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021 什么是人际容纳度?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精选的内容来自得到App里很重要的一门课,梁宁老师的《增长思维30讲》。

最近,我经常会听朋友说,自己最近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是你发现没有,不同的人遇到困难,应对的模式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倾向于自己独立解决问题,所有事情都自己扛,是条汉子。有的人就愿意找身边的朋友聊一聊,集思广益、群策群力。这两种方法哪种好?不一定。但梁宁老师说,这两种应对方式的背后,其实反映了不同的人际容纳度。

那究竟什么是人际接纳度呢?这个概念又跟增长有什么关系?接下来,我就把梁宁老师这一讲的课程分享给你,让我们一起听听她的讲解。

你好,我是梁宁,欢迎来到我的课程《增长思维30讲》。

组织这个模块的第二讲,我们来聊关系。

人际容纳度

我曾经以为自己人际关系的能力是不错的,因为看上去,我认识的人很多,大家对我都还挺好的。

我第一次发现自己与人建立关系有问题,是我创业的时候。当时融资不顺,我觉得可能干不下去了。

我和雷军讲了这个情况,雷军问我:你遇到这么大的困难,你有没有告诉你的合作伙伴?

我的反应是,这不能说啊。我要是告诉他们我搞不定,我就会失去尊重和信任。没有尊重和信任,我怎么领导团队?

雷军和我说了两句话,我琢磨了好久。

第一句他说:“如果你遇到了这么大的问题,却不能和你的伙伴分担,这说明你们之间不是真正的伙伴关系。”

第二句他说:“创业就是九九八十一难,不可能全靠一个人搞定。其实你现在的困难还不算大,你都不敢让他们分担,或者他们不愿意与你分担。那这样的伙伴或者团队是必然失败的,那是不是应该早散掉早踏实呢?”

我知道他说的很对。但问题是,我为什么不敢把我的困难跟我的伙伴说呢?

再想一步,我遇到困难,我会和我的父母说吗?肯定不会。

为什么?这就要回到咱们上个模块谈的模式。我们说了,一个人是被他的生存处境塑造的。你要理解一个人,你需要看到他的生存处境,看到他的生存模式。

一个人的优点,或者弱点,其实都是在某种生存模式的不断循环中,被强化和固化的。

我创业之前的生存模式其实就是通过让别人看到我优秀,从而拥有一切。

比如说,我认为父母喜欢我,是因为我学习成绩好,领导给我机会,是因为我工作能力强,别人跟我交朋友,是因为我优秀。

相反,如果我告诉父母我做不到,我父母就会很难过,跟我说别人家的孩子可以做到,你一定也可以。我就是这样长大的。有了这样根深蒂固的观念:如果我说我不行,其实也得不到帮助,还让自己更难受,还不如不说。

甚至更糟糕的是,如果这个问题,我后来能解决,但因为我跟别人说了,别人就能当个话柄长期来说我。

所以遇到问题,一定不能告诉父母,一定不能告诉朋友,一定要掩盖困境,自己想办法搞定。如果实在不行,最坏的结果已经出现了,那到时候再说。

这就是我过去的模式。把自己的缺点和遇到的问题努力掩盖掉,只让别人看到我好的强大的一面。这是让我感到安全的模式。

在这样的模式下,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缺点,自己也会刻意回避审视自己的缺点。我没有办法自我接纳,也就没有办法接纳别人的缺点。我会自我指责,就更容易去指责别人。

其实,我和团队的伙伴,更多是因为最初认识时,看到了对方的优点,对方身上有我需要的能力项。我们结成了契约关系,给你多少股份什么待遇,我们一起来做这件事。

用咱们上一讲来说,我之前与他们的关系,其实就是共同规则,最多是共同利益,没有再往前融合成为共同理想、情感与理念的共同体。

这其实会非常痛苦。一个不能停止自我指责和指责别人的人,就会永远都活在控制欲、不信任与焦虑里,无法建构出坚实和稳定的人际关系。

上一讲我们说了,商业就是看到机会,组织出体量。

创始人构建人际关系的能力,也就是组织能力,直接限制了一个公司能做多大的体量,切下多大的机会。

而创始人的组织能力,第一条就是人际容纳度,你能与多少人进入深度关系,你能容纳什么样的人。这就决定你的组织是丰盛的、有弹性的,还是单薄脆弱的。

关系的四个阶段

那什么样的关系叫深度关系呢?

我把人与人的关系,分成四个阶段。你可以对着看一下,你和你的事业伙伴或者生活伙伴在哪个阶段。

这四个阶段分别是:理想期、冲突期、整合期和协同创作期。

理想期是什么?

就是让别人看到你好的那一面。因为欣赏优秀的一面,大家开始走近,甚至进入契约。但是即使你们之间拥有了契约,并不代表你们拥有了深度关系。

我们再挖深一步,什么叫好的一面?

体验来自预期。你觉得好,其实是因为与你的预期一致。

举个例子,有天我和一个朋友喝酒,我带了瓶茅台。餐厅只有一种杯子,所以那顿饭体验特别不好。为什么?眼前一模一样的两个杯子,一个装白水,一个装酒。以为喝酒,结果是水,以为是水,结果是酒。总是和预期不一致,乱七八糟。

所以很多关系之初我们会有高光时刻。哇,这是我的理想团队啊。哇,这是我的理想上司啊。这是我的理想男神啊。这是我的理想女神啊。

但这种符合预期,有可能是真的符合,也有可能是你过于强烈的愿望扭曲了事实,还可能对方根本是角色扮演,套路性动作。

所以,理想期,你只看到了理想化的一部分,在这个阶段,你们还没有真正进入关系。

回头来看,我不敢向我的伙伴坦诚我遇到了困难,就是因为我们的关系还在理想期。我想继续在他们面前扮演一个强大正确的CEO。我害怕自己因为不符合伙伴的理想,而失去关系。

真正进入关系,是从关系的第二个阶段:冲突期开始的。

人和人为什么有冲突?因为不符合预期。

但真实世界里,谁的一切能完美符合另外一个人的预期?

但凡你和人生活在一起,你与人协作,就会永远面临冲突。

冲突有两个核心动作:

一是指责,因为你发现对方的行为没有符合预期。你会觉得很失望,甚至愤怒,你就会指责对方。就像小时候我父母指责我不如别人家的小孩。

二是自责或者内疚。我内疚自己辜负了父母的殷切期望,这很难受。

其实很多的人际控制,就是从让对方内疚开始的。

冲突当然非常痛苦,所以没有关系愿意一直停留在冲突期,这个太消耗能量了。

所以,如果不擅长处理冲突,就会用三种逃避方式来面对。

  • 第一种逃避方式是冷漠。

理想期和冲突期都是能耗很高的状态,而冷漠就是降低能耗。

这种场景很多人也都见过,比如,这个人回家就沉默寡言,甚至就在家门口的车里抽烟不想进家门。在公司里,他服从指挥,老板说什么他做什么,指一指动一动,但没有热情了,下班到点儿马上就走。这种状态,其实是他已经没有心理能量再付出热情了。

  • 第二种逃避方式是超越。

看上去,也没起冲突,一方会退让。比如家庭里,一个人会说,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好男不跟女斗。这种方式看上去冲突避免了,但其实是我不想投入能量了。我不愿意去花精力看到你的处境,完整地看到你,和理解你。

  • 第三种就是分离。

指责和内疚太难受了,算了吧,辞职、散伙、分手,彻底逃了。

补充一句,这里说的冲突是人民内部矛盾。如果是外人来抢夺资源,那就是敌人和战争了。那就不是指责和内疚了。

冲突令人痛苦。所以,有人会选择与所有人保持距离,孤家寡人地生活,用一种隔离的方式与社会协作,就好像村上春树小说里描写的那种生活。这样是可以回避冲突的,但是也做不成大事。

把冲突处理好,就可以进入关系的第三个阶段:整合阶段。

我在2016年开始和湖畔大学的人打交道,从而有了观察阿里的组织的机会。

我们都知道阿里的HR特别强大。其中一点,就是他擅长带领一个组织,进入整合期,把形形色色的人,整合起来,变成阿里人。

怎么整合?

我先讲一个特别小的技巧:就是像Word里查找替换功能一样,把所有“问题”这个词,换成“差距”这个词。因为你看到的所有的问题,本质上其实都是差距。

如果说:我觉得你有问题。这就已经进入了指责状态。

但是如果你这样说:我觉得和预期有差距。那至少是两边的问题,有对方的问题,也有你预期的问题。

当你说对方有问题的时候,其实是你把球抛给了对方,让自己站在一个评判者的位置。但是如果说差距,就是大家在一起,面对差距,评估差距,哪些是他做的问题,哪些是你预期的问题。这就是一起在关系中成长。

没有谁是谁的完美容器。但是我们是在共同成长的过程中,完成了对彼此的整合——我们会因为彼此而改变形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情感来自共同记忆。我们会在这个过程中,产生强烈的共情和情绪共振。

所以,有的时候你不能扔下某人,不是因为规则,不是因为利益,而是因为强烈的情感共振,这才是战争中你可以把后背交给他的关系纽带。

这样,我们才能进入关系的第四个阶段:协同创作阶段。一起去冒险,一起去拥抱不确定,互相接受对方的短板,一起去创新,一起去创业。

这一讲,我们说了建立关系的四个阶段:理想、冲突、整合、协同创作。要一个个阶段走下去,其实不容易。

建立关系,最重要的是你能不能真正容纳对方。建立组织,其实就是考验你的人际容纳度。

我想跟你聊一个话题:你遇到最难的事情会找谁?

欢迎你在留言区跟我交流。也欢迎你把这一讲分享给那些对关系有困惑的朋友。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刚刚梁宁老师告诉我们一个心法,就是凡是遇到“问题”,你都把这个词替换成“差距”。大家一起面对差距、评估差距、调整差距,这既是组织增长的不二法门,也是我辈中人直面挑战的方式。

最近这段时间,其实就给了我们每个人这样一个机会,去重新思考个人和企业的发展。你如果需要一套系统的决策工具,推荐你到得到App首页搜索“增长”两个字,听一听梁宁老师的这门课吧。相信你一定会有收获。

好,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