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62 怎样做一件长期的事?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得到高研院第9期的报名还剩最后3天。今天,我继续请来得到高研院的教研长鹿宇明老师,为你汇报西安校区的情况。

西安是中国地理版图的中心。所以,在我们的西安校区,每周都有从山西、新疆、甘肃这些省份远距离来上课的同学。西安的同学们也发挥了老陕的朴实热情,比如8期的李鑫同学就每次都去车站接外地来的同学。这样好的班级气氛,让西安校区无论做什么事儿,都能拧成一股绳。更难得的是,他们不计较眼前得失,关注长期价值。

他们具体是怎么做的呢?好,有请鹿宇明。

你好,我是鹿宇明。

今天我要给你介绍的是得到高研院西安校区的同学们。

高研院7期,我是西安校区的打磨教练,有幸去过两次西安。大西北人民真的非常淳朴,一碗biangbiang面端上来,碗像盆一样大,一个人根本吃不完。这也是西安给我的第一印象,实诚。

我觉得西安校区同学给我最大的启发,就是怎么秉持着一颗赤子之心,来做好一件长期的事。

一件事难,我们总能找到办法。但要做好一件长期的事,难的其实不是事本身。我们最大的难点,反而是在漫长的时间里,在无数的不确定下,怎么跟自己的纠结相处,跟自己的怀疑相处,甚至是怎么跟自己的绝望相处。

什么意思呢?我还是用几位同学的真实案例来跟你分享。

扛得住诱惑

我想跟你介绍的第一位同学,是一名室内设计师,张飞

有一次,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个两万平方米的大项目。对张飞所在的公司来说,这种规模的项目,一年也就能遇上一两个,很难得。但是,张飞带着团队到了甲方公司,结果连甲方老板的面都没见到。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家公司已经接触了两家设计单位,连方案都报了。

也就是说,张飞大概率算是白跑一趟了。因为在设计行业,很多时候都会有先入为主的概念,越晚报方案的,越吃亏,而张飞,这次连跟甲方老板面谈的机会都没有。但张飞没有放弃,他还是照常看现场。勘查完现场之后,他根据自己的经验,提出了自己的改造想法。

当时,负责接待张飞的甲方代表提出说,“要不要看一下前两家公司的设计图纸,看看有没有地方可以借鉴融合的,做出一个博采众长的方案来?”

这在设计行业,其实属于潜规则了。对于甲方来说,他们不在乎创意是谁提的,他们只希望能有一个更好的方案出来。

于是,这个选择就摆在张飞面前,看,还是不看?

能看到竞争对手的方案,相当于知己知彼,自己可能就还有机会。要知道,这个单子发生在疫情刚刚结束后,对于张飞的公司来说,团队非常需要这样一个大项目来鼓舞士气。

但张飞当时就拒绝了这个提议。我后来问他的时候,他的回答很简单。他说,我自己也是设计师,我不希望自己辛苦做的作品,就在这种情况下被别人窥探。再说了,我在这个行业已经20年了,未来我还要长期干下去,我不希望我自己的设计被别人的思路带着跑。如果跟着别人的节奏走,那我这次拿下了这个项目,最终还是会死掉。但要是他的作品不如我的想法好,我又何苦要去看他的呢,还落得自己心头不安。于是,他坚定拒绝了甲方的提议。

让张飞感到意外的是,因为这件事,甲方老板,反而愿意花更多时间来跟张飞沟通方案的设想和细节。最后竞标的时候,甲方最终选择了张飞。

你看,项目是短期的,但自己的事业是长期的,如果为了短期的项目,赌上自己的信誉和心头不安,这笔账其实是不划算的。所以,当我们面对诱惑的时候,可以像张飞那样,问问自己:如果因为眼前这个单子,赌上自己的信誉和更长期的事业,我愿意吗?我想,当你不断用这个问题提醒自己,就有定力抗住当下的诱惑了。

舍得了利益

如果因为眼前这个单子,赌上自己的信誉和更长期的事业,我愿意吗?张飞同学给了我们明确的答案。但同样这个问题,王洋同学给了我第二个答案,叫作舍得了利益,顶得住风险。

什么意思呢?王洋同学是一位有10年开店经验的实体店主。她开了一家25平米的针织品小店,但开到第二年的时候,她遇到了一个挑战,就是店面就这么大,效益是有限的。想要继续增长,当时又没钱扩充,怎么办呢?

王洋想了很久,想到了一个办法,找同行啊。她所在的那条街,有很多同一品类的店面,能不能让同行帮她一起卖货呢?

这个想法一说出来,你可能只能想到四个字,怎么可能?

毕竟,同行是冤家嘛。甚至在王洋店铺所在的那条街上,为了防止同行之间互相抄袭,很多店面上甚至会挂上一个牌子:同行免进,面斥不雅。光从这句话,你就可以想象,同行之间的竞争有多激烈了。

但王洋没有被眼前的这堵墙挡住,在她看来,如果想要长期效益得到增长,就必须舍得眼前的利益,放弃这种成见。

于是,她开始做了这么几件事。

第一件事,她在自家店面贴上了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这么几个大字:欢迎同行进店交流。

挂上这个牌子之后,很多同行觉得好奇,就会走进来看,然后就会跟王洋一起聊,说自己生意不好做,每天到下午才开张,很难熬等等。总之,说了一堆销售难题。

对于这些难题,王洋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了对方:

当她帮同行们出完主意,跟大家逐步建立了信任之后,王洋就提出了自己的需求,能不能把自己的货放在对方店里卖?

这个诉求一提出来,即便是已经建立起信任的同行,也觉得不情愿。于是王洋又添了一把火:

于是,王洋把自己大部分品类的商品都分到了不同同行的店里。同行变成了王洋的经销商。而王洋,原本25平米的小店,卖出了上百平米店铺的成绩。

有这么一句话:竞争意识损害竞争力。不纠结于存量,眼睛始终盯着长远的那个目标,这是王洋给我特别大的一个启发。

但长期不是说说而已,当你踏上这个征程之后,还有一个必须要攻克的课题,就是你必须要经历漫长的时间的考验,每一天可能都是新的挑战,但你还能不能在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呢?

耐得住寂寞

接下来我要介绍的第三位同学,张倩倩同学用她的经历回答了这个问题。

张倩倩曾经是一位秦腔演员。你可能也知道,秦腔是一种西北地区的传统戏剧,是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你能想象吗?这位同学,居然连续6年,都只是一位替补演员。

张倩倩是在很小的时候,被招录进了秦腔最高学府,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第九期演员训练班。刚开始的时候,张倩倩和她的家人都以为,自己成功拿到了金饭碗。因为在那个时候,只要是这个研究院毕业的学生,就会自动留在这个单位。但学上了一半的时候,因为体制改革的原因,这个政策取消了。当时,张倩倩收到了这样一份“责任合同书”,上面写着:张倩倩作为训练班学员,学期满5年毕业后,如果不符合戏曲演员标准,就请自行离开,另谋出路。

而当期100个学员里,只有10个人领到了这份合同书。这意味着,这份合同书,其实是一封劝退书。学校担心这部分同学继续下去没有前途,不如早点离开。

当时的张倩倩,只有12岁。这对一个12岁的小姑娘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她去找教务处老师,得到的答复是:“你各科成绩都挺好的,但我们培养的是演员,在扮相、身高、体型上都是有要求的,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你距离这个要求还有一定的距离。”

听到这个回复,如果是你,你会有什么感受?

对于12岁的张倩倩来说,她的面前是一个艰难选择。继续走这条路,但眼看着,就是一条充满风险,甚至是没有希望的路。而另一条,就是及时改道,趁着年龄还小,回到普通的初高中的升学道路上。

张倩倩当时挺有主意的,她觉得,我还小,凭什么就说我不合适呢?于是,张倩倩决定,留下来,用时间来证明自己。

我们常说替补演员辛苦,可刚开始的时候,她连替补的机会都没有。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张倩倩一直属于板凳演员,就是只能坐在冷板凳上,看着别人演戏。但她经常躲在幕后,偷偷地观察老师们怎么排戏。然后想象自己是台上的演员,去感受那个情绪和动作。

再后来,她开始努力给自己争取跑龙套的角色。她努力地把自己变成一个讨喜的小蜜蜂,导演说,倩倩,你给这个戏搬个布景。那就搬个布景。导演说,倩倩你给那个戏配个丫鬟。那她就去配个丫鬟。夸张的时候,一场演出她要跑5个龙套,不断地卸妆、换装,再补妆。

就这样,张倩倩慢慢地给导演留下了一个认真靠谱的形象。这才有了成为替补演员的机会。

2010年10月,张倩倩单位有一场很重要的演出,《杨门女将》。但剧中扮演杨七娘的演员在舞台上被同伴误伤,没法进行接下来的演出。

这个时候,就要选一个替补上台了。没错,张倩倩在这个戏中,刚好就是杨七娘的替补,但这个替补,还只是七分之一。导演要在7个替补演员中挑选一个上台。当时导演要求所有替补演员,在排练场逐个展示自己对“杨七娘”这个角色的诠释。有的演员呢,记不住台词,有的演员,记不住动作。而张倩倩,凭借着她每次在幕布后面的观察和模仿,顺利地拿到了这个角色。

第二天晚上,在对外公演中,张倩倩的杨七娘获得圆满成功,博得满堂喝彩。就这样,张倩倩才终于有了走向舞台中央的机会,最终摆脱了替补演员的身份,得到了单位的认可和肯定。

听到这件事,我的触动是很大的。当一件事,所有人都告诉你没有希望的时候,你还能不能坚持做?当一件事,你坚持了6年,还没有一点机会的时候,你还有没有耐心去做?当一件事,你所有的努力都不会被看到的时候,你还有没有动力去做?

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一个小女孩,躲在幕布后面,偷偷地观察、模仿,做着搬布景、跑龙套这样看起来毫无价值的事。数年如一日,为那个长期目标付出着自己的努力。这就是张倩倩同学教给我的答案。

其实,不仅仅是这三位同学,西安很多同学锚定的都是长期主义,一出手,想的都是怎么做好长期的事。魏志刚同学,为了带新人,所有的工作,老人做一份,新人做一份。在我们看来,这似乎有点浪费,但为了长期价值,他愿意承担这个代价。

刘晓岚同学,以43岁的“高龄”,这个高龄是打引号的,因为她以“43岁”的年纪,和7、8岁的孩子一起,参加钢琴考试。因为她心里想的,是她的百岁人生。

还有魏峰同学,年近40岁,却毅然决然地转行做律师,从零开始,参加法考。他现在已经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西安同学给我的震撼,就如同端上来的那碗biangbiang面一样,实诚。他们从不计较眼前的利益,不在于当下一城一池的得失。他们在意的,是自己有没有在慢慢生长,有没有在生根发芽,他们不在乎现在这棵树苗有多小,他们在乎的,是十年后,二十年后那棵参天大树有多高。

这是西安同学给我们做出的榜样。对于我来说,高研院是我们长期要做的事。我也会带着西安同学给我的这份启发,和同学们一起,把高研院培育成一棵参天大树,让我们的同学可以互相激励,彼此点燃。

现在,我也正式邀请你,和我一起,做好这件长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