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025 后汉皇帝为何“亲小人、远贤人”?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我们继续放出施展老师《中国史纲》课程中的一讲。

读历史啊,最怕的,就是标签化,这是好人那是坏人,这是昏君那是奸臣。这种结论一下,很多问题,就不用深究了,因为他是坏人,所以把事办砸了嘛。要是老这么想问题,我们还怎么深入思考历史呢?

那应该怎么看呢?就是把每个人都放到历史的大系统里去看。看到每个人和其他人的互动关系,你才能理解他为什么那么说,那么干。

就拿皇帝来说,为什么有的皇帝非要远离君子,亲近小人呢?下面我们有请施展老师来跟你讲一讲。

这一讲我们来聊一个问题,为什么后汉的皇帝会“亲小人、远贤臣”?

诸葛亮说过这是后汉衰败的根本原因,后汉的皇帝为啥会这么自取灭亡呢?是他们都特别地蠢吗?肯定不是。

这是因为后汉的皇帝遇到了新形势,他们的选择其实很有限。那么,后汉的皇帝们遇到了什么形势呢?

最关键的就是,上一讲刚刚说过的,豪族社会。为啥豪族社会就会让他们亲小人远贤臣呢?

关键是要看看“小人”和“贤臣”分别都是什么人,以及他们和皇帝都是什么关系。

“贤臣”是谁

所谓贤臣是什么人呢?他们就是儒家化了的豪族。对皇帝来说,豪族不可怕,就怕豪族有文化。

因为,一般的豪族对社会有组织力,又让皇上收税变得困难,皇上不大容易动得了他,但他们还不会从观念上批评皇上;但是,有文化的人,则会引经据典地批评皇上,说你昏庸。

如果以上两种情况合二为一,这个有文化的人还是豪族,皇上就只能干瞪眼地被批评,还动不了他。有文化的豪族,从东汉的时候逐渐发展起来,直到隋唐的历史上,被称为门阀士族,经常也简称为士族。

士族对皇帝有各种约束,皇上就在士族外边再去找一些有文化的人,为自己所用,不就能够反制士族了吗?你引经据典地说我昏庸,我的人就会引经据典地说我这是圣明,皇上不就不那么憋气了?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皇帝不大容易找着人。为啥呢?

因为知识传播技术不发达。要想在社会中有足够多的有文化的人,知识传播的成本必须降下来。

首先得有纸的出现,东汉蔡伦改进了造纸术。但这会儿的造纸技术还不发达,有句成语“洛阳纸贵”,这个描述的其实已经是西晋时期了,说的是有篇文章写得太好了,洛阳的文化人竞相传抄,纸不够用了,于是就变贵了。

西晋时期比“亲小人、远贤臣”的东汉又晚了一百多年,洛阳的纸还很容易就贵了,这说明纸本来就不多,本来也就不会太便宜。

光有纸还不够,还得有印刷术大规模的应用。但东汉还没有什么印刷术可言,书籍的拷贝要靠抄写。这种情况下,知识传播的成本相当高,不是豪族的话,一般人根本读不起书;读得起的豪族,就成了士族了。

士族一代代发展壮大,逐渐成为世家大族,他们垄断了知识和地位,垄断了社会上的舆论。

这些人就是所谓“贤臣”,他们差不多把持了朝廷和地方的各种重要职位。世家大族彼此间还联姻通婚,形成了庞大的关系网络,对皇帝有着相当强的制约能力。

“小人”是谁

东汉开国的头几位皇帝还比较有实力,而世家大族也还在发展中,他们彼此还能相互制衡,还不算什么大问题。

到了后面的皇帝,越来越受到世家大族的约束。皇上肯定感觉非常不痛快,我都是皇上了,还天天被人这么节制?不行,我得有自己的人,收拾收拾这些天天跟我叫板的家伙。

皇上要找来支持自己的人,来对抗世家大族。但问题是,世家大族把持着官僚体系,也控制着舆论,这些皇帝的支持者就肯定会被指责为“小人”了。

这与他们实际上的人品、官品怎么样关系不大。皇帝的行为,在世家大族嘴里,也肯定是“亲小人、远贤臣”了。

再看看皇上吧,他到哪去找自己人呢?到民间去找?就像前面说的,知识都被世家大族垄断,民间没什么可用之才。到朝廷上找?朝廷上放眼望去,都是彼此串通一气的世家大族,也不行。

皇上还得保证这些人能站在自己一边。对皇帝来说,什么才能确保这些人支持自己呢?忠诚这东西是不敢指望了,能指望的是,他们的身份地位都完全依赖于皇帝,这些人即便是出于自私,也得站在皇帝一边了。

那是什么人啊?只有两种,宦官,也就是太监,还有外戚,也就是皇后的家族。

宦官和外戚还彼此看不顺眼。宦官完全被世家大族们所瞧不起,外戚有不少也是出身世家大族的,但一旦与皇上结了亲,马上就会有压过其他世家大族一头的感觉,会借此不断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这又与其他的世家大族之间会发生矛盾。

皇帝、外戚、宦官、世家大族的博弈关系

于是,皇帝、外戚、宦官、世家大族组成的官僚,彼此之间形成了复杂的关系。

东汉中后期昏君很多,汉桓帝尤其是昏君里的典型。但是仔细看看汉桓帝的经历,能发现非常有意思的东西。汉桓帝是在15岁的时候被大将军梁冀扶上台的。梁冀是前朝外戚,觉得扶植个15岁小孩子好控制,利于自己继续掌权。

那些不同意梁冀,想要拥立个成年君主的大臣,都被他给收拾了。被扶上台之后,桓帝感觉特别不爽,因为梁冀像太上皇一样天天控制着他。

汉桓帝想要反制梁冀,但又没有人可用。在当了13年的傀儡皇帝之后,桓帝终于发掘出几个心腹宦官,与他们联手,歃血为盟,发誓要搞掉梁冀。

皇上和宦官联手把梁冀做掉了之后,桓帝开始自己说了算,马上就来了一个历史上有名的“党锢之祸”,就是说,有一群世家大族的名士重臣,他们痛斥宦官,结果就被指责为结党营私,这些人或被罢官赶走或被抓起来,并被规定此后永远不得录用。

我们今天历史书上说党锢之祸是“宦官专权”什么的,实际上只不过是皇帝通过宦官之手,跟这些世家大族进行PK,党锢之祸就是皇帝进行中央集权的努力。

用宦官压制了世家大族之后,汉桓帝又反过来开始压制宦官,把当年帮自己做掉梁冀的宦官们狠狠收拾了一番。

但皇上也不会抛弃宦官,只是让他们不要那么嚣张,日后还会借重宦官继续抗衡世家大族。看到这些作为,我们会感觉,汉桓帝虽然说不上是什么明君,但智商绝对不差。

宦官的力量过强,皇帝还可能再去用外戚来压制他们,东汉后期的诸多皇帝,交替地扶植宦官和外戚。世家大族面对皇帝的这些对抗举措,便会进一步强化自己的“天下为己任”的形象,获得道德制高点,宦官和外戚就进一步被还原为“小人”。

这就是“亲小人、远贤臣”的由来,至于贤臣是否真的贤,则是另一个问题了。

东汉的瓦解

皇权与世家大族的这种冲突过程,会极大地败坏帝国的治理水准。

正赶上东汉末年进入了一个小冰期,连年天灾,民变四起。朝堂上各种勾心斗角,民间的疾苦实际上没人真的去管。

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求告无门,只好想法自己组织起来,寻找活路。各种民间信仰,就是组织的工具,因此而获得了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汉朝的儒学讲究天人感应认为天灾必定是皇帝失德,上天降下灾祸,皇帝被迫多次颁发罪己诏。皇上天天都在罪己的话,人们对朝廷的敬畏就会动摇了。民间信仰趁机说,自己才是天命所在,于是,到公元184年爆发了黄巾大起义,动摇天下。

朝廷彻底没辙了,只能寄希望于世家大族与地方豪强兴兵勤王。但豪强们各怀鬼胎,逐鹿中原的诱惑迅速地让这些“贤臣”的种子都变成了乱世的枭雄。大汉帝国冰消瓦解,天下大分裂的时代由此拉开序幕。

这一讲我们谈到,“贤臣”其实是世家大族,“小人”就是外戚、宦官,他们是皇帝中央集权的工具。

后汉皇帝“亲小人,远贤臣”的背后其实是皇权和世家大族的权力斗争。

一旦进入战乱时代,能够把握时代的就不一定是擅长读书的世家大族了,会有其他出身并不高贵却能力超凡的人脱颖而出。

三国时期的各种战争冲突,今天我们熟知的各种名字,仔细分析的话,会发现隐藏着出身不高的人与世家大族的对抗过程。

这就是我们下一讲的内容。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施展老师的这门课在得到App上非常受欢迎,已经有22万人订阅了。很多用户都跟我说,这门课真的是让人打开眼界,没想到历史还能这样讲。

如果你已经订阅了施展老师的这门课程,那请你帮个忙,拜托你把这门课程介绍给更多的朋友。如果你还不是这门课程的用户,那怎么说呢?那你就应该是啊。

现在就在得到首页搜索“施展”这两个字,赶紧加入吧。

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