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613 如何找到清晰长远的目标?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得到听书,给你选的这本书叫《目标感》。

人生要有长远的目标,这是我们每个人都知道的事。但这本书的价值就在于,它引导我们去思考一些重要的问题。比如,你学的知识和社会的关系是什么?你是把目标当成一项事业,还是仅仅当成一门爱好?你知不知道,实现你的目标,需要克服哪些困难,积累哪些资源?如果你在自己的人生规划上还有些迷茫,或者你已经为人父母,想要引导孩子树立长远目标,那这本书都能带给你一些启发。

顺便介绍一下我的同事,这本书的解读人,我们听书团队的专职作者邓一丁老师。他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后来又出国深造,在比利时的鲁汶大学学习人类学。邓一丁老师说,《目标感》这本书让他感觉相见恨晚,所以一定要推荐给大家。好,我们一起来听听他的解读。

你好,欢迎每天听本书,我是邓一丁。今天我要为你解读的书叫《目标感》。

你听了这个标题可能会想,这又是一本教我们怎么自律的书吧?我不需要,我已经是一个很自律的人了。我的生活里有数不清的目标:我要完成工作的KPI,还要投资理财、维护人脉、照顾家庭、学习知识、管理好身体健康。我每天都为了各种各样的目标忙得不亦乐乎,应该算是一个目标感很强的人了吧。

如果你这么想,那你就是把目标当成了那些有待完成的任务,有待达成的指标。但是《目标感》这本书的作者告诉我们,目标可不是这些东西。目标是一个把你和这个世界连接起来的真问题。只有当你真心地关切世界上的某个问题,想要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的时候,你才算是拥有了一个真正的目标。这样的目标可以帮助你校准当下的每一步动作,还能赋予你的人生持久的意义感,让你不至于陷入虚无,不会怀疑自己存在的价值。要想活出幸福的人生,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这样的目标。

《目标感》这本书的作者是美国的一位心理学专家,名叫威廉·戴蒙。戴蒙是斯坦福大学教育系的教授,也是斯坦福大学青少年研究中心的主任。在他四十多年的教学和研究生涯里,戴蒙最关心的,同时也是成就最高的一个课题,就是青少年目标感的培养。今天我要为你解读的这本《目标感》就是戴蒙影响最广泛的一部作品。

如果你在自己人生的发展方向上还有些举棋不定,那这本书能从一个教育专家的视角帮助你锚定你的目标。如果你是一位父亲或者母亲,或者你的工作和青少年有关,那么这本书更能给你一个直接的抓手,让你和孩子一起找到那个给她/他一生赋能的目标。

虽然这本书的篇幅不算长,翻译成中文也就二百来页,但书中的核心内容都有戴蒙多年来扎实的研究作为支撑。从2003年起,为了搞清楚目标感对青少年个人发展的影响,戴蒙开展了一系列的调查研究。他在美国选取了五个差异很大的社区作为研究样本。在这五个社区里,戴蒙和他的科研团队,调查了一千二百多名12岁到26岁的青少年,还对其中将近四分之一的调查对象进行了进一步的深入访谈。按照目标感的强弱,戴蒙把这些青少年分成了四个大类,分别是:疏离者、空想者、浅尝辄止者和目标明确者。前三类青少年在寻找目标的道路上掉进了各种各样的误区,而最后一类青少年找到了清晰、长远的目标,他们的经验可以供我们借鉴。除了分析这四类青少年的经历,戴蒙也反思了家庭、学校和社会可以从哪些角度入手,来帮助这些青少年。

接下来,我就根据作者的叙述,分三个部分来为你解读《目标感》这本书。在第一部分,我们先来看看,在寻找目标的过程中,人们都会陷入哪些误区;在第二部分,我们再来看看,从个人角度来说,你要怎么才能找到一个清晰、长远的目标;最后,在第三部分,我们切换到一个更大的视角,看看家庭、学校和社会,可以做哪些事来帮助青少年找到目标。

好,接下来,我们就进入第一部分。我们先来看看,在寻找目标的过程中,都有哪些误区需要避免。我们先从戴蒙的研究中目标感最弱的那一类人,也就是疏离者说起。

疏离者指的是那些在戴蒙的调查和访谈中没有陈述任何目标的人。戴蒙在书里举了个例子:

有个18岁的男孩名叫汤米,是个大学一年级的学生。他对学校里教的任何东西都提不起兴趣,不过他也不打算退学,因为他觉得学校外面也没什么更好的选择。汤米觉得大学里的课程“很好混”,这让他挺开心的。他不在意选什么课,随便学点什么都行。他对自己的现状很满意,对未来也不感到焦虑。他觉得“目标”这种东西,没什么大不了的。

像汤米这样的疏离者其实相当常见。你可能就认识几个这样的人。甚至,我们在人生中某些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的阶段,也可能产生过汤米这样的念头。在戴蒙做研究的那几年里,美国社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都对长远的目标不以为然。他们已经步入成年,其中一些已经完成了大学的学业,但他们并没有为进入社会做好打算。一份对2000至2006年间的美国大学生的调查显示,每三个学生中有两个在毕业后搬回了父母家,其中一半以上的人在家里待的时间超过了一年。即便是找到了工作,他们也并不追求长久的事业。在工作中遇到稍微不顺心的事,他们就选择辞职,回到父母身边。这些年轻人在亲密关系上的投入也往往有所保留,不愿意走入长久的婚姻。

在戴蒙看来,汤米这类疏离者最大的误区,就在于他们对现状是满意的。而更令人担忧的是,社会风气有时候过于温和,会让这些疏离者更加意识不到他们的处境是危险的。在当时的美国社会上,有不少人都认为,这些年轻人的选择没什么问题,甚至还有些好处。比如,他们长期和父母亲生活在一起,这会让他们和父母的关系更加亲密;再比如,他们在学业和事业上都还没有明确的方向,那就可以利用好这段时间,探索自己的才能和兴趣。这两种乐观的看法,在今天的中国社会上也很常见。不少父母亲都希望孩子毕业后回到自己身边,不一定要追求多么理想的工作;很多年轻人也喜欢把“人生的开放性”挂在嘴边,声称他们在探索更多的可能。

这些乐观的看法在多大程度上符合实际情况呢?在戴蒙看来,非常有限。的确有少数的年轻人在认真地思索未来的道路,但绝大多数的疏离者只是漫无目的地生活着,过一天,算一天,他们并没有付出任何努力去探索人生的方向。这种生活方式可能在短期内让他们感觉轻松,但从长期来看,假如他们一直拒绝承担家庭和事业的责任,随之而来的空虚感就会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会极大地消耗他们的心力。戴蒙相信,对于疏离者来说,最重要的是及早地认识到疏离状态的危险性,认识到目标感对幸福的人生是不可或缺的。

在戴蒙的研究中,比疏离者目标感稍强的一类人叫做“空想者”。空想者能够表达出他们想要实现的目标,但他们几乎不会采取任何行动去把目标付诸实践。我们还是用一个例子来给空想者画像:

莎拉是一名大学三年级的学生。她很聪明,学习成绩也很不错。在学习之外,莎拉关心时事,了解文化趋势,还交了很多朋友。在她广泛的兴趣里,莎拉最喜欢的是电影和戏剧。曾经有几回,她在学校的戏剧表演中担当过主角。莎拉是一个十分理想主义的人,她希望世界变得更美好。因为喜欢电影,她模模糊糊地想过,用电影来给世界带来一些积极的改变,比如,拍一部纪录片,反映女性面临的困境,引发人们的关注。

听起来,莎拉的生活状态似乎很积极,很健康。她的目标感也确实比汤米那样的疏离者强了一些。毕竟,她好像知道,电影和戏剧是她未来的发展方向。不过戴蒙提醒我们,莎拉在探索目标的道路上落入了一个常见的误区,这个误区我们很多人都会忽略,这就是她混淆了消费者和从业者。这就好比你喜欢听音乐,就说自己想做一个音乐家;你吃到一盘好菜,就说自己要开一家米其林餐厅。当然,这种作为消费者的兴趣可能会支撑一个人去了解一个行当,进而成为一名真正的从业者,这样成功的例子也有很多。但戴蒙想要提醒我们的是,在消费者对产品的兴趣和从业者对事业的热情之间,还有很长的距离。

还是拿莎拉来说,她喜欢电影,但她在大学里学的是英国语言文学。这个专业和她的兴趣沾边,但并不足以提供她进入电影行业必备的全套技能。莎拉自己的确做了一些尝试,比如参加学生的戏剧表演,还用业余时间剪剪视频,但她不了解电影行业的竞争有多激烈,也不了解,要跨过这个行业的准入门槛,她还需要接受哪些专业的训练。她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去了解这些必要的信息。

莎拉这类的空想者最向往的职业是娱乐明星、体育明星、金融高管、宇航员和诗人。空想者们对这些职业显然有一些浪漫的想象,但他们中间极少有人为这场漫长、曲折、充满不确定性的梦想之旅做好准备。在戴蒙看来,空想者们最需要的是现实的锻打,这可以帮助他们把空想和现实连接起来。

说完了空想者,我们再来说说,比空想者目标感更强的一类人,“浅尝辄止者”。和空想者比起来,浅尝辄止者对目标的认识更加明确,但他们仅仅是认识到了自己能从目标中获得哪些表层的利益,至于这个目标对更广大的世界意味着什么,他们并不了解。我们还是来举个例子:

有个17岁的男孩名叫罗伯特,还在读高中。他对未来有一套明确、长远的打算。高中毕业后,他想要加入军队,退伍后,再进入政府部门工作。为什么要参军呢?罗伯特说,参军可以带来荣誉。而且,在美国,政府部门会吸收很多退伍军人,政府的工作很安稳。看起来,罗伯特很清楚他的目标能为他带来哪些回报,而且,和空想者们不同的是,他也清楚为了达成目标,他需要付出哪些努力,获得哪些支持。他知道入伍后,他需要学习计算机相关的知识,也知道他需要很多人的帮助。罗伯特已经在为他的目标努力了,他刻苦学习,拿到了毕业入伍要求的成绩。

罗伯特这类的浅尝辄止者和空想者们最大的差别在于,他们已经在实践中向着目标迈进了。为什么这样的人还被叫做“浅尝辄止者”呢?这是因为他们不明白自己的目标对这个世界意味着什么。军人这个职业最吸引罗伯特的地方是额外的待遇和外在的虚荣。当被问到军队对社会有什么意义时,他只能模糊地说出,人民需要得到保护。他还没开始服兵役,对军人要怎么保护人民并没有真实的体感。而且,在罗伯特心中,这个崇高但抽象的意义显然是排在现实利益之后的。

目标对于世界的意义为什么重要呢?戴蒙在书里打了个比方,他说:一个掉进水里的人,要想不沉下去,最好的方法一定是向着一个固定的方向游泳。因为只有在方向明确的运动中,人才能保持镇定,并且最终抵达岸边。

在戴蒙的这个比方里,落水者求生的欲望就好比一个人的目标感。疏离者毫无目标感,他们会直接放弃挣扎,任由自己沉下去。空想者有模糊的目标感,他们想要挣扎,却找不到合理的发力方式。像罗伯特这样的浅尝辄止者找到了某种发力方式,能解决眼前的实际问题。他们在水中从容地漂浮着,看起来好像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但他们的目光总是局限在自己身上,局限在眼前的利益上。他们还没有抬起头望向岸边,还没有把自己的目标锚定在自己之外的更广大的世界上。也正因为如此,他们还没办法朝着明确的方向稳定地前进。

就拿罗伯特来说,假如他不明白军人这个职业对于这个世界的意义,那他就不可能贯彻一个职业军人真正的使命。假如他只是想要通过入伍来谋取私利,获得荣誉和稳定的生活,那他又怎么可能为了保护人民而甘愿冒着生命危险执行任务呢?浅尝辄止者从目标上看到的短浅的利益,往往不符合世界对这个目标真正的期待。短视是浅尝辄止者们追求目标路上的最大阻碍。

到这里,我们分析了疏离者、空想者和浅尝辄止者这三类人。他们在追寻人生目标的道路上遇到了各种误区。疏离者的误区是,根本意识不到目标感对幸福生活的必要性;空想者的误区是,混淆了消费者和从业者,对目标缺乏现实层面的了解和努力;浅尝辄止者的误区是,只关注目标带来的现实利益,认识不到目标超越于当下的意义。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戴蒙研究里的第四类人,目标明确者。什么样的人才算是戴蒙所说的目标明确者呢?怎么才能找到一个清晰、长远的目标?我们来看下面这个例子:

戴蒙曾经采访过一位名叫瑞恩·希里杰克的少年,当时瑞恩只有12岁。在他6岁那年,瑞恩在课堂上听说非洲一些地方的儿童因为得不到干净的饮用水而死,他下定决心,要为这些儿童修建水井。

修建水井当然要花钱,瑞恩一开始想到的办法是在家里打扫卫生,把父母奖励的零用钱攒起来。四个月后,瑞恩攒了70美元。这时候他听说,70美元只够买水井上的一个手摇泵,修建一口水井要花2000美元,他攒的这点钱还差得远。瑞恩只好更努力地做家务。但当他攒够100美元的时候,他意识到,这样攒钱,速度实在是太慢了。瑞恩换了个思路,他开始用演讲的方式向身边的人募集资金,还向一些公益组织请求财政支持。就这样,他终于攒够了2000美元,在乌干达打下了第一口水井。

在这以后,瑞恩在家人的帮助下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叫做“瑞恩的井”。他还为这个基金会建立了一个网站。到2007年瑞恩14岁的时候,“瑞恩的井”基金会已经为世界上14个国家修建了319口水井,超过50万人用上了瑞恩提供的干净饮用水。瑞恩和他的基金会至今仍在为世界上最贫困地区的居民提供干净的水源。

戴蒙在书里提到瑞恩这个例子,倒不只是想说瑞恩取得了多么了不起的成就。戴蒙更关心的是,瑞恩怎么能在6岁这么小的时候就找到他毕生为之奋斗的目标。著名的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说过:“所有的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独特召唤,反映出他们自己和这个世界的三个特点:他们自身的能力;世界对他们所能提供的服务的需要;他们在以自己的方式服务社会的过程中所体会的愉悦感。”在戴蒙看来,瑞恩的经历刚好就符合这三个条件。

瑞恩追寻人生目标的过程,始于一个他真心关切的问题,这个问题把他和自我之外的世界关联了起来。当他听说非洲儿童艰难的用水条件时,瑞恩意识到,有些事情出了问题,需要解决。也就是说,他发现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个真实、迫切的需求。为了满足这个需求,他能做点什么呢?最直接的解决方案就是修建水井。在一开始,瑞恩自身的能力并不足以支持这个解决方案。这时候,他的家人和社会发挥了关键的支持作用。瑞恩的家人帮助他成立了基金会,公益组织和为基金会捐款的公众帮助瑞恩完成了他最初的心愿,打下了第一口井。这第一口井改变了瑞恩此后的人生。瑞恩9岁时第一次来到乌干达,看到了他最初的成果。因为有了干净的饮用水,当地居民载歌载舞地庆祝。这让瑞恩极深地体会到了服务他人的愉悦感。他直观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工作对这个世界的意义。

回到我们刚才的问题,我们要怎样才能找到一个清晰、长远的目标呢?戴蒙认为,我们可以在瑞恩的故事里找到答案。瑞恩的故事里有两个最关键的启示性时刻。在第一个启示性时刻,瑞恩发现,世界上有一些重要的东西可以被改正或改进。在第二个启示性的时刻,瑞恩认识到,他可以为此作出一些贡献,让情况有所改变。这两个启示性的时刻,就是一个人找到清晰、长远的目标的关键点。

而另一方面,要想帮助青少年建立强大的目标感,这两个启示性时刻也是家庭、学校和社会最好的入手点。具体来说,它们应该做好两件事:第一,帮助青少年找到他们关心的真问题;第二,提供可靠的支持系统。

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在这两个方面,戴蒙给家庭、学校和社会提出了哪些建议。我们先来看看,应该怎么帮助青少年找到他们关心的真问题。

要想帮助青少年找到他们关心的真问题,首先需要让他们对社会的运转方式有所了解。他们需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哪些有待解决的问题,哪些职业的人在为解决这些问题付出努力。青少年的社会阅历较浅,要想了解这些信息,和他们身边的父母亲交流,是最方便的途径。青少年对职业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受到父母亲的影响。

因此,戴蒙特别提醒为人父母的人们注意,在日常生活中,千万不要在孩子面前抱怨自己的工作。忙碌了一天回到家,我们可能确实很累,也积累了一些怨气,但是总在孩子面前抱怨工作,很可能让孩子对工作形成负面的印象。他们可能会觉得,除了带来物质上的利益,工作本身没有任何意义。这种认识会滋生冷漠和愤世嫉俗的情绪,让孩子对社会漠不关心。但事实上,任何一种工作都是我们帮助他人和实现自我的方式。在目标感方面,父母亲能给孩子提供的最有价值的指导,就是告诉孩子,自己为什么选择手上的这份工作,这份工作能帮到哪些人,能发挥自己的哪些专长。戴蒙认为,正向地谈论自己的工作,这应该成为父母亲和孩子交流时的一项黄金准则。

除了父母亲的指导,社会舆论的正向引导也可以让青少年更加了解社会,关心社会。戴蒙认为,媒体应该增加真实的正面榜样的报道,帮助青少年看到更多职业的可能性。在公共舆论中,负面新闻总是能引起人们更多的关注。久而久之,美国的媒体行业越来越倾向于关注公众人物的污点。在戴蒙看来,这会让很多年轻人失去对公共生活的兴趣,变得玩世不恭。媒体真正应该做的,是为年轻人提供更多真实可靠的信息,让他们看到,某个行业中的佼佼者可以做出怎样的成绩,他们身上有哪些难得的品质。在年轻人寻找人生目标的道路上,这些信息可以作为有价值的参考。

通过家庭和媒体提供的信息,青少年可以了解社会的运转方式,寻找他们想要为之付出努力的方向。而另一方面,他们还需要一个可靠的外部支持系统,支持他们在追寻目标的道路上向前探索。在这方面,戴蒙主要谈到了对学校和社会的两点建议。

戴蒙认为,很多学校没有完成一项重要的职能,这就是帮助学生在知识和真实世界的目标之间建立联系。在上学的时候,你可能也有过这样的困惑:课本上这些艰深的知识,在日常生活中好像不怎么用得上,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学呢?在戴蒙看来,这样的问题是教育工作者必须要回答的。老师在讲授知识之前,应该向学生解释知识的用途,给学生一个学习,或者不学的理由。假如学生能看到他们在学校里的活动,和他们心中远大的目标之间的关联,他们学习的积极性就会极大地提升。这比学校领导在极少数的日子里发表几分钟的讲话,告诉学生们要志存高远,要有效得多。

最后,戴蒙还认为,社会舆论应该对青少年这个群体进行正面的报道。1998年,戴蒙来到斯坦福大学,担任青少年研究中心的主任。学校为了欢迎他,在楼里张贴了一系列以青少年发展为主题的海报。奇怪的是,这些海报每一张都展示了一种青少年发展中的严重问题。一张海报上写的是:“你知道数以千计的年轻人会在今年犯下谋杀罪吗?”另一张上写的是:“你知道在美国的很多地方,年轻人是造成致命车祸的罪魁祸首吗?”戴蒙看了这些海报,非常生气,在一周之内就让人把海报撤走了。戴蒙当然明白,这些海报上说的都是青少年发展中真实的问题,海报上的统计结论也都是正确的。但他相信,这些问题并不是思考青少年发展最有成效的出发点。社会舆论不应该把青少年当成“需要规避的风险”或者“需要解决的问题”,而应该更多地关注他们的潜能和优势。

到这里,《目标感》这本书,我就为你解读完了。如果把这本书最核心的内容概括成一句话,我想应该是:目标感就是把你和世界连接在一起的真问题。

这样的目标感不是一张望不到头的待办事项的清单,而是一只直指人生目的地的罗盘。你或许看不清终点的样子,但你当下的每一步行动,都能向那个笃定的方向,靠近一点点。

如果你还没找到那个你真正关心的问题,那你打算用什么方法去寻找它?如果你已经找到了,你又为解决这个问题付出了哪些努力?你是否在向着你选择的方向,坚定地前进呢?欢迎你在留言区分享你的经验。你的分享或许就能帮到其他迷茫的人。

以上就是这本书的精华内容。恭喜你!又听完了一本书。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邓一丁老师在我们公司有一个外号叫“人类观察员”,谁让他以前的专业是历史学和人类学呢。所以,在得到听书的产品阵列里,他会为你盯住这两个领域,给你解读更多人文社科好书。

现在你在得到App首页搜索“听书”两个字,就可以一键收听邓一丁老师的全部作品。也欢迎你成为我们得到听书的会员,享受众多高手为你提供的服务。

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