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657 罗胖精选 | 孔子怎么教育儿子?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今天的罗胖精选,来自靳大成老师的《论语通读》。

我们都知道,孔子是中国第一个大教育家,他教育学生的故事,那可是千古佳话。但是孔子面对自己的儿子,又是怎么教育他的呢?跟教育学生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接下来,我们就来听一听靳大成老师的讲解。

你好,我是靳大成,欢迎来到我的《论语通读》,我们一字一句,读懂经典。

孔子说:“君子有九种要上心的地方:看的时候要明察;听的时候要灵敏;容色要注意温和;举止要注意恭敬;讲话的时候要注意忠诚;办事要注意敬慎;遇到疑问要留意询问;忿怒发火时要当心后患,见到利益要想着道义。”

这又是以数目字起兴展开的论述。前边咱们学过,曾子说“吾日三省吾身”。这里,孔子讲得更为细致入微,全面丰富。三省还不够,君子对自己,要有九个方面的省察反思内容。 

“君子有九思”,这是把人的言行举止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几乎没有遗漏。

孔子这话,其实也是其来有自,他是从《尚书》里学习发挥的。《尚书·洪范》里有:“五事,一曰貌,二曰言,三曰视,四曰听,五曰思。貌曰恭,言曰从,视曰明,听曰聪,思曰睿。”

这是讲,有五个方面的事情你要注意。言行举止要注意恭敬,说话要让人听得进去,有说服力。看事情要眼光独具,看得清楚,看到本质。听话听声,锣鼓听音,能听到各种不同的声音,有敏锐的理解力。思考问题要有智慧,能够全面深入周密。

你看,这和孔子讲的九思有许多重复点吧?孔子就是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发挥,提出的九思。

至今,你可能会听到许多熟悉的人,起名字就是用的这个九思。像史思明、马思聪,他们的名字,其实都是从九思择其一而来的。

孔子说:“看到善良的行为,就同赶不上趟似地急切追求,看到不善良的行动,就好像用手试沸水一样赶快避开。我见到过这样的人,也听到过这样的话。避世隐居来保全自己的志向,依义而行来贯彻自己的政治主张。我听到过这种话,却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人。”

见不善如探汤,这句古文里的汤,意思跟我们今天有很大不同,不是我们说喝汤的汤,而是指热水、滚水。日语里泡温泉叫泡汤,反倒是保留了汉语古老的意思。

有学者认为这是在说隐居避世的人,即隐士。意思是从善去恶、洁身自好,这个我既听说过也见过,没啥了不起。但是能卷而藏之,能用之则行、出入自由的,这个我可没见过。言下之意,入世更难。

齐景公纵然有马四千匹,到死的时候,百姓们觉得他没有什么值得称颂。伯夷、叔齐饿死在首阳山下,百姓们直到今天还在称颂他们。(疑有脱文)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这一章,句首没有“子曰”或“孔子曰”,不过应该也是记录的孔子的话吧。

这个齐景公,当年孔子和他有过交集,虽然他也知道孔子博学多闻、很有德行,但是没有用孔子。

齐国在当时各国中是个大国,非常富有,国力雄厚。景公自己有马四千匹,可见王室之富,奢靡之风很盛。但是,他既不用孔子,而且也不知守成,他的后继者很快就被旁族取代,权柄旁移了。这样的人,虽富有却不修德,也无作为,不能惠及百姓,死后人们就把他遗忘了,因为实在是乏善可陈。

但是,伯夷和叔齐虽然身无长物,最后连饭都吃不上,饿死在首阳山。几百年过去了,人们仍然记得他们,在称赞他们的德行和事迹。

可见,不是因为私财多少,而是因为德行如何,才会让人怀念。像景公这样的君主,虽然富得流油,又有什么可以称赞的呢?尔曹身与名俱灭,与草木同灰而已。

陈亢问伯鱼:“你在老师那里听到过什么与众不同的讲述吗?”伯鱼回答说:“没有呀。有一次他独自站在庭中,我恭敬地快步从庭里走过,他忽然问我:‘学《诗》了吗?’我回答说:‘没有。’他说:‘不学《诗》,就无法讲话。’我回去就学《诗》。

又有一天,他独自站在庭中,我恭敬地快步从庭里走过,他忽然又问我:‘学礼了吗?’我回答说:‘没有。’他说:‘不学礼,就无法立身。’我回去就学礼。我就听到过这两件事。”陈亢退下去后很高兴地说:“我提一个问题,得到三个收获,听到了《诗》的道理,听到了礼的道理,又听到了君子不偏爱自己的儿子。”

陈亢这里背着老师,问他儿子孔鲤的所谓“异闻”,也就是老师有没有私自讲给自家儿子听的内容。

你看这个陈亢心眼可真不少,他从常情推理,认为父子血缘关系,感情肯定要超过一般的师生关系,闹不好有什么绝学秘籍,不向外公开教授,而私相授予自己的儿子。孔子的儿子孔鲤,哪知道陈亢的心思,他老实坦诚,问什么就答什么。

“尝立于庭”,是说夫子独自站立在庭院中,儿子老远看见了,赶紧收起神色,快步从旁走过,不想被夫子叫住了问他话。从这个细节就能看出,孔子家风很严,儿子看见了老父亲,不敢怠慢,必得恭敬,而且见老爸独立庭中,亦不敢打扰,快步走过。

孔子为什么要“远其子”呢?孟子说过,君子异子而教,就是说,不亲自教育自己的孩子,而是互相换学,我把儿子送到你那里学习,你把你儿子送到我这里来学习。可以想象,在教学当中必有严格要求,而且如果孩子程度低或者学习没上轨道,跟不上,还要训斥,如此一来,有伤父子感情。这话有一定道理。

不过,从我们今天的生活经验来看,可能会看到另外的情况,父子毕竟是家人,关系近,这就是“狎”。总在一起,彼此太熟悉,儿子容易不敬重父亲,不把老子当回事。

“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这两句话,就是孔子对儿子的叮嘱和教导。可见,他对待学生和对待儿子一视同仁,都是强调对于大小六艺的学习,对于诗和礼的重视。

国君的妻子,国君称她为夫人,夫人自称为小童,本国人称她为君夫人;对外国人则称她为寡小君,而外国人也称她为君夫人。

这里是讲称谓,名。这套称谓,当然也是有规矩的,这是周礼的内容之一。“名不正则言不顺”嘛。称谓就属于“名”的内容之一。

今天我们还用“妻子”这个词,但在外面说起她来该怎么称呼呢?我这个年纪的人会称“我爱人”。爱人这个称号起得很晚,应该是民国后才兴起来的。其实它是从英语LOVER翻译过来的,原意指的是情人。所以在某种意义上,它是“文化误读”,是一种误用。

随着社会生活的变化,汉语中的许多称谓、名字也跟着发生了变化,这个过程仍在进行时。

你注意,文化变迁中,不光是“名”,我们日常生活中发生着各种文化形式的变化。

今天你随便扫一眼周围会发现,周围的人穿着形形色色的服装,不光是欧洲国家的西服进入我们的生活,几乎全世界各地的不同服装、时装潮流都涌入中国,而且是在不同的生活环境中被运用。服装,就像我们生活中许多名实关系、称谓一样,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文化,始终是变化流动的。

你也许看见过现代人穿所谓的“汉服”吧?你是怎么看待这种潮流的呢?欢迎在留言区分享你的想法。

如何用:点击大图

1.分享到朋友圈,每日学习打卡,请朋友监督自己完成《论语》通读任务。

2.保存到相册,随手翻开,随机获取来自《论语》的智慧启迪。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靳大成老师的工作单位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著名的钱钟书先生,当年也在这个所工作。靳老师开设的这门课程《论语通读》,分为上下两部,总共100讲。目的是把《论语》这部经典,中国人每个人都该读一遍的经典,从第一个字到最后一个字,一句不落地给你讲一遍。

我知道的,你早就希望有这么个机会,把论语一字不落、从头到尾了解一遍。最好还有一个高手,结合自己的理解,讲给你听。这门课就是给你打造的。

好,现在访问得到App首页的人文社科学院,或者打开这期节目的文稿,就可以看到《靳大成·论语通读》这门课程。推荐你加入学习。

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