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600 罗胖精选 | 为什么中美关系出现转折?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中美关系,是我们很多人关心的话题。各种各样的分析文章很多。过去一年,我也是抱着学习的心态,追着去读、去了解。但是说实话,我所看到的,对中美关系底层逻辑最深刻、最透彻的分析,就出自我们得到App的课程——《何帆报告》。

今天的罗胖精选,我就把何帆老师课程中的一讲推荐给你。他回答了萦绕在我心中很久的一个疑问,为什么美国人和我们想得不一样?

你好啊,我是何帆,欢迎来到《何帆报告》。

上一讲我们谈到美国国内政治出现的变化。在美国有一群想要下车的人,对全球化和技术进步表示不满,希望重新定义全球秩序,希望重新定义中美关系。

这一讲我们换一个角度看看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你会看到,同样是关于全球化和科技进步,中国人的态度和美国人的态度大不一样。

在讲中国之前,我先请你思考一个关于美国的问题:一般来说,贸易保护主义都是想保护本国的弱势产业,但是你注意到没有,美国跟中国打贸易战的时候,却瞄准的是中国的高新技术产业。

美国人一口咬定,《中国制造2025》这份报告里的信息就是,中国要用各种所谓的不公平的办法,帮助自己的高科技产业超过美国。

请你想一想,为什么美国会担心输掉自己一直占优势的产业呢?

你只有理解了中国人的想法,才能懂得美国人的心思,回答出我问的这个问题。

我们在上一讲讲到,在美国出现了一群想要下车的人,他们对全球化和技术进步带来的变化感到非常不适应。

这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是难以理解的。如果问到对全球化和技术进步的态度,绝大部分中国人,包括官员、学者、企业家,也包括普通百姓,都是非常赞成的。

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在中国出现的是一群被挤上车的人。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本杰明·弗里德曼有个著名的判断:经济增长会影响到国民性格。在经济高速增长时期,人们会更乐观、更自信、更积极上进、更包容开放。过去30年的中国就是这样的典型案例。

我们经常会讲到60后、70后、80后、90后等等,剧烈的社会变革会影响到每10年一代人的性格。

但是,假如我们把历史的视角拉得更长,你会发现,从60后到90后,都经历了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其实我们可以把这群人称为“坐了快车的人”。

我们能够看到,“坐上快车的人”对待全球化和技术进步的态度也更乐观。

我举几个例子来说吧。在推动技术创新方面,中国的政府更像是风险投资家,地方政府在引进高科技项目的时候,那效率高得惊人。

我随手举一个例子。2017年,一个叫作“东山精密电子”的项目在江苏省的盐城国家高新区开工。从拿到土地出让合同,到办理施工许可证,仅仅用了17个工作日,60多万平方米的厂区、70 亿的设备,不到9个月就建成投产了。

在投资高科技基础设施方面,你也能看到中国政府热情更高,更舍得花钱。

比如2019年,北京市就会允许自动驾驶的车辆在特定区域上路。到了2022年,智能网联汽车以及相关的产业规模,在北京这一个城市就预计突破1000亿元。

从我们普通人的角度来看,中国的消费者对技术创新的接受程度,显然比西方消费者更高。

普华永道有一项有意思的调研,它们发现在中国,有52%的消费者有计划购买人工智能设备,这个比例是非常高的。在全球范围内,比例最低的是欧美国家。

你看,在中国已经形成了一种非常独特的技术崇拜的氛围,这就让中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变成了全球互联网大国。

在中国聚集着全球最多的互联网用户,全球排名最靠前的互联网企业。当然了,目前中国的高科技研发还落后于美国,但是如果要说到高科技的应用,那很可能会快于美国。

理解了这一点,你就能体会到美国的焦虑。

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还记得上一讲提到的,开车横穿美国中西部的哈佛大学教授萨默斯吗?2018年,在钓鱼台国宾馆的一次晚宴上,一位中国资深的女外交官问萨默斯:“中美之间怎样才能重新回到友好的局面?”

萨默斯“王顾左右而言他”,因为他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最后,被逼急了,萨默斯把手一摊,无奈地说:“你想让我怎么回答呢?夫人!”

当时,英国《金融时报》首席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就在旁边。沃尔夫看不过去,把话接了过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中国无论做什么,美国都会保持警惕,除非火星人入侵。”

虽然马丁·沃尔夫讲的只是一句笑话,但是实际上,他道出了真相。他不仅是从国际政治来看这个问题,他还是站在人性的高度来看这个问题的。

因为人是一种群居动物,群居动物总是要分我们和他们的。事实上,是先有了他们,才有我们,也就是说,先有了对手,才能保持自己人的团结。

所以,你会看到,各个国家之间一定存在着竞争关系。在极端的时候,这种竞争关系会表现为战争,但不是说和平年代就没有竞争。

即使在和平年代,国家之间也在时时刻刻处处较量。哈佛大学非常著名的社会学家丹尼尔·贝尔曾说,经济增长就是和平时代的竞赛

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哪个国家经济增长更快,也就能证明它的体制更有优势。如果补充一下,和平年代的竞赛其实也包括技术进步。哪个国家的技术进步速度更快,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显示出它的体制优势。

所以,因为中国的技术进步,美国现在真的很焦虑。

不过这不是美国第一次焦虑了。1957年,苏联发射人类第一颗人造卫星的时候,美国举国震撼。

我还记得有一个故事,说的是著名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从朋友那里听到这个消息,他一口咬定说这一定是个假新闻。理由是什么呢,理由是像苏联这样的计划体制国家,绝对不可能搞出这么先进的技术。

现在,你可以想象,很多美国人的心情和当年米尔顿·弗里德曼的心情是一模一样的。

美国人感到忧虑的不单单是中国在某一项技术上会领先,而是由于中国独特的体制优势,以后会有更多的新技术出现在中国。

好,现在我们就能站在一个更为客观的立场上去看中美关系了,可以完整地回答我们关心的这个问题:为什么中美关系会出现转折?

答案是,美国出现了一批想要下车的人,他们环顾自己周围的小环境,感到更多的失落、焦虑、不安和抱怨。美国出现政治分裂,支持特朗普的和反对特朗普的几乎是势不两立。正是因为这种分裂,美国需要制造一个对手,于是,就选中了中国。

美国看到了中国的崛起,想要改变中国,又无从下手。可是,要去迎接一个和它不一样,但以后经济规模可能会比它更大的中国,美国又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与此同时,中国积累了一批被挤上车的人,他们没有办法理解西方民众的感受,所以才会对来自美国的指责感到格外困惑,更易于被激怒。

真正危险的是,虽然想要下车的人和刚挤上车的人想法有所不同,但是,他们其实都在同一辆车上。如果想要下车的人和刚挤上车的人真的在车厢里发生了殴斗,这辆车可能会失控,会掉下悬崖

就像是2018年发生的那起,引发了全国关注的公交车坠江事故。当时,在重庆长江大桥上,由于一位女乘客和司机发生肢体冲突,一辆载着多名乘客的公交车突然冲破大桥的围栏,坠入江中,无人生还。

好了,总结一下。回顾中国在过去三四十年发生的变化,你会发现从60后到90后,其实都是习惯了高速经济增长的同一代人。

这样一群人对全球化和技术进步会更加包容,会更加大胆地接受。所以,他们看到的收益更多,而对风险的关注更少。这是一群被挤上车的人。

被挤上车的人遇到了想要下车的人,所以才引起来更多的误解、分歧,甚至是冲突。可以说,这是两种小趋势在全球范围内发生对撞出现的冲击

你肯定会问,这看起来似乎是个死结,好像无解啊?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我告诉你,有一个规律,对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特别重要。这个规律是,从中美关系的演进来看,中国的变化历来是一个更为重要的变量,也就是说,中国是自变量,而美国是因变量。

举几个重要的历史时点来说吧。

新中国的成立,影响了美国在20世纪40年代的对华政策。

后来,中国和苏联关系的恶化,影响了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的对华政策。

中国的改革开放,又影响了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的对华政策。

如今,中国的经济总量很快要超过美国,这又是一个影响中美关系的关键时刻。因此,中美关系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看中国如何理性应对。

更重要的一点认知是,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

我们在同一个生态系统下,未来可能会遇到共同的、更大的挑战。你可能会问,这个更大的挑战是什么,我下一讲再详细跟你讲。

好的,这一讲就先到这里。我是何帆,我们下一讲再见。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感谢何帆老师带来他的年度观察!也感谢何帆老师能够答应我们,开启这个30年的知识工程。

在未来30年里,何帆老师承诺,他将用一流经济学家的视野,通过排查、走访、调研,把那些最新出现的变量和小趋势,第一时间报告给你。如果你希望成为这个工程的知识赞助人,如果你希望领先于其他人洞察到这些慢变量和小趋势,推荐你加入学习。

现在,访问得到App首页的视野学院,或者打开这期节目的文稿,你就可以看到《何帆报告》这门课程。郑重推荐给你。

罗胖精选,明天见。

本文版权归得到App所有。转载请联系:chehaonan@luojilab.com。
本文版权归得到App所有。转载请联系:chehaonan@luojila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