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645 祝君四种好运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晚上8:30,我会在成都举办我的第七届“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

因为疫情的原因,今年的跨年演讲现场第一次没有观众。我要面对12000个空座位,完成4个小时的演讲。那没有现场观众,怎么才能讲好呢?

别忘了,今年跨年演讲的主题是:“原来,还能这么干!”所以请相信我们,一定能想出办法来。

好,今天的罗胖精选来自万维钢老师《精英日课》的第四季,题目叫作《祝君四种好运》。

万维钢老师说,好运气可以分为四种。想明白哪些好运是可以争取的,哪些是必须等待的,哪些取决于是别人的,哪些是取决于自己的,我们就能多一点对命运的主动权。那么,四种好运究竟是哪四种呢?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听听万维钢老师是怎么说的。

你好,这里是《万维钢·精英日课》。今天的题目是《祝君四种好运》。

人人都希望在新的一年能有好运气,但是你知道吗?好运有四种,你真正想要的,并不是最寻常的那一种。

这是神经科学家詹姆斯·奥斯丁(James H. Austin)提出来的一个分类法 [1]。他说的本来是搞科研这门业务中的运气,但是我看完全适用于从吃喝玩乐到功名利禄一切领域。这个理论算是把“个人的好运气”这个事儿琢磨明白了。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很多人一辈子辛苦追逐,什么惊喜都没遇到过;有些人莫名其妙就能升官发财。运气这个东西,你不服不行。然而求人不如求己,有的运气是自己可以争取的。理解这四种运气,你会对命运有更深的认识。

第一种好运可以叫做「盲目的随机性」。四个人打牌,为什么你手里的牌最好?那么多人买彩票,为什么老王中了巨奖?这就是纯随机性。命运之神并不知道、也不在乎你们谁是谁,随便一扔,谁收到就是谁的。

寻常人们追求的好运,在微博转发锦鲤,到雍和宫求赐福,求的就是这种随机性。但是这个作用很有限。你比如说打牌,抓牌之前对着手吹口气,如果真有效的话,我估计最多能把你抓到好牌的概率提高五个百分点 —— 不能再多了,否则那么好使的话就人人都用了。同样道理,雍和宫第一炷香的祝福最多能把你中彩票大奖的概率扩大十倍 —— 不然佛祖不好安排给其他客户服务的性价比 —— 可是考虑到基础概率实在太低,扩大十倍也还是很低。

第一种好运的特点在于它完全不可控,你只能等着。可是真正的好东西怎么能这么被动地等着接收呢?你得能做点什么才行。

第二种好运是「跑出来的机会」。你要是从来都不逛商场,当然就碰不上那波特价。你要是平时很少能见到异性,当然就很难跟人自由恋爱。你要是没有出现在风口现场,当然就只能看着别的猪在那飞。

世人只知道盼望从天而降的第一种好运,殊不知这种自己跑出来的第二种好运才是最常用、最有用的。为什么那些最厉害的科学家、发明家和艺术家有那么多好想法?因为他们有很*多*想法。他们尝试过很多很多,你看到的只不过是其中最好的那些。这就如同如果一个人去过很多地方,他自然就会去过好地方。那些好东西是他们“跑”出来的。

心理学家迪恩·西蒙顿(Dean Simonton)专门研究各种创造性人物,他找到的统一结论是这些人其实都是用数量确保质量 [2]。一个人所能找到的有影响力的、成功的创意数量,同他想到的创意的总数成正比。贝多芬有 650 部音乐作品,巴赫有超过 1000 部,爱迪生有 1093 项专利,毕加索创作过 1800 幅油画、1200 件雕塑、2800 件瓷器、1.2万张图纸,和数不清的版画、地毯和挂毯 —— 其中你能记住的,被世人认可的,才有那么几个而已。

你只看到有人亲吻了一只青蛙、那只青蛙居然变成了王子,你说啊,她真幸运!殊不知她已经亲吻过无数只青蛙,别的青蛙没变王子。

创造的基础是勤奋。那个想法行不行,你得做过才知道。你得尝试过很多很多想法才能找到一个行的。不过搞创新并不是纯体力劳动,你还需要第三种好运。

第三种好运是「有准备的头脑」。微生物学家路易·巴斯德有句名言,「机遇只青睐有准备的头脑」。关键词是“头脑”。同一个东西摆在所有人面前,只有有头脑的那个能看出来它的价值。

我们专栏多次说过,创造是想法的连接。而连接总是至少得有两头:面前有个想法,你自己还得先有个别的想法,才谈得上把它们连接起来。同样看一场艺术展,外行只看到了热闹,内行能看到门道,有准备的头脑却可能收获下一个项目的灵感。如果头脑里没有相关知识和思维模型,再好的东西摆在面前你也不知道该看哪里、该怎么看,你就不会跟它发生化学反应。

举个例子,亚历山大·弗莱明当初是怎么发现青霉素的呢?弗莱明想要观察葡萄球菌的变异情况,把培养皿在室温下放了几天。中间可能是有一点霉菌偶然掉在培养皿里,他清洗培养皿的时候发现那一个小区域内的葡萄球菌没有生长,于是判断那个霉菌里有什么东西可以杀菌。

这听起来很像是第一种好运,老天垂怜,给弗莱明演示了一遍青霉素的作用。然而这里的关键其实是第三种好运。在此之前,弗莱明就已经做过类似的实验,他曾经以为自己感冒时候的鼻腔粘液里有能杀菌的物质,他一直在期待培养皿里发生那样的变化。同样的现象发生在别人面前,只会被当做污染。

第三种好运需要知识,而知识有个复利效应。就好像攒钱一样,你的学问/经验/生意/社交网络越大,敏感度就会越高,就越有可能注意到新的机会。

那么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你就会迎来第四种好运。

第四种好运可以称之为「人设的吸引力」。这可不是朗达·拜恩的《秘密》和张德芬说的那个什么“吸引力法则”,这里面可没有任何超自然现象。它说的是因为你的特殊人设,而不用你去找、是自动来找你的好运。

比如你的专业是考古学。当你还是个小研究生的时候,你整天盼望能赶上一次重大考古现场,可是有大事儿根本用不到你,你连写博士论文都找不到过硬的素材。但是如果有一天你已经成了比如说西汉考古的头面人物,这一块全国就你最懂,那就不是你出去找素材,而是素材来找你了。哪里新发现一处汉代遗址,谁谁得到几片竹简,你想不看都不行,这篇论文你必须写。

导演奥运会开幕式对张艺谋是个好运,但是张艺谋的存在也是奥运会开幕式的好运。这是非你莫属的机遇。但是请注意,最有吸引力的人设,并不是资格和职位,也不是排名,而是你身上的某种特殊性。

最稀有的好东西往往要求极其特殊的条件。前苏联最高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历史证明他要才能没才能要思想没思想,是苏联衰落的重要原因,而且他上台之前没有过任何拿得出手的功绩。那你说苏联那么多人,当初为啥非得选他呢?因为他履历完整啊。勃列日涅夫做过学生当过工人,有军队干部经历,二战还赶上了一个小战役(虽然他没上场打仗),他在苏联几个共和国的不同岗位上做过一把手,而且他形象好没做过坏事没得罪人……全苏联满足这些条件的,只有勃列日涅夫。公司选领导人都是看长处,苏联选领导人却是看「没有短处」—— 这种水平的履历完整不是普通的资历,这是运气。

所以人生最好有点特殊经历。别跟别人一样。比别人做得好还不行,最有意思的人设是拥有别人没有的东西。

第一种好运是人人都有的,最不可控,用处也最小。

第二种好运是由行动决定的,它任何时候都可以争取,用处也最多。

第三种好运取决于你的知识积累,它不能临时突击得到,比的都是以前的功夫。

第四种好运却是自我奋斗和历史行程共同的产物,你不努力不行,光努力也不行,它取决于使命的召唤。

重大成就往往是四种好运综合作用的结果,都要有一点随机性,有一点主动性,有一点特殊性,有一点客观性。想明白哪些是可以争取的,哪些是必须等待的,哪些取决于别人,哪些取决于自己,我们也许会多一点对命运的主动权。

最后,祝你当仁不让,取得四种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