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978 我妈购买天价保健品,怎么办?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推荐的“怎么办”的问题是这样的,有位用户问:我妈妈最近不知道从哪里加入了一个学针灸的组织,也不是什么正规医疗机构,她自学了一点儿针灸就敢到处给人扎针,而且还从机构购买了天价器材和药。她们还经常开分享会,说谁谁一个月挣了5万块,像传销一样。被骗钱不说,我真怕她惹出事故来。明明一看就知道是骗子,说她她还不听,每次都跟我大吵一架,越说学得越来劲。我该怎么办?

这是一个关于老年人心理的问题,我们特意邀请到「怎么办委员会」心理分会的张昕老师来解答。张昕是北大心理系的副教授,专攻老年心理,擅解家庭关系方面的问题。老妈瞒着我买天价保健品,怎么办?让我们听听张昕老师的回答。

人生一切难题,知识给你答案。张昕为你解答。

常有人说,中国的老人是从以前的苦日子过来的,所以被骗子抓住了贪小便宜的心理,才容易上当受骗。这样说是不公平的,其实老年人上当受骗一直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并不是说只有咱们中国的老年人格外贪小便宜所以才容易吃大亏。在这个回答中,我会首先告诉你老年人轻信的原因,只有比骗子更懂老年人的心理,理顺了因果逻辑作为大前提,你才能有效帮助他们。

首先,生理因素决定了,老年人就是比年轻人容易轻信。

随着年龄的增加,人的基本认知能力都会呈现出下降的趋势,尤其是在45岁以后。因此,一些中、青年人稍加理性判断,就能分析出漏洞的事情,老人往往无法分辨,因为他们不能调动足够的认知资源来判定真假。

可以这么说,开始过分轻易地相信这个世界,就是变老的开始。

心理学家曾经做过一个实验,将各种和善的、狡诈的面孔放在一起,展示给老年人和年轻人来看,结果发现,在面对不同面孔时,老年人脑岛激活更弱——而脑岛在我们大脑中的作用,就是负责对风险进行评估、判断某一个决策是否安全等——这个实验说明,老年人的脑岛帮助他们判断风险的能力在减弱。

在面对不可信的面孔时,老年人比年轻人更容易轻信。也就是说,老年人在初次与陌生人接触时,就已经比年轻人存在更多上当受骗的风险了。

我们再来看心理因素,包括死亡焦虑、人际需求和被认可的需求。

因为身体及认知机能的下降,死亡焦虑加深了老年人保持健康的需求。所以,与“健康”“养生”“治病”相关的话题,格外容易获得老年人的关注。如此一来,简单粗暴的养生谣言、夸大效果的保健品、煽动人心的养生社团,便获得了生长蔓延的温床。

此外,老年人还有很多情绪和情感上的需求,这点最容易被年轻人所忽略。举例而言,社会人际关系的需求、群体认同的需求、被需求的需求,都是其中之一。

比起年轻人,老年人常常倾向于,在关系中寻求被需求感和群体认同感,来提高自己的幸福感,并提高自尊和积极情绪。

再加上很多老人退休后,面临的是经济收入的锐减、自我社会价值下降的情况,这时如果能增加收入来源、提升社会作用,无疑是一种提高老人自尊,自信的大好机会,这样一来,很多以老年人为目标的机构、社团就趁虚而入。

你提到的无证针灸机构等,都经常会在“分享会”上,让很多成员讲自己加入后的经历,又是帮助了多少人,又是华佗再世,又是一个月赚了5万块钱,这些看似现身说法、又正能量的励志故事,告诉老年人“下一个未来的千万富豪就是你”,同时还能妙手回春治病救人,还能认识一群志同道合、“发挥余热”的老伙伴。这些因素加在一起,让老年人不禁产生了各种良好的感觉,如: “我对社会还很有用”“我还能帮儿孙挣大钱”“我还拥有很多懂我的知己好友”等等,大大满足了他们的多重心理需求。

所以,当我们了解了背后机制,也就不难理解老年人看似令人费解、近乎传销的行为了。

那他们为何如此相信骗子,却不相信自己的儿女呢?其实是因为有时候骗子比儿女更懂老年人的心理。

专业的骗子不会一上来就直接骗钱的。他们会逐渐渗透,一点一点地获得信任。从送点水果,送点锅碗瓢盆的小恩小惠开始,接着嘘寒问暖,关心老人家的身体,带他们免费体检,再接着从老年人关心的话题切入,与他们掏心窝子聊天,最后拉他们进社群,以家人相称,每天分享心灵鸡汤,互相问候,学习生活小知识,分享正能量的故事,看上去一派和谐。等到群成员成为了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他们再开始有组织有计划地行骗。看看人家有多用心经营,比我们对爸妈说的 “这么假的谣言你也信?”要走心多了。

老年人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固执,不愿意轻易改变之前所形成的观点(这也是和认知资源调用不足有关)。所以,和骗子之间一旦建立了这样的信任感,老年人就再也不会相信其他人了(即使他们被骗了,也会为骗子辩解)。

老年人心目中有一个“信任圈”,内圈的位置很小,但是离他们的心最近,这个位置一旦被骗子占据了,其他人就很难进入。所以最管用的防骗方法,还是要“常回家看看”,多陪陪老人,多和他们交流,抢在骗子之前,占据这个“内圈”的位置。

最后,我们说说该怎么办吧,大致可以分为一近一远两方面。

先说怎么解决你眼前的问题。

临床的心理咨询中,有一个治疗手段叫做“治疗联盟”。这个词是格林森在1965年最早提出的,指:来访者与咨询师在心理治疗情境中,为了达成共同的目标,而向着同一个方向努力。

治疗联盟的重点,心理学家博丁认为,是当事人与心理咨询师之间的合作关系,包括3个方面:

1、联结,也就是来访者与咨询师之间要建立依赖感和信任感。

2、任务,也就是咨询师和来访者都共同赞成在咨询中应该做的事。

3、目标,也就是来访者和咨询师对治疗结果的共同期望。

我认为,在家人相处之中的关系,这个概念也是完全适用的。

有的人常说:“都说让我多沟通,我沟通了就是这么个结果——要么是她根本不听,要么是两人又大吵一架。”你很可能是,看起来好像“沟通”了,实际双方都没有看到对方的需求,只看到了自己的需求,这种沟通是无效的。

用“治疗联盟”的手段来处理这段关系呢?你可以把你的母亲当作是求助者,而你是一名咨询师。求助者往往并不觉得自己有任何问题,有时候还会和咨询师“唱反调”。那身为咨询师的你,该如何“套路”你的母亲呢?

首先,你必须明白她的立场和需求。然后,你要与她设定一个共同的任务,建立起她对你的信任和依赖,然后才能最终实现和谐的家人关系。有了和谐的家庭关系,她自然也会更信赖你。

那我们再来回顾一下,你们之间的矛盾出在哪儿:你母亲的需求和立场是什么?她想学会针灸去医治别人,说明她内心渴望成为一个对别人有帮助的人;她羡慕别人一个月挣5万,说明她也想成为那个能挣大钱的人;她购买天价保健品,说明她想有一个健康的好身体。总结起来就是说:她还想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如果你这时候直接简单地告诉她:“你被骗啦!”无疑是在传递:“你就是那个‘没用’的人。”这样的信息。她的内心就会产生防御性攻击:“你才没用呢!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

否认她的选择,就等于否认她的判断力,否认她的智商,对她来说是攻击,是诋毁,是羞辱,所以她就越要向你证明自己的“能力”,心理的天平也会更加倾向于她的“组织”,毕竟,只有“组织”里的伙伴们才是懂得她志向的人。

看出来没有,你们现在就是向着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拔河呢,彼此都身心俱疲了,还很不解:我都这么使劲儿了,她怎么还不到我这边来呢?

那如果要设立一个共同的目标,应该是什么?我觉得应该是——帮助你母亲重新感受到价值感和被尊重感。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可能需要身为儿女的你多费一些心力。找到她擅长的事情,帮助她找回自信心和被需要的感觉。比如她擅长跳舞,就帮助她多参加一些社区的老年人舞蹈比赛,拿个奖什么的;她擅长做菜,就多带儿孙回去吃饭,告诉她,没有您这手艺,谁也做不出来这个味儿!当然,一定要注意沟通方式,少用否定句,多用肯定句,重点不要落在否定她之前的有多不好,而是要通过“肯定她有多么好”的方式把她往正道上引。

再来说说如何长远地帮助老年人防骗。

首先,要关注老年人决策中情绪的作用。不像中青年在决策中比较依靠理性分析,老年人在决策中更依赖情绪和经验,让情绪发挥引导作用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三思而后行”对老年人来说可能是不适用的,因为对于年轻人来说,反复思考可能会发现骗局中的更多破绽,但对于老年人来说,他们未必具备这个认知能力。所以,最好是在初次接触的时候,就让他们对这些产品和机构产生坏印象。老年人一旦存了戒备心,骗子想接近也是有一定难度的。

然后,最重要的一点:建立亲密的家人关系。老年人比年轻人更加需要亲密关系。如果家人不能满足他们相应的情感需求,则会有其他人——比如说骗子——乘虚而入替代家人的作用。

好,听了张昕老师的解答,相信你更懂爸妈的心理了。如果你也有关于怎么办的问题,也欢迎你到得到首页,那个“怎么办“的页面里面去提问。明天的罗胖精选,我们接着聊一个春节会遇到的“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