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86 人生是挑出金子,还是滤去沙子?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推荐给你的是吴军老师的年度日更课程《硅谷来信》第三季。

在这封信里,吴军老师谈了一个很多人都在头疼的问题,就是怎么提高效率。不过,吴军老师谈的又比单纯的“提高效率”要更深一层。我们通常会关注自己的工作效率、学习效率,做某件事的效率,但是如果真的想从根本上提高效率,我们可能需要先往后退一步,从更全局的角度再看一眼。你会发现,提高效率的法则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简单。

吴军老师提供了两个计算效率的公式。听完这封信,你也可以把自己的情况代入到这个公式中看一看,我们究竟可以在哪些变量上下功夫。好,有请吴军老师。

你好,这里是吴军的《硅谷来信》第三季。

接下来两封信我们来谈谈提高效率的问题,这个效率不仅是做事情的效率,更是如何提高我们生命的效率。第一封信我们先讲战略层面的思考,第二封再讲战术层面的考虑。

之所以谈到这个话题,也是因为无论是我们专栏的同学,还是在我身边的朋友,不少人都希望我谈谈提高效率这件事。我过去总觉得,该说的都说过了,提高效率,核心无非一句话,就是要少做事。因此我一直没有再专门谈这个问题。

直到有一次校友活动,大家一定要我分享一下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我开始也说没有什么好谈的,少做事即可。这并不是我的谦辞,也不是我不愿意传授,而是因为我其实并没有觉得自己效率有多高,别人要花一小时做的事情,我也要花一小时。

但是,有一位学弟启发了我,让我在思考中挖掘出了一些自己之前都意识不到的做事习惯。这位学弟是这么说的,他说我们总是被叫做学霸,但直到我自己开始辅导孩子才发现,有些事情我们觉得理所当然,孩子却并不知道。但如果你告诉了孩子,孩子就也能够成为学霸。他就是这样教育自己的孩子,最终孩子上了牛津。

于是,在几位校友的启发和提问下,我终于想出了两条他们普遍认同的经验。这封信我们就先来讲第一条,说来其实也就是一句话:人这一辈子要挑金子,不要过滤沙子。

挑出金子与过滤沙子

什么意思呢?淘金有两种做法,第一种是把金矿沙摊到地上,在太阳光下把里面闪光的金子颗粒挑出来。还有一种做法是则把沙子过滤出来,剩下的自然都是金子了。从理论上讲,你可以说淘出金子和过滤掉沙子其实是一回事。

但是第一种做法有个明显的缺陷,就是你要把几个大个头的金子挑出来不难,但很多细小的金沙可能就没有发现,浪费掉了。因此今天开采金矿的人更多地是采用第二种方法,把沙子过滤掉,把金子剩下来。当然,还有一种办法是用水银分离沙子和金子,这属于技术问题,这里就不讨论了。

我们来看看这两种做法,淘出金子和滤掉沙子,实际上这象征着两种不同的做事方法。

据我观察,在生活中,采用第二种方法做事的人比较多。但同时我也发现,做成大事的人,几乎都是采用第一种方法。举个简单的例子,几年前我开始和专业摄影师们一同出去摄影。然后我发现,在选片的时候,专业摄影师都是从一大堆照片中只挑几张好的照片出来,而比较业余的摄影师通常则是删掉不好的照片,把其余的都留下,舍不得删。

明明用第一种方法可能会错过金子,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因为这涉及到人生目标和成本的问题。

我从第一季硅谷来信开始,就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对于不靠谱的人,不给第二次机会,这其实是人一辈子提高效率最重要的战略。实际上,不仅做事情是这样,做人、或者说和人交往也是这样。

今天全世界有70多亿人,如果我们可以通过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这样介绍认识,只要7到8次,就能找到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但是,我们每个人一辈子真正打交道的人其实只有几百个,也就是亿分之一到千万分之一之间。

这是什么概念呢?我们还是用淘金来说明。品位比较高的金矿,黄金的含量是百万分之八到十。也就是说一吨金矿中如果金子和沙子加起来一共有一亿颗,那么其中只有不到一千粒是黄金。而我们一生能结交的人占全世界人的比例比这个还要小两三个数量级。如果我们想在一亿颗沙子里面,把沙子都挑出去,把金子全剩下来,不要说一个个鉴定了,就是一个个拿起来只看一眼,都看不过来。

人过好一生,其实不需要识别出一辈子遇到的人当中所有的好人,只要找到几个确实的好人就可以了。就像是淘金的时候,我们找到几个大个头的金沙即可,不要花时间做无谓的鉴定。我们不是要追求找到黄金的比例,而是要追求在单位时间内挑出来的金子最多。

怎么计算结交朋友的效率?

对于结交朋友这件事来说,我们可以用逻辑来思考一下。结交朋友的效率其实就是你一辈子结交的良师益友的人数,除以你用在结识这些人上花的时间。

简单来说,假如有两个人,一个人花了1份时间,在一个相对较小的范围内找到了300人经常来往;另一个人花了10倍的时间,在一个比较大的范围内找到了400个人来往。我们可以说第二个人最后结交到的好朋友更多,但是论效率显然是第一个人更高。

要想效率变高,一个要点就是要让你的过滤机制更有效,尤其是第一次过滤,标准可以定高一点。我前面说的“不给不靠谱的人第二次机会”,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有的人不同意这个观点,因为他们担心这样会失去一些原本能够成为朋友的人。有人说,把人一棒子打死,不是也断绝了自己交到更多朋友的机会吗?万一那个被否定的人其实是个很好的朋友呢,万一某个我原谅的人后来会成为我的贵人呢,万一……总之,他们会说很多万一。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要去赌那个万一呢?人一旦想到万一这两个字,用这两个字来指导自己的行动,那就像是我前面说的,在淘金的时候把每一粒沙子都捡起来细细看。这样做,效率当然就会变得非常低。

有几件事,我们一定不能搞混了。

第一件事,是从茫茫人海中找到英才俊杰的概率。

第二件事,是鉴定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的准确率。

第三件事,是我们需要结交一些和我们一同走人生道路的人。

这三件事其实完全不一样。

第一件事,从茫茫人海中发现人才,这不是我们的事,这是伯乐要做的事情。开采金矿的人不能错过矿砂中一丝一毫的黄金,但我们交朋友不必如此。

第二件事,鉴定所谓好人坏人的准确率,这也不是我们要做的事,这是法官的工作。说句实话,我们其实没有资格评判一个人的好坏,因此也不必花心思对遇到的每个人都考察一番,做一个判决。

最后,我们要有效地结交到一些良师益友,这才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有的人会觉得,如果自己不给别人第二次机会,就会有负罪感,其实不必。那些没有从你那里得到第二次机会的人,并不会因为你没有选择他们就变得悲惨。他们有他们的人生,也许这次错过会给他们带去新的缘分,甚至反倒让他们遇见自己命中的贵人。

不要觉得我们有能力拯救每一个人,那是上帝的事情,不是你我的事情。我们与其把感情花在那些不确定的人身上,不如用心把身边的人照顾好。更何况,有的人你不给他第二次机会,他反而会变得更好,你给他N次机会,他反而不思改变,总等着第N+1次机会。

如果我们把在社交上花的不必要的时间省下来,就有更多的时间关心我们该关心的人,培养更深厚的感情,我们交往的效果就提高了,效率也提高了。我是这样计算和人交往的效率的:

交往的效率 = 交往的人数 × 交往的效果 / 寿命

如果一个人和很多人来往,但和所有人都是泛泛之交,交往效果几乎为零,那人数再多也没用。另外,和靠谱的人打交道,我们达到同样的目的要花的时间和精力会更少,效率也会更高。

怎么理解做事情的效率?

类似地,在和人的交往中省下了时间,我们就能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其他该做的事情上。我计算做事效率的公式和上面的式子也是类似的,就是:

做事的效率 = 完成的事情数量 × 事情的影响力 / 寿命

有的人一辈子就干了一件事,比如德国人古腾堡,他发明了欧洲的活字印刷术,并且将它市场化。事情只有一件,但它的影响力非常大,因此我们可以说古腾堡做事的效率很高。反过来,有一个日本人叫做中松义郎,他自称“发明王”,说自己拥有3200项发明,可是我们找不到他的哪一项发明对世界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因此他做事的效率比起只做一件事的古腾堡就差远了。

即使先不谈事情做成后的影响力,要谈到效率,至少有一个前提是要把事情完成。而如果要把事情做完、做好,除了要付出相应的时间和精力外,更重要的是选择那些条件成熟、能够完成的事情,以及那些完成后预计会产生影响力的事情。也就是说,决定开始做一件事,也需要好好选择,不能什么事情都去做。这和结交良师益友是同一个道理。

另外,你可能注意到了,在上面的公式中我使用的分母不是具体做事情的时间,而是寿命,也就是我们一生所拥有的全部时间。因为如果用具体做事情的时间做分母,只能算出局部的效率,而不是我们一生的效率。

小结

基于上面讲到的原则,我从来不担心自己会失去什么机会。这个世界上其实有很多机会,就像矿砂里的沙金,和世界上几十亿的人,多得我们抓也抓不住。作为投资人,世界上值得投资的项目可能有成千上万,但我可以很负责地讲,一个投资人一辈子能把握好几十个就足够了。

如果因为害怕失去机会,就把遇到的每一件事都考虑一遍、筛选一下,那效率就太低了。毕竟,对于一件事情做判断、做筛选,是要花时间、资源和精力的。当一个人因为害怕失去机会而尝试了太多的事情,最后往往是一无所获。

我们的生命是有限的,正确的做法永远是在沙子里直接捡出金子,而不是想把沙子里面的每一粒金子都挑选出来。无论是做事还是与人结交,如果想要提高效率,首先要理解的就是这个原则。

好了,这封信就说到这里,我们下一封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