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75 如何讲一个价值过亿的故事?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为你推荐一本新书,《详谈》系列刚刚上架的一本:《饶晓志》。《详谈》系列大家应该很熟悉了,是我们得到总编辑李翔老师主持的一个知识工程,他打算用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去和我们这个时代最优秀的价值创造者对话,并把他们的经历和思考记录成书。

这最新的一本,对谈的是《无名之辈》和《人潮汹涌》的电影导演饶晓志。今天的精选,我请李翔老师专门为你录制了一期节目,谈谈他从饶晓志导演身上得到了哪些启发。

好,有请李翔老师。

你好,我是李翔。谢谢罗老师的介绍。

我再多说两句《详谈》这个产品。这个产品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找到一些有想法的,在各自领域创造出了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的人,去跟他们做详谈,把他们的想法、经验、思考、得失分享出来。它的目的就是去做知识积累,找到我们时代那些努力做事的人,把他们做事情的方法积累下来,让其他人也能够得到启发、受到激励。

新一期《详谈》的主⻆叫饶晓志。这个名字你可能还有点陌生,但是如果我说出他的电影的名字,估计很多人都知道、看过。他拍过一部很受欢迎的电影叫《无名之辈》,是2018年中国电影的黑⻢,口碑和票房成绩都很好。今年的春节档他也有一部电影,叫《人潮汹涌》,是刘德华、肖央和万茜主演的,也有将近8个亿的票房。

这本《详谈》里的内容很丰富,今天我只分享其中一个点。这个点我觉得也是跟饶晓志的身份,以及他的核心技能最相关的,那就是:怎么讲一个好故事。

讲一个好故事有多重要,这件事儿我相信对于得到用户,已经都是常识了。但是要说到对讲故事的重要性特别有体感的职业,导演肯定是其中之一。在这个行业,一个好故事的价值是以亿为单位来衡量的,会直接表现在票房成绩上。

下面我就跟你分享一下,我从这本《详谈》里面学到的,饶晓志导演讲好故事的五个方法。这些方法是他经历过失败,也经历过成功之后,总结出来的。

第一个方法叫“皮儿要薄”。

特别巧,我跟饶晓志聊到他的两部作品,第一部公演的话剧《我贵姓》和第一部公映的电影《你好,疯子》,他都用了同一句话,“皮儿太厚了”。

什么叫“皮儿太厚”,他的解释就是,不够直接,让人get不到导演到底要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我专⻔回头去重新看了一遍《你好,疯子》,就有点理解他说的“皮儿太厚”是什么意思。

这部电影开始的时候讲七个不同职业的人,突然被关进一个精神病院,然后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面,发生了很多让人啼笑皆非,并且很能看到人性的故事。这时候,观众是把它当成一个悬疑电影在看。但是看到后面,突然剧情一转,原来这不是一个悬疑电影,而是不同人格冲突的电影。具体我就不剧透了。

用导演自己的话说,他想讲的是,一个人在跟过去告别,跟自己成⻓过程中的各个阶段告别,跟自己喜欢的偶像告别,然后不同的影响你的人格从你身上一层层脱落,最终你变成一个成熟个体的过程。但是,因为“想讲的很多,什么都想讲一点,结果就变成了这个东⻄皮儿很厚,就跟观众之间产生了距离。”

导演饶晓志说,如果现在让他来重新做这个故事,就应该上来就表现得喜剧一点、幽默一点, 别让观众觉得这是个悬疑片,以至于到后来遇到了搞笑的场景,搞笑的设定,观众都不知道该不该笑了。这就是皮儿太厚。而好故事,就要把皮儿做薄一点,上来就直奔主题。

第二个方法叫“立规矩”。 

立规矩简单来说就是,你要通过一个具体的设计,让观众接受你要讲的这个故事的设定,从而进入你的语境。

立规矩这个方法其实来自于话剧。饶晓志是话剧导演出身的电影导演,因此他非常熟悉这个技巧。如果你在剧场看过话剧你就会发现,舞台剧上两个演员即使在对话的时候,也是看着观众席的。但是观众接受了这个规矩,也就是两个人看着观众席说话,其实是在对话。再比如在话剧舞台上,演员表演喝水,然后一甩手,把杯子摔到地上,同时“咣”一下响,然后是玻璃碎掉的声音。这样一个无实物表演的过程下来,慢慢到后面,演员再演其他事情,你看不到真实的物体出现,你也相信了。这也是一个典型的立规矩。

在电影《无名之辈》的开头,有一个很荒诞的场景,两个年轻劫匪,冲进手机店抢劫,完了之后出来,骑着摩托⻋要跑路,结果因为没有踩离合器,摩托⻋直接冲向天空,挂在树上了。这在真实生活里是基本不会发生的。但这就是饶晓志在“立规矩”, 导演是要告诉你,接下来电影要讲的是荒诞的故事,里面可能会发生很多在你看来匪夷所思的事情。

立规矩的动作,最好是在故事的一开头就要有。如果开头没有“立规矩”的举动,或者规矩没有立好,结果就是接下来观众或者听故事的人,仍然还停留在自己的语境、停留在当下的时间,去看你要讲的故事,那就会生出很多的疑问,甚至质疑你说,你讲的事情,这不科学啊。所以,立规矩是帮助观众能够理解电影里的世界观。

当然了,如果你要讲的故事,就是一个当下的故事,和观众是在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时间、同一个语境里,那你可以不用立规矩。

第三个方法叫设计“共情点”。

如果观众能够感受到你想要传递给他的共情点,那么观众就很容易感同身受。从这个⻆度讲,设计“共情点”,也可以理解为故事要找到跟观众的情绪连接,让观众觉得你要讲的故事是跟他有关系的。他不仅仅只是坐在那儿看一部电影,或者听你讲一个故事,而是能够跟故事里面的人物有共情,感觉到这也是他生活中会遇到的事情。

饶晓志跟我说,他的电影处女作《你好,疯子》的共情点就让人难以把握。看这个故事的人,不会觉得这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这就属于共情点没有设置好。

但是《无名之辈》的共情点就设置得很直接而且也很成功,最直白的就是那一句话: 所有人都是无名之辈。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无名之辈,都觉得自己的尊严在现实生活里面受到挑战,同时自己很努力想要去把尊严拿回来。

所以在电影路演的时候,他就会碰到观众站起来提问,话还没说出来,先泪流满面。 后来饶晓志自己也经常讲一句话,是无名之辈成就了《无名之辈》。这部电影是以典型的 “无名之辈”的姿态上映的,电影院排片也很少,没什么人看好这部电影,但是是观众用脚投票,用口碑投票,把电影的排片和票房拱了上去。

认识到共情点的重要性之后,饶晓志说,现在他们在故事梗概的阶段就会去想,要讲的故事跟观众的共情点会是什么,之后在一遍一遍过剧本的时候,也会始终问自己和编剧:哪一刻要做一个什么样的共情,是通过一句台词,还是通过一个场景的设计来勾起这个共情。

第四个方法是计算故事的节奏,并且要把听故事的人的反应,也计算到你的节奏里。

饶晓志是做戏剧出身,戏剧天然就是要有节奏的。而且,⻓期在剧场里面演出、浸泡,作为一个讲故事的人,你会对观众的节奏点有反应。所以,在剧场里通过表演讲故事,那就要把观众的掌声、笑声都计算在里面。当观众哈哈大笑和鼓掌时,演员的台词就要说得慢一点。

但是电影的节奏是另一回事。你需要提前去设想观众的反应,虽然讲故事的人看不到现场的反应,但是也要预想到,故事的节奏里,是要给看故事的人反应时间的。比如他可能刚刚被打动,情绪上来了,有些伤感,那就要给一点点时间,如果后面的一句台词出来早了,可能就打断了这种情绪。

饶晓志自己的一个工作习惯,他会先把整个故事的结构码出来,然后设计结构点,比如整个故事是从A到H,中间的结构点就是ABCDEFGH,那从A到B,再到C,再到D,设计出每一个节奏点会有什么样的情感诉求,或者其他要求,然后再通过叙事、场景和台词来满足这些需求。

第五个方法,我理解可能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要想清楚你讲这个故事的目的是什么。

我问饶晓志,如果设定好了目标,就是要做一个票房10亿的电影,倒推回去应该怎么做。他的回答是:首先应该设定好故事类型。这个故事类型就应该是商业电影的故事类型。

一个讲故事的人,一个导演,要先想清楚自己要讲一个什么类型的故事,做一部什么样的电影。

如果你就是想做一部自己的电影,表达自己对世界的一些看法,那就做好自己的表达。这是首要目标。但它也意味着,你的故事,不一定非得要到电影院去证明自己,不一定非要被多少人看到、拿到多少票房。

但是如果你的目标就是要借助商业化的力量,让一个故事被更多人看到,那从剧本构想阶段,就要考虑到前面讲的方法和元素,结构皮儿要薄、要有共情点、要通过立规矩让大家接受你的故事语境,要设计故事的节奏等等。

此外,如果是拍电影,那你还要再搭配上你的演员阵容、你的视觉体系、你的投资额度等等。这样才有可能让这个故事吸引更多人到电影院去看。

好,以上的五点,就是饶晓志在跟我的谈话过程里,分享的他作为一个成功的导演,讲故事的五个方法,简单总结一下就是:

故事结构皮儿要薄、要在开头立规矩、要设计好故事的共情点、要设计好考虑到观众在内的故事节奏、以及要想清楚自己讲一个故事的目的是什么。

最后再多说一句,在这本《详谈》里,饶晓志还分享了很多他自己的成⻓、学习经历,他怎么从一个小镇⻘年成为一个优秀导演的。用他的话说,如果有更多像他那样普通背景、不是天才的人,听完他的经历,能够受到激励,觉得自己也可以做些事,他的分享就算有价值了。如果你是这样的人,那么真心推荐你去看一看他的分享。