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67 如何选出合适的人生选项?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这几天正在进行高考。过了这一段儿,对于高三学生来说,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

如果你身边有高考完的年轻人,要给他们送一份暑假礼物,送什么好呢?我推荐一门我们得到App上的课程,那就是和菜头的《成年人修炼手册》。这门课程,本质上就是和菜头编写的一部《人生百科词典》。他会带你把很多未经思考的大词,重新审视一遍。

今天分享给你的这个词条就是“选择”。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听听和菜头在人生关键节点当中,是怎么做选择的,希望对你有启发。

好,有请和菜头老师。

  

选择,名词,人们通常会认为它应该是正确的,但更重要的可能是让人心安。

总是有人来询问我关于人生中的选择问题,其实我并不是适合回答这个问题的人选。我人生中第一次辞职,前后耗费了十一年时间。即便从临门一脚开始计算,也有接近两年。当然,第二次、第三次就变得容易了许多。不过从第一次的经历来看,我并不是那种可以立即做出决断的人。

做出人生选择很困难,对谁来说都不容易,我想我只能用我的经历提供一点参考,或许能对你有所帮助。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选择困难的原因。那还是我12岁的时候,就在生日那天我摔断了左手。送去医院复位,上夹板。过了一阵子去医院照X光复查,骨痂长出来了,但断口没有对齐。当时医生给出的选择是要么敲断重接,要么就这么继续长,未来左手功能可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当然,他们的建议是重接。

如果当时我能选择的话,我肯定选择继续长,因为我不想再受一次骨折的痛苦。但是我父母并不赞同,他们帮我做了选择,毕竟我当时只是一个12岁的孩子,他们支持医生重接的方案。重接也有两个选择,一种是上麻药,一种是不上麻药。

医生倾向于不上,可能是从风险角度考虑,也可能是在医学上没有这个必要。如果当时我能选择的话,我肯定选上麻药,最好是上麻醉。但是我父母并不赞同,觉得麻药可能伤脑,他们帮我做了选择,采用了让医生生生敲断的方案。

总之,连续两个选择都很痛苦,不过今天我自己来评估的话,我认为他们做出了非常正确的选择,保证了我的双手到今天都非常灵活,每天可以在键盘上敲出上万字。

选择的困难就在这里,我作为当事人,很难排除自己的情绪,站在一个客观冷静的立场上做判断。如果依照我的情绪来,我肯定选择避免一切痛苦,那么当初的选择可能会有一系列的后果,我的人生轨迹可能都会因此而发生改变。

因为选择而产生痛苦有时候是必须的,也是必要的,但是自己并不会那么看。正确的选择往往不那么令人愉悦,所以需要一点无我之境,把自己的情感、偏好、习惯排除在外,考虑自己的选择时,像是在给朋友出主意。

我33岁第一次辞职之前,犹豫挣扎了很长一段时间。感觉脑子里有一层雾,怎么也看不清楚前方,怎么也想不清楚。一方面我想去大城市看看,尤其想进入当时的互联网行业,我的家乡还没有这个行当。一方面我又很担心自己志大才疏,其实大城市并不需要我,互联网行业也并不需要我,而届时我也没有了退路,如何才能生存下去?还有隐秘的一方面,是我在原先的行当里做得还不错,前途一片光明,而且我投入了十一年时间,拥有了非常丰富的经验,一刀斩去实在是太可惜了。

朋友们给了我很多建议,我们反复磋商过很多轮,但是我发现自己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因为他们太早就出来闯荡江湖,我所关心的问题在他们那里完全不成问题。

比如:没饭吃了怎么办?他们会好奇地反问:为什么会没饭吃?再比如:干了几年发现自己不适合怎么办?他们会直截了当地回答:那就换一个工作好了。我自然再问:找不到新工作怎么办?他们又开始反问:为什么会找不到?等出来之后,我发现他们说的都是对的。但在当时,我们身处两个世界,我完全理解不了他们凭什么会如此确定,完全就是毫无根据地瞎拍胸脯。

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他们,因为我盘算了一圈,发现关于辞职北上这个选择题,他们是我认识的所有人里,我所能找到的最适合回答的人。世界上或许还有更合适的人存在,能够给我正确答案,但是我不认识他,也不知道如何去找。即便我能找到这个人,我未必能够相信他,而且,他的看法多半和我的朋友们一样,所以他的理由我同样听不懂。

最后,我想明白了一件事:我不可能在了解所有情况,在最充分的准备下做选择,那样就不是选择,而是作弊。我所能做的,是在选择前做到自己最大的努力,比如说找到最适合提供建议的人选。尽到最大努力之后,无论选择是什么,也就不用后悔了,否则只是空耗时间。

但既然做选择,肯定就会心有不甘。人总是习惯把两个选项放在天平上,试图找出重量更重的那一个,好做出更有价值的选择。但这其实也很困难,当你要去掉一个选择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凑近去看,这时候这个选择突然就会变重。

比如说,我辞职的时候突然发现要放弃前十一年的努力,这时候它的分量一下子就重了起来。但是,当我考虑留下的时候,去大城市进入互联网行业这个选项好像又变得分外诱人,在日常生活的上空熠熠生辉。如何判断这两个选择哪一个更重要?

我记得当时还有一种流行的思考方法:取一张白纸,中间竖直画一条线。一边写一个选项,然后把支持这个选项的所有个人理由都罗列出来,最后计算两边的得分。我试过了,不大管用。因为我总有办法让两边保持平衡,左边新增添一条理由,右边也就一定会有一条新理由。这时候我才醒悟,选择困难说明自己喜欢保持均势,这种毛病几乎是天生的。需要别的方法,拷问自己的真实想法。

等我把朋友问崩溃好几轮之后,其中一个带着最后试一次的口吻问我:为什么你有生以来就没有暗恋过谁呢?为什么每次都要直说呢?我回答说:因为我怕自己不说的话,将来会后悔。朋友又接着问:那你就不会因为说出来被拒绝,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开口吗?我想了一下,回答他说:两种后悔不一样,后面那种后悔好忍,很快就会过去。但是前面那种后悔难忍,也许会折磨自己一辈子。

他拍了下手高兴地说:那好,你觉得你将来会为哪一种情况后悔多一点呢?是为了想走没走成,还是因为走出去后觉得不如当初设想?在那一瞬间,我确定我始终是要走的,我的性格里还隐藏着另一面,甚至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对风险的偏好。

关于人生选择,以上就是我从个人经历里想到的三点:

1.最理想的情况下,是能够做到屏蔽个人情感、偏好、成见的影响,完全站在客观冷静的角度去做判断。当然,这非常难,不过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考虑:如果是给朋友出主意,我会怎么说,又会怎么选择;

2.在次一等的情况下,我们承认选择的前提条件不足,难以做出非常准确的判断。不过,有一套判断标准,那就是依照目前有限的条件和资源,自己有没有尽到最大努力去寻求判断依据?无论是具体的人,还是具体的事,只要尽到努力,那不妨就去做;

3.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可能不得不尝试很多轮,试过不同的方法,最终认清自己究竟是个什么人。是什么样的人,就应该去做什么样的事,这样才不会在将来懊悔。或者说,懊悔总是难免的,但可以找到一个相对不那么懊悔的选项,自己可以承受下来。

人生中的许多选择,会涉及到十几年、几十年后的结果,我想除非是神仙,任谁都很难一早看清楚,想明白。不过,在所有的变数当中,自己是最大的那个。因为自己可能会干扰选择,也会放弃选择,还会想方设法保持选项间的平衡。所以,最终所有无非也就是一个心安,对自己有个交代。

于是我们选择的可能不是更好的那个选项,也不是让自己更舒服的那个选项,只是选择一个令自己心安的选项。至于说心安的理由,我所能想到的就只有上面三种。

这一讲就到这里,我们下一讲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