冬天的严寒;它不在美国的南部,可以避开墨西哥湾的飓风;它也不在美国的西部,正好躲过大平原上的龙卷风。除了孟菲斯,还真找不到这么合适的位置。

顺丰选择鄂州建机场,也是考虑了地理位置和自然因素。鄂州离武汉近啊,从鄂州机场,到武汉市中心,直线距离也就60公里左右。恰恰因为鄂州是个小城市,不是省会大城市,所以客运航线不多,恰好能够保证货运的航线。对货运机场来说,这是最大的利好消息啊。还有,航空货运和客运的节奏不一样。客运主要是在白天,货运则是全天候24小时运行,高峰主要集中在晚上。所以,鄂州机场才能做到以货运为主,客运为辅,顺丰的飞机想怎么起飞就怎么起飞,想怎么降落就怎么降落,可以按照航空货运的规律安排飞机的起降,保证效率最大化。

2.顺丰的全国布局

那你会问了,选择鄂州仅仅是因为这里能躲开客运航班么?当然不是,顺丰在鄂州建的这个货运机场,是要下一盘很大的棋。

你再看,我们可以以鄂州为原点,画一个飞行圈。这个飞行圈的半径是1000公里,时间大约是1.5小时。在这个大圆圈之内,可以覆盖到占中国90%的GDP、80%人口的地区,距离世界主要城市也不过一夜之隔。来自全国各地的货物,凌晨一点左右到达武汉,四点多再飞出去,到绝大部分城市都能实现“次日达”。鄂州顺丰机场的规划,气魄很大。建成的第一个五年,这个机场的货物吞吐量就要达到245万吨,这就已经超过首都机场和深圳机场现在的货运吞吐量了。

到2050年,鄂州顺丰国际机场的货邮吞吐量将是每年近800万吨,这是浦东机场现在的货运量的两倍多,接近香港机场货运量的两倍。再告诉你一个概念:2019年,中国航空货物吞吐量加起来一共有750多万吨。未来,鄂州顺丰机场将成为全球第四、亚洲第一的专业货运枢纽机场,也是全球航空货运网络的重要节点。

我还要告诉你,鄂州顺丰机场建成之后,它的影响力不只是一个物流中心。物流中心还会带来产业集群。比如,在孟菲斯机场的周边,涌现出了像生物医药、飞机维修、精密加工等各种高科技产业。你所熟悉的服装品牌Zara,其实也坐落在西班牙内陆地区的一个物流中心,那个地方是萨拉戈萨的物流园区。那鄂州机场附近有什么呢?著名的武汉光谷就在它旁边。光谷聚集了10多万家科技企业,产值已经过千亿。以后,我们会看到一批新型的高科技行业会依托鄂州顺丰机场发展起来。

还有啊,或许是一种巧合。这次,新冠疫情爆发在武汉,而这场疫情考验的就是在紧急情况下输送急缺物资的能力。不仅是疫情需要运送物资,再遇到抢险、救灾,包括军事行动,都需要有长距离快速投放的能力。以后,大集群的货运机队,可能会在瞬间调集上百架飞机,迅速从应急物资的储备中心运往各个地区,也可能是从东西南北赶赴一个需要支援的地区。要是考虑建一个救援物资的集散中心,那武汉是不是最合适的选址之一呢?

所以说,顺丰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咱们国家也在下一盘很大的棋。顺丰在鄂州建机场的战略选择,恰好契合了咱们国家发展交通物流的战略选择。按照《交通强国建设纲要》的规划,到2035年,咱们国家将基本形成“全国123出行交通圈”,也就是在城市里通勤,只需要一个小时;从一个城市到临近的城市,只需要两个小时,想到全国主要的城市,要么坐飞机,要么坐高铁,三个小时搞定。那要是跟全球连接呢?也是“123”:国内1天送达,周边国家2天送达,全球主要城市3天送达。

3.国家为什么还要搞物流建设?

好。顺丰的案例讲完,你会有一个疑问。咱们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不是已经搞了很多年了吗?都说中国的铁路、公路、机场修得差不多了,那为什么还要这么雄心勃勃地搞物流建设呢?我说顺丰,其实想讲的就是这个问题。

你看,我们国家过去的基础设施建设,最早都是集中在沿海地区。这是和过去的经济发展战略相适应的。中国要对外开放,我们需要出口大批的制造品,进口大批的矿石、能源、农产品。如此巨量的货运,当然要走海运。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的交通网络更注重的是如何和国际市场对接。

这会带来一个什么问题呢?这会带来地区发展的不平衡。要是把中国经济比作一个投资组合,那么,我们过去“超配”了沿海地区,但是,我们“低配”了内陆地区。

咱们就说武汉吧,当年这可是一座很辉煌的城市,号称“东方芝加哥”。后来,武汉确实有段时间有点没落。哪段时间呢?恰好是全球化发展速度最快的那段时间,也就是从20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初的这段时间。后来,武汉的城市建设加速了,那这又是在哪段时间呢?恰好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全球化出现退潮之后。

所以,咱们的物流建设,就是要补上过去的短板,甚至要把物流变成中国经济最突出的竞争优势之一。这会带来什么变化呢?

我在《何帆报告2》里面讲到,以后,消费者的需求会变得更多元化、更个性化。所以,以后谁离消费者最近,谁最有优势。那怎么才能离消费者更近呢?这就要靠物流的力量啊。过去20多年,我们先是建了铁路、公路、机场,可以称得上是基建狂魔。

可是,这也满足不了物流的需求。因为电商时代到来了,需要运送的货物也越来越多了。那好,大数据、云计算、机器人,这些新技术都赶来给物流业加持了。所以,你想,中国物流的大爆发时代,是不是很快也就要到来了呢?

你再顺着去想,随着物流中心的崛起,产业链也将重新布局。中国经济格局正在出现一个巨大的变化。最近十年,成都、郑州、西安、合肥,甚至贵阳、乌兰察布,这些内陆城市都突然开始发力。那我们该怎么适应这种变化呢?很简单,我们的国内市场已经形成了一张布满节点的网络。你可以顺着这个网络,考虑自己的产业布局、投资布局。

所以,以后你会看到一批制造业企业向内地迁徙,你也会看到一批高科技公司向内地迁徙。最初,这些企业往内地迁移是为了节省成本,后来才发现,沿着物流网络布局产业,是一种最明智的选择。

好了,这一讲先讲到这里,我是何帆,咱们下一讲再见。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今天是2020年的最后一天。这一年,我们经历了很多的挑战,也收获了很多的成长。我知道,此刻的你和我一样,都是百感交集、思绪万千。

今晚8:30,我会在武汉做我的第六场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深圳卫视和爱奇艺全球同步直播,微博上也会有话题讨论。期待你加入我们,和我一起跨年。

提前祝你新年好。我们明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